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70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8年9月17日
节目长度:57分44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933 KB

13,818 KB

54,15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8年9月13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70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法中感悟什么是实修
对病业现象的浅悟
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善解牙疼的经历
正念面对“维稳人员”
【修炼交流文摘】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法中感悟什么是实修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

师尊最近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哪,每个人都想成为真修弟子,都想成为一个坚定的、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有素的大法弟子。” 如何在修炼中破除旧势力一切旧宇宙中的安排,走正师尊赋予我们的正法之路?如何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达到师尊所要?!我把这些年来在法中证悟的境界,通过几件日常碰到的事儿与同修交流,共同精進。

这几天家属同修从老家来了,按说修炼人到一起,除了切磋法理,学法炼功,做好正法中的三件事,没有别的可做的。但是在人这个空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念和执着的东西。一般同修们在外面交流时,大多比较注意不带着人心,尽量按法的要求达到纯净的标准,但是在家里,说话做事,没修去的人心和人的观念就跑出来了,状态很像一个常人。常人谈论起家庭或儿女的情况大多数兴趣很高,很愿意说下去,家属同修也是这样,当你要指出此时的问题时同修会用“要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回答你。

其实修炼人生活中每次日常交流,都是一次去掉人心修上去的好机会,反之如果带着很多人心执着,那每次的修炼机会就成了掉下去的漏了。我的境界中经常看到当同修一动常人念,那个空间就掉层次;说常人中的话时,说的越认真越激动,另外空间他的一部分功和元神从那个层次直落下去。有时我不忍看下去,赶紧制止同修不要再说下去了,但是有的同修还是麻木。

法中让我们修一思一念,师尊法中讲,修炼人的意念都很重要,何况我们的行为举止呢!其实这部分是旧势力安排给我们,阻碍我们走正路的比较主要的部分,对家庭成员的观念、夫妻之间互相依赖、对儿女情的执着,都会把你拽下去。

说起一思一念,那日跟同修交流,他跟我说他落下的太远,有些绝望了,感觉周围有很厚的黑色物质包着他,想了很多办法都很难走回法中,他自己冲不破,不好修了。我说你错了,上了旧势力的当了,你这样一想,恰恰走了旧势力的路,你站在人的角度这样想的,你如果站在法的角度,你发现这苦难、困难啥都不是。

第二天我入定时,控制这个同修的魔过来找我,意思是这个生命已经选择了它们安排的路,跟它们走了,叫我不要管这事。我在我的境界中看到这个同修的另外空间里四、五个身体都死掉了,我已了然他在人这个空间做了很多我没了解的修炼人不能做的事。因为我看到这个同修和历史上一位伟大的生命有很大的缘份,所以我知道我一定要做好这件事,让同修返回法中。写这篇文章时师尊已经处理掉很多业力,我感到这个同修有救了。伟大的师尊在《转法轮法解 》中说过:“大法无边,佛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

有一次我在过关时,感觉自己身上的功和所在的修上去的空间,瞬间被强大的业力场弥漫压制,肉身几乎站立不住,大脑意识模糊散乱。考验来的突然凶猛,不容你有任何准备,大难来时本体演化程度如何,是不被击垮的保证,此刻平时的实修基础坚实不坚实,就显现出来了。我稳了稳神,没动任何“不好了”的念头,打开炼功的小广播,从第一套功法开始炼,炼到第三套贯通两极法的时候,师尊在《转法轮》中的一段法打到我头脑里:“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霎那间看到,那魔发出的黑色物质场根本无法到达宇宙更深处,师尊的强大法力让魔马上消失遁形,我又一次被师尊清洗,我好幸运,叩谢师尊救弟子于危难中!

