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48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3月16日
节目长度:69分2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8,864 KB

65,07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3月12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48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百栋住宅楼的居民都拿到了真相资料
疫情来袭 天目所见另外空间景象
学会道歉
信师信法 脑血栓八日恢复正常
我和同修走过的那段路
请同修积极参与投稿
修炼交流摘录


百栋住宅楼的居民都拿到了真相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7/百栋住宅楼的居民都拿到了真相资料-40211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百栋住宅楼的居民都拿到了真相资料》,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

我所住的地区是一个乡村的大镇,有数百栋住宅楼。当武汉疫情发生后,我们镇也封了,出入困难,这给大法弟子们救度众生造成极大的干扰与破坏。我们几个同修迅速交流,要救度更多的众生。

那么怎么办呢?路口封的很严,小区和小区之间也封的很严,路上行人稀少,面对面讲真相有一定的难度,就靠面对面讲真相能救多少?现在就是要赶紧救人、抢人。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决定挨家挨户送真相资料。

过年期间家里人在团聚,这样大面积的做,了解真相的人会更多,救人就多。我们决定分成两个组,把区域分成两大片,由两组各负责一片,避免发重。 能上楼发真相资料的同修绝大多数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年同修。我们这是大镇,人口很多,还有一部份住平房的。经过了解还好,除了个别几个单元门打不开,绝大部份都是开着的,便于我们挨家挨户发。当前明慧网关于疫情方面的真相资料每天都有,每天跟着明慧网及时下载。

资料组的同修做的非常用心,为每份真相资料都附上真相短语小卡片和二维码扫描破网软件。二维码扫码软件不断更新。同时提醒大家,扫描破网软件用浏览器自带的扫码软件好用,用微信扫码效果不佳。此外,资料组同修也精心制作了明慧网及时发表的真相不干胶,醒目漂亮。就这样我们经过二十天左右,将百栋楼房和部份平房几乎都发了一遍。

在这次整体配合中,我的内心受到震撼,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对我来说冲击很大,开始的那几天甚至都吃不下去饭。刚开始出去讲真相有点幸灾乐祸的心,心想:“你平时不愿意听真相,这下灾祸来了吧?看你们怎么办?”

有一天走在街上,看到满街空荡荡的,心里顿时感到很悲凉。想到武汉众生遭此大难,而且疫情还在蔓延,我的眼泪无法止住……

回到家我就想:我一定要走出去和当地同修交流,别被表象带动,让我们形成整体,尽快恢复学法小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将计就计多救人。

一、回家过年的儿子提前走了

儿子一家三口人回来过年,武汉疫情开始,他看我天天出去讲真相有些担心。就说:“妈,现在疫情严重,你还出去呀?”我说,我能不出去吗,这二十多年我不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吗?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正念〉中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现在我更得出去做了。我又接着说:“你不要怕,你们都三退了,也诉江了,你们都归正神管,这场劫难没你们事儿。如果担心的话,你们就提前回家吧。”儿子说:“那也行。”他们三口就提前回自己家了。其实我也非常理解他们,这么大的劫难突然压下来,是会让人非常恐慌。但这是旧势力干的,不让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妄图干扰、阻碍我们救众人。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能堂堂正正的面对,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环境就会改变。家人就会支持我们。

二、可贵的同修

我和一名同修配合到楼上发真相资料。同修背了一百份三十多页的真相期刊,挺沉的,一直背着从一楼到六楼,一连做了十个单元,我看到挂在每家每户门上的真相资料发着七彩光芒。同修下来我俩见面时她说:“我通身流汗,我的腿咋这么哆嗦呢?”我说:“我刚上两个单元就喘的不行了,腿都直打漂,感觉好象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

于是我俩向内找:这里还有我们要修去的人心,这种表现就是心不稳,有些紧张。瞅着六楼就觉的自己上不去了,我俩调整心态,背着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在师父的加持下,经过几天的时间,我就一气呵成能走六个单元。

但是,还有没破除的人观念——累,说明我距离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

过程中我们还要预先到楼区走一遍,熟悉一下楼区的环境:每个楼有几个单元,有没有打不开门的,老楼区还有自己家的门上没有把手的。没把手的,就用窄胶带把真相资料粘在门上(所用的胶带是那种不会弄脏门的那种,以免给人家带来麻烦)。这样做心里踏实,晚上去做的时候,就很顺利。

发了几天后,我突然又感到身心疲惫、无力,好象到极限了,一想到爬楼我就打怵。心里和师父说:“请您再派两个人来吧!”转念一想,这也不对呀,跟师父讲条件哪!马上又对师父说:“师父!我行!我一定能行!”

