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93 期 2/2

发表日期: 2021年1月25日
节目长度:57分2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5,460 KB

53,84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1年1月21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93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大法弟子共同努力 能在检察院退卷
关于学员中党文化的几个突出表现
不给“依赖心”市场
修好自己 更好的帮助魔难中的同修
我看到的“自责”
修炼交流摘录


大法弟子共同努力 能在检察院退卷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8/大法弟子共同努力-能在检察院退卷-41867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大法弟子共同努力 能在检察院退卷 》,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八日。

大法弟子被抓、被判不是师父的安排,如果能在检察院退卷,既减轻了同修的被迫害,对公检法司人员也是一种震慑。从表面看,中共不法人员给大法弟子非法判刑的理由大多是以“真相资料”的多少为由(当然我们是不承认这些),这就需要当事人、家属和参与营救的同修整体配合,破除邪恶的迫害阴谋。

在此举一个案例说明。

二零一七年,警察抢走一同修的电脑、打印机、刚做的小册子和两个优盘,当时家中只有一位老人,他们既未出示任何证件,也没留下清单。

一个月后,这位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表示这些东西是自己的私有财产,个人拥有这些并不犯法,警察劫走这些东西是违法的。当时警察以此为证,向检察院提起诉讼,三天后,他们匆匆的下了“批捕”。

家属和同修们一边讲真相,一边向县级各部门递交了“控告书”,控告他们私闯民宅、入室抢劫、违法绑架。这时,派出所开始搜集所谓的证据罗列份数,并诱骗年迈的家属做证人,让老人说:这些东西都是同修的,就放了同修。

家属以书信形式把他们这些阴损手段告知检察院,后在家属同修、律师的共同努力下,重新翻供。派出所、检察院对同修進行多次“提审”,无论问什么,同修都是讲真相,无论回答了什么,从不签字,结果检察院以证据不足第一次退卷。这期间,律师的会见,给这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带来了外面同修们的鼓励,这位同修坚定了正念,明晰了法理,在任何时候,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

家属不停的在向各部门控告警察的渎职违法行为,想通过外边得到所谓的证据是不可能的,因此警察又来看守所“提审”同修,软硬兼施,他们拿来好多图片,让同修随便确认几份就行,案子就算结了,你就可以回家。当时同修说:你们拿的这些东西,与本案无关,你们给我的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一警察骂骂咧咧的说:“再不配合,抓你儿子!”同修说:“法律要求公民对警察执法过错零容忍,可以打12389热线。”于是同修大声说:“我要打电话。”这时所长让此警察回避,最后无果而归。这是同修在否定迫害中变被动为主动的结果。

同时,同修在里边给检察院写了一封信,对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绝不认可,什么是邪教?我一个农村老太太,是如何破坏法律实施的?我破坏的是哪条法律的实施?我认为只有执法者才能破坏法律的实施。本县自古多清官,望检察官深思明鉴,伸张正义,还公道予百姓,青史留名!

由看守所督检上传检察院,留一份作为真相资料监事传看。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家属、同修的共同营救中,在律师的据理力争中,半年后两次退卷,同修被接回。这对本地影响很大,因各级官员都认为同修至少被判三年。

写出此案例,希望能对同修及家属有所帮助和借鉴。


关于学员中党文化的几个突出表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5/关于学员中党文化的几个突出表现-41856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关于学员中党文化的几个突出表现》,作者海外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五日。

大家都知道需要去除党文化,但对于在大陆环境中时间很久的人,以及在海外很长时间却仍然滞留在党文化中的人来说,可能并不清楚党文化是什么,也不喜欢被别人说是党文化。但党文化是邪党恶魔制造的败坏物质,这些物质不清除干净,就会影响我们的修炼和履行使命。因此本文希望就几个自己看到的比较突出的问题進行探讨,意在善意的提醒。

1、随意指挥他人

我发现从大陆来的人都有这么一种倾向,就是不分你我,把别人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发表意见、行使支配权,经常要告诉别人该怎么做。可能主观上的出发点是为了别人好,但这样的做法尤其收不到好的效果。我认为,这体现了中共的邪恶基因“控”,就是要把别人的一言一行都掌控在自己允许的范围内。反过来,应该听从上级支配的时候,却很反叛、傲慢,处处顶撞,好象听从了上级的安排、反馈、指导、纠正,就贬损了自己似的。这是同一种观念在两个相反极端上的反映。