我们平时经常会不知不觉的承认旧势力(因素)的安排。比如,我困了,就睡觉;我累了,就休息;牙不好,拔掉,等等。

记得以前自己一到夜里十一点多就困,不能全力学法炼功,我悟到是魔的干扰,就搬到公司办公室去了,因为那里除了一个沙发没有能睡觉的地方。我就想:看你再敢干扰我。然后全力以赴的做法中的事了。有一天大约凌晨时,正在做大法真相资料,就感觉到了师尊把我后脑中的一个不好东西一下给抽出去了,从那以后,我觉睡的再少,也没有了在常人层次中缺觉的那种感觉了,真是玄妙,万分感恩师尊!以后就很少在自己的家中睡觉,即使在家交流很晚也要去公司,该干啥干啥,尽量不让常人空间的规律干扰我证实法。

还有一次牙很痛还活动,好象要掉,我也突然悟到是旧宇宙生老病死的旧法理想制约我,我就一边使劲咬住痛牙,一边静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牙就消停了,到现在很好,也感到了法的超常。

在助师正法的最后阶段,表面上邪恶的迫害力量弱了,或换了一种方式,但修炼的标准一点也没改变,平时更要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除讲真相外,尽量少掺和常人的事,守住法中的纯净,我切实体悟到修炼人守德比积德更重要的法的境界。

在心性的提高和境界的突破方面,对照大法的标准,会更好的找到与真修者的差距。有时同修说,我每天都在做三件事,方方面面提高也不大。我个人悟到,师父正法進程时时以超越一切时空在推進着,正法所要求的三件事的标准、内涵也在不断的变化和提高着,同修是否跟上了正法進程呢?有的老同修老弟子还在僵化的做着三件事,象完成任务一样,没有达到师父在《洪吟 二》〈怕啥〉中要求我们的:“神在世 证实法” 这样的状态,没有在神的路上义无反顾的向前奔跑。

伟大的师尊讲过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中不断提高着,最后达到如来的层次。而我们有一些老同修一直在一个层次境界中好多年,也不知道如何提高。师尊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讲,“修炼如初,必成。” 、师父在《致欧洲法会的贺词》中说:“修炼不是给大法修,救人也不是给大法救” ,我们是需要好好悟悟了,正法的最后進程中,我们作为助师的法徒应该用怎样状态完成师尊所要,师尊在《精進要旨》〈溶于法中〉中说:“我要叫你们多学法,多去执著心,放下人的各种观念,是要叫你们带走的不只是一部份,而是圆满。”

借此之际,弟子叩谢师尊苦度!合十!

个人法中所悟,不在法上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对病业现象的浅悟,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

在出现病业现象时,如果认为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与干扰,然后,就象常人的思维一样,想采取一种办法去解决它,比如:想通过所谓的向内找或者是发正念过关,而不是用修炼人的心态来对待,把这当作自己真正提高升华的好机会而去向内找,其实这时你已经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关了。因为你这时的向内找是有条件的,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向内找,是带着有求之心向内找。这样做,实质上还是在常人的观念思维中去看待问题,这不是大法修炼者的真正向内找。这自然就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炼”。

真正的向内找,是无执无求的。向内找的真正目地就是修去人心,提高心性,同化大法。带着有求之心的向内找,不是无条件的向内找,是被有求之心带动的表现,就凭这颗有求之心在,你怎么过关?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们明白,修炼中无论碰到什么事情都是好事,可是,我们有多少人在发生病业现象时,把它当成好事对待了?往往病业一出现,骨子里的常人观念就起作用了,马上就当成坏事去对待,既然摊上了一件坏事,那就得想办法尽快解决呀,又产生了求心,求得病业现象尽快解决,在这颗有求之心带动下,开始向内找,发正念,这能解决问题吗?解决不了问题,时间一长,对大法的信心开始动摇,怕心又出来了,就导致病业现象更加严重,再发展下去,彻底失去信心,要么上医院,要么硬挺,直至失去肉身。

那么该如何面对病业现象呢?当发生病业现象时,首先意识到自己又摊上了一件好事,提高的机会来了。通过无条件向内找,找到所有人心后,然后清除人心,提高心性,同化大法。然后,再做到正念正行,就是说你不光认识到修炼人没有病,这个病业现象是人心促成的假相,而且行为上要做到把它当成假相去对待,就是不理会这个假相,认为自己是一个完全健康的大法弟子,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不是把自己当个病人在家养着,做到是修,这样就能过关。

在这样过关中,根本就与旧势力没有任何牵扯。是有旧势力的存在,有些关难也确实是旧势力设的,但是,我们不承认旧势力,不过它安排的关,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无论遇到什么关难,有师父的保护,有大法的指导,什么关难都能够过的去,根本没有必要去理会旧势力的存在和它的安排。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

