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96 期 2/2

发表日期: 2021年2月15日
节目长度:76分3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0,606 KB

71,77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1年2月11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96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在去执著中注意发挥发正念的作用
和小弟子在一起时的修炼体会
不要坐等瘟疫
修炼路上 师尊保护
谦卑
修炼交流摘录


在去执著中注意发挥发正念的作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4/在去执著中注意发挥发正念的作用-419500.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在去执著中注意发挥发正念的作用》,作者河北省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

开始走入修炼时,我是一个要求严格、观念很重的人。情重,爱面子,情绪化严重,党文化重等等。所以在以后的修炼中,除了有中共邪党的迫害,最大的修炼中的障碍就是自己厚厚的观念了。

在以后的修炼中很多时候,觉得执著明明白白的就在那里摆着,但是就是觉的去不掉。我因此也很苦恼,也不断的学法。这些年来法学的不少,觉的也能跟上,也能悟到法理。就是一些执著,比如争斗心、说话情绪化严重等等一直不好去除。后来实在是不行了,甚至大量学法也觉得抑制不住那些翻上来的观念和人心。

在一次发正念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不把自己观念执著背后的干扰作为重点清除呢?!清除了观念执著背后的干扰因素,去执著也许就会容易很多。于是我发正念时(一般在后五分钟)就加上一念,清除我的争斗心和说话情绪化的观念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的干扰与破坏,包括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东西和一些虫子细菌等乱七八糟的那些卑微的生命。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渐渐的争斗心和情绪化的观念表现已经很小很小甚至没有,包括其它的一些执著,只要自己意识到的执著人心,在平时发正念的时候就具体锁定它,清除观念和执著背后的邪恶干扰。这样去起执著来就容易多了。心态和行为也变得越来越平和,效果确实很好。

我们是正法修炼,谁也不配干扰。我们的修炼是为了救度众生,而邪恶就是利用我们有观念和执著从而干扰我们修炼。对于我们来讲最耽误的是救度,因为修不好自己就救不了人,或救人的效果很差。从九九年以后,我们就不是单纯的个人修炼,是真正的在正法中修炼,同时破除邪恶的迫害救度众生。执著难去也是因为邪恶的干扰造成的。举个例子说:如果我们的人心执著,就象一个个马蜂窝一样,上面住满了马蜂,一味的想去摘掉马蜂窝,难度会大。如果先把马蜂窝上的马蜂清除掉,再去摘马蜂窝,就容易多了。把马蜂窝看作是我们该去的执著和人心,而上面的马蜂就是观念背后的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的干扰。方法对了,修心去执著就快了,当然平时的静心学法是必不可少的。

以上是这些年来自己去人心执著的一点体会。


和小弟子在一起时的修炼体会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5/和小弟子在一起时的修炼体会-41744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和小弟子在一起时的修炼体会》,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

弟子的点滴進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看护,由于长期浸泡在党文化中,意识不到,提高不上来,师尊看我不悟,就安排小弟子——我的外孙女,来帮助我。

第一部分:放下自我才轻松

我的小外孙女,去年四周岁,会背很多《洪吟》中的诗词。我给她起了一个小名,叫悠悠,她自己让我叫她“悠悠宝贝”。每每我俩发生矛盾僵持不下、她想听我的时候,她就说:叫悠悠宝贝。叫了她就听话了。

“悠悠宝贝”来家后经常为点小事大哭大闹的,没完没了,甚至躺在地上不起来。那时我不会修,气恨而忍,忍的很艰难,经常是不答理她,僵持不下,结果可想而知,害的她咳嗽、嗓音哑、眼皮肿。每次都是实在过不去了,才哄哄她。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是如此的不理智,被执著、争斗心、坚持自我等带动的如此厉害。悠悠,真的很对不起,姥姥错了。更对不住师尊的良苦用心,发生这些事是让我提高的,我却用常人心对待,机会一次一次的错过。

记得有一次我正在发正念,她过来让我找水彩笔。我马上就火了,说她:你这是干扰!都学了大法了,还干扰!她哭个没完,我正念也没发成,心里这个气,事后就报复她,答应过的玩具不给她买了,还撵她走:走吧,找你妈去吧!别在这里了。我完全用人的办法在对抗,她更是没完没了的哭。想起那时自己的心,是恶的,是为私的,“就是不给找,不能耽误我做三件事。”

师尊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说:“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我所有的执著,包括发火、大喊大叫、报复、恐吓、撵孩子走、不讲信用等,都用影响了自己做三件事掩盖过去了,自己还一次次的伤害着小同修。悠悠宝贝来家的第一天就说:姥姥,你知道我干什么来的吗?我是来得大法的。那晚叫孩子来学法,她就是不过来。我心里难受极了,本来要背法的,睡前要背新学的,由于自己做的不好,耽误了小弟子学法……我痛悔莫及,我一定要做好!下次一定要做好!

我那天答应她做手工,可由于忙,到晚上十二点发正念的时间了。我说:今天太晚了,不做了,明天双倍补上。她又不干了,就是不睡觉,并说我:今天你别想睡觉,背《洪吟三》〈谁是谁非〉,你自己背,背十遍还多。她问:你知道你错在哪了吗?我说:没守信用。其实我是不想和她一起做,觉的没意思,耽误时间,又怕早晨起不来。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想干不想干”,我悟到这个情派生出的是私,就是不管别人的感受,千方百计的用各种手段达到自己的目地。我想:我就是要修去这个情——“想干不想干”和它派生出的私心。我把心放下了,不再想什么时候该睡觉了。悠悠说:要用心做。她态度可认真了,就是专心的做、不考虑别的。那一刻,尽管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把“自我”放下后的轻松、舒服,是从未体验到的。啊,没有了“自我”是如此的幸福!