其实在国外的环境中,个人都是注重做好自己的事情,每个人有自己的独立自主能力,讲摆正工作关系、尊重他人。不需要别人给予太多的帮助和建议,基本都是自己探索自己的人生。比较会领导的人都是给人充分的自由发挥的空间。真的心中充满善意的时候,而不是一丝不满足自己就射出恶意、或人情满满、或自我很强,是不会那样对待别人的。

2、随意动他人物品

不经允许随意动他人物品,吃吃喝喝、我送你拿,这些行为看似人跟人直接的距离拉近了,其实是缺乏礼貌和教养的表现。有的人闲来无事,对于别人的东西,随便就拿来看,進而还要评价,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触犯了他人的隐私。有的时候把自己的好意或者多事强加于人,所謂我给你的都是好的,所以你就得接受,反而造成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扭曲。

其实,对于自己的东西,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安排。如果别人不经过允许就随便动、随便说,就在侵犯他人、会让人讨厌。即使别人很热情,但也不等于你可以像主人一样随意动他人的物品。人与人之间保持应有的距离,这是礼貌和教养的基本体现。

3、随时随地评价别人、随时随意给人下结论

党文化重的人,习惯性的把自己摆的高高在上,狂妄自恃,因此对于任何的人和事都要侃侃而谈,似乎自己是精神领袖一般。对人不对事,听到看到任何事,第一反应都是评头论足、下结论,好象什么人什么事都需要他/她来下个结论,否则就缺点什么似的。

我们应该修口。别人如何,可能自己并不是很清楚;自己觉得别人如何,可能是来自自己的常人观念和业力,那说出来就在造业,导致大法弟子之间不和睦,甚至对师父的形像也有损坏。嘴边老挂着那么多结论,张口就来,不讲分寸。何况师父也在《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关于正法的意见 〉中讲过:“对事不对人”这一法理。

中国古人历来都是谦谦君子,女子也贤良淑德,而自以为是、信口雌黄、以自己为标准的人,在社会中似乎没什么市场。现代社会败坏了,正反颠倒了,大家也都看到了,可是为什么这样的人在某些大法弟子群体中却非常有市场呢?是不是反映出大家一定的观念执着呢?是什么让有些人对他人不尊敬,甚至对大法不尊敬呢?是什么让人把常人道德败坏后的歪理、是非口舌拿到学员项目中来发挥呢?

真的心中充满善意,而没有一丝不满足自己就射出恶意的时候,是不会那样对待别人的。

4、随意打击他人

党文化中毒深的人,开口就是埋怨、指责,甚至谩骂式的,遇到问题和矛盾完全不看自己,总是扮演手电筒和高射炮,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当我们真的为别人好、真那么无私的时候,真的心中充满善意、而没有一丝不满足自己就射出恶意的时候,是不会那样对待别人的,效果也会截然不同。

由于不信神,党文化的人失去了道德的约束,连神都可以踩在脚下,那还有什么不能踩在脚下的呢?规章制度是敌人,工作审核是敌人,不同意见是敌人,跟我好才是好,跟我不好我就让你不舒服。判断善恶、是非的标准早就严重扭曲了,所以才敢于习惯性的随意对待他人。可那些正反颠倒的标准是共产恶魔在你年轻时灌输给你、强加给你的,为什么现在还抱着不放呢?

稍微在国外呆过的人,就能感觉到这里的人其实对别人都是尊重和爱护的,对于别人的不足也都是帮助和善意提醒的心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尊重他人的隐私,注意不伤害他人的自尊。这与共产党的打砸抢流氓习性形成鲜明的对比。

5、喜欢使用高音喇叭,乐于领导他人

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告诉大家如何做,喜欢在大庭广众下发表自己的言论。这其实也体现了共产党人的傲慢和无知。历史上的很多名人,他们都很谦虚。而一个没有什么成就的人,却特别喜欢对各种人和事发表自己的看法,甚至到一堆人里面宣讲,呼吁别人跟他走,对于正常人来说,对这种人会是什么看法呢?

这在大法弟子中尤其构成严重问题,因为我们要按照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的:“以法为师”,而不是跟人走。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证悟自己的果位,这不是别人能给予的。如果能给,师父直接就把人拿到天上去,不更直接吗?大法弟子不要“好为人师”,每个人都要从法中去悟,而不是同修告诉怎么做就怎么做。那到底是大法在度人,还是你在度人呢?