有个男同修两年多没学法炼功了,几次找他出来学法,他就是不出来。这次是他家人和我配合上楼发真相资料。有一天发完资料后就和那位男同修说:“你也去参加吧?”他说他都两年没学法了,能去吗?同修说:“我看你能去,我和姐做不过来了。”他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出来了。

第一天发完资料回家就说累的够呛。可第二天就一步迈两个台阶,说身体很轻松,接着就想学法了,请了一本《转法轮》,每天都坚持学法。

这是师父的慈悲,利用这次机会让他走回大法中来。过程中师父帮他清理了败物,使他清醒了。

还有一个老年同修,在这次整体配合救人的项目中,突破自己的怕心和丈夫的阻碍,在双重压力下选择走出去。因为有怕心,她自己不敢单独在单元里爬楼梯送真相资料,所以和另外一个同修一起做。一座楼做完下来后,同修摸摸她的手,她的手还在哆嗦呢。即使这样,她还是坚持每天都出去做,在做中去掉怕心。

这就是大法弟子修炼的过程,也是大法弟子的伟大。

还有一位老年同修,今年七十七岁。爬了几个单元楼后回家累的腿疼,上床都费劲了。但她还是坚持做。她说:“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只要是能救人就行,不被假相干扰。”

一位同修的丈夫在政府上班,回家说:“有人举报你们了,说现在到处都是法轮功资料,领导说抓住就把你们送县里去。”听到消息后,我就问自己:“是赶紧停下来回家发正念呢,还是继续做下去?”瞬间回答:“他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我是在救人,任何生命不配干扰!”当时我真的不为那种说法所动,几天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还有一次我们三人一起去楼区发真相资料,其中有一位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位男同修。上楼前约定:男同修从第一个单元往后发,女同修从最后一个单元往前发,双方在中间见面。当女同修发完两个单元后,并没有看到男同修,然后就去那几个单元找他,没有找到。就在这时忽然看到一位男士在那个男同修发资料的楼道里打电话,声音蛮大,大概意思是让电话那边快来人!“现在就来!开车来!”女同修听到后返出一点负面思维,心想是不是男同修被举报了?又想:诉江时我俩都被迫害,当时他父亲大发雷霆,骂我,撵我出去,不要我了,今天又……又想这念头不对,发正念不承认它,这都是假相!就智慧的先把真相资料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找到我,我俩一同去找那位男同修。几个单元全找遍,也没发现男同修。

后来得知男同修是到另一栋楼发去了。那个电话与我们可能根本没关系,或许是来考验我们的。

师父在《参加欧洲法会的大法弟子大家好!》中说:“虽然很难,可是你们从实践中走过来了。有没做好的,现在还没结束,那就做好你们该做的!”师父在《致加拿大法会》中还说:“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祝你们会有所悟、会有所成!”

谢谢师父加持!


疫情来袭 天目所见另外空间景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11/疫情来袭-天目所见另外空间景象-40218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疫情来袭 天目所见另外空间景象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

武汉肺炎疫情突袭,停工、封城一系列突发情况,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不同的感悟。我因为涉及办学房租、人员等开支消耗,心里在想:这个疫情什么时候结束?是不是最后阶段开始了?面对这些现实问题我应该如何处理?我之前在修炼上没做好,还有时间做吗?我没救的人怎么办?

第二天早上三点五十分开始炼功,师父让我天目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地球就象弹丸之地,比地球体积大千百倍的一团巨大的黑灰色物质,已经接近地球,就象暴风雨的前奏一样,零零散散的接触到地球,并逐步接近。我细看这团灰色物质里是什么东西,看到了疫神、沙尘暴、火灾、地震、海啸、山洪、电闪雷鸣等等各种负责惩罚的神,带着巨大的力量(不知道是不是业力)接近地球。

当时我就明白了:对于这庞大的物质而言,地球将被全部包裹,没有任何一个角落可以幸免。在此之前,我以为“疫情一走一过,不在武汉的人没有太大危险,这场灾难就过去了”,现在看来那个想法太幼稚了,完全不是实际情况。疫神只是那巨大黑灰色物质中一个比重很小的神。那种沙尘暴过去会把城市埋没;雷电直冲云霄,巨大无比,直接劈在地球上;山洪过来,一个城市就没有了……与我们平时看到的恶劣天气根本不是一回事,有点像科幻电影里的灾难一样。

我看到地球被全部包裹席卷。在这一切的外围是金光万丈,等待地球被全部承受、席卷过后,一切美好将来到地球。也就是,剩下的生命,进入了新的纪元。

看到这里,心里又难过、又害怕,想:这么巨大的难,有没有生命可以留下?这时我看到,只有大法弟子飘在这些物质的上面。

我打坐看着下面的一切,我有根绳子,穿过这厚厚的灾难物质垂到地球上,绳子的周围是没有这些物质的,绳子上有很多世人在往上爬,爬上来就可以得救。

周围有很多大法弟子,修的好的大法弟子救人的是梯子,只有我们大法弟子才能救人。

看到这一切后,我知道了,我们大法弟子现在一定要抓紧时间救人,我们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

以上为我个人所在层次所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学会道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9/学会道歉-40218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学会道歉》,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九日。

我于一九九九年初喜得大法,得法后的喜悦不能言表,总觉的得法怎么这么晚,早点得法就不至于活的那么痛苦了,因刚刚得法不久就开始迫害了,没有集体学法环境,也不知道遇到问题向内找,所以提高的很慢。最近一年,我决定一定在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通过大量学法和发正念,感觉到自己真的在法中升华。

