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54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8年5月28日
节目长度:69分52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6,853 KB

16,712 KB

65,50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8年5月24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54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没有被迫害心理 只有慈悲救人
再谈重视发正念的体会
也谈“及时曝光邪恶”
找到了讲真相中成与败的根本原因
忙,为了什么
再去自私心
修炼中的寂寞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没有被迫害心理 只有慈悲救人。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

我因为起诉江魔头,被当地中共警察绑架到看守所。这里的环境之恶劣,超过了我的想象。无论冬夏進来的人不管老幼一律先洗凉水澡,即使在生理期间也不放过,并且不准盖被子,只能盖个很薄的褥子,不能枕东西。

我来时正是深夜,为了不吵醒大家,我没有过多抗争,当夜我冻的一夜没睡。在这里,不能随便上厕所,有规定时间,如果没到时间,你就算尿裤子,也不让去的。除了牢头等几个人,白天不能解大便,要夜里才能去。新来的用卫生纸,要向牢头申请,如果牢头心情不好或者看你不顺眼,根本不搭理你。

这里不能随便说话,不能随便走动,干什么都要请示牢头批准。对法轮功学员,他们盯的更紧,不能挨着坐,中间要隔其他犯人,只有牢头与三个老号可以随便聊天,不必遵守那些规矩。其他人除了必要生活中不懂的可以问,平时只能说的两句话“对不起,错了”,“知道了,谢谢”。一天到晚安排满满的,放风,也只能排队转圈,不能自由活动,不能说话。

牢头权力很大,说什么是什么,狱警根本不管,她们这里没有人情,比劳教所还要恶劣。我被安排和两个犯人打扫厕所,这是最脏最累的活。一天七遍,每一遍内容都不一样,天天在水里泡着,其实就是变着法整人。

在平时,我就是个稳重善良的淑女形像,到这里,我吃饭干活都跟不上,经常被他们挖苦、讽刺、呼来喝去,百般挑剔。干什么都是错,那两个犯人,她们也看不上,我们三个成了她们的出气筒,没有一点尊严。

我认定他们是邪恶的帮凶,被烂鬼操控的没人性,无可救要,对她们产生很大抵触,经常不听她们的,老跟她们较劲。一次,在与她们冲突中,我告诉她们,我要向狱警揭发牢头的行为,这一下她们九人轮番对我攻击,以我值班犯规为由,罚我天天值中午班,不给用卫生纸,我陷入极大的压力和困境中。我准备绝食反迫害,一连两晚,我刚躺下,就听到另外空间传来邪恶阴冷的狂笑声,它们似乎得逞了。

我不停的发正念,背法,找自己。第三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我来到了一个明亮宽敞的花园里,在这里,我遇到了牢头和那三个管事的犯人,我认出她们曾是我的家人,她们笑盈盈的看着我,我高兴的说:原来你们是我家里人呀,当初在那里面,你们怎么那么恨我呀?她们笑着答道:其实我们一点也不恨你。醒来后,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赶紧向内找。我悟到:师父让我要把她们当亲人对待。修炼人没有敌人,只有慈悲众生、证实法、救人是第一位的。

我本身执著于自我的心太强,自高自大,显示心、好为人师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争斗心,都没修下去,生活中自以为是,很少低头,不愿认错,我的这些不正的心态被旧势力钻空子,操纵这些常人来迫害我,我没能及时归正自己,反而生出不平和怨恨指责、争斗、对抗,还以为是在反迫害,使环境越来越差,差点让邪恶得逞。我绝不能承认这种迫害,我要归正自己,赶快提高上来,把那些不正的人心、执著彻底清除,那些执著都是假我,都不要,去掉这些名利心,只要真本性,只要慈悲善念。

心态平和了,语气也平和了。出自于我的真心,“对不起,错了”,我确实说的太少了。从那以后,无论她们怎么挑毛病,我都能平静的接受,不是为了符合她们,是为了符合大法对弟子的要求,从而证实大法。同时我也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一有时间,就发正念和背法。师父在《洪吟二》〈别哀〉中说:“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随着我不断的归正自己,她们对我的态度明显转变。那个盯着我挑错的女孩儿忽然对我好起来,让我睡在她旁边,还给我盖厚被子,不让我多干活,处处维护我。牢头也不让我值中午班了,按时发给我手纸,态度好了很多,有时还会为我着想,跟我一起干活的犯人都看出来了说:她现在对你挺好的,可能看你长的漂亮。我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默默的感谢师尊的保护。对师父在《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中讲的“修内而安外”这一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后来我再也没听到邪恶的狂笑。

