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5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881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8年12月3日
节目长度:57分4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5,550 KB

54,15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8年11月29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81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出慈悲
找到根本执着 走出近二十年的魔难
在维修电脑的过程中修心
学法小组一定要走正
让我们都认认真真用心炼功
请不要习惯性的“对号入座”
学会善良
【修炼交流文摘】


下面请听辽宁朝阳大法弟子的文章:修出慈悲——对辽宁朝阳地区近期出现干扰的再认识,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近期在营救同修中受阻,律师几次来朝阳见被非法关押同修不让见,这是我地区从未有过的现象。而且自二零一七年以来,市国保人员经常偷录讲真相的同修,无论在大集上还是市面上都出现过,市国保人员把讲真相同修偷录下来, 然后通知分局实施绑架,已发生多起。由此想到近年来在营救同修、制止迫害上可以说应该想到的方式都想了,揭露曝光也不断,但收效甚微。

在去年一同修描述有几个便衣经常在咱附近大集上,这些人就是市国保支队警察,在大集上看到同修后偷偷录下来让分局再抓人,致使本地三、四名同修被抓,这位同修就是其中一个,所以认识他们。其实同修们也在一直发正念清场。同修说这几人还仍在大集上怎么办?听到此事后也很无奈,怎么办呢?怎么没完没了?把他们录下来曝光,这是第一反应,于是准备好后到大集上找人。在找他们的过程中不由怜悯之心升起:众生啊!我真的不想这样做,你们别再来了。同修后来说自那后这几人没再来过,大集从此安静了。原来师父用这种方式在点悟弟子用善心对待众生。

由此也想到我们地区的这些“麻烦”是不是善心修的不够招来的?记得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师父在法中就讲给我们针对发生的事件怎样对待、怎样讲真相,要用善的一面对待众生,大法弟子做任何事的心态一定是纯善的。在七二零前,那时大法弟子做事想事都是善的,感觉状态非常好。可是我们修炼到了今天,正法已到了最后,经过了这场邪恶的迫害后,扪心自问,我们心中的善到底还有多少?值得深思!

就拿诉江这件事来说,我们做事时的心态如何?现在才想到诉江真的不是一件小事,是宇宙正法的一个大的進程,大法弟子本应用大善大忍的状态配合这一天象救下更多众生。可是由于我们没有把自身影响救度众生的那些不好的观念修去,带着这些不纯净的心匆忙做事,也造成了一些损失。

在证实法、反迫害中,虽然做事的初衷是好的,但不知不觉中掺杂了邪党灌输的仇恨心、怨恨心、争斗心,还有不易觉察的报复心、治人的心,它表现在方方面面做事上。这些恶念有时埋藏很深,不去细心体会你都察觉不到它的存在,可这些不该有东西现已严重阻碍着大法弟子同化大法与救度众生。想想我们修的是纯善的“真、善、忍”大法,应该是越来越善才是大法弟子的正确状态。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 “从现在开始你们互相之间看看,谁的面貌改了,谁就听了师父的话;谁没改,谁就没听师父的话!”

那些在长期党文化的 “斗争理论”灌输的恶念,让我们表面也表现不出来祥和慈悲的面貌。这种不善有时也表现在同修身上与家庭中,互相伤害,看到同修有执着时自己耿耿于怀,被带动的愤愤不平,尤其同修被迫害时这方面更明显,互相指责、埋怨、牢骚,互相背地里说一些风凉话,讽刺、挖苦等等等等。我们都知道这些东西是不符合法的,是在向外找,也许正是因为这些不是法中的东西,这些不善一直没有归正,这么多年来给自己与他人造成了太多的魔难,如病业、迫害等等,也使我们不能有个很好修炼环境救度众生与证实大法。其实我们内心当中都在为这种现象焦急,却忽视了每个个体修炼,从自我做起,修自己,看住自己的人心。因为那真的是自己修炼的障碍,是自己前進的一堵墙。尤其是现在我们都感受修炼越来越严肃了,念头差一点都不行。由此看来不是我们的环境变的复杂了,是我们的心中没有足够的善。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讲:“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救人的?你不能树立敌人。”有时我们真的想想自己的内心,对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人,给自己制造所谓麻烦与心性关的人,那些看不上的人,自己厌烦的人,包括有对立情绪的警察,将有多少“敌人”在心中,多过滤一下自己的内心,本质上变没变,自己就能衡量出自己的善有多少。所以从现在起我们之间相互提醒,共同精進,做事用善念,不动恶念,灭尽所有恶念、人念。