我在医院工作,是个很强势的人,无论在家还是在单位。有时明明是自己错了,心里知道错了,也不认错,张不开嘴,我发现这是党文化,一定要去掉这个养成的坏习惯。

有一天,我一打开处置室的房门,几个人就同时挤進来了,有一个人一下就走到处置室的清洁区。我一着急,就大声的喊,哎!哎!别往前走了?这个人很尴尬的站在那。话音一落,我知道自己错了,声音太大了,很不善,而且她那么大岁数。我就说:“对不起啊!我刚才声音大了,语气不好,你别往心里去,你住院也不容易,别生气!”她听我这样一说,就说,唉!上医院看病,大夫说啥敢吱声吗?!我说,大姐你确实走到清洁区,那是不能進的地方,我一着急才大声喊你的,我也不想叫你生闷气,才给你道歉的。她就笑了,旁边的几个人都投来敬佩的目光。

她们走了之后,我觉的这“说对不起”很容易啊,感觉浑身舒服,谁对谁错能怎么样,说句对不起,结个善缘;如果不说,她不会觉的自己有错,觉的我态度不好,生闷气,对她身体不好,又结怨缘。

有一天,我知道一个患者应该出院,就把他的处置排在前面,后来我又去叫了两次,他都没来。后来我就忙忘了,以为所有的处置都完事了,就把一切用品都做了消毒处理,等待下班。快到下班的时候,他和他母亲来了,看到他时我一下想起来,把他落下了,一想到刚消完毒就急了,脸也撂下来了,气的不行。那个小年轻的,不停的说:姨,我错了,忙忘了。他母亲也说,大夫别生气啊!忙忘了,耽误你下班了。我说不是的,这消毒可麻烦了。母子处置完走了,我才反过来劲,这干什么呢,这是自己把人家处置落下了,怎么反怪别人呢,越想越是自己的错,挺懊悔的。

第二天我一進病房发现他们没出院,心里很高兴,终于有弥补的机会了。这次我把一切都处置完了,亲自去叫他。他正在吃饭,一看到我,就吓的急忙放下手中的饭,说,我马上去。我说不急,把饭吃完再去。他挺高兴,等到他吃完饭来做处置的时候,我就对他说,你这孩子,挺懂事,昨天是我错了,语气不好,你不生气,还直给我赔不是。他说,姨,是我忘了,耽误你时间了。我说咱们俩也别争谁错了,反正你是个好孩子。就问他在哪工作,他告诉我大学毕业,去乡下当老师,他又说他想往城里调,得花几十万!我说你父母供你上大学,花很多钱,你再调工作,家里负担多重。他说,唉!没办法啊?我说你努力学习再考啊,我又给他说,你刚毕业,应该自己努力工作,不能助长不正之风,好好学习再继续考。他说,姨,我也有这个想法,只是没有信心,听你这样一说,我有信心了,我听你的。我说,我再给你说点事,就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真相,和三退保平安,他听明白之后,退出邪党团队组织,说:“姨,你对我太好了,我以后一定来看你。”

我在家里也是说了算。但是我发现我先生表面上是听我的,实际上背着我做的事都离谱,尤其是玩麻将,自己挣的钱,拿不多少回家,还在外面欠债,这些年,他给我制造很多磨难,因此我怨恨他,也看不起他。由于我害怕他去玩麻将,只要他回来晚了我就跟他吵。长时间的怨恨,和不提高心性,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不得不严肃的对待这个问题,找到很多心,最严重的是,不向内找,向外看,怨恨所有曾伤害我的人。找到后,我就长时间发正念,清理空间场的怨恨物质。

大半年的时间,我理顺了我所有怨恨的人,他们都没有错,他们在帮我修炼,只是我悟不到,尤其是我的先生。这样我就对师父说:师父,以前都是我的错,我原谅所有伤害我的人,他们都是为法而来,希望他们能在大法中归正。想想我的先生为了我的修炼扮演这样的觉色,真的觉的他很苦,很可怜,我想我要把住大法来修,绝不让旧势力以考验我为借口,让众生对大法犯罪。所以我也发正念清理我先生空间场的邪恶干扰因素。

一段时间,我发现先生变了,不玩麻将,也不出去喝酒了。有一天,我俩人吃饭,我给他卷个干豆腐卷,递给他,他说我自己来,你吃吧。我说你快吃,接着我对他说,咱俩这样不吵架多好,昨天我还和你发脾气,都是我的错,以前都是我不好,你原谅我,行吗?我先生急忙点头,嗯嗯,他嘴里有饭。先生吃完就去刷锅,我并没在意,可是等我吃完饭一看,吃惊不小,我家的锅是白色铝合金的,长时间炒菜,高温烤,都有些刷不出来了,我认为刷不出来了,所以也没好好养护,结果被先生擦的铮亮,炉台和墙壁檫的干干净净,而且他默默的干的。我心想,难道我道歉就起这么大的作用,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先生在公公家什么活都干,回到家就躺在沙发上看手机,只要家里脏了就喊我,你收拾一下屋子,一天就知道看书,今天这可是头一回。第二天早晨五点多,他就起来擦地,六点多问我,咱俩去早市买菜和水果,晚上回来我给你做好菜,行吗,媳妇。我说行。他简直变个人似的。

通过这件事更让我体会到修心的重要,以前,我们家有什么事不需要和先生商量,我说咋干就咋干,现在我改了,我会问先生这事你看怎么做,他说,听媳妇的,我说我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因为我觉的男人想问题比较全面,他说,那就那样办吧,我说行,听你的。其实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太强势,使自己活在自我中,又苦又累,跳出来之后,才知道无私无我才是真正的自在!