师尊在《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中明示弟子:“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说来惭愧,直到最近,我才找到了自己隐蔽很深的根本执著。

一、“七·二零”以前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根本执著

一九九七年年初,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从岳父那里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一看就被深深吸引了,用了大约两天时间,通读了一遍。当时就萌生了想走進大法修炼的愿望。可能是得法的机缘暂时还没到,直到六月份一个清晨,我突然睡不着,就起床到单位大院里转一转,听到有炼功音乐,一问说是法轮功,心想,可找到了,于是就走進了大法修炼。

刚刚得法的欣喜和激动,让我能够保持精進的状态,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参加洪法、法会交流,每样我都没有落下,那两年真是非常的可喜,感觉自己提高很快,感觉自己肯定会一修到底。因为当时走進大法时,我身体很好,事业家庭一切都顺风顺水,所以就暗暗的认为自己学大法心很纯,没有带着什么目地,是没有带着执著而学法的真修弟子。

二、一手抓着神不放 一手抓着人不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经过冷静思考,我认识到大法是正法,师父来救人的。于是一直想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但是怕心太重,一直也没迈出那一步。因为没能迈出那坚定的一步,又陷入深深的自责,心里愧对师父,愧对大法。那种痛苦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怕心,并不是怕失去生命,也不是怕在常人中的利益或地位受到损失,而是怕在被迫害时,身体承受不住而走向反面,从而出现背叛师父和大法的言行,那样就更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了。

正因为有这样的人心,没有摆正大法弟子的位置,没有重视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引来了另外形式的迫害,表现形式就是被亲人鼓动办理海外移民。国外部份办的还算顺利,更增强了我的信心,满心期望换个环境继续修炼。

可是,办移民就得有护照,在办理护照的时候,麻烦和考验来了。派出所一查我的身份证,在邪党公安内部电脑上,我已经上了黑名单了,说什么也不给我办,不仅不给我办,还要我写保证放弃修炼。为了能够办护照,我通过玩文字游戏拼凑了一个假的保证,拿到派出所,奇怪的是谁也不接收。结果是摔了个大跟头,办理过程中花了很大一部份积蓄不说,关键是向邪恶妥协,犯下了作为修炼人来说绝对不能犯的大错。

自责加悔恨,让我一蹶不振,在常人的安逸心带动下,我渐渐的脱离了大法,过起了常人的生活。

三、从新走回修炼

这一跌倒就是三年,后来身体出现病业现象,在同修的帮助下,在明慧网上公开发表了严正声明,又从新走回了大法修炼。

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从新为我净化了身体。我又从新通读了师父的全部著作,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著心,例如顾虑心,担心脱离大法的事被同修知道,面子上过不去;从新修炼,又担心邪恶找我加重迫害的怕心等等。

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一点一点去除人心和执著,虽然是跌跌撞撞的,但是毕竟是走过来了。一路上按师父的要求,尽可能的利用工作的环境,做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情。

但是总感觉有什么东西遮挡一样,三件事往往不能同时做好,邪恶的干扰也是不断。特别是学法容易犯困,发正念往往不能集中精力,讲真相效果也不是很好,受邪党谎言毒害不严重的人,能讲通,对受邪党谎言毒害大的民众,讲真相的效果就不明显。对此不正确的修炼状态,一直很苦恼,也尝试向内找。也在师尊的点悟下,找到并去掉了一些执著,但总感觉没有从根本上归正。

四、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从今年一月,我开始背法。越背越认识到大法的博大精深,越背越体会到大法背后的更深层次的涵义,现在已经背诵到第九讲了。通过背法,再加上通读师父“七·二零”以后的讲法,我认识到不管是什么原因,曾经脱离大法都是错的,都是没有摆正大法弟子与大法、大法师父的关系,都是违背了曾经与师尊签下的誓约,没有尽到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助师救度众生的责任。