我们看到朝阳市近年来发生的迫害,几乎都是朝阳市公安局、中共政法委、市委书记等直接被另外空间邪恶利用的人直接指使的,下面各分局公检法人员没有他们下的令,几乎没有人主动去迫害的,都在他们的指令下被动参与。针对这些人员,我们朝阳市大法弟子整体配合起来,有针对性用最大善心救救他们,他们都明白大法真相后就会使很多众生不再对大法犯罪。所以我们不能总是依靠国外同修的帮助来讲真相,我们朝阳大法弟子也一定能行,能做好,修好自己不再辜负这些众生的期望。

我们可以用过去同样的方式去讲真相,邮信,打电话,但心态变了,真心善念,按法对我们的要求去做,不再去考虑曾经给我们制造多少麻烦,只是去珍惜,珍惜我们身边的每一个生命。生命都是为法而来,大法弟子的纯善会让众生看到生命的希望。他们明白那面也会感恩大法的救度,从此都会起正的作用了。到此时,我们才领会一点师父在《洪吟》〈容法 〉中讲的:“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的法一层涵义。

最后用师父的法与同修共勉,指导我们共同走好最后一段正法路。

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因为过去人类社会没有正理,所以人是不会用善来解决问题的,人从来都是用征伐的手段来解决人的问题,所以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状态,那就得放下这种心,得用慈悲来解决问题。”

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还讲:“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

如果我们有那样的慈悲,包容所有的众生,包括实施迫害者呢?怀着纯善之心才能做到正念正行,纯善的巨大能量可以改变一切,使恶人放弃恶念得救,那是彰显大法无边的威德。

下面请听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找到根本执着 走出近二十年的魔难,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修炼以来,我最大的苦恼就是丈夫不支持我修炼,我经常在想自己错在哪里?这几天我静下心来,把从开始修炼到现在发生的事一一分析,回想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说的,出于什么目地,这目地的背后深层的一念是什么?就这样从头想、从头悟,终于找到了原因。下面就写出来跟同修们交流。

我是个要强的人,无论是家庭经济、还是生活质量,都很努力的去实现,特别是希望家庭和睦,夫妻谈得来。可恰恰相反,在外面的时候,我和丈夫经常因为争吵不欢而散,当矛盾发生时,我出于面子心不去还嘴,他却骂骂咧咧的更加嚣张,我越怕丢人,他越是不分场合的大发脾气。时间一长,我对他的怨恨心越来越大,为了报复他,我也总结出了一些狡猾的“经验”:比如他在公共场合边走边骂时,为了不丢人现眼,我会放慢脚步离开他一段距离,装作路人的样子,假装寻找他在骂谁,并且厌恶的看着他、无声的嘲讽他,这样不但避免了尴尬和丢人,还解了我心头的怨恨。有时在外出前,我也会给他打预防针说:今天出去你再找茬骂人,你就别去了!这一说不要紧,他又开始骂上了,还振振有词的说:你咋知道我这次会骂人,你这不是故意找我茬儿吗?!

在我修炼以后,这方面的矛盾就更加突出,我也没少向内找,并挖出了面子心、怕心、瞧不起他的心、左右他的心等等执着,但由于没找对根源,加上这些心时时往外冒,他的改观并不大,我只能很无奈刻意的给他说好话,结果我越是这样,他越是来劲儿,一晃十几年过去了,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