以前我的眼睛总是盯着别人的不足来评论别人,愤愤不平的,现在无论看到常人或同修的不足,我就对照来找自己,保证能找到执着,修起来感觉很轻松,现在话越来越少,心越来越静。

发生在修炼人身上的都是好事,只要你站在为他人的角度看问题,向内找,都能变成好事,就在自己的心上下功夫,就在不断走向无私无我,境界会越来越高!


信师信法 脑血栓八日恢复正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10/信师信法-脑血栓八日恢复正常-40224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信师信法 脑血栓八日恢复正常 》,作者河北省大法弟子唐慧,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

第一部分:师尊保护 正念闯关

二零一九年黄历四月中旬的一个傍晚,我从地里回家,在院里弄点菜喂鸡,拿着菜,往鸡舍的方向走,突然右边身体觉的不好使,是脑血栓的假相。四年前出现过这种假相,在师父的保护下,在正念的作用下,几分钟就过去了。

我扔下菜,走到屋里,半边身子就象没有了一样,倒在椅子上,右胳膊、右腿一点不听使唤。左手拿起手机,给两个同修打了电话。当时,就我自己在家,丈夫在外打工,心想不给丈夫打电话(他未修炼法轮功),他知道非得让我上医院不可。

A同修来了,见状,想把我抱到床上,她比我个大,使足了劲,也抱不动我,拉不动我,我的身体僵硬,一点劲也使不上,很沉。后来连拉带拽,才把我翻到床上。我的嘴都是歪的,当时我都不知道。

A马上让她儿子开车,拉她去叫其他同修。B同修也来了,告诉我,不管怎样,就是不承认它。这时我的嘴说话不清楚了,但心里清楚,从给同修打电话开始,一刻不停的排斥它、不承认它,求师父救我、加持我,绝不给大法抹黑。

B上前扶我,我坚决不让她扶,就在屋里边走边跑,B在一边跟着我。这样,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撞了多少次墙,上台阶,下台阶,我没有怕摔倒的意识。来到院儿里,院里一半水泥地,一半菜地,中间一溜砖伢子,我想正常走路,可身体却象脱缰的野马控制不住,乱蹦乱跳,但我根本没有怕摔倒的意识。B同修紧跟着我,累得她满头大汗。我就是不承认它,倒了,再起来。

这时A同修回来了,叫来两个外村同修。见了面,他们边交流,边用法理提醒我,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就走大法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这样一直到凌晨三点,外村同修才回家,我和A、B同修稍微睡了一会儿,四点多,我们开始炼功。

炼功可是难题了,右手根本不听使唤,第一套功法根本翻不过掌,跟不上去,抻也用不上力,也呆不住。第二套功法稍微好点,头前抱轮,眼睁着,合不上,胳膊下来了,再用力往上起,头顶抱轮和两侧抱轮根本到不了位。第三套功法前边动作还好点,到推动法轮四次,右手不知怎么动,我告诉胳膊说,你是我的胳膊,我听师父的口令,你得听我的,我叫你怎么动,你就怎么动。第五套功法就更难了,每个动作右胳膊就耷拉着,心里这个急呀,我就背师父在《转法轮》中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真我就是能行,就是不承认这个假相。腿好些,站一个半小时,没问题。第三天,右手炼功能跟上了,只是不到位,直到第六天,一天一个变化,一天一个样。

再说说发正念。炼功和发正念右手腕根本立不起来,没劲,发正念就更难了,心里明白发正念很关键,右手就是立不起掌来。可我就是发,我用嘴叼着右手中指,发多长时间,叼多长时间。就这样,到第四天就能立掌了,但时间短,短也坚持着,可发正念的一句法怎么也背不过,平时背得很熟、很熟的,是邪恶在捣乱,我就写在纸上看着念,过了两天背过了。就这样,后来正常了。

A同修的孙子小,晚上和我一起呆了三宿,有时带着孩子给我买点干粮,我做点粥。B同修和我白天学半天法,剩下的时间我自己学、向内找,晚上,她一起呆了七宿,第八天,我骑自行车到学法小组学法去了。

当时第二天,我就做饭,还洗了自己的一件衣服,又拖了地。正巧大女儿来了,其它事她做,来了一会儿,她就回家了,她孩子正读二年级,大女儿天天来回跑。到第八天白天,我骑三轮电车到八里以外的同修家一趟。这中间,过一个小十字路口,周围没人,也没车音,可我的三轮车突然停下来,控制电门的手根本没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辆白色轿车“嗖”的一下横穿过去,真是前一秒后一秒,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下来了,边哭边喊着师父,是师父的保护,不然,还不知道什么后果呢!