再進一步向内找当初脱离大法的原因,我忽然意识到,当初走進大法修炼,是因为大法符合了我不愿与人争斗的性格,也就是符合了我做人的道理,修了大法不用与人争斗,照样可以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一切。我潜意识里认识到,通过学大法,我已经知道了失与得的理,即便是脱离大法,我在常人中该得到的还会得到,有一种见好就收的狡猾心理。正是这种根本的执著一直被掩盖着,没有去掉,才引来了邪恶的反复迫害和干扰,阻挡着我学法,阻挡着我做好三件事。甚至是我写了严正声明,也没有意识到,我当初脱离大法,到底错在哪里,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

因为这一根本执著,阻碍着我全面的认识大法,比如常人工作中,我应该获得一些荣誉和奖励,因为我是大法弟子的原因,我没有得到,我就会看的很淡,认为或许是不该我得。而且在心里还暗暗升起一些欢喜心和显示心来,看我大法修的多好,心性多高,得失随缘,荣辱不惊。而这些执著又反过来,对我根本的执著形成一层保护,认为这是符合大法的认识,从而长期掩盖了根本的执著。

因为这一根本执著,让我无法看清我想问题的基点,到底是站在大法上,还是站在为私为己上。比如,在职称评审中,其他参评的人都热衷于和评委打招呼,讲人情,而我按照修炼人的心性标准,一切顺其自然,没有和常人一样随波逐流,没有打招呼,评审结果是我获得了晋升。本来这是大法的威德,是师父用无尽的付出平衡了弟子人间冤怨后的结果,而我却认为是我在证实大法,加固了“修了大法不用与人争斗,照样可以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一切”这一根本执著,实际上站在了为私为己的基点上,固守着自己最初得法时人的观念不放。

因为长期固守着这一根本执著,在讲真相时,或多或少会流露出自己无形的优越感,你看,你们这些可怜的众生,天天患得患失,而我是大法弟子,有大法保护,根本不用我操什么心,该我得的照样会得到。无形的优越感,往往在口气上就带有居高临下的感觉,影响了讲真相的效果,让人难以接受,可能已经错失了许多的有缘人。

实际上,我把大法当作保护伞了,用大法保护着我该得的利益不受损失。

想到这里,真是羞愧难当,只有在今后不多的时间里,在学法修心做好三件事中,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尽快提高上来,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全面认识大法,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下面请听美国大法弟子的文章:善解牙疼的经历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弱不禁风,抵抗力很差,修炼初期师父为我净化身体,让我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多年的修炼中,我在身体方面的消业也比较少。来到海外后,我每天到领馆讲真相,风雨无阻;再就是学法、炼功,感觉非常的充实。

突然有一天早晨,我准备吃好早饭就乘车去讲真相。莫名的我开始牙痛,非常奇怪的疼痛,我对着镜子看了一下牙疼的地方,既没有蛀牙,也没有其它问题,就是痛的厉害。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另外空间的干扰,干扰我去讲真相。我不会受干扰,就穿好外衣出发了。到了领馆,我也把“牙疼”的事情忘记了,三个小时到活动结束,我的牙齿也没疼过。我想是师父加持我,看到我不受干扰,坚持去领馆,把这个另外空间的邪恶给解体了。

晚上回到家,我刚要吃晚饭,牙齿就又开始疼了。我想不应该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坚持吃完饭,开始学法,并加大力度发正念。

想到两年前,我有一次也是这样突然牙疼。这期间我也发正念,向内找,但持续了两个多星期也不见好转,疼的我都不想开口讲话。家人劝我一起去牙科医院检查一下,到了那里,家人向值班的医生描述我牙疼的情况,医生转头严肃的看着我,对家人说:你让她自己说。我没办法,开口简单的说了几句。医生让我坐到椅子上,检查牙疼的地方。医生检查后很不解的说,没有蛀牙呀。要不你们去某某医院再看看。家人说检查不出来,那就是没问题喽。医生说:“疼,肯定是有问题的。你们自己找找。”听了这话,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太不争气了。回家后,静心学法,向内找,我知道了,牙疼点化我不能有在家求安逸的心。过了两天,我乘上了去外地的列车,去参与当地的救人项目。到那里两天后,我的牙完全好了,而且感到无比轻松。