第二部分:孩子的纯真,照出了自己的不足

四岁的悠悠经常和我一起发传单。有一次她尿了裤子,我摸着湿漉漉的棉裤,立即说:不发了,赶快回家换裤子。她就是不回去,坚持要发下去。我心疼的一遍遍的问:你冷不冷啊。“不冷,不冷,”她回答着一边往前走。走到一家,是二层楼,楼上有人说话,我说:放到一楼就行了,可她非走上去交到了房主手里。我心里感叹孩子的用心:拖着湿漉漉的裤子,还这么用心的救人。想想自己是什么心态?赶快发完换裤子,完全在人的基点上。

有一次走到一家门洞,一只小狗冲我们大叫。我快步走过去,说不要发了,有狗就不要发了。回头一看,悠悠正在和狗狗说话呢,让它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真相资料放在门口。狗狗不再叫了。我说:你不怕吗?悠悠说:狗狗和我成了好朋友。我很惭愧,自己还不如一个四岁的孩子。怕狗叫,怕狗追,怕主人出来,自我保护的心多强啊。

还有一次,要去一个中学找同修。悠悠从包里找出两本小册子,一手拎一个要去发。我怕心上来了,怕小区的人看见,怕学校门卫瞧见被抓,结果是千方百计哄下孩子,要把手中的小册子装在包里,我的心里才觉的踏实。孩子多纯啊,没有任何后天人的东西。回头看看自己,被怕心、自我保护的心包裹的找不到真我。好多时候,真的觉的自己修来修去的二十多年了,还不如一个孩子。

在公园里,悠悠总要带上几份真相传单分给小朋友,悠悠说:老师说了,有好事要和小朋友分享。在幼儿园,悠悠都把“法轮大法好”告诉小朋友,此事班主任知道了,告诉了副校长。副校长给我女儿打电话,女儿很害怕。我上学校和副校长面对面讲真相,二十多分钟的交谈,副校长明白了很多,最后高兴的送我出来。

悠悠救人的那颗心,时时感动着我,促使我精進。她经常提醒我,要我走出去救人。我不再认为带孩子是拖累,我们组成了两人学法小组。吃晚饭后就学法,睡前要背《洪吟》,还要往背上刻字,就是把法打在背上,记在心里。感谢师父送来小弟子,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弟子叩拜!

第三部分:改变观念,十二点后背法

一个观念一直控制着我,就是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必须睡觉,认为那个时间段不好,是鬼出没的时间。

悠悠宝贝来后一连七、八天晚上不睡觉,她白天也不睡,一直到凌晨一、二点,最晚到三点三十分。我困的倒头就睡,觉的哪怕能睡一小会儿都是很幸福的。悠悠过来就是一拳:睡大觉不幸福,学大法才是最幸福的,我们在天上是同胞兄弟,要互相帮助,快给我背法,别耽误学法!

她精神头可大了,一点也没困意。我强打起精神,因为担心早上炼功起不来,压力很大。其实那时状态很不好,睡的早也起不来,已经很长时间了。悠悠说:要有精神,学法身体会变大。我努力的念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话:“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但是怕起不来的执著使我焦虑不安,又怕睡不够觉影响白天的正常生活。我痛苦到了极限,心里难受的想发作,想怒吼。我极力的清理这些败物,现在看来是观念在难受在挣扎,因为它不想改变。

师父在《洪吟三》〈乾坤再造〉这首诗词中写道:“再造乾坤正大穹,冲破阻力一重重。正法不是洗旧尘 ,同化更新入大洪。”。糊弄事儿是走不过来的!这不是师父让我转变人的观念吗?人认为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按部就班的做着该做的,一切安排不能被打破;可师尊正是让我改变这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呀。想起师父在《洪吟四》〈观月〉中说的:“明月伴秋风,嫦娥赋古筝。风摇檐铃和,天仙伴笑声。长空广万里,光如云海灯。夜半天地亮,笑语过三更。月下云憧憧,辗转轮回生。浪迹人世间,为把渡船蹬。”。不再担心起不来,不再执著自己的安排,什么就得几点睡,几点起,我要怎么做怎么做,一切都是执著。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人类固有的旧观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维方法后,很难接受新的认识。真理出现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的产生一种排斥。”我要放下一切,同化师父所要的。当悟到后,孩子不睡觉的状态停止了,师父帮弟子过了这一关。

一次偶然间,看见师父法身的眼睛是红的,我知道师父在为我着急。师父在经文《理性》中说:“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极端的,马上归正自己,真心学法、修炼,因为你们在最危险中。”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我曾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迎头赶上。孩子不让睡觉,这不是师尊在成就自己吗?

二十多年的修炼路一路走过来,我曾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零八个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出来后又和邪悟者跑了几年,这浪费的时光怎么补上?不得再多吃苦吗?甚至把这种安排当成干扰铲除。走过来才知道什么叫邪悟。一旦打乱了自己的正常作息,就认为是魔干扰,发正念铲除,而不是把它当成好事,从中修出来。

如今发完晚上十二点正念,把小表扣过去,为的是不看表,不分心,能安下心来背法,一般能背一页多,一看表多数都在两点或两点过一点,再把闹铃上到五点,睡觉,五点炼静功,六点发正念,动功其它时间炼,但有时也偷懒,做不完整。没有这七、八天的痛苦磨砺,我是很难走出这一步的,谢谢师父珍惜弟子,我终于从内心认识到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的:“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我们遇到的关难都是师父在成就弟子啊!