这几天我通过静心学法深层挖自己的根,终于看到了症结的来源:从我幼年记事起,我爸就天天骂我妈,我妈不能还嘴,否则就会遭到一顿毒打。我们姊妹六个加上哥俩儿总共八个孩子,生活开销全靠我妈给别人做衣服来维系,我爸在家除了和我们一起做点儿农活外,就是结交朋友在家喝酒,经常从中午喝到晚上,没有酒肉钱就向我妈索要,我妈稍有不悦就会遭到我爸的打骂。除了打骂外,他为了惩罚我妈,明知道我妈干了一白天的缝纫活已经够累的了,还在晚上趁着月光拉着我妈及孩子们一起去地里干活,大家稍有怨言便会招来打骂。那时候农村的娱乐生活比较贫乏,晚上如果有电影、唱戏或皮影戏表演,大家都会惦记着想去凑热闹,每到那时,我们兄妹几个都会担心一整天,生怕母亲哪句话惹到父亲,使我们又得在夜间里干活,不能去看演出。

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几年,我对父亲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恨自己为何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并对邻居家的和睦生活十分羡慕,也曾经试图反抗来改变这样的生活状态,但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那时我就想,等我嫁人以后,我一定要让我的家庭生活和睦,与丈夫出双入对恩爱相处。我现在终于悟到就是当初自己的这一念,想在常人中过好日子,这个根本的执着需要去掉。

明白这个道理后,师父又点给了我去人心的法理,师父在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说:“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我发现在这十几年里,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总钻在事里走不出来,对丈夫不符合我的观念的一切行为,我都试图强行改变,只要改变不了就会对丈夫生起怨恨心,长此以往,这种怨恨积累的越来越多,导致丈夫为了去我的怨恨心,开始在家唉声叹气,因为一点小事就发脾气,怨起来没完没了,就连观看电视上的对调大赛,遇到不按他的意愿出牌的选手,都会狠狠的骂上几句。

当我认清这怨恨心后,触碰人心的矛盾来了。那晚丈夫没回来吃晚饭,也没打电话告诉我,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我等到夜里十点半,见他还没有回来,就打电话询问他,得知他正在我们小区里玩麻将,我开始在头脑中猜忌:以前我们小区里有个女的开了个麻将馆,她性格外向,总爱跟男男女女打闹说笑,丈夫不会是去她家的麻将馆玩了吧。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她的长相和身高又符合丈夫的审美,万一因为玩麻将俩人勾搭在一起怎么办?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开始烦躁不安。但我从法中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疑心所致,我要稳住,借着这件事看看还有什么心,好一并去掉,就这样经历着思想挣扎。到十二点丈夫还没回来,我就忍不住又给他打了电话,打完后我有点后悔,觉的还是有“疑心”的成份,就开始发十二点的正念,心不静我就尽力排斥让自己静下来。发完正念后,我的思想清静多了,这时头脑又打出,都快凌晨一点半了他还没回来,这不是拿你的话不当回事吗?我马上认清这是争斗心出来了,想挑起我对丈夫的怨恨,我要认清它、清除它、不上它的当,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宇宙特性真、善、忍制约一切。我的心平静了,过了一会儿他回家了。

第二天,丈夫又照样去玩麻将了,有了昨天的感悟,我的心没有动,我在家写着这次的交流稿,边写边细细的往深处查找每个执着背后还藏着什么念,这一念的根子怎么形成的。到吃晚饭的时候,也没打电话给他。快到夜间十二点时,他回来了。见到他疲惫的样子,我觉的他十分可怜!

我发自内心的生出一念,不要因为自己的执着心不去,再让他这么痛苦的“表演”了,这时我的内心升起一种融融的暖流,没有怨、没有恨、没有任何不好的因素,那种平静祥和的美好是无法用语言说清的!我想可能那一瞬的状态就是师父所说的“慈悲”。随后,我觉的人世间的一切真的都不重要,并决定以后从每件小事上做起,当发生矛盾时,要时时提醒自己不怨不恨、不指责、为他人着想。

由于我的观念发生了转变,丈夫的态度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怨气没了,人也和蔼了,这几天跟我和同修说起话来,还用起了敬语,我们在家学法的时候,还会主动送来切好的水果,并在谈话中称赞我们是现今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从得法修炼到现在已经十九年了,这是他头一回夸赞我和同修,我感到很惭愧!

