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1.15)

发表日期: 2019年1月15日
节目长度:28分5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785 KB

27,10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2018年93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人心与因果:求助李洪志大师 蔓延的大火熄灭了
时事评论:数字时代的“网格化迫害”


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广东省江门市法轮功学员余荣新、妻子谢清,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秘密判刑,余荣新被非法判刑八年半,妻子谢清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余荣新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被绑架,谢清约在九月二十一日被绑架,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被非法开庭。

广东省江门市法轮功学员王斌,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被当地六一零及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江门看守所。日前,家属收到律师发来的江门市蓬江区法院《刑事判决书》,法院竟以王斌用VIVO牌和中兴牌手机注册微信号建群传播真实消息为由,非法判他八年并勒索三万元。


黑龙江省北安市法轮功学员马义涛等四人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亚布力林区法院非法判刑。马义涛被非法冤判七年,李学良三年,马义涛的妻子马英杰一年零六个月,盛春霞判三年缓四年,已回家。马义涛、李学良提出上诉。


重庆法轮功学员邓吉琼和亲家母林忠英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被非法抓捕,次日林忠英的女婿洪柳被绑架。他们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邓吉琼被诬判三年,洪柳被诬判三年六个月,林忠英被诬判两年六个月,三人同时被勒索罚金。


大陆综合消息

2018年93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八年,有93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99名六十五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有24名法轮功学员因依法控告元凶江泽民遭报复性判刑。非法庭审942场,法庭非法罚金2,463,000元,律师依法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435场,要求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

这些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博士、专家、教授、老师、研究生、研究所雷达设计师、企业家、IT界精英、军队院校教官、中高级工程师、医生、法官、警察、军转干部、国家公务员、工人、农民、职员等社会各行业人士。中共把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送入监狱。

二零一八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刑期最低六个月,最高十四年。在已知刑期的案例中,刑期高于一年,低于或等于三年的有435人;高于三年,低于或等于六年的共283人;高于六年,低于十年的有84人,4人的刑期等于或高于十年。

非法判刑、庭审分布于二十八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判刑最严重的省是:辽宁116人、山东107人、河北74人、黑龙江62人、四川55人、吉林54人、湖北49人、湖南42人、广东41人、江苏40人、河南36人、北京36人。

非法判刑最严重的城市是:哈尔滨29人、青岛29人、大连27人、长春25人、成都25人、烟台21人、唐山18人、抚顺18人、武汉17人、齐齐哈尔15人。


青岛警察劫持法轮功学员赵仁霞的丈夫做人质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灵珠山(原柳花泊)派出所几个警察闯到辖区独垛子村法轮功学员赵仁霞家。因赵仁霞(女,四十八岁)不在家,警察就把她的丈夫邢子刚绑架到派出所。其子邢昊东到派出所要求放人,警察胁迫把赵仁霞交出来。

一年半前就发生过一次类似的事件。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灵珠山派出所十多个警察闯到赵仁霞家,绑架了她的丈夫邢子刚和儿子邢昊东,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讲真相救人的《九评共产党》和小册子若干本,打印纸十多箱。赵仁霞当时不在家,警察抓人计划未得逞。六月七日,邢昊东被释放回家。邢子刚被非法关押在青岛普东看守所。因黄岛区检察院不予批捕,邢子刚于七月十三日获释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灵珠山派出所几个警察再次闯入家中将赵仁霞绑架,并非法抄家。赵仁霞被非法关押到青岛普东看守所,因身体健康状况差,于七月十日由亲属“取保候审”回家。

羁押人质的行为是黑帮犯罪,绝不是法律允许的,实施者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在这一过程中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采取惩治都是违法犯罪行为,何况是以“政府”、“公安”的名义实施的绑票、扣押人质等黑帮流氓行径。


广东茂名市林燕梅被迫害 律师要求检察官无罪释放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上午,广东茂名市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林燕梅的家属再次聘请维权律师到茂名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林燕梅。

同日下午不到两点,家属陪维权律师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阅卷,可是,案管中心的负责人说,共享网络不通,无法拿到卷宗,要律师和家属等。一个多小时过后,案管中心的人给律师开出证明。到了电白区检察院,律师才顺利的阅到了卷。

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上午,家属陪律师来到茂南区检察院,找到负责所谓“案子”的检察官高金生,并递交了三份法律文书:《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宜对林燕梅不予起诉的辩护意见书》、《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书》等,并与高检察官交涉,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要求检察官无罪释放林燕梅。高检察官态度缓和很多。

