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49):大法护身符定住了劫匪

发表日期: 2019年3月30日
节目长度:14分4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975 KB

13,83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现在是修炼故事节目。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人受益”(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今天我们就和大家分享几个这样的故事,其实不仅是大法弟子的家属,凡是明白真相,认同大法的人都会得到神佛的护佑,在遇到危险和灾难时得以化险为夷。今天的第一个故事是“大法护身符定住了劫匪”;第二个故事叫“师父三次帮我化解了危险”;最后一个故事讲述了一位患有严重心脏病的丈夫学炼大法重获新生的神奇经历。

大法护身符定住了劫匪

文: 四川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这是几年前的事了。

那天在四川南充市乘出租车,我给出租车司机讲法轮大法真相和“三退”保平安,司机爽快地同意退出中共邪党。

司机说,他以前是当兵的,一九八九年邓小平镇压北京爱国大学生时,他所在的部队参与了镇压。他很同情学生,没有开枪。说到共产党一贯造假,他说,一九八九年中共为了达到镇压学生的目的,说学生爱国运动是“暴乱”,火烧军车等,其实那辆军车是在部队里找了辆报废的军车自己点火烧了,嫁祸学生。

一路聊着,司机问我有没有大法护身符?我当时身上没带,很是遗憾。司机就给我讲了发生在他家的一件奇事,让我惊叹不已。

司机和他妻子两人同开一辆私家出租车,一个白天开,一个晚上开。一天晚上,轮到司机的妻子开车。来了三个大男人,坐上车后,不说具体地点,只往城外指了指,说“就在前面”。

他的妻子开了一段路,问“到了没有?”他们说“还在前面。”如此反复几次,车子开出城,来到市外无人的地方。三个男人叫停车,立即凶相毕露,其中一人拿刀威胁他的妻子:“把钱拿出来!”

司机的妻子惊呆了,遇到歹徒了!他的妻子战战兢兢地说:“我身上只有九十多块钱。”边说边摸钱包,突然摸到了大法弟子给她的一个护身符,就想起了大法弟子告诉她的话:危难来时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是,她就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向李洪志师父求救。瞬间,三个歹徒仿佛被什么定住了,一动不动,也不出声。司机的妻子见状,立即叫他们下车。刚才还穷凶极恶的三个歹徒一声不响的下车了。

惊魂未定的妻子立即开车跑了。回到家里,依然惊骇不已。

经历此事后,夫妻二人对“大法能救人”深信不疑。因为只有一个护身符,他们就商定谁个开车谁就带上护身符。

法轮功学员家属:师父三次帮我化解了危险

文: 大陆大法弟子家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母亲曾告诉过我: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作为大法弟子的孩子,这句话在我身上真正应验了。下面,我就把几次开车时遇到的险情如实的记录下来。

二零一五年的大年初三,为了躲避气象预报中的暴雪袭击,我提前开车从黑龙江出发,预计在大雪之前通过吉哈高速路,以免因高速封路而耽误时间,及时返回吉林。算我在内车上一行五人——女友,女友的舅舅、舅妈和小弟。当时的气温已经很低了,大概零下三十度左右。雪花夹杂着雪粒纷纷扬扬地开始飘落着。还没到哈尔滨的路上,就见到十辆车左右,翻入了路基旁三米多深的沟内。其中有面包车、轿车等。有人在往外拖车。基于这种情况,只能是小心再小心了。前面视线逐渐模糊,前车的牌子也都被雪盖住看不清了。

我开的车是丰田汉兰达,车体比较宽阔。前面几米是大客车,后面跟着一辆面包车。行驶没有多远时,感觉车身突然失控,我的手并没离开方向盘,也没有踩刹车,车体瞬间就来了个大转体,整整两圈720度啊!然后在距离马路路基两公分的地方一下子停住了。刚刚在车体旋转的时候,女友嘴里说“没事没事,慢点慢点”,可后面坐着的舅妈已经吓得脸色惨白惨白的,不能说话。下车一看,路基旁边有了一些雪,自认为是雪给车挡住了。但既没有刮碰前车,也没有横扫后车,太幸运了。

幸运的事接着发生,这种路况,这种视线,左右行驶的车辆竟都停下来帮助我们推车。而就在刚刚,有个同样出事的车辆却没有人问津。这一对比还真是有点奇怪了呢!那些帮助推车的人离开时也都竖起大拇指,说:这小伙子命真大。不是一般人,一定有保佑他家人的。听他们这么一说,我和女友对视了一下:莫非是大法师父在管我们?答案不言而喻了。

有了白天发生的事,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决定在哈尔滨住一夜再走。第二天早上,天气更冷了,冰和雪的凝固体随处可见,就包括车轱辘上。而哈尔滨到吉林的高速真的封路了。我们在路口等了大概三个多小时,只好改走202国道。