别人证悟的东西,必然与你是不一样的。自己随意告诉他人的东西,自己觉得有理,其实都是在自己的层次中,对别人未必有帮助,可能还会干扰他人。所以,大法弟子不应该在修炼人群体中随意散布自己的思想和言论。更不能用小道消息和拉关系来鼓动一帮人跟自己走,那可能会犯下大错。

6、随意议论别人,是是非非,愤愤不平

自己说了就是事实,自己说的都是对的,造成是非混淆、事实难以还原,内耗巨大。这些都是人中不好的小毛病,却能造成大损失,对于修炼人的场却起到极大的破坏作用。议论别人,拉一帮人打击排斥某人,这样大法弟子还如何配合好,互相之间还有信任吗?

而且,这个现象可以发展的更深入,進而带来相应的行动。真的造成有的同修不能很好的溶入整体,不能跟大家配合做事。其实那些议论无非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般也都是些不精進、无所事事的人在这么做,可是对周围的人起到很大的负面作用。

自己的思想不一定都是正确的,还到处去说,甚至引发行动,排斥一些同修,因此而真的干扰了师父的安排和师父要救度的人,自己又将如何面对师父呢?虽然有时侥幸成功,但可能正中了旧势力挑拨离间的圈套。古人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是什么使自己那么愤愤不平、口舌不断,为什么不知道看看自己、调整自己呢?

7、习惯性的反规矩

听到规定、规矩,第一念不是善意理解,用善念判断,而是习惯性反弹,第一反应是“我不能守这个规矩,我是特例,我有理由”,好像谈规矩、守规矩就是触犯了自己,叛逆性很强。不能否认这种习惯中包含在大陆生活工作、受邪党迫害的后遗症,但同时也是接受了邪党洗脑后的观念反应。

俗话说,下坡容易上坡难,学好一辈子,学坏就一次。也就是说,学好需要一辈子不停的注重自我修养和学习,而学坏只需看到一次坏榜样,马上就知道怎么不做好了。当看到周围从未在中国生活过、上过学的西人学员,遇事就嘴角一撇、听到什么就鼻孔出气、看到什么马上给人下负面结论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感到奇怪过:西方学员怎么也好像从社会主义中国来的?我们自己的言行是否给了他们党文化的污染?

反规矩反传统这个观念加上强制,副产品是,不但自己反规矩、不抓紧学习专业知识和积累专业经验,还习惯性地强制其他人、让他人也按照自己缺乏常识和经验的“土法”做事。其实“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懂就学也是尊重知识、尊重他人的善意,不懂就学是好事不是坏事,是什么观念让自己明明无知还那么逞强和霸道呢?就是年轻时共产党给灌输的那些党文化。既然修炼了,就应该注重清洗自己,扔掉那些观念,而不是抱着它们,甚至修炼多年了还生活在党文化的观念控制中。

本文只是对学员中存在的党文化的现象略举几个例子,师父说对事不对人,这里不是给任何人下定论,只是希望对想修去党文化的人有所帮助。大家如果能对自己的党文化观念挖根、在最后关头去掉对这些坏物质的执著,才是师父想要的、邪恶害怕的。如果总是不面对自己的问题,碰到问题就躲开、掩盖,甚至死命抵抗,而那里正是共产邪灵还在苟延残喘之处。所以,我们应该让自己神的一面起主导作用,灭掉党文化给我们强加的败坏物质。


不给“依赖心”市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4/不给“依赖心”市场-41850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不给“依赖心”市场 ——从同修被迫害谈依赖心的危害》,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

前一阶段我地多名同修被绑架并抄家迫害,至今还有几名同修没有回来。此次被绑架抄家的同修中都有一个共同点:体现在一个“大”字上。要么是大而全的资料点,要么是大型资料点,或大型学法点。用同修的话说:这次被迫害的同修都是当地的精英,可以说个顶个的都是好样的,可为什么偏偏是这样的“精英型”的同修被迫害呢?从修炼的角度,从大的资料点和学法点的形成来看,我觉的依赖心是其中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一、依赖心最大的危害就是造成被依赖的同修压力过重 修炼状态下滑