同修看到他的变化也很高兴!说我悟对了,心性也提高了,这几天说话办事都在法上了,所以我就借写稿的机会将这次修炼历程与大家分享,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在维修电脑的过程中修心,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最近,在电脑维修过程中,我的执著心,在和技术同修的交往中,就来了一次大曝光。

因缘际会,我与本地一位技术好为人热情的老年同修结缘了。他主动克服路途远的不便,来给我修理设备。因为他表现出来的思维敏捷,性格开朗象个孩子一样可爱,所以我对他一见如故,在他面前很享受那种放松做自己的感觉。

一次,我过意不去,送了他一点东西,不想,下次见面,他很不开心,好象我送他东西的这种行为对他是一种“侮辱”等等一系列随之的引申。

不知不觉中,我的人心被勾出来了,误会带来的伤害导致种种人心的摩擦碰撞。我懒得做任何解释,使彼此认定对方就是自己认为的那种人。

事情过去好几天了,但不时在脑海中翻腾。这种结果是始料不及、有违初衷的。多年来,跟本地熟悉的同修之间也时常相互有馈赠,生活条件好的和一般的都有,但都是你好、我好,皆大欢喜的局面,没人认为这种行为是在瞧不起谁或者是在显示什么。这次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作为修炼人,我深知矛盾来了是大好事,一定是有要提高的因素,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发完正念,静下心来,循着前因后果,来龙去脉,理顺了一下,这才吃惊的发现原来从一开始就全是自己的错,只不过是有些人心和观念都形成自然了,自己察觉不到而已:

之前,我与技术同修相互缺乏深度了解,馈赠之时,又是在他马上要走、推辞拉扯的情况下硬塞给他的。表面看,是仓促之间沟通不到位引起的误会,但我知道那是个假相,必定是人心勾起了人心。深层去挖,才能发现问题的实质:虽然大体知道同修的生活条件不差,但是心中感觉,作为我的父辈那一代人,跟自己的父亲差不多,都是节俭了一辈子,有钱也不会花的“古董”,这里再進一步解释一下自己这种观念:我对父亲这种“古董”的消费理念一向是不满的,又无法改变的;在我的潜意识中,对同修维修设备的只要机器还能凑合用、就一直修下去、舍不得扔掉的行为,非但不觉得这是珍惜大法资源,还不以为然,认为老年人真是榆木脑袋,想不开,自找麻烦,何苦呢?现在想想,惭愧无以言表。

当时,技术同修要走时,我也是带着这种观念,认为快过节了,送点你自己不会多花钱去买的东西吧。所以虽然彼时自己感觉是在表达一下心意,但过程中,对老人们舍不得花钱、不会生活的行为观念看不上,而自己才是懂得生活、活的洒脱的自以为是等等因素,不自觉的就会表露出来。这种东西不往深层去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但是修炼人都是敏感的,对方很容易就能捕捉到一些不纯的因素,对你的行为产生抵触与反感,是自然的。细想这哪里是误会呀?根本就是赤裸裸的伤害!

在同修表达着不满的过程中,我非但不做出解释,消去已形成的误会,减少对他的伤害,反而被不喜欢解释的性格带动,觉得怎么想,随你吧,委曲心、面子心、争斗心以及由争斗心引起的显示心全出来了。我还发现自己仍有很重的观念和情,不能将同修百分之百看成走在神的路上的人。虽然他本体转化的很好,无论精神面貌,还是物质身体,全无这个年龄段常人特有的老态,但是“人生七十古来稀”的观念一直左右着我,不忍心让他白白付出功夫,明知这种无私的帮助是任何物质不能表达的,但就是想有所表示,心里才能好过一点。这也是导致馈赠行为产生的原因。我悟到:正常的往来,馈赠未尝不可,但是不要掺杂观念,也不要动情。

还有一点,我自来是独来独往,不受世俗拘束的性格,与人打交道,没有尊卑之分,对人中的权威、领导无感无视,对年龄大的多的人也不能做到恭敬有加,行事总是顺遂自己心意而为,甚少考虑他人的感受。修炼后,这方面没有多大改变,说到底,这是一种极端自我的表现。离师父在《精進要旨》〈圣者〉中要求的:“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这样的境界相距甚远。这也是导致相处的时候,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原因。