在梦中,师父又给展示了那些迫害过大法弟子的人已经奄奄一息了,在弥留之际,她们有的良心发现,告诉我们她错了,她后悔曾经伤害过大法弟子,我便拿着师父留给我的法宝(是一种植物)放到她们鼻子下面,她一闻立刻就好了,其中还有一个外星人。师父真是太慈悲了,只要还有一线希望都让我们去救他。

第十天,在我底气十足的拒绝了狱警让我写“悔过书”的无理要求后,我被调到另一个监室。这里的环境稍好一些,也不让我打扫厕所了,但依然不让随便讲话,牢头看的很紧。同修悄悄告诉我这里的犯人在过年环境比较宽松时都给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我便利用上厕所的好机会给刚来女孩做了三退。

有一天,我不小心把牢头的镜子(用食品袋锡纸做的)给弄坏了,她对我大吼大叫,说了许多难听的话,我这次一点也没有动心,只是后悔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她做个镜子真的不容易,我真诚的向她道歉,明显的感到了结了一份债。

我已经被关押十三天了,预审当天拿了一张纸说,先关你一个月,反正你也不签字,就别看了。几个同修都说,这里诉江的都关一个月出去,我想我还得呆十多天呢。忽然我感到这一念不正,一切应该都是师父说了算,邪恶说了不算数。我不能认可,否则就把这事给定住了。我该出去就出去了,不用多想结果。在师父的保护下,第十五天上午,我顺利回家了。

在此我衷心感谢师父一路的保护与点悟,经过这场魔难,我终于明白大法弟子无论在何时何地遇到任何人,包括司法人员,不论表现如何邪恶,我们与这个表面的人之间,都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而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我们该转变这种观念了,师父在《洪吟》〈新生〉中告诉我们:“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

以前我总认为是让众生观念转变,现在我悟到是我们要观念转,众生才能转变观念。旧势力就是摆不正与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关系,而执意的破坏性检验和迫害大法弟子,我们不能再把自己放在被迫害的位置上了,那是被动的承认、承受,要摆正自己救人的位置,才能去唱主角,而救人的关键就是慈悲。

去不掉名利心是生不出慈悲心的,被障碍住了,而名利心经常的表现就是执著于自我,证实自我,维护自我,都是假我,是最无能的细胞,都得彻底清除解体它。在魔难中它们会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正是清除它们的好机会。所以魔难中就是找到真我,证实法。

救人的过程而不是受迫害的过程。如果我们所思所想都能从正面出发,只想救人,证实法,就能做到正念正行。负面思想一出来,就清除它,就逐渐的斩断与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思维联系。邪恶钻不了空子,也够不着我们了,只有被淘汰。不被操控的常人也容易明白真相,从而得到救度。

下面请听济南大法弟子的文章:再谈重视发正念的体会,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九日。

最近看了同修写的重视发正念的体会,自己也有同感。下面把自己发正念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师父在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说:“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发正念一个是对外、一个是对内,不正的谁也跑不了,只是我们对发正念的态度不同、表现不同。”

大约是在二零零一年,去北京回来后有几位同修被抓,后来被“转化”邪悟了,拼命的去“转化”其他同修,协调人要我们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当天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时,刚坐下盘上腿,感到一股冷风向我吹来,越来越凉,冻得浑身打哆嗦,上下牙直磕碰,像是在冰窖里一样,直到坚持不住了,才想起来喊师父,连喊了三声“师父救我”,才慢慢的缓过来。

第二天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时,和第一天晚上一样,第三天晚上发正念时,还是那样,因为我是闭着修的,很少看见另外空间的东西,但是那天晚上却看到了,眼前是一片骷髅头一样的丑八怪,很吓人的。看见它们都张着大嘴向我吹气,很凉很凉的,我没喊师父,因为我不害怕了,心里想“师父就在我身边”,你们吹我,那我也吹你们,我就用力的吹,不一会,就看到它们往后退,直到退的一个也没有了。这时也感觉不到冷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加持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那种情况。