被迫害的同修A,家里除了自己开花外,很多做别的项目的同修也把自己开展的项目资料往她那儿送,一来二去的,一个“大而全”的资料点便形成了。缘由是很多同修都和她熟,知道她做事能力强,资料能快速周转出去。而且资料全面、充足,要啥有啥,来拿资料的一般都不会空手。这里没说不能送,关键是你最好知道她的近期修炼状态,酌情酌量的去送,你还可以根据掌握的情况开辟新的通道,尽量帮同修缓解压力,所以我们做事时的基点和修炼的状态就很重要。在她出事两个多月前,有时学法书差点掉下来,发正念频频倒掌。由于以前说过她很多次,这次我并没主动去劝,而是叮嘱身边的同修去提醒她,我的私心、同修情和那种“说了也不管用”的观念障碍了我,也害了她。

很多同修对同修B的评价就是:能干、没私心。没私心固然好,可能干仅仅是表面,修炼不是比做事,比的是心性。身边的同修还羡慕她,认为自己和她差的太远。找她要资料的人多,要的资料就多,她的机器就上的多。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机器多了,这个坏了还有那个,保证机器能如数运转,也能保证资料上的需求。她的资料基本都是用大袋子来装的,谁来要资料、要多少资料她都能提供。就像同修说的:她很无私,想自己想的很少。但是她的时间被大量占用,体力精力都达不到,修炼状态每况愈下,从上次被迫害回来,只要发正念时打坐只几秒钟身体就歪向了一侧,接着就倒掌,出事前略有好转,也只是五分钟内前两分钟还好点,后面依然如故,大家想了很多办法也是见效甚微。

二、依赖与被依赖是一种互存互害的关系

同修A由于事务很多,做的事每天都太多太集中,又要往乡镇送资料,又要找回昔日同修,又得组建和维护新学法点,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家里的资料也是一堆堆的,她是放下这个拿起那个,很少见她有闲着的时候,经常晚上休息倒头便睡在了沙发上。忙不过来的时候,谁来她家只要有时间她就叫着一起干。可是对事情的包和揽,使身边的同修就被罩在你的光环下做事,从某个角度上讲他的上升空间无形中被你压制住了,而你对他的揽和护,也就形成了他对你的依和赖,它们相互作用,发挥着不好的反应。有一次,我去同修A那有事,她也是刚刚从外面回来,准备吃午饭,这时一个同修来拿资料,呆的时间不长,拿了资料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同修A对我说:你看,刚進家还没吃几口饭,已经来三波人了。听了她的话,我就感到同修太不容易了。

有一次同修B留我吃饭,吃的是南瓜煮苹果,我从没这么吃过,就问这是怎么个吃法,她说这样吃南瓜当饭,苹果当水果,饭和水果一块都有了,节约时间。我听了心里真不是滋味,为了能让同修按时按量,甚至超量的来拿资料,在吃上她都动了脑筋,有时夜深人静发完晚上正念后,她还会做一到两个小时的资料,真的很辛苦。想想来拿资料的同修,你是又省时省力、又省事省心,可你想过同修的付出吗?自私换来的代价不高吗?你的依赖使同修陷入了一种循环往复的繁杂的事务当中,我不想把同修比喻成已经转起的陀螺或上紧了发条的钟表,只会机械般的运动着,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做事,心沉静不下来,可身边就真的没有这样的人吗?

同修D为人正直,正念很强。据说他家的学法点高峰时多达到十四、五个人,而大部份同修有个说法就是:他正念强。这个正念强的背后是不是就有去他那学法就有保障,就安全的执着心呢?有没有依赖的因素呢?人多就嘴杂,心性高低在不同层次中,学法前就有的同修不修口,竟扯一些没用的;有的还在学完法后没聊够,就站在同修家楼下继续聊,根本没有考虑同修和学法点的安全。我曾建议他把学法点一分为二,杜绝学法前唠常人嗑。他不赞成这样做,他说撵谁是呢?我说不是撵,而是问问有条件的同修愿不愿意再建个学法点,分一些人出去。他说:不用了,先这样吧。我知道同修这样做是在圆容这个场,是慈善之举,是心性提高的表现。可同修啊,你想过没有,你提高了,你们这个小组提高了吗?后来学法点因出事就解散了,听说有的又组建了新学法点,有的就不敢登门了,有的干脆就在家自己学了起来。

三、被依赖者滋生的自我强大而顽固

有一次我和同修A大姐说:我真希望有一天你能够停下来,倒不是让你歇歇,而是你有了时间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什么是修炼、做事能不能代替修炼、什么是大法弟子、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最后这段路该怎么样走好。姐只是苦笑着对我说:这些事我不做,谁做?我也知道,身边的同修像大姐这样能干的真不多,可带动身边的人一起做不是更好吗?一旦自我形成后,即使倒掌这么严重的事,常在她身边配合的同修都不能提,一提就炸,非但不听,理由还一大堆,反过来指责同修,硬说同修这样说她是给她空间场加不好的物质,同修劝慰的话就不愿听也听不進去了。