人心是敏感、微妙又脆弱的,不知什么环境下,就能跳出来。作为修炼人,平时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注意守心性,对自己心性中的薄弱环节更是不能大意,只有这样,当矛盾来的时候,才有可能在一瞬间抓住那颗跳出来的人心,不被带动,甚至操控,并且灭掉它。

这次心性关是由我那颗看不上人的妒嫉心引发的。这里重点谈一点个人体会:在很多次过关中,找到源头最终发现都是妒嫉心在作祟,不管它如何狡猾,表现的道貌岸然,或者改头换面的伪装,有时候历尽辛苦,撩开层层面纱,看清那张狰狞的面目原来又是它,都会吓一跳。其实平时觉得自己的妒嫉心并不是很重,那完全是一种错觉,是在有意无意的维护和滋养它。

师父在《转法轮》中明示:“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我悟到:妒嫉心是旧宇宙生命唯私唯我的特性的一个根子。其它人心都是从这颗心上派生出的或者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所以动了妒嫉心,其它人心压都压不住,自然就浮上来了。修去这颗心,就要让根本上的“私”字发生转变,先他后我,时时事事站在对方的立场和角度去考虑,平时尽量调动生命本性的一面主导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讲:“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用人的话说都能够理解别人。”当我们经常能这样无私无我的按照法的标准去做的时候,妒嫉心就会逐渐失去生存的土壤,自然消亡了。

修炼是极其严肃的,法是有严格标准的,没有人可以带着一颗人心跟着师父回家,也不会因为助师正法的事做的多一点,就可以被法外开恩来对待。回头看,这是一个维修设备的过程,其实更是一个修心的过程。只是若不注重修心性,将白白浪费了一次提高的机会。感谢师尊借此机会让我魔性暴露并修去它。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学法小组一定要走正,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今天去学法小组学法,看到有同修带水果和一些食品到学法点上,水果是大家学完法后吃的,食品是A同修带来送给D同修的。

往常学完《转法轮》后,大家都是交流几句,就主动的开始学习师父的近期讲法。但是今天,A同修就不断的说她带的食品是多么多么好,一定要给D同修,D同修不愿意接受,其他同修有制止A同修这种行为的,也有在劝D同修收下的,整个小组闹哄哄的。过了一会,在B同修的多次提醒下,大家才结束这个话题,开始学师父的近期讲法。结束后,大家又说到食品的事。

在回家的路上,我和C同修交流了今天的事情,觉的在学法小组,大家还是要保持纯净的状态,以学法和在法上交流为重,其它的事情,同修们可以私下交流解决。看到今天学法小组的状态,让我不禁想起了以前的一个学法小组。

几年前,我在另一个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同修们都很珍惜这个环境,一开始大家都做的很好,集体学完法后,在法上相互交流各自最近的修炼状况,共同精進,共同提高。但是时间久了,有些同修的人心就出来了,在学法小组里开始谈论起哪种食物好不好吃,穿的衣服好不好看,发型怎么怎么样。一开始有同修提醒,还能注意,但时间久了,同修情上来了,有些同修觉的提醒了很多次,但是同修也还是这样,没办法,也就不提醒了。没过多久,我因为其它的原因,离开了那个学法小组。后来学法小组被破坏,组织学法的同修被旧势力钻空子,被邪党非法抓捕,到现在都还在被迫害中。

虽然同修被迫害是因为有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但是学法小组没有走正,是不是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呢?这和学法小组的每一位同修是有关系的。

我知道的另外一个学法小组也是这样的,一开始大家很珍惜这个环境,都做的很好。组织学法的E同修很热情,经常做饭给小组的同修吃,有的同修一开始不吃,并且和E同修交流,觉的学法小组就学法和在法上交流就可以了,吃东西大家可以自己准备或者在家里吃。但是也有的同修却恭维E同修,夸她做的饭好吃。时间久了,一开始不吃饭的同修碍于情面,也就在E同修那里吃饭。最后也是多种原因导致E同修被旧势力钻空子,遭邪恶迫害,E同修的家人也对大法有了负面的认识。