晚上背法,好处很多。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人和事的牵挂,环境安静,能定下心来,有完整的时间。尤其是我带着一个三岁的小外孙吉吉,他是悠悠的弟弟。我白天很难有时间静心学法,孩子中午不睡觉,晚上他睡着了,我也困的很厉害,总也突破不了。干脆他睡我也睡,睡到十二点发正念,接着背法。我深感学法时间太少了,师父总要求我们多学法、多学法,我也只能“挤”这个时间了。

第四部份:转变观念、救度众生

以前我不喜欢吉吉。去年冬天,我帮女儿接送悠悠上幼儿园,在家看着吉吉。两岁的吉吉一起床就看动画片,都是些外星人大战之类的题材。这些片子太害孩子了,我就给他换上师父的讲法录像。他又哭又闹,就是不看。

为此我以为他根基不好,就对他印象不好。他对我也看不上,经常打我,用玩具向我投来,一个个玩具扔向我,最长有两分钟。他从不让我抱,常常是自己玩着趴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再把他抱到床上。他姥爷说:吉吉怎么这么看不上你?!我以为是自己欠下的业力,总是强忍也没有向内找。这次女儿要考试,要背题,把吉吉送来了。我改变了观念,心想:吉吉来这里是来得大法的,我一定要善待他,不能再象原来一样对待他。

那天吉吉坐在我的对面,我发自内心的和他说:你来当人的目地是来得大法的,来这里你得学法。三岁的吉吉好象听懂了我的话,认真的点点头。从那以后,他每天早晨起床(他起的很早,一般七点就起床了)就看师父讲法录像,也不看动画片了,好象忘了这事,一连六、七天都是这样。

吉吉前后变化太大了。这事让我悟到:不正的观念会害众生,阻挡众生得救。改变观念后,正念的力量会救众生,修好自己是多么的重要!

第五部分:师父的法“退者生”救了我也救了众生

五岁的悠悠和三岁的吉吉在一起,高兴的时候就追逐着跑,不开心时为一个玩具争的互不相让。这时我会大喊:都给我老实点!悠悠说:就不听你的。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你不好好说话。是啊,党文化的那种命令方式,没有一点善,总想把孩子压下去,他们当然不听了,他们还是孩子,更要善心对待啊!那次我没守住,又冲悠悠大喊大叫,悠悠说:你不要争下去了,要不你去不了天国,都八次了,不再给机会了。我痛苦极了,为什么总是守不住呢?!

那天吉吉要跟姥爷出去玩,可当时他光着屁股,穿着鞋,没法出去。我给他穿裤子,他就是不让脱鞋,因为裤口小,穿着鞋根本穿不進去裤子。我说:要么就不出去玩了,要么就把鞋脱下来,把裤子穿上再出去玩。他哭着就是不让脱鞋,但还得出去玩。我把裤子一丢,嫌他不讲理不理他了,他哭的更上劲了。师父《洪吟三》〈退者生〉打入我的脑中:“退者生。”我立刻缓了下来,较劲的心没了,拿起裤子,平和的对吉吉说:咱们出去玩,把裤子穿上。我把鞋一扒,穿上了裤子,他也不哭了,出去玩了。试想:如果我一直僵持不理他,他会哭上半天的。真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退一步海阔天空”,放下自我,矛盾也就解开了。

我们的修炼不只是为了成就自己,还要救度众生。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你得救我,都说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现形式可不象世间的论理认识那样的,求人时要很礼貌的、很谦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给你提供方便,可不是这个。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

我明白了,正法修炼中,每遇到关难都是众生在求救啊。修好自己,达到法的标准,才能让众生服气,才能救了它们,以前由于自己修的不好,毁了多少生命啊。

第六部分:你善良了,我就变乖了

两个孩子都过来,我着实心里不平衡。给女儿打电话:你背题也可以看一个孩子啊。女儿说我不为她着想。让她奶奶看一个吧,挑的是悠悠,可悠悠就是不去。哎,两个一个也推不出去,该过的关就过吧,该吃的苦就吃吧。想起师父在经文《再棒喝》中说::“师父再说一句,你们的每一刻都在修炼的路上,每一刻都是我在管着你们。不能自己找干扰,走好最后所剩不多的路吧。”既然是师父在管着,都是师父在安排,就不要自己安排清闲一点的道路了。想起那几天心里不平衡,电动转闸门一边高一边低的落下来不动了,这不是师父在点化自己心里“不平衡”吗?新买的老人机,还不会用,两个孩子打开手电筒,照这照那玩的可高兴了,就是关不上,这不是师父点化自己“总找别人的毛病”吗?

孩子的淘气让我时常守不住心性。他们把我最喜欢的床单弄上了颜色;饮水机里的水弄了一地;自动洗衣机自动转了空转(由于孩子按了按钮);北屋窗帘底下的穗头全拆了下来,又摆了一地,还把穗头穿上绳当作项链挂在脖子上。搞的我焦头烂额,时常愤怒,发脾气训斥他们。直到有一天,悠悠拿来一张硬纸板,让我在上面写上“好好说话”,要每天看上几遍。我猛警醒,这是修炼啊,怎么当成常人的事对待了?