个人觉的:有时候学会拒绝也是一种善意的表现与铺垫。我曾问过同修B,我说:你有拒绝过同修向你要资料吗?她回答说:没有,怎么可能拒绝,都是同修,同修有需要,当然要挺身而出。是,你是挺身而出了,可是你想过没有,机器太多你能顾的过来吗?你的功能带动那么多机器吗?要是带动不了,你能保证资料的数量,你能保证资料的质量吗?有时看她手忙脚乱的,经常出废品。况且多并不代表就是好,做事和修炼哪能是一回事。要知道拒绝同修是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当你认为这件事情是对的时候。不拒绝可以,但是时间得合适,精力得允许呀!依赖和被依赖都是执着心,背后还跟着个“情”。师父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有心不是悲”。有人心就有是非,有人心就有情在,人情在就不好拒绝。

这些年三番五次的她都是在监狱中度过的,不听劝也是出了名的,出来后就想着珍惜点时间,紧往前赶。一开始我们还商量,先让她一段时间内静心学法,等心性上来了,再给她配机器。可是没几天的工夫,她自己就背着我们私下里把机器配上了,还不止一台,不久她家里就成了“小型加工厂”了。同修也劝过很多次,基本上都被顶回来了,她的做法基本就是:你说的都对,我就是不改。自我的心在那儿撑着,表现的很强大。

四、依赖心也能助长其它执着心的产生

依赖心也能助长其它执着心的产生,表现明显的就是怨恨心。随着工作量的增加,同修A的压力越来越大,交流中流露出了种种的怨气。对不合她心意的有意见、对安排事情不周到的有意见、对不配合她的也有意见,有时借题发挥,说话激动,自我的心慢慢膨胀。有时我就在想,换作是我在那个环境下又会发生什么呢:你看这多好,谁来都行,高兴而来满意而走,谁来都不空手,会不会生出显示心和欢喜心;资料没送来或送的不够有没有着急心;资料没送出去,积压多了有没有顾虑心和怕心,又来了同修送资料有没有埋怨心、面子心。看看我自己,顺着深挖下去,很多执着心都会产生啊!

被绑架的C同修,通过交流了解到,回来后一个最大的表现就是怨恨。怨恨别的同修给他安排这安排那,怨恨安排他事的人为什么自己不去做,而他出于面子又不好拒绝,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这种不情愿的被动的做法,结果能好吗?常人还说:强扭的瓜不甜,个人认为:强求强为都不符合法。我就想问问同修,说个:“这事我做不了”,或“现在手头事很多,能不能给别人做”,或“等我把手头的事处理完,过几天行不行?”这样的话,这样说很难吗?另外,安排事务的同修你有问过同修:这样好不好,行不行,问过同修有什么困难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过吗?

曾有一个同修,我和他商量希望他多上一台机器,一台坏了还有那台,两台好处多。他直截了当的就把我回绝了,他说他心性不够,我也没再说什么。直到今年他又上了一台机器,见面后他对我说:心性到了,我也敢上机器了。说实话我心里还挺替他高兴的,毕竟心性提高了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一个理,有人一下子就认识了,而有人是慢慢悟到、认识的。怎么悟还不行啊?一下子认识到更好,慢慢悟到了那也行,不都是悟了吗?都是悟了,所以哪个也不错。”

结语

我们找执着心容易,但找到执着心背后的观念就难,而去掉那个执着心及其背后的观念就更难。有的时候我们认为的不行,不是真的不行,而是没有努力去做到,没有用心去做好,可是不做到又怎么能行呢?师父不是在《洪吟》〈实修〉中讲:“做到是修”这句法理吗?比如说开花吧,如果几年前,你就迈不动那一步,但如果那时那步迈出去了,是不是现在也做得很顺手了呢?如果每个人都能想着对方、圆容整体、突破观念、放下自我,这样大的资料点,大的学法点就没有生存空间,大量的事务就不会老是压在几个人身上,没有了依赖心,邪恶怎么能利用依赖心来迫害呢?