这样的损失,是所有大法弟子都不想看到的。所以我们所有参加学法小组的同修一定要珍惜大家集体学法的环境,为同修负责,也为自己负责,共同提高,共同精進,圆满随师还。

个人层次的一点浅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台湾台南法轮功学员的文章:让我们都认认真真用心炼功,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九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关于炼功速度问题的思考》,当时看到这篇文章,转发传给很多同修,结果好多同修以为是我写的。因为无论在学法点或炼功点上,我总是在不断的提醒大家:速度不要太快。

尤其是每年在台湾法会前排字活动完成后的大炼功,总是听到负责人一再叮咛大家 :先有口令,再有动作。结果大家在炼第三、四套功法时,还是看到了在炼功动作上,手势出现了高高低低、速度快慢的情况,显示出动作非常的不整齐划一,没有达到齐刷刷的状态。为什么在主持同修的提醒下,大家还是表现出我行我素呢?

其实动作比口令快,通常是炼功走神了,也就是没有用心炼功,因为动作太熟悉了,所以许多同修形成了是在“比划动作”而不是用心炼功。我们知道学法是很重要,也是很严肃的,可是有多少人认识到炼功也是严肃的?炼功能改变本体,当然也同样重要!

因为时常看到同修不是动作非常不准确,就是速度太快,但总是遇到无论怎么提醒、怎么纠正,每天每次都出现同样的问题。为此,我常感到很困惑。自己针对纠正同修炼功动作这件事情向内找:我语气有不善吗?我有不耐烦吗?我只能不断的修正自己的语气和态度,让自己更加平和之后,长期还都是如此。心里难免会问师父:我还要继续纠正与提醒吗?

每年法会前一天排字完后的大炼功,说真的那个大炼功,只要你眼睛张开,看看周围大家的动作,是会非常难过的!很多人的动作真的很不准确!记得有一年,就让我听到这样一句话:那个炼功点的负责人不知道怎么教的?当然我不知道说话人指的是谁,但那不是重点,只是心里想:也许炼功点的负责人也尽力了……

针对这个问题,相信很多炼功点都有同样问题。前不久,有位同修分享他的心得,他说:其实能够把自己的动作纠正过来,那是需要心性的提升!心性不提升,动作早已形成习惯,是很难改的!这一点我自己深有体会,说说个人的一次经历。

有一次,同修在我家,我们俩一起炼功。炼第一套功法时,当师父口令“弥勒伸腰”一出来,同修说我动作不对,她说两只手应该在胸前分开,当时我想怎么可能错呢?于是俩人马上進入法轮大法网站,点开师父的教功录像,确定了师父的动作,同修说的没错!当然我错了,就是改,不管炼了多少年了,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就这一秒不到的时间距离,因为我是在头前分开结印的,就这短短小小的习惯动作,我就改了多天。记得有一次,自己在家炼功时,听到师父口令出来,我居然愣愣站着没动,因为忽然忘了到底什么是正确动作!

可见形成的习惯要改确实不容易,但真的需要有决心!虽然后来有同修在我分享心得后,跟我说《大圆满法》书上写着:“弥勒伸腰──以“结印”起势,以手印势抬起。当手抬到头前时,结印松开,并逐渐向上转掌。”

当然师父法中讲过,动作不要求百分之百一样,我不会去纠正同修这个动作,我知道这么细微是无所谓的,那是对自我的要求,我分享的重点是在于“动作形成习惯后很不好改”,但是只要是错了,还是要很用心很努力的归正自己的动作!