自身体假相出现后,我正念很强,就是不承认邪恶因素强加的迫害,该干什么干什么。

第二部分:头脑里的正邪大战

过了几天,丈夫回来了,我把经过给他说了一遍。我说,没有师父的保护、没有大法的指导,就没有我的今天,他也没说什么。

第二天,他在外面用水管子冲洗纱窗上的灰尘,我帮他按着。一会儿,头左上方觉的发憋,一个声音说:一会儿就来人了,你就完了,怎么怎么的。我马上想起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的话:“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我正告邪恶因素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不管我在历史上给谁签了还是没签过约,都统统作废,都不要,都不承认,我的修炼道路有大法师父安排,其它的都不配插手,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都不配,永远都不配,任何强加的都解体、灭尽。大法师父在九九年以前就把病根已经摘掉了,你强加的绝不会被承认的,你只有灭尽的份。

二十分钟后,整个大脑、身体轻松了,在师尊的保护下,结束了这场正邪大战。整个过程丈夫不知道,我大哭了一场,是师尊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用人类的语言永远也说不尽师尊的佛恩。

接着,就过麦收,晒麦、入囤,我都不落,整个过程就象演戏一样,就这样过来了。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说:“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第三部分:向内找是修炼提高的根本

为什么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呢?我静下心来,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我回顾自己的整个修炼历程,从邪恶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最严重的零几年开始到现在,许多执著心不去,向外看,用法修理别人,滋养了邪恶,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比如:警察一次次骚扰,强行拘留、非法劳教、洗脑班,使丈夫承受不住(开始他也学法炼功一年多),对我非打即骂,找茬就打我,不让我学法不让我炼功,而我不是耐心的给他讲道理,找自己的原因,用法衡量自己,修自己,而是心里恨他,怨恨他不分善恶,完全用了人的一面,慢慢的和他说话也少了,还产生非常怕他的心,他一有不顺心,就拿我出气,而我也是一直忍着,但心里放不下,不是真正的修炼者之忍。

跟丈夫讲真相就更难了,跟他提法轮功真相他就火,也使他对师父对大法犯了不少罪,而我也滋养了不少执着心。

前边提到四年前出现过此病业假相,因是有一天我送孩子去上学的路上,一男士是脑血栓的病态,他怎么也不让路,路比较窄,我骑电三轮就是过不去,也快到上课时间了,他在路中间站着不动,喊也不动。我就心想,我们天天给法轮功资料,人家认识大法真相的都好了,得福报了,这人肯定不知道真相,象这样的,就应该统统淘汰。这是病业假相出现后,才找出来这恶念,没有慈悲心。

经过这次身体的病业假相,找出了许多执著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好胜心、不平衡的心、情等等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出现了病业假相。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些学员,他不按照心性要求去做,只炼动作不修心性,他不能算炼功人。”

在以后修炼中,我一定时刻把自己视为炼功人,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向内找,用大法对照自己的言行,努力兑现自己的誓约,跟师父回家。


我和同修走过的那段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11/我和同修走过的那段路-40228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我和同修走过的那段路》,作者山东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

我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让我无病一身轻,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二零一八年六月的一天,我去一个学法小组送资料,進屋刚坐下,就听A同修对我说:姐,我左眼星期天突然失明了,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她的右眼在几年前就已经失明了)。我一听有点突然,就顺口说了一句:那怎么办?她说:我想找个同修家住几天,静下心学学法,向内找归正自己。我说:上谁家呢?她说:我想上你家去。我不假思索的说:我看不行,我这个状态根本帮不了你(我的两眼视力也很模糊),她就没再吱声。

回家的路上我还忿忿不平的想:这人一点也不替别人考虑,我现在都自顾不暇怎么能帮得了你呢?晚上吃完饭刷牙的时候,边拧着牙膏盖边对师父说:师父,我现在这个状态哪能帮同修呢?她还想上我家来……“啪”牙膏掉地上了,我哈腰捡,一起身的时候右眼角一下撞在洗脸池的棱角上,有点肿但不疼,我想:哪有偶然的事啊?难道是我拒绝同修不对吗?可是我状态确实不好,帮不了啊!

这时,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打了進来:“做事先考虑别人”。我马上悟到:从一开始听到的那一刻,没有考虑同修的事,我的所思所念全是站在我个人的基点上,想到自己目前状态不好,左眼几近失明,右眼视物模糊。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虽然在做,但是很艰难,比如外出讲真相,一米开外就看不清人的面孔,有时走到跟前才能分清是男是女,刚要搭话,对方已经擦肩而过了,错过了很多的机缘。有时对面同修走过来,都没看出来而是迎上去讲真相,弄得啼笑皆非。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还可以做三件事,而同修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她能不着急吗?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这样理所当然的事我却悟不到,让师父操心点化,弟子修的太差了。向内找就是自己有怕麻烦的心,怕耽误自己做三件事的心,这不都是私心吗?而私是旧宇宙的理,师父说要成就新宇宙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悟到自己还是在旧宇宙中打转转呢,太危险了!感谢师父的慈悲点悟,我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挖根》中的一段法:“我要叫你们决裂人,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师父,弟子因私心太重,险些错过了这次决裂人的机缘。