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说:“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自己对孩子没有好的语气,有的是训斥,语气是命令式的,也没善心,见他们闹就不耐烦了,嫌他们耽误自己的时间,其实这过程正是让自己修去这些啊。更不会给他们讲道理,有的是要他们绝对服从的党文化,要求他们就得听自己的,其实他们还是个孩子,孩子有孩子的特点:贪玩。我错了,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思想反应、心态语气,站在他们的角度上看他们能不能接受得了。不再强制、强迫他们立即达到自己想要的。我发现当自己心烦意乱时,看孩子的追逐打闹是干扰;当心情愉快时,看孩子的调皮淘气是儿童的天性,天真可爱。两种心态不同,结果不同,一切都随着心在变。怪不得悠悠说:姥姥,你善良了,我就变乖了。这是恩师借用小弟子的嘴在点化我啊。我得做个善良的人,象师尊在《洪吟五》〈什么是信仰〉中讲的:“按着圣者的话善如羔羊”

结语

写着写着,我的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因为在写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了平时意识不到的执著,由于固守着这些执著,伤害着同修。真心的向被我伤害过的同修表示歉意,并希望能得到原谅,让我们彼此不再有间隔,共同精進,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兑现誓约。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认识有限,只是现在的一点浅显认识,有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不要坐等瘟疫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7/不要坐等瘟疫-41963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不要坐等瘟疫》,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

平时因为忙,再加上懒惰,我法学的少,功炼的也少,正念发的也少,经常想有时间补一补,最近几天时间稍微宽松了点儿,就松懈了一点,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办点生活中的事情,也没怎么做讲真相的事情。不经意间,脑子里两次闪现出同一句话:“见死不救。”这是在提醒我应该讲真相救人啊!众生在生死边缘,我没有理由自私、安逸呀!

现在临近年底,虽然瘟疫有爆发趋势,但是我市应对措施与上一次不同,没有一刀切的全部封锁,出现病例的个别小区封了,大多数没有病例的小区还在开放,有的小区门口增加了摄像头,而有的小区好像也没什么动作,但是有的同修好像动心了,有点波动,没被封锁的也有点人心惶惶,经常听到有人猜测哪天哪天要全面封锁什么的,有的学法小组也停了,有的也不要资料了,有的也配合家人主动“禁足”了。

其实封锁对我们大法弟子互相联系沟通和讲真相救人是起到阻碍作用的,对世人防疫根本上也没有任何作用,我们应该否定这种所谓的封锁,都是邪党愚蠢、无能又邪恶,才搞什么封锁,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要被搞乱,不要无奈、被动的承认、接受,应该在思想中主动否定和抵制,做一些物质准备倒不是错误,因为有的小区确实封锁了,就是思想中不能承认。

我周围同修基本都能翻墙上网,动态网上各种预言也多。预言和科学家预测都说这次瘟疫会更严重,死的人会更多,还可能会出现饥荒什么的,社会经济、生活可能会出现大的变故等等,反正是二零二一年大有垮塌之势,所以一些同修未雨绸缪,购置好了很多生活物资,做好了迎接大型瘟疫的心理准备和物质准备,好象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瘟疫来了。对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和生死用心是到位了,就是不知道对救人用心是否到位?

我知道有很多同修直到现在还是不怎么讲真相,日程安排里根本就没有这一项。有的虽然做也只是一点点,满足现状,一副不紧不慢的姿态,也没有突破的愿望。有的同修近几年或者一直没有经受过邪恶的骚扰和迫害,也没有因为从事哪些救人项目而紧张忙碌,生活过的安逸而滋润,就想一直这样舒服的跟到最后得了,不想有任何改变。还有的同修前些年做了一些讲真相的事情,觉得差不多了,做过了现在不用再做了,圆满应该不成问题了,可以躺在功劳簿上安心睡大觉了,就安排自己提前“退休”了。

还有的同修曾经遭受过迫害,進过黑窝,承受不住写了“三书”,出来以后虽然也写了声明,但是害怕再遭迫害,做不好再背叛什么的,不想再那样担惊受怕的,想过几天安稳日子,吸取了负面教训,变得小心谨慎又狡猾,现在就是什么讲真相的事情都不做,而且还以一些荒唐的借口否定讲真相的做法,什么发资料过时了,到处乱扔没人看,真相币都是乱写,就应该写“法轮大法好”几个字,面对面讲真相不理智、不安全等等。灾难来了好像与他没有什么关系,自己是炼功人,不得瘟疫,那都是常人的事情,似乎有一种优越感,真的超脱了,其实根本就是不知道自己是干啥的。

师父讲:“你们不是来改变历史的,是在历史的最危险中救人的,如讲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灵丹妙药、救人的办法。”[1]“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极端的,马上归正自己,真心学法、修炼,因为你们在最危险中。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本身就是除业除菌者,是末后救度的使者,救人讲真相中都会理智的做。”[1]可见,不是学了大法就完事了,就上了保险了,得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才安全。

我们都说要同化大法,我们大法的特点就是这样,能不能做到不就是代表合不合格吗?当然谁都知道做到是不容易的,大陆有邪恶在迫害,有大法弟子被活摘器官的恐怖威胁,也有家里家外人的不理解,会遭受冷言冷眼,会被鄙视,一切都那么现实。“大德之士”是那么好当的哪?“喝着茶、养着花、聊着天、数着钱、品着美味、看着电视”就能当“大德之士”啊?

这个环境师父说就像“老君的炼丹炉”,哪会让人好受啊?好受就炼不成仙丹,来的就是这地方!我们真得实实在在的,彻彻底底的放下一切自我、一切执著,放下生死,不畏艰险,不畏辛苦,无私为他的才能够格!

你现在说不想当大德之士了,那是人心作用下的想法,自己的选择促成了现在的一切,说不定当初很多人还都抢着要来呢!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历史过程,一切都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实际上我们是没有退路和再选择的机会的,只有坚定的走到底才是出路!

问题很明显,自私自利、自我保护、缺少慈悲、无视他人死活,多年真正的境界,在这时基本就体现出来了。众生的灾难是对我们的综合考核,说这是结业考试也不为过。二零二一年如果真象预言的那样,我们修炼结束也就快了,真的结束了,对大法弟子一定会有一个审核的,不可能稀里糊涂都一个结果,象小孩上学升级,不管好坏来个“全班端”是不可能的,抱着侥幸心理糊弄事都是骗自己。

上天那是多么严肃的事情啊,一定是严格无情的,谁有那么大本事,在神那儿还能蒙混过关哪?我们来到世上就是在最后众生危难时刻救他们的,此其时也,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在做什么,都做了多少,都怎么做的,师父和众神是一定要看的!