修炼人碰到的事情没有偶然的。这次又发生了这个状况。我就开始向内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或有哪些心没有放下,招致迫害的发生。这期间,我也找到了自己很多的心,对吃的执着、修口方面的问题、求安逸心、欢喜心等。审视自己去领馆的起心动念,一言一行是否符合法的要求,并用法来归正自己。

我以为这样做,牙疼会马上好了。可谁想,原本是在某个时间段疼痛,现在发展到一日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疼痛,喝口水刺激到牙神经都会钻心的痛,晚上睡觉也会被痛醒。早晨吃饭更是一种煎熬,很简单的早餐,我都要吃两个小时,每次都是吃一口,痛半天。最后发展到一连几天我都不能碰我的脸,刷牙、洗脸都成了问题,基本不能开口说话,有风进入口腔,就会刺激牙神经痛,疼到脑神经。

这次无论如何做,牙疼都没有丝毫改变,反而越来越厉害,我的怨恨心就开始起来了,每天情绪也很不好,牙一疼,我恨不得把牙齿咬碎了。时间一久,自己感觉怨恨心也在增加,自己平时也看明慧网的交流文章,这段时间也有意的找一些这方面过关的交流,还是要在法上提高,才能闯关。

我记起了曾经听过的神传文化故事中寻道的故事:讲的是古代的一个医生,一生为人治病,年迈后自己得了一种炽热灼痛的病。百医无效,最后寻访高人中,遇到一位老僧。老僧告诉医生:平常的火,药物是可以去除的。如果这火来自神佛,或者来自邪魔,你怎么治都不会好的,除非修炼。医生很好奇,为什么修炼就可以去掉这火?老僧平静的说:修炼修的是慈悲呀。人有了慈悲,就不会对痛苦的感受那么的执着;人有了慈悲,就不会对造成你痛苦的那些灵抱有怨恨。

我知道突然想起的故事,是师父慈悲,用这种方式来点悟我,自己在消业过关中,真的是没动善念,一直发正念清除,同时还增加了不少的怨恨心。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 , “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还讲:“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

有一天晚上学完法,我在背师父在《洪吟 四》〈对联〉中的话:“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我双盘,两手结印,敬颂: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因开口进风牙就疼,刚开始小声,后来越来声越大,忘了牙疼了。就这样一小时十五分钟过去了,正好敬颂一千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觉很轻松。

我想:我修炼了,师父一直在给我净化身体,每个层次都给清理的,身体每个细胞都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都是同化法的。我开始和这颗牙齿对话: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身体是个小宇宙”,牙齿你们也是我宇宙中的一份子,很可贵的,我修炼这二十多年,特别是从九九年开始,你们和我经历了风风雨雨,陪伴我吃了很多的苦,付出很多,今天正法到了最后的时刻,你却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了,我不想拔掉你抛弃你,我们一起精進多学法,同化大法,跟师父回到新宇宙。

我就动了这一善念。我发出强大正念清理这颗牙齿背后和另外空间的一切黑手烂鬼虫子细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迫害,彻底解体旧势力。

正念发了一小时后才休息。这一夜睡的很香,一觉睡到晨炼的时间。早晨我试着洗漱刷牙都不疼了,第二天在我的右边额头和右侧太阳穴附近出现了两个紫块,是师父把不好的物质都给我清除了,到皮肤表面就是两个紫块。头脑也觉的比消业前更清醒了。直到现在一直都很好。谢谢师父慈悲救度,让我又一次证悟到真善忍的法力无限。

后来,在拨打电话讲真相不顺利时,我就跟这个人背后的真我对话,告诉他是我师父派我来打电话给你的,在大法洪传一百个国家和地区的今天,这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佛恩浩荡中你一定拿起电话来听真相,这是你得救的唯一希望。然后敬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再打过去就很顺利,谢谢师父加持。

由于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正念面对“维稳人员”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

中共邪党与人民为敌,每遇到大一点的事都如临大敌。在本地的一个表现是:每到邪党“两会”,在公交站台处就会增加戴红袖标的人。以前开完会之后,人就撤了。现在平时一直有戴红袖标的人,最早是一个人,现在是两个人一伙。

我有时坐公交车,我的包里有时带真相资料。看到邪党表面增加的“维稳”人员,加上在明慧网上看到的邪党在火车站、在公路上、在公交车上检查大法弟子的情况,我坐公交车、或在路上包里有真相资料,心里有了压力,有时就特意不带了,有时带了心里也不稳,比如坐公交车时,心里会冒出:警察会不会以什么借口检查车上所有人的包?