另一件事是在二零一二年中秋节那天中午,我在家里正炒菜,同修打来电话说:“你赶快到某某同修家来。”我说:“一会去。”不到十分钟又来电话说:“你快点过来。”外面下着雨,我骑上电瓶车几分钟就到了同修家,一看120救护车在门口停着,進屋一看有四五个人站在床前,其中还有一个大夫,担架放在地上,准备送医院的架势。

病业同修在床上大声叫喊:“我不能给大法抹黑”。我说:“你别咋呼,老老实实的躺着别动,不去医院。”同修很听话不动了,我就和家人说:“没有事,很快就会好的。”她儿子问:“120怎么办?”我说:“给人钱,让他走吧。”那个大夫说:“不去医院可不行”。我说:“她不会有事的。”120只好走了。

我就和先去的那个同修说:“咱俩给她发正念,一边一个对着她发。”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同修就想吐,她女儿拿过脸盆来,让她吐,哇哇的吐,一吐吐了半脸盆,倒头就睡了。我们又发了半个多小时,看她睡得很香,我和她家人说:“睡醒了就好了”。然后我们就走了,下午五点时,她孩子来电话,说她妈妈全好了。就是这么神奇!

还有一件事是在三个月前,有个八十多岁的同修,早上炼功时突然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后,想动动不了,想喊也喊不出声来,后来她老头听见有点动静,起来发现她躺在地上,叫他外孙来,把她弄到床上,又把她女儿也叫来。

因她女儿也炼功,她女儿给我打电话,我去了一看,嘴歪眼斜流口水,右边连动都动不了。这时她老头和她外孙问我怎么办?是不是打120送医院?我说你们先问问老太太她去不去医院,老太太只是摇头,意思是不去医院。

她外孙直哭,说:“得这个病越早治越好,千万别耽误了。”我说:“你姥姥没有事,我去找几个人来。”那天我们四个同修约好上集市去讲真相,早八点前在某处等着。我去后,一看她们都到齐了,说明情况后,很快就到了老年同修家。

那天正好我们的协调人也在内,她说:“我们先学法。”叫她女儿把她妈扶起来坐着,对老太太说:“我读一句你读一句。”开始她发不出声音来,嘴歪的很厉害,直流口水,半小时后,就读的比较清楚了。我们就开始发正念,半小时后,她嘴也不歪了,眼也不邪了。一小时后,胳膊、腿都会动了,脸色也变过来了,到十一点多,我们走时她基本正常了,到现在一直很好,也出去讲真相救人了。后来她老头见我就说“没法想象”。

这样的例子很多,不能都写出来,再说一例吧。

在二零一四年,有一个五十岁左右女同修,因病重没钱医治,走入大法中修炼,时间不长病全好了。后来病业又来了,全身浮肿,象面包一样,眼肿的成了一条缝看不见了,头肿的也很大,不像人样了,五、六天都起不来床了。我们去了五个同修,开始学法时,她都不能读法,学了一会儿法,我们就开始发正念,让她丈夫把她扶起坐着。发到四十多分钟时,看到她整个身体在变小,象气球放气一样,有个同修高兴的喊出声来,一个半小时后,她的脸恢复成了原样,眼也看见了,整个身体的浮肿基本上全消了。我们走的时候,她还把我们送到院子里,我们一再让她回去,这才回到屋里。

发正念是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之一,这么重要的事,威力这么大,效果这么神奇,但在我们地区却还存在着一些问题。

有一次我参加一个学法小组,到了发正念时,我有意的看了一下同修发正念时的状态,共七个人有三个倒掌的;有的把两手直接放在腿上,那形像很不好看。师父给你的功能,你这样能发出来吗?还有一个老年同修身体状况不太好,我说你发不发正念?她说发,我说“你把发正念的内容说说我听听”,她说了十分钟,还没说完,能起作用吗?