最近我发正念感觉比以前轻松,也就是邪恶已经很少了,我们都不需要那么怕了。正念强一点,心正一些,没有什么问题,都到最后了,该放的执著真得放下了。此时不放,更待何时?特别是怕心、私心,再不抓紧我们也没有机会了。师父在期盼我们放下一切人心执著,期盼我们能救下更多的众生,不想落下一个大法弟子,我们都认真的用大法衡量一下自己,相信会有更多的勇气和动力走出去的!


修炼路上 师尊保护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4/修炼路上-师尊保护-41945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修炼路上 师尊保护 》,作者河北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邪恶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铺天盖地的谎言弥漫了整个中华大地,众生都在被毒害之中。那时,我们本地还没有资料点,同修们还都不懂电脑,不会做真相资料。大家都为没有真相资料发放而着急。我向一个同修家属咨询做真相资料的事,他告诉我说:“可以买一部速印机,速度非常快,只是要用蜡纸刻印底稿。”

于是,我就托他帮我买了一部速印机,又让同修找在北京上班的亲戚同修帮忙打印蜡纸。回来一试验,还真是挺好,速度真的是非常的快,这样,一个简易的真相资料点就建成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把机子放到了我家的地窖内。我白天上班,晚上就在地窖里印真相资料,然后拿上来,妻子和几个孩子就在炕上帮着分拣(后来孩子们拣不过来,就拿到同修家由他们自己去分拣)。第二天上班时,我就用摩托车带到城里同修家,她再组织同修分拣、发放。离我家近的同修,就到我家来拿。

过了一段时间,一个同修和我商量,说我这里目标太大,不安全,建议把机子放到他家,由他来做,我同意了。在他那里做了一段时间,因一个同修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当地派出所绑架。资料点暴露了,做真相资料的同修被绑架。就这样,我地第一个真相资料点被邪恶破坏了,我也被迫流离失所。

一、酷刑折磨下不动心

我被迫流离失所后,开始是在同修家或是亲戚家躲着。后来,一位同修为我联系了一个外地的真相资料点,我就来到了这个资料点和同修一起做真相资料。后来由于和我一起做真相资料的同修被恶人跟踪,资料点被非法查抄,我和那位同修被绑架。我被当地国保劫回,被送進当地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国保警察提审我,我不配合,问啥都不说,他们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后来,他们把我交到了刑警大队,对我進行非法“夜审”(这是公安警察折磨人的一个残酷手段,就是半夜审讯,施酷刑)。他们把我和另外一名同修半夜拉到公安局内一个偏僻的小院内的一栋小楼上(是专门用于夜审的地方)。有三个警察非法审讯我。我不回答他们的问题,就是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

看我还是不说,就给我“杀绳”(这是他们迫害人惯用的一种酷刑,就是用一根很细的绳子把人捆起来)。一般的人,只要一杀绳,就什么都说了,因为谁都受不了那种痛苦。

我当时心里求师父救我。他们杀我两绳,我一点也不感觉疼。他们很奇怪,纳闷儿的嘀咕:“咋没动静呢?”第三绳他们就用一根小棍在后边打標,就是让绳子越来越紧。这样动刑时,一般的人都会受不了,会嚎啕大叫甚至晕死过去。可我还是不动声色,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

他们傻眼了,惊愕了,喃喃的说:“这小子咋这大忍耐力啊?!”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着弟子,是师父在为弟子承受,我在心里连声谢谢师父!他们在无奈中结束了对我的折磨。

二、不配合邪恶,坚持炼功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后,我和另一名同修被送往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在那里,我们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开始时,大法弟子都抵制作奴工,别人去干活,我们就在室内坐着。后来他们看着心里不平衡,就一个个的找我们谈话,问为啥不参加劳动,如果说不出他们认为正当的理由,就给杀绳。

当轮到我时,和我谈话的是一个副队长。当他问我为啥不干活时,我说:“我的胳膊被你们迫害的不能干活。”他说:“你不要装了,我看了这么多年菜园子,贼窝瓜长啥样,我还不知道?(这在当地是一句侮辱人的话)”我当时就很严肃的对他说:“你是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一名人民警察,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他看我一脸正气,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我这样的正色问他,他马上蔫了,赶紧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

这时,在外边等着迫害我的队长和两个打手進来了,估计是看我不服,要给我杀绳。但当他们看到那个副队长在给我道歉时,就马上退出去了。那个副队长叫我回去了,一场对我的迫害就这样解体了。就象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的:“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在黑窝里,邪恶不让炼功。我想:“大法弟子咋能不炼功呢?”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于是,我决定在夜间炼功。

一天半夜,我起来炼静功,被班长看见了。他为了立功减刑,立刻跑到队长值班室报告了值班队长。那天值班的是一个副队长,平时折磨大法弟子不择手段。他来了后,叫我把腿放下来,我没听他的,继续打坐。他气急败坏的叫值班人员扳我的腿,没扳动。我没动心,语气平静的对他说:“队长,大家都在睡觉,有事明天再说。”他听后,出乎意料的竟然没说什么,扭头回去了。我继续炼功。第二天也没人找我。

三、师父救我出黑窝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悟到,近距离发正念威力很大,我被非法关押在黑窝里,还有比这更近距离的吗?我何不在这里加强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我的迫害呢?于是,我就不停的发正念。

一天晚上,正队长值班,我去找他讲真相,他对我说话的弦外之音是:该收拾收拾你了。听后我想,是另外空间操控他们做恶的邪恶因素受不了了。于是,我就更加大了发正念的密度和力度,每天就是不间断的发正念。