律师在法律文书中说:“一、认定林燕梅实施了组织、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林燕梅住宅内所搜查出的书籍等物品未经有权部门鉴定其内容与×教有关。二、林燕梅一向遵纪守法,无违法犯罪记录……建议贵院对嫌疑人林燕梅不予起诉。”

律师在《宜对林燕梅不予起诉的辩护意见书》中还讲了林燕梅家庭状况,并写道:作为一名律师,作为辩护人,我知道我的地位、能力、作用是有限的,我所能够依法带给委托人的法律上的帮助,也许达不到其所期望。眼下,唯用心写下这份羁押必要性申请书……辩护人认为,林燕梅已经不具有继续羁押的必要性。


严正声明

本周二百零五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零九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往事回眸:原江苏省委书记陈焕友修炼法轮功遭迫害被免职

上世纪九十年代,作为江苏省领导,陈焕友的名字一直在新闻广播中被听到,老江苏人应该都有印象。然而在二零零零年一月,他却因为修炼法轮功和一九九九年消极对待、抵制江泽民构陷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而突遭免职。

早在一九九八年时,江苏省和南京市的媒体曾头条报导了省委书记陈焕友在广场参加法轮功晨炼的消息,记者在报导中还称赞陈焕友动作娴熟,“看得出已经炼过一段时间了”,当时广州《羊城晚报》也转载了这条新闻消息。当时在中国各地,法轮功炼功点可谓随处可见,炼功人群覆盖各阶层各行业,许多干部也都是法轮功学员。

从六十年代起,陈焕友于江苏无锡动力机厂、柴油机厂担任领导职务,八十年代开始在江苏省委工作,是改革开放时期为江苏经济腾飞作出重大贡献的官员之一。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时,他也是现场接待和交流的两个江苏省领导人之一。自一九九三年九月起,陈焕友担任江苏省委书记,而在二零零零年一月他却突然被免去江苏省委书记职务,仅保留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直到二零零三年二月再被免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个中缘由,高层党官讳莫如深,“陈焕友到底是怎么下台的?”这个百度网上的提问至今无人回答。

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不顾中央政治局其他常委都反对,制造假情报欺骗高层,悍然发动迫害法轮功群体的运动。陈焕友等各地许多省部级高官对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持不同意见,镇压运动难以为继,江泽民便撤换掉一批镇压不力的高官,同时大力提拔了一大批追随他迫害修炼群体的官员,其中就有周永康和薄熙来。正因为各地官员在调查了解法轮功真相之后对镇压运动“响应不力”,老百姓对人斗人的文革式批判更没有兴趣,江泽民团伙才安排中央电视台炮制出“天安门自焚”惊天伪案,谎言被戳穿后,轰动了全世界,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详细调查后在联合国发表声明:“自焚案是中国政府一手导演的”,让全世界人看清了中共构陷迫害法轮功群体的罪恶。

自五十年代起,健身气功热潮首先在高层老干部中掀起,到八十年代重新复苏。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至北京,经中国气功科研会考察后被接纳为直属功派,风靡北京城,中央高层的许多高官都读过《转法轮》,据确切消息,赵紫阳夫人等许多高官及家人都曾学习或修炼过法轮功。法轮功因其神奇的功效人传人,心传心,迅速传遍全国,覆盖各阶层各行业各年龄段。截至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已达上亿人。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以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据悉,乔石一直强烈反对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他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临终前表示:自己可能看不到法轮功被平反的那一天,但坚持自己在一九九八年的表态“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


人心与因果

故事之一:求助李洪志大师 蔓延的大火熄灭了

一九九六年的春天,我家在电厂农场附近开了近两顷地。因地很荒,那年的春天也很旱。我的丈夫领着他的外甥、侄儿共四人到地里看看,一看地很荒,于是他们四人把秸秆搂成了堆。

外甥和侄子都说:“点(火烧)了吧,点了,地里干净。”丈夫犹豫了一下,决定不点。因地的三面都是草甸子,不远处就是山林,他说不点。

等收拾完毕,不知道怎的,他掏出打火机,就点燃秸秆了。那时风平浪静,他们几个都在跟前看着。

忽然间,来了一股风,他们一看事情不好,火烧到地边,草甸子也燃起了火,他们四人马上离不远处,打出一道防火道。一会儿,火冲过了隔离带,火四处蔓延,又打第二道防火道。因不远处有山林,这山连着小兴安岭,又非常旱,又都是黑桦、白桦树林。