更为严重的一点,有些小片的协调同修对发正念的重要性认识不清。前一阶段,我市从外地来了几位同修到各个学法小组和同修家進行所谓的心得交流,对很多同修干扰很大,法学的好的同修一听就知道他们不在法上,甚至是乱法。协调人知道此事时,为了制止这种乱法行为,打印了通知单,发到各个片区,让全市同修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有的片的协调人不往下发,也不通知其他同修。有同修知道后,问为什么不发正念,协调人说:“发正念就破坏了师父的安排。”

此时正逢邪党法院对大法弟子進行了两次非法庭审,也是全市大法弟子统一发正念,发下去的通知也不发给同修,说什么发正念就承认了旧势力。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清醒〉中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

不知道以上的同修是怎么想的,师父的话你不听,却听外地来的同修讲的邪悟的话,你还是大法弟子吗?你自己不发正念,也不让其他同修发正念,这是一般的问题吗?师父和同修都在盼你快快醒悟吧!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也谈“及时曝光邪恶”,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

最近,有同修谈到“及时曝光邪恶”的问题,在此谈谈我的一点理解。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觉的应该及时曝光邪恶,这有很多好处:

一、曝光邪恶,对邪恶能起到抑制和震慑作用,减少迫害,结束迫害。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建议〉中告诉我们:“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还开示弟子:“大法弟子在这场迫害中都被打的不吱声了、蔫蔫的都没了,那邪恶它怕啥?它没有顾忌了嘛。你们做的这些事情能够使今天邪恶受到震慑,能够使邪恶大量的减少、抑制住它们,使邪恶害怕、迫害不起来,最后使这场邪恶的迫害不得不结束。这就是大法弟子在法正人间之前做出来的,了不起。”

二、曝光邪恶,能让世人知晓邪恶迫害大法的疯狂、残忍、无道,知道迫害真相并能够明辨善恶,从而得救;有的还会声援大法,帮助制止迫害。其实都是在救度众生。

三、曝光邪恶,能清除邪恶在你身体、思想和自身空间场里面灌输的不好的东西,包括有效去除怕心,真正在法上提高。

下面请听大陆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找到了讲真相中成与败的根本原因,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

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的十几位同修岁数都比较大,六十左右的只有我们三、四个人。

在二零一七年的夏天,一天学完法后大家交流。六十六岁的甲同修说,现在天气暖和了,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见《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咱们年轻、会骑车的,是不是去乡下讲真相救人?

我和乙同修也同意去,让偏远山区的众生也能听到法轮大法真相,让山沟里的众生也能有选择美好未来的机缘。

第二天早八点,我们三人骑上摩托车,一路走一路贴条幅,挑选合适的位置贴真相展板,整个一条沟,我们一直骑到最后一个村庄,家里有人的就進去讲,没人的就给放一本真相期刊。

修炼前我有脑袋怕见风的毛病,风一吹就剧烈的头疼,这次我们每天骑着摩托车跑七、八十或百十里路,大风把脑袋都吹麻木了也不疼。从此我的头疼病就去了根儿,再也没疼过。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弟子,帮弟子拿掉了那些坏的物质。弟子叩谢师尊!

接连几天做的都挺顺,每天都能劝退几十人,就产生欢喜心。

这天又有一位同修加入了我们下乡讲真相小组。我们四个人分成二组,分别去不同的村。我和乙進村后就从沟里往外挨家挨户讲真相,刚讲了四、五家,就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一辆警车直接开到我们跟前,三个警察把我们绑架到镇派出所。我们没有留意,那个派出所就在我们去的这几家附近。

在派出所,我们一直给警察们讲真相。那个所长表面上表现的很和善,但私下里却给县国保大队的人打了电话。很快,国保大队副队长和一个警察开车来把我们绑架到县公安局。我和乙配合给国保警察讲真相。我说:“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其它国家都把法轮功视为高德大法。”副队长说:“我知道,那你到国外炼去,没人管你。”我说:“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大法弟子,会遭天惩的。”他说:“我们国保大队某某,抓法轮功这么多年了,现在活的好好的。”我说:“你别看他现在这样,那是时辰未到。时辰一到,报应来时,悔之晚矣。”他沉默不语。

最后还是把我和乙关進了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天。

拒穿号服 邪恶自败

在看守所我拒绝穿号服,就背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讲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他们有四、五个人冲我大吵大嚷,气势汹汹的说:“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说不穿就不穿?这是你说了算的吗?”我在心里默默发正念:“解体操控他们的邪恶烂鬼、共产邪灵,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一个警察说:“快穿上吧。”我既坚定又平和的说:“我没干坏事,我不穿。”警察也就没再说啥。

向内找 窒息邪恶

关在看守所的第一个晚上,躺在那又潮湿又发霉的被褥上开始向内找自己:为什么给派出所所长讲真相,基本真相都讲了,他还说他也看过《转法轮》,表面还挺和善,可他不但没有放我们,还把我们交给了国保大队?给国保大队副队长也讲了很多,最后他还说:“你别讲了,挺累的,还是我自己看吧。”他拿了一本真相期刊翻看(那是做样子给我们看)。我俩也一直发正念,怎么就没解体了恶警背后操控他们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呢?