再交流一个问题,就是许多炼功点的负责人动作也不准确,却自认为自己非常标准,因为是他在教功,很少同修敢跟他说,甚至是一说就炸!其实大家都是炼功人,动作有错误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同修提醒, 我们就赶紧归正。这也是修炼心性呀!如果这样都说不得,那问题不是比一般同修更大吗?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也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弟子的文章:请不要习惯性的“对号入座”,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对号入座”也是党文化中很邪恶的东西,是在文革时期产生的。那时的各种批斗会很多,那些知识分子和成份不好的人整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中共邪党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即使不点名,这些人都会不自觉的对号入座,觉得那是在说自己,于是乎凡事更加小心翼翼。

从明慧网刊登的同修的交流文章中看,大陆的同修已经在党文化中中毒很深,动不动就中了邪恶的圈套。邪恶说点什么做点什么,我们大陆同修就不自觉的去“对号入座”了。这是从人这方面说。从修炼角度来说就是求迫害。

比如邪恶搞的“三标三实”。那关我们修炼什么事啊?我们了不起就是一套房,能解决温饱问题而已,我们怕什么呀?真正害怕的是那些贪官和官商勾结的人,他们比我们更害怕做这种统计。可我们的同修老早就在网上“咋乎”开了,这不是伸着脑袋接石头吗?典型的“对号入座”。

再说“打黑除恶”。“打黑除恶”的布告到处贴的都是,那九条里面根本就没有法轮功。可是我们的同修也去“对号入座”。我们的正念都哪儿去了?这不是自己把自己当坏人了吗?有的同修说布告上没有,但他们内部内定的。要我说,传这种消息的人和听这种消息的人心性都有问题。我们平时学法是干什么的?就是指导我们修炼的,遇到问题要用法赋予我们的智慧来对待处理,而不是疯传这些负面的东西,旧势力在上面看到我们这种情况是否在看笑话?这不是给大法弟子的称号抹黑吗?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我们是修过来的,不是吓过来的。既然布告上没有说我们,我们何不堂堂正正的给那些以这种荒唐借口来迫害的人指出来并给他讲真相呢?建议同修们去看看《精進要旨》中〈何为迷信〉和〈道法〉两篇经文。

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了解了情况后,我们要先发制人,而不是自觉的去“对号入座”。如果有同修因为此事被绑架了,我们可以借题发挥,给参与迫害者写信。我们就是这样做的,并且将信到处发放。派出所的警察说,“你们就在家炼没人再管。”同修虽然没有成功营救出来,但我们有效的遏止了这种邪恶的迫害,不让它再发生。起码不会以这种荒唐的理由放肆的迫害我们。我们明确告诉他,打黑除恶是指那些坏人。

一点个人建议,不见得对,有不在法上的请及时指正。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学会善良,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两年前,大约在背法背到第五遍的时侯,脑中曾闪过这个题目,“学会善良”,由于各种原因,迟迟没有动笔。今天在哈尔滨大绑架案发生后,反思自己,写出此文。个人所悟,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哈尔滨发生的绑架大法弟子事件,牵涉九个县市,同一时间被绑架人数将近两百人,至今仍有失踪同修没有找到公布出来。同修们的个人财产损失无法计算;被绑架同修有在看守所绝食的,现在人身性命安全状况都不得知。家人们心急如焚,奔走呼吁,四处托人,有病倒的,也有怨声载道的。也有警察仍然在搜查没有抓到的大法弟子。面对如此混乱的局面,有同修悟到,这么大的事件发生了,作为在哈尔滨的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不能退缩,不能逃避,应及时顶着压力走出来,收集信息,提供第一手材料,揭露迫害,积极营救同修,呼唤正义良知,救度各级警察中的可救之人。把各项救人工作都有序的做好。

师父在《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中告诉我们:“当你遇到劫难的时候,那慈悲心会帮助你度过难关,同时我的法身看护着你,保护你的生命,但难必须让你过。”从法中我们知道,“善”是大觉者的本性,是宇宙的特性。大法弟子要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带着众生進入新宇宙,必须要同化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

然而这些年常看到这样的现象:某一修炼人被绑架,马上就会传出被绑架的同修的各种不足,有的还说的义愤填膺的。其实,各种“说”的背后常常带着各种不同的个人执著,甚至恶的因素。作为修炼人如果没有重视修去党文化,仍然在党文化中所谓的修心做事,就会不知道善良的具体体现,表现出来就和道德下滑的常人一样。