摆在我们修炼人面前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一座山,冲过去就是一片天,冲不过去就是一座山。不止依赖这一颗心,妒嫉心、显示心、做事心、面子心等等都是害人的东西。你每给这颗执着心多大的市场,就增加了你多大的修炼难度,甚至更多。不给依赖心市场,不给每一颗执着心市场,才是修炼者头脑中时刻要想着的事情。

浅见拙识,不当不足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修好自己 更好的帮助魔难中的同修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9/修好自己-更好的帮助魔难中的同修-41876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修好自己 更好的帮助魔难中的同修 》,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重生,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九日。

我所在的学法小组有一个老同修,因两年前救人中,不慎倒地摔坏了腿,不能自理已经近两年了。两年中,很多同修也都以不同方式帮助过这位老年同修,想让老同修能赶快从新站起来,走出去救人。可是时间过去两年,老同修始终停留在扶着他儿子给他买的支架才能行动,炼功也不能按标准炼功动作炼。

老同修为什么会这样?两年前,老同修出现这种不该出现的现象,当时我就有自己看法:那就是老同修太强势,谁也不让说,只能听好话,听不進反对话,对于她表现出来的不在法上的行为,别人不能说。谁说她都听不進去。就是因为此原因,我暂时离开了学法小组,这一离就是将近两年。

两年来,我坚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向内找修自己,不再去想老同修身上不好的问题,只想老同修身上的闪光点。从去年,我又一次开始背法,通过一年的背法,我的心性提高了很多。我认为自己应该帮助老同修走出这一难关。

可是,怎么帮?我想就从修好自己开始吧。

第一次,我来到老同修家,同修很高兴,没有了两年前那种强势的样子了,也没有看不起我的那种歧视的眼神了(因为我变了)。我们整整交流了三个多小时,气氛很和谐。最后我说:从下周开始,我决定每周一次来学法小组学法了,老同修很高兴。我离开了她家。

第二次,来到老同修家,加上保姆同修,我们三人一起发完正念。发正念的时候,我没有了两年前找老同修问题的心了,没有了看到老同修发正念不正确姿势就难受的感觉了。我能静下来发好正念了。

发完正念后,我们就开始学法。学完一讲《转法轮》后,我们進行了一次祥和的交流,各自都找自己的问题:我先对老同修说出了自己两年前修的不好,没修出慈悲心来,错把同修表现出来的假相当同修看了,自己不应该那样看同修,所以导致同修对自己的看法不能接受。老同修也找出很多自己的执着心,看不上人的心、党文化、不让人说的心等。期间,保姆也找到自己近两年来与老同修相处中,也有很多人心。我们都找自己,形成了一个很祥和的场。大家没有怨恨,没有谁瞧不起谁的人心。

第三次,我们还是先发正念,再学法,后开始在心性上开始交流。这次交流,我们共同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性,只有法才能解开迷雾。最后,我们共同认为:只有多学法,向内找,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们只要在法中,只要有这颗坚定的心,师父就一定能帮我们认清这些不好的执着,修去它!老同修也一定会从新站起来的。

第四次,我们共同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相信老同修只要她在法中,就一定会修去这些不好的人心,师父就一定会帮她,我和保姆同修都用正念加持她。同时我们给老同修将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讲的:“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段讲法打印出来,然后我们共同背师父的这段讲法,体悟师父讲法中的内涵。

从师父讲法中我们体悟到:我们以前的心胸太狭窄了,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具有宽容大度的心,过去就是因为我们不能容别的生命,容不下他人,才在遇到不顺心的事时,相互之间发生矛盾,出现相互争执,我们必须加大自己的容量,要能容别的生命,保证遇到事情就能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只要具有了非常洪大的宽容的心,我们的境界就高了,心性就提高上来了,我们的功也就上来了,身体上的不正确状态也就会不存在了。

第五次,经过不断的学法,我们都严格要求自己,小组一直气氛很和谐。老同修的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精神也振作起来了,不再经常出现负面的思维了。老同修说:我现在不再想师父不管我了、自己修不圆满了。我想我一定好好修,我一定会修圆满的。老同修人的观念开始转变了。我们很高兴,一定共同继续努力,陪着老同修共同走向成熟。

第六次,在老同修自己心性提高的同时,我和保姆同修也不敢懈怠,我们在救人方面争取做得更好,保姆同修供给我真相材料和二维码卡片,我们配合得很好,每周都能发放一百多份。老同修也不甘怠慢,帮着保姆同修大量制作二维码卡片和护身符,过程中,修掉了很多人心。老同修身体不正确状态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老同修很高兴。