我悟到了大法弟子没有偶然的事,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师父慈悲把A同修安排去我家,这是对我的信任,师父相信我,那我就一定帮得了同修。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为了叫弟子在其中修自己,成就正觉,感恩师父的良苦用心。我走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说行就一定行。

转过天星期五,我到了同修家,老俩口一看我来了,热情接待,一间不到十平米的简易房,一進屋热浪扑面而来,象蒸笼一样,这是一间靠道边的门卫室,同修的老伴看大门,他俩在这住了十几年了,道上过往的车辆,呼啸而过,还不断的有人来敲门问事,这样的环境真是难为同修了,哪能静下心学法?我越发觉的对不起同修,在这样的环境下难道不应该帮一下吗?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想到这我立刻开门见山的向同修道歉:昨天不应该拒绝你的要求,我今天来接你去我家。老俩口高兴极了,我们约好吃过午饭老伴送她去我家。

下午一点左右同修来了,我俩切磋交流了一会,达成共识:第一要信师信法,第二要大量学法,高密度长时间发正念,第三向内找归正自己,第四有时间就多炼功,不说常人话。

接着就开始学法,我俩都双腿盘坐,我双手捧着《转法轮》,一字一句念给同修听,我们一口气学了两讲,然后开始交流各自向内找,A同修诚恳的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之处,比如:学法不入心,合上书什么也不知道,发正念倒掌,一直没有得到归正,外出讲真相有怕心(因她也多次被绑架),怕心重,出去讲一圈就想赶紧回家,救人效果不好,在家很强势,对老伴怨恨心很强,爱管闲事,家里常人的事也跟着操心,妒嫉心、争斗心、色欲心、指责心等等。

我也找到自己的各种执著心,比如:妒嫉心、争斗心、有求之心、懈怠心、求安逸心、显示心、为私为我的心、怕心、爱面子心、好为人师的心、只想改变别人的心,执着于病业假相的心,负面思维等等。

然后接着发一个小时正念,我俩都感受到能量场很强,知道是师父在加持,心中无限感恩,到了六点发完全球正念又加发一小时,同修接着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然后开始炼功,半夜十二点发正念的闹铃响了,我忽然看见一个人影从卫生间出来径直朝我走来,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A同修哽咽着说:姐呀,我的左眼恢复正常了!她紧紧的拥抱着我,我说: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讲的那样:“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看着A同修激动的样子,我反而很平静,然后我们开始发十二点正念,之后又加发一个小时,A同修平静了一些,我理解她的心情,一个突然失去视力的人,所承受的痛苦和压力我感同身受,在绝望中出现了希望,尤其是大法弟子,直接牵扯到修炼,只有师父才有这回天力呀!这包含着多少师父的承受和付出……我对她说:千万不要产生欢喜心。她点点头,凌晨三点我俩开始炼功,当炼到法轮周天法的时候,A提醒我:“姐呀,你那个绕脚的动作好象不太到位。”我谢谢她,并在心里感谢师父,若不是同修的到来,我这个不到位的动作不知何时才能纠正呢!又想到A的坦诚,为别人好的心态,令我自愧不如。

周六这天,我和A正在学法,C同修来了,看到A正在读法,惊讶的连声赞叹:哎呀,了不起,太好了!(她知道之前A的状态)我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高兴的不得了。

这天,我和A学了大约四讲法,发正念、向内找,炼功,过得很充实。第四天周日下午同修D来找我有事,我俩说完后,她就和A聊起来了,后来我進屋听到A在大讲特讲自己当常人时的一些事,不在法上,我当时心里很不舒服,希望D赶紧离开,待D离开后,我提醒A,她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修炼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儿戏,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

我提出A的不严肃态度,同时也找自己,有点欢喜心,于是我俩开始发正念,然后开始学法,A说看不清楚了,有些着急,我鼓励她说:不要想那么多,有师在,有法在,大法弟子有不足的地方在法中归正,归师父管,邪恶不配干扰!六点发完正念后,A说想去给师父上炷香,我把她领到摆放师父法像的屋中,给师父敬完香,A双手合十,失声痛哭,声泪俱下:师父啊,弟子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师父不计弟子过往之过给了我光明,我却不争气被欢喜心干扰,说了一些不在法上的话,致使眼睛又看不见了,弟子现在懊悔不已,向师父请罪,欢喜心、显示心这是修炼人必须要去的心,我一定记住这次沉痛教训,听师父的话……看到同修痛心疾首,我的怜悯之心油然而生,我说师父在《洪吟二》〈别哀〉中说过:“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咱们要落实到实修上。

转过天来是周一,同修A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周一本是在我家集体学法的时间,因为A的缘故我提前通知大家这次集中延长学法时间,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为的是帮助A早日闯过病业假相,学法中间交流的时候我把这两天的情况和大家交流了一下,首先向内找自己,期间产生了欢喜心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建议大家形成整体,向内找,回去也帮A发发正念,A也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执著等,这天一共学了三讲法,下午集体发了一个小时正念,我感觉能量很强。