有一天坐板,要求腰直颈正,目视前方,不能眨眼;动一下或眨下眼,就要遭暴打。我想:“大法弟子咋能被他们这么折磨呢?”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这时,我一晕,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大家一看我倒地,马上都围了过来。一个坐在我身边的人说:“他有心脏病,他有心脏病。”当时我心里非常明白,我什么病都没有,是师父给我演化的。他们马上叫来救护车,把我送到人民医院急诊室。给我做了全面检查,结果是严重的心脏病,要求马上住院。

他们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先给我戴上一个监测心脏的黑匣子24小时监测。我想:“我明天一定要回家。”整个过程我就一直在求师父。到傍晚时,来个队长问我家里的电话。第二天,家里人就把我接回了家。这样,三年劳教,一年就结束了。

四、正念解体迫害的经历

从黑窝回来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学法,调整了状态,我就又回到了证实法的洪流中,再次和同修一起建起了资料点。后来,有两名资料点的同修因讲真相被绑架,资料点被抄,我走脱。由于怕心,没有足够的正念去面对邪恶,因此,我又被迫流离失所。

一次,我去找同修办事,不知道他那里已被邪恶监控,我被监控他的警察堵在屋内,再次遭绑架。到了公安局,绑架我的警察(后来当了国保队长)得意的说:“这回非得给你判刑!”我一点也没动心,微笑着说:“这事你说了不算。”他说:“你都被我抓住了,我说了不算,谁说了算?”我仍然微笑着,信心满满的说:“大法师父说了算。”他很不服气的说:“那就走着瞧吧!”

他把我送進了看守所,预谋给我非法判刑,那天正好是五月十二日。我在心里求师父,发出坚定的一念:“我一定要回家庆祝‘五·一三’。”果然,师父再次给我演化出假相,他们不得不在第二天晚上十点前,很不情愿的放了我。

二零零三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后,邪恶非常害怕。我村邪党书记告诉我,要带我去医院体检,意思是如果没病,就把我再弄進去。有一天,市“六一零”头目、国保大队警察、乡里“六一零”、乡派出所警察、有村邪党书记等等十几人来到我家。市里“六一零”头目说让我谈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对他说:“我认为我修大法没有错。”刚说这一句话,那个头目就咆哮着说:“什么没有错!你一个劳教犯还敢这样说!”我当时很平静的对他说:“你说什么?劳教犯?对我的劳教是你们有意的构陷。你作为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你敢对我这样说话?”

我说完这句话后,他们都不言声了。这时我妻子也谴责他们,一个警察往外推我妻子叫她出去。我妻子正色说:“这里是我家,我凭啥出去?!”这时,那个“六一零”头目跳下炕就出去了。其他人一看他出去了,就都随着出去了。一会儿,村邪党书记回来对我说:“叫你明天去乡里。”我说:“你马上去告诉他们,我不去。”

就这样,他们走了,再也没有找我。一场有预谋的迫害阴谋就这样解体了。

五、在黑窝里向内找,救人

二零一九年,因受出事同修牵连,我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到当地看守所。在那里,我不配合国保警察的非法审讯。面对他们,我一点也没有怕。我讲大法真相,其它的都不回答,所有审讯笔录都是零签字。

但刚進去时,面对高墙电网,想到不知啥时候能出去,心里不免有些惆怅。这时,我就背师父《洪吟二》〈别哀〉中的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我想,我现在该做的事,首先就是静心向内找。虽然这次又是同修出事牵连了我,但一定是我修炼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才造成这样的后果。

于是,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到了很多还没放下的执著心。如:争斗心、妒嫉心、色欲心、自以为是的心、爱发脾气、瞧不起别人的心等等。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原来总以为自己修的不错,好象谁也不如我,总想指导别人。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人心,这不正是旧势力迫害我的理由吗?

经过努力向内找后,我知道了往下该干啥,那就是,三件事一件都不能落。我每天主要就是背法、发正念,念“法轮大法好”,并找时间炼功,找机会讲真相救人。每天忙的不亦乐乎,却非常开心,非常充实。

我炼功时,有人告诉我说不要炼功,会招来迫害,因监室内安装有没有死角的摄像头,室内的一切,值班狱警都能看到。我听后,不为所动,继续炼功。我想:“我有师父,我怕什么!”就一直炼功。炼功过程中,身体有很强烈的感觉,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弟子。

在号里,他们大多数人都不明大法真相。我想,我要救他们,那就得让他们在我身上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我处处按照法轮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凡事为他人着想。那里,人们最不愿干的就是打扫厕所,每天都是指派人去干,我就把这活包了下来;值夜班是很难受的事,我就替他们值夜班(在我没班的情况下);洗热水澡是很奢侈的,因为每天供热水很少,只够几个人用。我不抢热水,总是最后用凉水洗澡;打饭时都往前抢,我总是在最后。

这样一段时间后,大家都对我有了好印象,特别是那个牢头,总是说:“你看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你们得跟人家学。”这样,我的局面就打开了。

六、明真相的众生得福报

在看守所里边的常人,每天最关心的事就是自己怎样才能早出去,都愁眉不展。我就劝解他们,并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只要是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案子就会往好处变。开始时,多数人都不信,有的人还冷言冷语。但有些人却很相信,那些相信的人都不同程度的得了福报,体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有一个农民企业家,因经济问题被批捕,看起来问题很严重,每天愁眉不展。听我讲真相后,非常认可“法轮大法大好”,每天默念,见我就合十。大约半个月后,意想不到的被取保候审了,走时对我连声说谢谢。