第七次,这次,我们主要交流了如何向内修,找自己的人心。老同修说出了自己到现在还有没修去显示心、争强好胜的心、不让人说的心,还有邪党文化看不上人的心。老同修还说:这次我非得把这些人心修去不可。老同修天天背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的这段讲法:“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通过背法,老同修意识到了自己的心胸太狭窄了,容不下他人,要加大自己的容量,要能容别的生命。我们也都找到了自己的一些人心,一定在法中将这些人心尽快修去。

第八次,我们只要提高心性,我们的功就在长,我们的身体就会发生变化。我们做三件事就会做得更好。这次老同修说:她以后不会对任何人发火了,要守住自己的德,提高心性,好好长功,让自己能早一天面对面走出去救人。我和保姆同修看到老同修的改变,我们也非常欣慰。

现在我们谁也看不到别人的问题了,都能第一时间找自己,向内找,修自己。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向内找的机制,谁也不会向外看,修别人了。我们都提高上来了,这真是:应验了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的:“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只要将这个法宝能够使用好,我们就能修好自己。同时也说明另一个问题,就是修自己就是更好的帮同修。

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在帮老同修闯关时:我悟到,要真正能帮同修从魔难中走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得有师父的加持;其次是帮同修的同修必须形成整体,共同形成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彻底摧毁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同修肉体的一切邪恶生命,加持同修的正念;再就是帮助魔难中的同修在思想上精神上振作起来,要多鼓励,让她自己能树立起坚定的信师信法,真正的放下那些放不下的、难放的执著;决不能难受了、长期过不去关了,就出现认为师父不管自己了的错误想法;更不能忘记自己是个大法弟子,是有助师正法使命的大法徒。

同时,魔难中的同修还必须真心的向师父忏悔,在法中归正自己,加倍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真正的像个大法弟子,真正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正法修炼路上。摆正基点,在思想中,坚决否定自己的“不正确”念头。而且主意识一定要强,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以法为大。排除一切干扰,放下各种情和各种欲望,修掉一颗颗人心,净化自己的思想,让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用神念看问题,就像师父在《精進要旨三》〈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中教诲的那样:“希望大法弟子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

只要我们共同向内找修自己,不陷入表面对错中出不来,我们就能走出人,走向神。

个人的一点认识,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我看到的“自责”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4/我看到的“自责”-41850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我看到的“自责” 》,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

看到同修情重,我想去帮她但却没有做好,因而感到自责,并把自己封闭起来,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我就把在这个过程中自己这个层次所看到的“自责”是一个什么样的生命体和个人所悟写出来。

一次,我看到一个同修对孩子的情很重,就不客气的说了出来。结果同修当时就反驳了回来,还挺不高兴的。

因为这个同修在我以前过关时,对我帮助很多。回到家,我越想越自责,现在知道这里有情和依赖心,怕她以后不管我了,而且整个身体难受的快蜷缩到一团了,当时是真的这么严重,难受的我都有一丝丝不想修炼的想法了!

就在我的头快低到床上时,突然间就觉的,不对劲呀!错了我就改呀!至于这么难吗?就这么一想时,一下子看到了一个生命:在黑夜里的海岸边,它就像海水,也有些像油,静静的平铺过来,一丝声音都没有,海水中间微微的隆起一个头。一双圆圆的、贼溜溜的眼珠,左右快速的看着,像极了小偷要偷东西时的样子。突然发现我看到了它,震惊了一下,静静的慢慢的,没有一丝声音像退潮一样退了回去。我这边身体当时就好了,也不难受了。

也许是那一念正,师父让我看到了这个生命,帮我拿下了不好的东西,弟子谢谢师父!