这种状态有一段时间了,好象从邪党“十九大”以后,断断续续的心里不太稳。

前一段时间,突然感到在公交线上增加了恐怖气氛,两个人一伙的“特保人员”,一个人拿着笔和小本子,公交车来了,要看看,还要记点什么。原来“特保人员”只在站台上,现在又到车上来,坐一段再下去。有时我刚要到公交车站,会突然从某处出来两个“特保人员”,就好象是冲我来的。有一次我从公交车下来,就注意到两个“特保人员”跟在我后面走,我就在心里念着法,再一看这两个人停下来了。

发生这样的事,我认识到,是自己状态有问题造成的,于是我就站在法的角度思考这件事:大法弟子是做正事的,邪恶是不敢破坏的,如果有了怕心,邪恶就会找麻烦。大法弟子修大法,是有能力的,大法弟子心怀正念,邪恶是害怕的。大法弟子不但不害怕邪恶,而且还要发正念除恶。大法弟子不要被邪恶表面的邪恶阵式吓住,人是没能力的,坏人能行恶,是有背后的邪恶因素支撑,对此应发正念清除。不要看到同修被查自己就动了人心,其实被查的同修一般来说都是修炼有漏造成的。如果我们看到同修被查动了人心,邪恶就会针对这人心继续干坏事。如果遇到被查,要发正念让他看不到真相资料。

理清了思路,我就想以后再坐车,如果车上有“特保人员”我要对他发正念。这样做下来,情况马上就变,原来常能看到“特保人员”,现在很少看到了,如果遇到了,也没有怕的感觉了。有一次我就坐在“特保人员”旁边,“特保人员”看手机,我对他发正念。

我把最近的经历写出来,希望同修都能正念面对邪恶。最近在明慧网上看到几篇关于正念面对摄像头的,我们也要正念面对“维稳人员”。

以上所言,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由于受修炼层次所限,一些同修总是停留在修炼初期感性上认识法的状态,而不是在艰苦的实修过程中领悟法的伟大、殊胜,在理性上也升华上来。因此,每当魔难来时,有些同修就不知所措,完全没有了正念,把自己摆在了常人的位置上。在修炼初期,师父就在《洪吟》〈苦其心志〉中开示弟子:“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然而, 又有多少修炼人真正领悟到了法的内涵、做到以苦为乐呢?有些同修在过病业关时,从法理上也知道吃苦是好事,嘴上也说病业假相,可是过关中却死死抱着人的观念不放,本能的对抗吃苦。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把假相看的太实,有意无意的把病业当成了常人的病症。比如,时不时的感受一下病业是否减轻了;同修见面时总是要关心的问候一声:感觉怎么样了?好点没有?基点还是落在“病”上了,根本就没有跳出人的观念,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修炼人。

那么,什么是修炼人呢?就是看问题的基点与常人不同。比如,为啥就认为痛不好呢?也许痛正是自己宇宙天体更新的体现呢?大家都知道炼功要吃苦,炼功不仅仅是改变肉身的问题,同时也是自己所代表的整个宇宙体系内众生被法加持净化更新的过程。那你说吃苦好不好呢?一念之差,人神之别!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所讲:“我经常讲一句话就是,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有些学员学大法之后碰到很多魔难,如果你不修炼,那些魔难就会使你走向毁灭。正因为修了大法,这些魔难提前来了虽然受到的压力很大,对心性的考验很难过,有时过的关也会很大,可是毕竟这些魔难都要过去,都要结账,都要买单。(众笑)这不是大好事吗?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