周二开始我和A照常大量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归正自己,这期间A开始着急上火,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看到她这样我有些不耐烦了,忽然师父在《精進要旨》〈再去执著〉中讲的法打入脑中:“度人就是很难,悟更难,特别是每个人都要把自己放在其中悟一悟,都知大法好,为什么就放不下呢?”我悟到我和A都修炼二十多年,到现在还执著那么多,师父刚刚传法时看着脚下那上亿的学员,各种心态、各种层次都有,真是难以想象师父经历多大的艰辛和劳心,就是这样师父还体谅着弟子,当时我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想到这些我惭愧极了,为什么一遇到问题就跑人那里去了,就放不下人心呢?其实眼不是根本问题,根本问题是要去我这些执著心——急躁心,不能包容别人的心,怕麻烦的心,不耐烦的心,我一下子心情平静了,所有的烦恼一扫而光,我想办法做各种饭菜让同修吃的下,从法理上交流,坦诚的面对同修,向内找,归正自己,A被感动了,什么饭都开始吃,我明白她已经放下那颗自我的心,知道减少我的操劳,大法的法理使我和同修变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师父在《洪吟》〈法轮大法 〉中说:“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修心是多么重要。

转眼又到了下个周一,这天来了八个同修,我们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学法,高密度发正念,当时我感到非常静,能量场也很强,大家都庄严肃穆,盘腿立掌,不间断发了一个小时正念,刚停下来,A就说:谢谢师父!谢谢同修,我现在看清了每个同修的面孔,并打开《转法轮》说:我看清大法书上的每个字啦!A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很平静,我虽然是闭着修看不到另外空间,但是我真的感受到另外空间正邪大战的激烈壮观,大家都静静的坐着,微笑的看着她,这时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伟大!法伟大啊!

写这篇交流稿的过程使我有了更深的体会,第一,借助于背法的优势,使我完全溶入法中的心态,一气呵成写了这篇文稿,师父的法不断打入脑中,层层的法理不断展现开来,写稿的过程也是在同化着法,这是有史以来写稿过程中第一次有着如此强烈的感受,真心感到幸福极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有这样一段法:“他每提高一个层次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讲过的法都不对了。再提高之后,他发现讲过的法又不对了。等他再提高,他发现刚刚讲过的法又不对了。整个四十九年,他都是这样不断的升华着”。我在写稿过程中,不断的在法理中升华,回头一看写过的东西在法理认识上很肤浅,修改以后,写一段时间,回头重阅,发现还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所以我三易其稿,还是觉的意犹未尽,心中的东西还有没表达出来的。

第二,我觉的我找到了一直困惑我的眼睛的症结,那就是自己没有走出“私”,执著于对眼睛的执著,一切都是围着眼睛转,结果状况越来越糟。有的同修问我:我觉的你哪方面都修的不错,为什么一直走不出这个眼睛的干扰?我听了很惭愧,其实我深知自己修的很差,前不久师父在梦境中点化我:一盘炸的金黄的油条,很是诱人,我拿起一根撕开,发现里面粘粘的,没熟。醒来后我悟到这是我的修炼状态,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形容一点不过分,平时大量学法、背法,长时间发正念,持之以恒的救人,其中之一的目地是为了摆脱这个眼睛的不正确状态,可是一直都没有起色。为什么呢?师父在《精進要旨》〈挖根〉中说:“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显而易见,这种危险一直在我的空间场,而我却不自知。

感恩师父赐予弟子这么无比珍贵的机缘,知道今后怎么修炼了,明白了师父要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现在信心满满,从新起步,走好以后修炼的路。


请同修积极参与投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11/请同修积极参与投稿-40228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请同修积极参与投稿》,作者大陆吉林省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

近日明慧网向全世界大法弟子发出迎接即将到来的第二十一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通知。对此本人有几点想法与同修交流。

今年伊始,武汉肺炎席卷中国大陆,到现在已在全球上百个国家蔓延,至今已造成多少人死亡,因为中共严重隐瞒(中国)国内疫情状况,故无法准确计算。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迎来了“世界法轮大法日”。我个人觉的,此次大法日的活动具有深刻意义,这是师父给予全球弟子形成整体,共同清除邪恶,大面积救度众生的又一次机会。因为大法弟子的修炼是前所未有的,我们走过的路令不同层次的神都觉的珍贵和羡慕。因此,把我们生命升华的修炼故事和过程,用人能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用修炼人纯正慈悲的正念之场,能解体众生背后的邪恶,启迪人的善念,使人的本性苏醒得到救度,同时也是证实法的伟大与殊胜。

而在这次武汉肺炎在中国疯狂蔓延及众多的事实面前,使很多人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性:在大量武汉民众被武汉肺炎吞噬生命的关键时刻,仍然隐瞒疫情,大搞什么庆祝活动,鼓吹被国人唾弃的“伟光正”。

在这种善与恶的对比中,人们自然而然就会选择善良,抛弃邪恶。这也是慈悲的师尊在大难面前,给世人了解真相从而得救的珍贵机缘。

如果大家都能正念对待今年的“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积极参与正念加持,那在另外空间也是大法弟子共同清除邪恶因素的一次正邪大战。