返回来找自己发现,这段时间学法不入心,发正念思想溜号,炼功也静不下来,对孩子的情还很重,还有色欲心、妒嫉心、利益心、争斗心、怕心、懒惰、求安逸心等等,于是我发出了强大的一念:要把这些不好的心彻底挖出来解体它们,请师父加持!

第二天早上,我要求值班警察给我们晒被褥,那警察说:“你都不配合我的工作,因为你不穿号服,我挨了一顿训。”我说:“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他听了,很高兴的把门打开,让我们自己去晒。

第三天值班警察拿一张什么表来,说上边来检查让我们每个人都得签字,我严词拒绝。他们都签完了,让我必须得签。我说:“好,那我就签上‘法轮大法好’”。他赶紧把表要回去说:“算了,算了,不用你签了。”

这天晚上炼功,我听到了炼功音乐,那清晰的乐声不大不小、就象在家里炼功时的音乐一样,是师父在加持我,鼓励弟子的正念正行!我激动不已,眼里浸满泪水,在心里默默的叩谢师父,谢谢师尊时时刻刻的保护、鼓励!

放风时男舍有一男士说:“大姐,你真行,你看我们都穿号服,就你一个人没穿。”我想是慈悲的师父利用常人的嘴来鼓励我。

在黑窝里被非法拘留十天。每天除讲真相,其它时间就是背法、发正念,背《论语》给监舍的人听,每天早、晚听着师父给放的炼功音乐炼功,心无杂念,身体非常轻松。

师尊是这样教导我们的

回来后学师尊《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看到下面一段:

“弟子:感觉到还有一些新加坡同修时常在用人的观念思考大法,(师:是。)不知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师:是啊,大法弟子做什么事都要以法为基点,站在法上思考。学员中是有常人心太重的,也有背后干了不好事的,我在看着呢。”

我悟到,当时给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的警察讲真相时,没有站在法上,是为私为我的,目地是不被加重迫害。当警察责令穿号服时,我不配合邪恶、把自己交给师父那坚定的一念符合了法,表现的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所以师父就帮我化解了。二零一五年诉江的时候,我写好了诉江状,在骑车去邮局投递的路上,生出了怕心就往回骑。那时我正在背师父新发表的《论语》,当返回到半路时,师父的法就打入我的脑海:“天体、宇宙、生命、万事万物是宇宙大法开创的,生命背离他就是真正的败坏;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我顿觉怕心一下没了,浑身充满了勇气,又掉转车头直奔邮局,顺利寄出诉状,隔一天就收到了快递回执单。后来好多同修都因诉江被警察骚扰,却没有找我,想必正是因为我是站在了法的基点上,是大法的力量,是师父的慈悲保护。

合十 叩谢师尊

下面请听问君的文章:忙,为了什么?——不能圆满的悔恨,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九日。

两年前初夏的某天,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一位同修,简单的几句交流后,我得知他现在自己开了一个小公司,以前他是靠给别人打工养家的,现在自己做老板,就显得更忙了!连说话都能感觉到他的忙碌,比如他说:你来的真是时候,如果再晚来两分钟,我又走了。看着他如此的忙碌,我把要找他办的事说完后,又督促他抓紧时间精進修炼!这时他和我说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两件事(下面是这位同修口述,笔者整理)。

由于我现在比较忙,学法炼功都比较疏忽,有一天清晨醒来时,想去卫生间,但怎么也起不来,突然感觉自己身体不会动了,也不会说话了,当时我看见女儿在屋里走来走去,我就是不会说话,急得大汗淋漓,也没说出一句话。

后来我想,是我根本没有时间学法,更谈不上炼功了,我可能命中注定该得这个病,我还不到四十岁,我的心情无比沮丧……

想到这里,我猛然间想到了师父,对,我以后要精進修炼,求师父帮助,我在心里默默的祈求师父帮我!过了一会儿,我能说出话了,就叫女儿把我扶到卫生间,上厕所后,身体各部位的功能慢慢的都恢复了!我那时候发愿,要去同修大姐家里学法,但是忙的到现在,一次都没去。

那件事后不久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确切的说不能是梦,是我的元神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有一天晚上,我刚刚躺下,就来到一间很大的教室,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在这里参加毕业考试!每个人都在拿着卷纸认真的答题。

等到大家都交卷后,师父当场批分,我得了50分,不及格,60分才算及格,我拿着卷纸去找师父,师父说:“给了你50分,不满意吗?”我说:“是的,我不服气,我也是真心修炼的,对大法对师父,我没有半点怀疑,我坚定的信师信法,为什么别人都得了80~90分,我只有50分?”