在病业问题上还存在一个普遍现象,就是认为只要向内找了,病业就能消除,往往把向内找当成是摆脱病业魔难的手段了。因此,有的同修虽然执著心找出一大堆,病业却丝毫没有减轻,久而久之就开始动摇了,甚至怀疑大法,病业的表现也就随之加重。这是根子上的问题,就是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来对待。其实,向内找与消除病业本身并没有直接关系。不是说你向内找了,病业就一定能消除,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有的人身体上可能还有承受一些。向内找是法的机制,修炼人通过向内找,修去人的各种执著、人心,从本质上改变自己,从而真正的提高上来。走出人,走向神,这才是修炼的真正意义。
    ——《对过病业关的一点浅显认识》

年前,我被一件事情困扰着,望着家中一沓沓的一元旧币象小山一样,有近二万元。询问了本地熟悉的同修是否需要一元真相币时,都回答不需要。平时为学法小组做真相币,自己拿出来做流动资金的也有近一万元,加在一起近三万元的款项积压在这了。银行内已无可用的活期存款。手头上可用的现金少之又少。那个愁啊。又要过年了,心中对同修的抱怨之心就又出来了,压都压不住,一个劲的往上窜。

这件事得从十天前同修发给我的一条信息讲起。

同修发来信息说急需要二万元的一元未打印真相的纸币,她要自己打印。接到这则消息后,我开始为她准备,费了很大劲,找了亲朋好友及其他同修全力筹零钱。当钱快筹齐时,她却只要了四千元新币,旧币不要,理由是旧币不好打,会出错,难整理,费时间。当我说旧币已整理好时,她还是不要,说打错了,她就要烧掉……最后很为难的说那就拿五百元吧?我呆了呆,只说了一句:“啊?那算了。不用了。”之后就不再想说一句话,离开了。

当时抱怨的心真的是很大,之前她并未说明只要新币,所有的钱也都由我垫付。旧币从各同修或朋友手中拿来时,确实是很难处理。我坚持做真相币也有十年的时间了,整理钱也有一些经验,当旧币转交到我这时,我想为同修节省一些时间,就开始和家人一起整理。从分拣、整理,到压制,有些钱有污垢还需要水泡、清洗、烫平,为这近二万元的钱币,真是下了很多功夫,从筹备到整理汇总,一幕幕的画面呈现在我面前。你说这么多钱,我怎么处理?积压在这,得多久才能回款?

这时电话响了,一接,是社区打来的,说是要上门给我拜年。我回绝了。挂了电话后,我发正念,并开始向内找。我知道是自己错了,我应该从自身找原因,而不是去抱怨同修。静下心来向内找,这一段时间出来这么多麻烦,一定是自己有问题了。

师尊在《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中说:“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

反观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是没把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大小事当成修炼的好机会,没站在法上认识法。表面上看没什么,什么抱怨的话都没说,自己的心呢?修炼,你是做给别人看的吗?心达到标准了吗?想让人崇拜的心,别人都不行,就我行,你看我多有本事啊?别人搞不定的事情,我都能搞定。强调自我,以自我为中心,认为我费了多大劲帮你了,你还不领情?虽说未在嘴上说出来,但心动了,还动气了。当跟自己观点不一致时,是不是还有看不起同修的心?有这些心,怎么达到修炼人的标准?矛盾面前得无条件向内找自己啊!各个空间无数的眼睛在看着,不但看我们说什么,还看我们如何对待矛盾、人与事,还有什么心放不下……不论我们做什么,都要达到师父的正法要求、标准,才是最好的。真的应该好好看看自己,找出自己的不足。

当真正向内找时,事情就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有几位不怎么联系的同修主动询问我是否有真相币。特别神奇的是:这次旧币虽说很破旧,但出错率却很小。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一个月的时间内,近二万元的一元真相币只余下了三千元。社区也没有再来找。
——《真正向内找 更好的救度众生》