写出这个经历是想提醒同修,出现的那种不正确的状态都不是真我,因我们有没修好的某方面,那个不好的生命就过来主导我们的思想或身体,它很隐秘,就是让我们以为是自己这样想的。也希望同修不要被这假相带动,解体它!因为它真的不是你。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神是对得起人的》一文中写到:

我理解,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控中。此时中共黑手隐现其中的美国大选邪恶舞弊的种种不可一世之丑态,以及代表正义的神选之人川普的举步维艰,让邪恶暂时得逞撕下画皮露出獠牙,不就是还在给人认清的机会吗?人不相信的都轮次揭开给他看,就象是以前台湾人不相信中共邪恶独裁,去年一部“港版国安法”出台,将自由的香港推入暴政囚笼,才让台湾人彻底醒悟,普遍在意识上开始排斥中共恶党,从而做出了对的选择。人面对善恶时动的念也就定下了他的未来。救度是有序進行的,神是慈悲无限对得起人千万年的等待的,将来大淘汰的后果也必须是使人信服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人问我:老师,你怎么不把这个清理了呢?大家想一想,如果我们在修炼这条路上把障碍全部都给你清理了,你怎么修?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所以大法弟子不要随着形势人心浮动,看到正义的一方失势就消沉存疑、对助师正法失去信心。我悟到,不管是世人还是大法弟子,都到了面临是否被淘汰的十字路口。师父将计就计所安排的一切就是为了救度众生和成就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坚守助师正法的初心,坚信师父和大法,圆容师父所要的,珍惜最后的机缘,坚定不移的做好三件事,直至助师正法的最后一刻,兑现来时的誓约,无愧于世人和众生千万年来的期盼。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避免结论性的语言》一文中写到:

同修们切忌:我们经常会在不经意中拿出一副掌握全宇宙真理的面目与人交谈,这样会让人敬而远之,甚至产生抵触情绪。很多事之所以知道、能够想明白,并不是大法弟子自己想明白了大的方向和大的趋势,而是得到了师尊的启示与指点。谦虚、理智的与人交谈,才有亲和力。回想起来,师尊的讲法也是由浅入深的,甚至是根据不同人的接受能力讲的。我们在讲真相过程中,也应该遵循这个方式,对于绝大部分的人不能跳跃幅度太大的去讲,应该让人有一个逐渐明白的过程。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怕心去 魔难消》一文中写到:

面对邪党对大法弟子上门骚扰,同修们有不同的悟法,有的强调不能配合邪恶开门,有的则认为要直面上门的警察及社区工作人员,讲清真相。个人认为,用平和的心态,正念对待,怎么做都行,但抱着怕心怎么做都是有漏的,甚至会受到损失,自己既有教训也有经验。一次,警察们上门骚扰,当时我并没有怕,也没有产生仇恨的思想念头,只觉的这帮人也真可怜,无知的在犯罪却不自知。静了静心,稳住心态,走了出去,并没有让他们進家,而是把警察们劝到了楼下,给他们讲起了真相,谈了几分钟,他们就走了。我体悟:在面对邪恶、面对危险时,不产生怕心,不出现常人的怨恨及争斗心,能稳住自己的心态时,自己修炼好的那面就会发挥作用,因为修炼人修出的善,是巨大的能量,就能制约住周围的环境,化解一切险情。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去掉懈怠 走过魔难》一文中写到:

向内找,我悟到,虽然我在大法中修炼这么多年了,也一直坚守自己是一名大法修炼者的信念,但是经历的魔难多了,就产生了逃避的心理,消极的态度。面对魔难,无可奈何、唉声叹气。这不对呀!应该打起精神来。师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说:“吃苦当成乐”。我悟到,应该是面对苦难,不放在心上,心不被魔难所带动的痛苦消极,而是要乐观的面对。常人可看着我们呢!我们经历魔难时表现的消极负面,常人看到了,怎么理解?炼法轮功的都这样了?好象对生活都没希望了。所以,我们既要保持好大法弟子的形像,同时也要让自己修炼无漏,才能保持精進状态,更好地做好三件事。所以在遇到魔难时,一定要在法上去认识,去实修自己。不然,就可能让魔难导致心理上的苦难,然后逃避,消极承受,从而使修炼状态懈怠,学法学不到心里,那么没有意识到的执著心就会乘虚而入,就会不自觉的滋养产生,从而恶性循环,懈怠下去……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修炼如初 救人不怠》一文中写到:

每天,我把时间安排的满满的:凌晨三点起床,炼功、发正念,背法;上午出去救人,十几年如一日,没有一天无故耽误;下午学法、背法;晚上上明慧网看同修们的交流文章,有时给明慧网投稿;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请正义律师为同修做无罪辩护;帮助病业中的同修发正念,该配合的事都与同修配合好。我做饭和吃饭的时候就听明慧广播,把全身心都溶在法中,不忘自己的使命,努力做一名让师父放心的合格的大法弟子,精進!再精進!修好自己永远都是第一位的,我要走好正法修炼路上的最后一步,直至圆满,跟随师父回家。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