仅举一例,一次一名女同修被绑架,在被迫害中没有把握住说出了别的同修。关押一个月后回来了,同修的常人朋友非常同情同修的遭遇,又请吃饭又送礼物的安慰同修和同修家里的常人。而修炼的群体中,却极少有人来关心同修,同时讥笑嘲讽,有说她是特务的,有说在男女关系上没把握好的。该同修的常人丈夫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非常不理解:妻子做常人时就是一个非常传统善良的人,为什么在妻子有难了,平时常常光顾的同修们却要落井下石?在传统的世人眼里,人落难了,人们会同情的,仗义之人会伸出援手。可是由于中共邪党几十年的假、恶、斗的灌输,使人们的思想观念全都变异了,别人有难了,不是同情,不是关怀,而是指责,甚至幸灾乐祸。

当然这种大绑架,背后肯定涉及很多很复杂的因素。根本上可能是各种乱法现象、各种人心多了,被旧势力利用了。面对残酷的迫害,我们没有任何常人的抵御方式,那么我们有什么?

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有人说你瞅这个人笑一笑、你表现的很和善,就是善了。那只是人表现出来的一种友好状态。真正的善,是修炼者在修炼过程中、在善修的过程中,已经修成的真善。面对众生时,因为你有还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现出来。必须时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象个修炼人,让自己的责任、让自己的正念来主导,然后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现出来,这就是修炼人和神的不同。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现,不是人的善恶喜好的表现。不是你对我好了我就对你表现善。他是没有代价的,不计报酬,是完全为了众生的。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因为过去人类社会没有正理,所以人是不会用善来解决问题的,人从来都是用征伐的手段来解决人的问题,所以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状态,那就得放下这种心,得用慈悲来解决问题。”

个人悟到,平时在修炼中,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看众生都苦,看谁都不容易,多为别人着想,没有不平衡的心,负面的物质不从自己这生。

呼吁哈尔滨同修,不要互相指责埋怨,去除党文化,放下人心,学会善良,修出慈悲。相信慈悲心能帮哈尔滨同修渡过劫难!带着众生圆满!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等到我传法的时候,那个神来的就象雪花一样下来。就那么多。我一算这个年龄啊,从我传法到现在,二十五岁左右这些年轻人,真的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都是神来的,他们下到地上来,散布在全世界各地”。有一次跟一个同事吃饭聊天,她开玩笑的说:“我爸妈坚持要生第二胎,否则现在就没有我了,你看我爸妈是不是很英明?”我听完心里咯噔一下,忽然觉的眼前这个生命非常珍贵,她跟我一样冒着天胆跳下来做人,就是因为相信大法能救她和她的众生。于是我就跟她讲了大法的真相:新闻联播造谣污蔑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洪传全世界;修炼大法的美好与神奇等等。她听得异常专注,一言不发的听我讲。她三次想拿起手边的饮料,都是刚刚拿起来,又不由自主的放下,一口也没喝,好象在聆听一个很严肃的事情。讲完真相,我们走出餐厅,我问要不要帮她“三退”,她想了一秒钟,很轻松的说:“可以啊。”
    ——《修炼三年 崭新人生》

同修不要请不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的律师。50号令是出版界最高级别的行政机关最权威的文件。同理,【2000】39号文件及“2017”法释3号文件,同样是权威性文件,关键是它们是否符合宪法和法律,不需要经人大批准。也没有比这更权威的文件来否定,就是生效的。律师应清楚确信这一点,不能模棱两可。我们聘请律师时,一定要把好关,一定要签好协议,明确做无罪辩护,以无罪辩护接案,但是事实上是按有罪辩护,不如不请,自己辩更好。如果签了协议,做了有罪辩护,可以拒绝付律师费。庭前一定要看辩护词,以便提出自己的意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做出补充和修改。如果达不到无罪辩护要求,可以换律师或不请,这个问题希望引起高度重视。
    ——《从律师违背承诺做有罪辩护想到的》

我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也没有另外空间的美妙体验,通过学法足以让我坚信,师尊所言都是宇宙至高无上的真理,所行都是为救度众生,为未来大穹不灭的永远。
    ——《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义无反顾》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