这次武汉肺炎也为我们敲响了一次警钟,留给大法弟子救人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前段时间大陆疫情肆虐,全国封城,在这里的同修们都感受到了压力,更感受到救度世人的紧迫和艰难。同修们应该珍惜和抓紧余下不多的每一次救人和修炼的机会。

最后恭引师父在《洪吟五》〈传递〉中的诗词与大家共勉:“我们来自不同的族裔 神叫我们大法子弟 救度众生是我们生命的目地”。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大疫当前 修好自己讲好真相》一文中写到:

无论我到那里,或买菜,或站在马路边上,或在超市门口,一会人就多起来。一个多钟头的时间我就为十七个人分别退了党、团、队,而且党员比平常多。我感到众生在急迫的等待大法的救度。表面封小区,可封不住大法弟子。我每天自由的進出小区,保安几乎都不问我,因为我没有把他们当成保安,在大法弟子的眼里没有常人划分的等级和职业之分,也没有管位大小之分,全是众生,都是被救度的对像。我心里想的是怎么告诉他们真相,所以他们好象被抑制住一样,進出几乎不问我,还为我服务,自动给我开门关门的,别人都是自己开门。我也有机会就给他们讲真相,尤其是看到保安一个人蹓跶的时候我直接劝他们“三退”了,并送给他们真相资料看,几个保安在一起的时候,怕他们不好意思或有顾虑,我就以第三者的身份给他们讲真相。在我住的小区里,花园里经常有人散步、遛狗,我就主动和她们搭话,然后跟她们讲真相,做“三退”。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向内找 做师尊的真修弟子》一文中写到:

我努力强迫自己顺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向内找。我发现作为一个大法修炼人本来不应该有对任何同修的羡慕、崇拜、依赖,这些人心的背后隐藏着更强大的人心执著:妒嫉心、攀比心、不平衡的心,以及背后的自卑心。这些在我以上的文章表达中就能看出来。说来大法也真神奇,正当我顺着这条思路认真的往下找时,十几天来找不到漏洞,不知水漏哪去了的太阳能一切正常了。再向内找,是因为自己长期没有扎扎实实实修,遇到矛盾了用人心对待,陷在人的表面你对我错上,和同修的意见不同时,不能用宽容的心和同修真诚善意在法上交流,共同提高。而是用狡猾的心理逃避矛盾,还有虚荣心,爱面子的心,怕伤害同修的心。把师父按排的共同提高的机会一次次的失去了。在邪党文化浸泡的六十多年中,不自觉的就陷在党文化那一套,强势,总强调自己对,强加于别人,在別人说到触及自己的心,和不符合自己观念的话时,用圆滑能自保又不得罪人的狡猾手段转移话题,就像师父法中讲过的法理:用“掩盖加掩盖”来掩盖自己的人心执著和观念,背后埋怨、指责同修。给同修道歉时,抱着等回报的心,同修没吱声,心里很失落。有时不自觉的就冒出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和看不起他人的心等。这么多人心,真感觉这些年根本没修,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是师父的巧妙安排,让我们消除间隔真正整体提高上来。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狱中得法登法船》一文中写到:

我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上班的路上,工作时,闲暇之余我都念,感觉这九个字在血液里流动,整个身体里都是这九字真言,非常玄妙。在另外空间也给我显现出许多美妙的景象:有时这九个字在天上变的很大;有时变成螺旋式的往上走,每个字的周围还有莲花叶点缀,象灯一样;有时九个字变成金色;有时每个字下面是莲花叶,当我发完资料回来时,看到叶上盛开出粉色的莲花;有时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害我,往我的水杯里倒脏东西,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水杯底下就开始翻浪花,不好的东西被清除后,显现出莲花,水就纯净了,可以喝了。念九字真言,有时还显现出一艘非常漂亮的黄色的龙船,龙头和龙尾喷射出光芒,龙眼转动,中间红色船帆上纵向排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船帆两侧各有一条透明体的银龙,有时直立,有时盘旋,奇景妙不可言。神龙告诉我:记住这个景象!有时一艘大法船上显现出几个大字“法船悠悠渡”。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听师父的话 在各种环境下修好自己》一文中写到:

从小到大别人都说我善良,顾大局识大体,自己也形成了只要别人高兴自己就高兴,哄别人就是哄自己的观念,可是每次并不是真开心,内心有时也愤愤不平,翻江倒海,很长时间也忘不了自己的委屈和所谓的大度,知道自己虚伪,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时“委曲求全”四个字显现在我眼前,我知道是师父点悟,细想让别人高兴的观念并不是真正的为别人好,而是掩盖自己的懦弱,不敢和人争,也不屑于和人争,觉的没意思;还有就是想通过这种方法维持一个表面平和的环境,法轮大法讲“忍”,正好符合了我委曲求全的观念,但是委屈后面有求,修炼后知道按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但并不是发自内心的象法中要求的真正的为他好,是想让他认为大法弟子好,这还是变相求名的心。所以达不到目地自己的观念就不干了,就和他吵吵起来了,这不是修炼者之忍,不是真修,是假修,心中求师父帮我解体这败坏的观念和执著,发誓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