正在这关键时刻,丈夫想起了李大师,我的师父。因为我在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家开个食杂店,师父的讲法录音从早上一直放到晚上,丈夫每天也在有意无意的听。他知道遇到事情可以喊师父。他就站在打火场,望着天空大喊:“李洪志大师救救我吧,这山林要着起来,我们都没命了,李大师救救我们吧!”猛然,风停了,火不蔓延了。只见火往回收,瞬间没了。

他们四个分散着看着现场。看了一大阵子,一看没事了,他们就回到地里,坐那看后果如何。火灭了,风平浪静了。

丈夫那时又害怕又累,浑身酸痛,因他身体不太好,兜里经常揣着药(去痛片),当时打火,急着扑火,随手把衣服扔在地上了。到衣服里一找,因穿的是中山装,在打火时,兜成漏斗形,药没有了。找找药吧,不远处,他找到了,把药捡起来,外面的塑料袋还好好的,药片原来是白的,已经变成黄的,不能吃了,那就别吃了。过了一会,丈夫身上也不痛了,也不累了。兜里揣的钱也都漏出去了,那钱在地上摆成一溜,一张不缺,奇怪:那么大风,没有吹散。

他们四人一直等到很黑,很晚很晚才离开,到家已经是半夜了。丈夫看见我时,激动的说:是李大师救了我们,要不我们都没命了。他眼睛湿润的讲述发生的事情经过:“谢谢李大师救命之恩!”


故事之二:家人都支持我讲真相

我的家庭修炼环境很宽松,丈夫、儿女全都支持我修炼法轮大法,就连我的亲属都支持我。他们来我家串门也都跟着听师父讲法。我丈夫在二零零一年得了脑出血,手术后不能自理。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他每天也跟着我一起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他常说:“师父也管我了。原来那些病友都不在了,而我却越来越好。还能下地走了。”

我每年送法轮功台历救人时,他都说:“你把台历给我几本,我同学来串门我就送给他们。”我每天下午出去讲真相,丈夫都支持,有时下雪,刮大风,我就有点打怵。他就说:“你怎么还不走呢?”他的提醒坚定了我的信心,对啊,救人急啊!怎么天不好就不想去呢?!

我儿子知道我出去挂条幅,但挂的不高,就说:“再有条幅,我开车帮你挂。”后来每次挂条幅,都是我儿子给开车到公路边上,他往大树上扔的又高又准。去年年三十晚上,我们挂完条幅开车往回返的时候,儿子说:“妈,你看,这条幅谁看谁有福!”

我儿子刚学开大车一个多月,有一次去山上拉石头。装满一车石头下山的时候,发现刹车不灵了,重车跑坡很危险的,下边还有上山的车,他在慌乱之中把车拐到树林里,一连撞倒十来棵树才卡住,山上的人都往下跑,说:“这下司机可完了。”车舵楼都挤扁了,玻璃全碎了。大家从车上把他拉出来,上下打量,哪儿也没坏,连皮儿都没破。

大家议论纷纷,我儿子说:“你们不要觉得奇怪,我身上带着护身符呢,我妈是炼法轮大法的。”


时事评论:数字时代的“网格化迫害”

作者: 欧阳非

笔者最早听说“网格化”还是在原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被抓之后。披露李东生被抓前一个多月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的消息说,2013年11月5日,李东生窜到河北怀来县土木镇二台子村,就进一步迫害法轮功进行直接部署和指挥,叫嚣要搞全方位、网格化管理,一个都不放过。

李东生说的“网格化管理”并非一个用来形容管理严格的普通词汇,而是针对共产党成立的一个数字化时代的全新基层组织。在明慧网公布的迫害法轮功案例中,这几年也出现了相应的网格责任人员和机构,包括网格长、副网格长、网格员、网格管理员、网格信息员、网格民警、网格辅警、网格格警、网格警察、网格接处警、网格信息管理中心、网格服务中心、网格办等等。

明慧网上有关网格的消息最早出自2012年8月21日的一则《长春南关区成立社会服务管理局 实为迫害机构》的报道,称“南关区的社区都叫网格,每个社区主任不叫主任,叫网格长,而且,每个网格长都配一台GPS定位手机,每台手机24小时开机,政府每月存电话费70元,这个手机和社区电脑及区控制中心的电脑联网,还有一个工作QQ群,前几天还让把每个社区‘未转化’法轮功学员通过手机上传到控制中心。估计长春市都实行了这个‘网格管理’,南关区是全市所谓试点。”