前一段路没有多少雪,也没有多少冰。但几十里下来,路况变得不好了,开始出现了冰雪路面。这个时候就觉得车体有点摇摇晃晃的,方向盘有点难以把持。索性停在路边,清理清理车胎上的冰雪继续前行。也就十多分钟的时间,方向盘开始发抖,仪表盘出现了两个不明符号。给父亲打电话咨询,父亲还让开八十迈试试。我没有听他的,正好旁边出现了个加油站,就把车小心的开了过去。下车后再检查车况,车子再也没有发动起来。

赶巧的事还有,大年初三还真有一家车行在开业,求人家来看看,不看不要紧,一看人家说:你们命真大!“球笼”断裂,一旦你们加速这一车子人可就够呛了。大家这个后怕啊!买零件修车吧。是耽误了些时间,但万幸的是人毫发无伤,真是有惊无险的。

类似的经历还有一次,记得那是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的夜半,我由于年轻气盛,架不住同学三番五次的劝酒,索性就喝了几瓶啤酒,自认为酒量可以,不会出啥事。再说半夜也醒了不少酒,就带着一名同学上车,准备顺路捎他回去,因要送他出国,都挺兴奋的,上车还在说说笑笑,也没太留意。在前行的一个路口处,一辆出租车像箭打的一样快,忽然闪了我一下,条件反射我打了一把舵。由于他快,我也不慢,这一把一下子就撞到了立交桥头的路基上,顺势又来了一个大掉个。只听一声巨响,“轰”——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心里只想着完了,车撞了。推门下车,一看更傻眼了。心里根本上就忘记了副驾驶上还坐着同学呢!只见副驾驶那侧,车门掉下来一半,轱辘也掉了,车子也瘪回去了。这时同学从正驾驶那侧爬了出来,我这才忽然意识到他的存在。马上问他怎么样?回答没事,只是磕了一下腿,估计得青。

我定定神把他打发走了,给父亲打电话。那时我吓得根本不敢报警,酒驾、撞车,后果多严重啊!父亲看了现场,并报警。打发我回家休息。我在路上足足三四个小时,不敢回忆,不敢电话问。后来,父亲告诉我说,交警以为人完了呢!四个气囊都弹出来了。车子基本报废,被拖走去拆解了。而我虽然惊魂未定,但是,我和我的那位即将出国的同学,一点都没有受伤。

这两年经历的险情,知道的人,包括邻居、警察都感叹不已:神了,搁一般人早完了,别说三次,一次就报销了。听人家这么讲,我内心就更感动,也更加的惭愧了。今天写出这些足以见证大法的神奇,我只是个修炼人的家属,大法书是看过的,但并没有真正走入修炼,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只是偶尔想起来念念。不过,我是早就做过“三退”的人了。但是,师父同样把危险帮我化解了,把最好的福报给了我们。用尽世上所有的语言也不能表达我们全家的谢意,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谢谢大法的救命之恩!谢谢!。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丈夫的新生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一天婆婆说,二零一三年正月十五左右,她突然从未有过的心慌、闹心,坐不稳,站不牢,这样的状态持续好几天。我一听,就想到那几日正是我丈夫心脏病最严重的几天,真是母子连心啊。

丈夫患心脏病已有几年,发病时脸色惨白,手捂脉搏,常感没有脉了,就得立刻请求身边的人拨打“一二零”急救。常年吃药已使面部略微浮肿,也不见效,而且越来越重,一次医生检查后说,你不能再吃药了,你已经药物中毒了。当时,也就是婆婆最闹心的时候。丈夫行走几步就得蹲下休息一会,吃顿饭得休息好几次,每天都得吃几十个救心丸,时常自己偷偷的抹眼泪,觉得自己的这命可能要保不住了。

那一年的正月十七,我跟丈夫说,跟我修大法吧,只有师父能救你了。他说好,于是他坐起来,单盘上腿,双手结印,开始认真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就这样不分白天黑夜,循环着听了几遍,一边听一边笑,还不时的感叹道:说的真有道理,我怎么没有早点学呢!

不知不觉,三天过去了,他竟然没犯病,也没吃救心丸,还能出去溜达了;再后来就红光满面了,浑身还有使不完的劲,完全不象从前了。

看他这样,朋友们经常开玩笑说,“很长时间不打120了!”丈夫也经常说,“如果不是师父救我,我这一堆一块早扔了。”

丈夫深知是师父救了他,也知道努力的按师父的要求做,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老板看他正直、善良,工作兢兢业业,就把公司的采购业务交给了他,每天他都分毫不差的回单位交差,采购的物品比以前公司采购的价格便宜很多。

丈夫的老板时常说,他的公司不用多,再有一个像我丈夫这样的人就知足了。

我也常想如果能有更多人来修炼法轮大法,就会有更多人成为好人,善良的人、健康的人,这个社会也就会多一份稳定,少一分不安,这难道不好吗?法律再健全,只能约束人的表面,触及不到人心。只有从内心真正的变好,人类才会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