一个因交通肇事罪被批捕的小伙子,对方索要90万赔款(对方孩子都在政府上班)。对于一个农民来说,这简直是天文数字,无奈,只好等判刑。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后,他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念了。一段时间后,他对我说:“也没管事呀。”我说:“你得诚心念,多多的念,真心相信才会有效。”他答应了。又过了几天,他被提审,回来后,面带笑容,我问他:“怎么样?有進展吗?”他说:“有進展,法庭调解了,降到了30万。”这样,家里就借钱给了对方,小伙子被放了。

有一个小伙子,都被审理半年多了,也没接到判决书,非常着急。听我讲真相后,他特别相信,每天追着我,对我合十。我一炼功,他就跟我炼。十几天后,突然接到判决书,还有一个月就可以被释放了。

还有一个小伙子是一个赌徒,之前曾被关押过,可能是花了钱被取保候审了,这次又被收监了。他一進来时,看我在给其他人讲真相,很不屑,对我很冷眼。当我给他讲真相后,他很吃惊,说:“原来法轮功是这样啊!要是人人都炼法轮功,那该多好啊!”从此,他有空就到我那里听我讲,还招呼其他人也来听。

因他不是初次被关押,和狱警比较熟。一天,他托狱警去给他打听他的案子,狱警打听后告诉他,这次不可能再给他取保了,可能要判刑。他有些惆怅。这天中午,他又和我挨着睡。午后,他告诉我说,他念了一中午“法轮大法好”。

到了下午,突然喊他:“抱被子!”(被释放的专用语)全监室的人都很惊讶,也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有一个因非法集资而入狱的小伙子,每天见我就合十,我不对他还合十礼,他就不放下。一有新進来的人,他就催我快去讲真相。室内有哪个人还没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他都记着,提醒我。

一天,他对我说:“你赶快讲,都退完了,你就出去了。”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在借他的嘴点化我。”就在这个监室就剩一个怎么都不听的人外、其他人都救完了时,一天吃完早饭,警察突然喊我:“抱被子!”

在正法修炼的过程中,由于自己人心多,只顾做事,没有注重认真修自己,使自己走的磕磕绊绊,但不管怎样,总算跟头把式的走到了现在,这其中,处处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

同时我也认识到,不管遇到什么魔难,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不管在什么环境中,都要做到象师父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说的:“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指正。


谦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7/谦卑-41962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谦卑》,作者河北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

我从一九九五年得法,到今年修炼大法已有二十六年了,修炼的不是很精進。身边有一位新学员甲,到今年才得法三年,他的精進状态却让我十分敬佩。从他身上使我改变了自己长期固守的我是一个老学员的观念,明白了進门不分先后,精進与否全看自己是否有那颗真修向善的心。

同修甲有一个弱智儿子,寄养在一所弱智学校。一天同修甲的爸爸去看孙子,他在院里时,孙子突然跑到大门外,等爷爷出门时孙子已经不见踪影。弱智学校的校长开着车陪着爷爷到处找,找了几个小时也未找到,后来给110报了案。又打电话告诉远在北京的孩子的爸爸。同修甲接到电话后的第一念就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儿子不会有事的。

同修甲的爸爸突然想到孙子是不是回家了?弱智学校的校长又开着车陪着他去他家,结果发现孙子就在家门口蹲着。爷爷赶紧给儿子回电话。儿子心里不解:孩子是弱智,根本不知道家在什么地方,离家好几里地,又不懂得坐公交车,是谁把他送回家的呢?除非是师父法身用功能把他送回家里,于是在心里默默的感恩师父。

有一次同修甲和我说,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竟然在两个老同修(指我和另一位老同修)面前喜不自胜、夸夸其谈,今后可要保持谦卑啊!我听后深有感触。人家才修炼几年就懂得谦卑,自己在同修面前不知天高地厚有多少次了呢。

一次同修甲和我说要背法,最近他说第一遍已经快背完了,可我才背到120页。每次见到他,他都谈到心性提高的事例,可我却觉得我无心性提高的例子可谈,心里不由得一阵阵惭愧……

过去说到得法,自己都毫无谦卑之心,说起自己是某某时间得法的,已经修炼了多少多少年了,觉得很自豪。自那次同修甲谈了谦卑的事情后,我再也不提自己的过去了。常人中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何况自己修的如何自己心里清楚,有何等资格去和同修卖弄呢?

谦卑在常人中是一种胸怀,在修炼人中是一种境界。就象大海始终把自己处于最低的位置,才能包容千万条河流。修炼人更是如此,只有始终保持谦卑的心态,才能修到更高的境界。古人说“三人行必有吾师”,不要以“老学员”自居,始终保持谦卑的心态,成为我修炼中的一句警言。

一点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控告警察违法抓人》一文中写到:

面对警察非法抓人,我们可以请律师来维护大法弟子的权利,反迫害。我们也可以自己运用法律来反迫害,营救同修。首先,让同修的家属去派出所了解情况。问警察为什么抓人?抓人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根据警察说的抓人理由,告诉警察,这些理由没有法律依据,不能成为抓人的理由,因为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修炼法轮功违法。然后,告诉警察,现在是讲依法治国,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冤假错案终身追责制。你们没有法律依据就非法抓人,你们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希望你们立即放人,否则,我们要控告你们。然后,就警察抓人理由的非法之处、对非法抓人的责任人写出刑事控告状,先向非法抓人的责任人递交,敦促他们放人。告诉警察,如不放人,就向检察院递交控告状。
编辑注:这篇交流文章《控告警察违法抓人》的后面,附有“控告警察非法抓人的刑事控告状”模板,提供同修下载使用。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寒来暑往 大疫中我们救人不懈怠》一文中写到:

干扰中不动心,救人不懈怠。二零二零年四月初,本地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有同修建议讲真相应该停一停。我们电话小组的同修们都不动心,无论邪恶怎么干扰,邪恶的目地就是想让我们产生怕心,不救人,我们识破它们的阴谋,现在众生在危难关头,瘟疫还在不停的扩散。可是我们是众生的希望,大家谁也没有停止救人的步伐。例如:同修A有一次被汽车撞了,身体痛的连伸胳膊都疼,就算是这样,同修也没有停止过一天,依然每天骑着车出门讲真相,十几天后,身上的疼痛悄然而失。有时发资料,同修过后才发现车里有人在盯着她看,但是同修不动心,正念理智的走开,换个地方继续发资料。二零二零年七月份,在同一天的时间里,本地发生大规模绑架事件,有的同修被跟踪,有的被非法抄家,顿时间邪恶氛围迎面而来,我们电话小组的同修们在理智注意安全的前提下,依旧坚持出去讲真相。有一位同修,不到半小时就顺利的劝退六人。同修们交流中谈到只要我们在法中实修,就是最安全的。我们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一切邪恶干扰因素,排除干扰救人不懈怠。随后相隔十几天,本市区再一次爆发疫情,我们依旧不动心,我们的地区没有封城也没有封小区,我们依旧在救众生中奔忙。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把讲真相救人视为己任》一文中写到:

我每天三点一刻起来晨炼,然后送孙子上幼儿园,上午自己简单吃点早餐,就出去和同修一起讲真相,下午在家学法、抄法或背法,看师父各地讲法经文。做家务时,就听明慧电台的修炼心得交流,这样主意识集中,不容易受思想业力与外来信息干扰,能保持修炼人的正念,也可以对照自己的不足,修自己。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告诫我们,大法弟子是有重大使命的。作为一名老弟子,我深知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几年来,我与同修们排除干扰,克服惰性与怕心,每天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寒来暑往,从不间断。因为每天都出去讲真相,要面对复杂的人群,形形色色的人心,还有不明真相的人们的斥责、讥笑、谩骂……所有这些,时时刻刻在考验着修炼人的心性。我每天敬请师父加持我,让我扩大、再扩大容量、慈悲心,在世人面前展现良好的形像,请师父赐予法力和能量加持弟子多救人。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向内找 闯过生死关》一文中写到:

对待自己的亲人,我总是希望他们都认可并赞誉大法。对于不认可大法的,就比较怀有成见,甚至怨气。我虽然给弟弟一家讲了真相,但总是蜻蜓点水,并没有解开他们的心结。一旦他们有不如我意的言行时,特别是对大法有误解的言语时,我不是慈悲的去讲真相而是觉的不屑与其讲了,心中的怨恨依然抹不去,尽管自己也知道怨恨心是应该去掉的,但总是去不彻底。其实,在邪恶对大法和对我的迫害中他们或许也承受着外部的巨大压力。他们的不理解不就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够,没给他们把真相讲到位吗?不就是自己没有修去怨恨等人心,没有解开他们的心结吗?大法弟子的亲人,都是跟大法有很大缘份的人,同样需要我们去慈悲救度啊。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破除对民主制度的执著》一文中写到:

我问自己,思维中有没有对美国民主制度执著的心?其实,人类社会的存在是为了使人修炼返回天国世界,人在世间的境遇是业力轮报的体现,而不是通过这种民主制度使人求得世间的利益。神掌控着世间的一切,平衡着各种因缘关系,人不能任由利益驱使而恣意妄为。天国世界里是佛道神主掌圣境,传统社会中是君主帝王统治疆土,现在西方的这种民主制度只是特定时期旧势力安排的一种替代制度。将来这种民主制度也许不会存在。这次美国大选中的舞弊乱象也让世人進一步认清了民主制度的漏洞和弊端。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人的理还真不是民主。”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还说:“最近因为这个时期要正法,很多王都转生到中国去了,谁也不能再称王了。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很多高层次上不同层次的生命都来了,转生到人这儿了,这一下就改变了各民族人的成份。说叫谁当王呢?这更不好办了,所以干脆旧势力就叫人自己选吧,就民主吧。这个民主在天上看实质就是这么两种因素造成的。”其实仔细静心想想,师父当初传大法使这批大法弟子得救。《九评共产党》的问世,使得更多的人认清共产邪党的本来面目从而得救。师父又创办神韵,观看演出的人又得救了。师父是利用各种形式救更多的人,同时锤炼大法弟子,成就未来的佛道神。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提高心性舍弃脸书的心得体会》一文中写到:

过去,我比较热衷于脸书,随着自身修炼的提高,我把它删除了。删除脸书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悟到,默默无闻的做三件事才是了不起的。以前我之所以喜欢用脸书,是因为有许许多多执著心和不正确观念,跟那些有同样执著的人在一起觉得好,这个社交平台为它们提供了土壤和温床。当我基本上舍弃掉那些肮脏的心之后,层次也随之升华了,就真的不想用脸书了,反而感到无趣,整天七嘴八舌的心里不好受,给我,我也不会要了。这时想起自己以前一些争强和显示的表现,感到汗颜。其实,别人修的高低,跟自己毫无关系;自己修的好坏,也与别人无关。所以没必要老是看别人如何如何,当然理性的交流切磋也是必要的,但要多查找自己的不足。从《转法轮》中我们知道修炼提高是全靠自己的,抓紧时间走出自己的路才是威德啊。脸书是个人心复杂、鱼龙混杂之地,上面很多学员的交流和体会其实不完全纯净,有些带有争斗心、显示心、怨恨心、对时间的执著等等,以及不是大法修炼中的词汇甚至骂人的话,吸引着那些有同样执著的人,可能觉察不到;跟明慧网经过严格审核筛选之后发表的绝大多数修炼文章比,无论从语言和内心的纯净性上,还是从学好法的角度看都比不了。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说:“明慧网是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对外也是一个窗口。有什么事情可以通过明慧网说说大家的想法”。我悟到明慧网是师父看着的。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