几年过去了,如今网格化已经在大陆全面铺开,成为了中共监控人民的一张大网。明慧网2018年6月9日有关新疆的消息说,新疆成了一所大监狱,不配合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如今都已寸步难行,“因为邪恶搞所谓网格化的信息迫害,让那些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已经无法正常工作、生活,无法乘坐交通工具,无法到异地出差、学习。”

“网格化管理”是中共为了应对人口流动带来的社会转型而搞出来的所谓创新模式。多年来中共从上到下控制体系的末梢就是“单位”(机关、厂矿、学校等)和“街道—居委会”(在农村是村委会)。“单位”就是个小社会,控制职工的一切,而“街道-居委会”实际管理的是一些没有单位的边缘人群。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就是迫害的最前线——领导谈话、非法送洗脑班、非法送劳教所、强迫下岗、停发工资、不给住房、扣养老金、株连孩子入学就业、影响工作晋升等等,都是由单位与所在地“610办公室”配合执行的,大一点的单位自己就设有“610办公室”。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流离失所。

从表面看,中国的经济改革打破了以单位为核心的“蜂窝社会”,在单位之外出现了庞大的就业群体,城市化更是催生了大量流动人口。中共极权统治下造成的社会矛盾凸显,群体抗争事件日多。中共不是想办法如何疏导,而是要用暴力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中,“网格化管理”就是这样出来的。网格化是什么?形象地比喻,把中国地图打开,用纵横线把地图划分成无数小小的网格,把十几亿人分配到各个网格里(人口流动也不过就是从一个网格跳到另一个网格),每个网格分派一个网格长,外加网格民警、网格员等,每个网格人员配备一个智能终端或手机,用专门的网格化管理软件系统,把网格里的每个人的情况填写并实时传输到网格监控中心,哪里有了什么情况,就派人去处理。这就是李东生嘴里说的“全方位、网格化管理,一个都不放过”。据大陆媒体介绍的浙江省乐清市的网格员,“每周至少7个半天、每天至少两个小时在网格巡查”。

明慧网2013年4月14日的报道《心虚害怕 湖北宜昌警察非法监控法轮功学员》一文提到了“网格化管理模式”,称网格员主要的任务就是全方位收集所辖区域居民的各种信息、秘密监控社区内敏感人员。宜昌电视台经常有意播出一些“网格员”帮助居民排忧解困的所谓“新闻”糊弄民众,其实这些所谓的“网格员”,被人称为中共渗入民间最底层的特务组织。

湖北省宜昌市是2010年启动的全国“网格化”试点,看看下面这张组织架构图:

可以看到,相比过去的“街道-居委会”模式,如今的“网格化”就是在社会基层增加了一个大大的监控网。

社区下水道不通了,或者哪里出了车祸,这些事情与居民生活有关,在人人都有手机的今天,当事人直接一个电话就可以找相关部门来处理,并非一定要网格员来通报。网格员真正起作用的地方,也是当地政府极力追逐的,就是对那些具有“一票否决权”的事件的监控,包括法轮功学员的活动和其它社会群体事件。说到底,所谓“网格化”就是政法委维稳的延续和强化。上网搜索“防邪网格化”(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佛法修炼),可谓铺天盖地,各个省市乡镇都在搞,这才是中共大搞“网格化管理”的真正动机。

常常见诸报端的是中国安装了多少监控摄像头,据说到2020年中国的摄像头就会增加到6亿多个,这套视频监控系统被称为“天网工程”(针对农村的监视系统称为“雪亮工程”),加上大数据、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十几亿人就被监控了起来。我们这里说到的“网格化管理”,是中共监控人民的另一套手法,而且中共也正在宣称要把“天网工程”和“雪亮工程”与“网格化”结合起来,形成“雪亮网格”,把每个中国人都置于光天化日之下。

中共所谓的“网格化管理”,其实就是过去战争年代的“保甲制”加上现代数字化通信技术,再注入中共想要灭绝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邪恶动机,就形成了今天的把全中国变成一张监控网的“网格化”。要说战争,中共的确是把老百姓当作自己的敌人,中共从来都是与人民处于战争状态。

一边高唱崛起,营造所谓的“盛世”,一边又是人盯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对“真善忍”如临大敌,这是多么脆弱卑鄙的“盛世”。“网格化”劳民伤财,也是中共走到末日的征兆。网格员也是人,一旦明白真相,中共编制的这张网又有什么用呢?

本期明慧网大陆消息就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