曾有一位同修,就用从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正念对待监控,不仅救了世人,还救了监控摄像头里的生命。当单位安装监控时,该同修劝过领导,但领导不听劝,说是上面的意思,不能违抗,安装过后,同修就给摄像头讲真相,并说:“逢我和大法弟子做证实法的事从这儿走过不要录像。”结果,摄像头真听话,领导调阅录像,关键时刻是一片黑屏,为此,连续换了三次摄像头,结果都一样,为解开他们的疑云,同修就给领导和安装人员讲真相,就这样,监控也没再换。到现在,他单位还用着那时的监控。对待监控,用人的办法是不行的:计算它能照射到的范围,想着怎么躲开它?实在躲不开了,用什么办法遮挡,怎么掩盖、進出怎么化妆等等,现在有的监控都可以录音,照这做法,在监控周围都不用说话了。整天在想这些,那不就把自己降为人了吗?大法弟子还怕外星低层生物搞的科技?怎么证实法?师父赋予 大法弟子以神通,用神通对待、处理这问题就简单多了。还是修去怕心的问题,怕心没了,智慧也就有了。
    ——《正念对待监控摄像头》

还有同修家养一宠物,说是孩子养的,孩子不拿走。那宠物好象很有灵气,一叫它马上就来,还给人展示它的各种姿势、动作,眼睛直直的盯着你,讨人的喜欢。开始我也觉得这宠物不一般,好象能听懂人的话,对有的人还很热情。我很惊讶,就附和着夸它几句。后来想想,修炼的人怎么去欣赏和喜欢动物呢?同修见着还去抱抱它,都夸它怎么怎么样的。修炼人说话都是有能量的,大法修炼人身体的能量场对动物会起到什么作用、在改变着什么,我们肉眼是看不到的。师父讲的法内涵巨大无边,我们在有限的不同低层次能理解多少啊?师父不让我们做的我们就不做,师父让我们做的都是对我们最好的。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说:“不杀、不养它有一个原因。“不杀”修炼的人都明白了,“不养”这里有两个道理,一个是修炼的时候这些动物容易得灵气。如果一下子得灵气,说不定它会干很多坏事。中国有句老话叫“成精了”。动物本身是不让修炼的。再有一个就是养这些东西很操心,会散心,想它也是执著,就影响修炼。当然对修炼人来讲,很喜欢动物也是一种执著。”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师父在法中明明白白告诉我们的事情,我们做到了吗?这又不是谁逼着你不让你做的。
    ——《再提“不杀不养”》

我决定破除摄像头的迫害,我绝不在摄像头下生活,一个好人怎么能够随便被人欺负呢?!于是,我咨询了一个律师,我的目地一个是咨询,另一个是告诉这个律师我还在修炼,至少有一点,让他看到大法修炼者的坚定。我从网上搜了大量关于私自在别人家门口装摄像头违反的法律,主要一条就是公民个人隐私受法律保护。我从网上打印出法律条文,首先去找物业,物业开始不说,后来领我到居委会,居委会的也不敢答复,赶紧找街道,可见他们心里发虚,已经乱了阵脚了。我正告他们:如果没有法律的依据,他们就是违法犯罪,我就告他们去。并且告诉他们,必须马上拆除。居委会回答:说街道下周来解释。我正告他们:你们这是违法行为,我绝不接受,我正式通知你们,摄像头我拆了。结果,我自己把摄像头电源拆了。过了很久,街道也没有过来解释,其实他们自己也知道是违法的。
    ——《不在摄像头下生活》

其实旧势力安排的所有这些干扰迫害措施,表面基本都是用人的方法,针对人的,针对人心的。只要能在那一点上悟到神的理,正确对待,把自己摆在超出人的境界,从而以神的心态去慈悲对待,那么人的一切对神来说什么都不是。打个也许不够恰当的比喻,是否可以说,如果心性真达到了神的境界,坐在原子弹上它都不会爆炸的。就说这个意思。在人世间,觉得会阻碍我们的一切、方方面面,可能都是我们人的观念,都是我们需要修去的,都是我们要提高上来的,也都是从人到神所必须跨越的!一般都是在不同侧面、不同角度、不同的干扰中有不同的、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突破,才能达到不同境界,从而能做出我们该做的。最终对我们的要求是:对所有的人的东西都突破到神的认识,才是达到标准。真能如此,即使再险恶的人世,也跟没有任何险恶因素一样,都是任我们行走的乐园。实质是神念带动神的强大的场,在其场的覆盖面之内,解体一切邪恶因素,法正一切众生!当然,不能救度的自然解体了。
    ——《世间干扰重重 正用促人升华到神》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7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7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6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5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65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4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明慧修炼园地:《绝处逢生》(1)
当前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