师父说:“你不服气,你往这看——”随着师父的话音刚落,眼前出现了一个人体的形状,这个人体有三分之一的部份是红色的,三分之一是黄色的。师父指着红色部位说:“你看看你色欲心这么重。”又指着黄色的部位说:“你看看你利益心这么重,只有三分之一清亮的部位是修好的,我给你50分还少吗?”

师父说完,带着够圆满标准的大法弟子走了!这些大法弟子都拿着自己的考试卷!上面最少的都得80~90分,看着师父带着他们走了,我哭喊着跟在后面:“师父,等等我,别把我落下,我知道我没修好,现在我服气了,我从现在开始好好修,再给我一次机会……”

师父看着我,也不说话,我一直追到南天门,我清晰的看见真的有南天门,那里有两位守门的大神各持兵器站立两旁威严的守护着,师父带着能圆满的弟子進入南天门,我也要進去,可是那两位守门的大神把兵器在我面前一叉,我被挡在了门外。

眼看着师父就要带领修好的弟子离去,我呼号着,师父别把我扔下,我知错了,我一定修好自己,师父等等我……此时师父回头看了我一眼,师父这一眼看得我永生难忘——这眼神中充满了不舍……充满了惋惜……更充满了怜爱!这眼神就像一位父亲去监狱探视自己的孩子,明明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这里受苦,却没有办法把他带走……师父带着弟子们圆满飞升,我被关在了南天门外。

此时的我悲痛欲绝,嚎啕大哭,悔恨自己当初没有抓住机会修好自己,现在一切都太迟了……

我正哭的无望伤心,被家人用力的推醒,回到现实中来,看见枕头都哭湿了一大片,可我还是想哭!这种感觉太真实了!好在是个梦,我现在得抓紧时间精進了,这个机会我不能再错过了,今天晚上我就去小组学法!

我也被他的真实梦境惊出了一身冷汗,感觉修炼太严肃了!不够标准师父也没有办法,师父度人也是正宇宙的法,如果把不纯的拿到新宇宙去,那新宇宙也被污染不纯了!

当即我们互相约定:今后一定好好精進,好在还有时间,我们都严格要求自己,不准懈怠!抓住这最后的机缘,不要等到圆满时再去悔恨!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再去自私心,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又一年。虽然自己还有很多需要提高的地方,但还是想把自己在修炼中的小事和点滴体会写出来,向师尊做个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耳鸣消失了

我耳鸣了近两年,而且一直都是左右耳交替性的耳鸣。我并没有常人那种长时间带耳机听东西的习惯,不会是听力下降。我想作为一个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情,应该向内找,看看有什么执著心应该去掉。可是找来找去,执著心找了一堆,耳鸣却依然不断。我就想,不管它了,对修炼人讲,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就没太在意。

可是大约一个多月前,我的耳朵突然奇痒无比,我忍不住用小拇指去抠,只听耳朵里哒哒作响。结果我的两只耳朵就像失去知觉了一样,再碰它们时候感觉木木的,好像没长在我脑袋两边。接下来稍微小一点的声音也听不到了,而且感觉头有点沉,好像两只耳朵里边有个大气包,半天出不去,好像整个头戴了个大气帽一样。到单位里,同事跟我说话我都得叫他们大声点。回到家听电脑里播放的同修交流稿,声音明明调到最大了,我还嫌音量不够大,得挨着电脑才能听清。这种音量在我耳鸣之前,可能都震耳欲聋了。我想不对劲,这显然是旧势力的迫害,正念否定它!

第二天早起晨炼时,我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发出一念: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就听师父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现在是炼功时间,什么都别想来干扰我炼功,我就是要听师父的口令!如此反复的想。渐渐的,炼功音乐声变大了,师父的口令变清晰了,不知不觉中,我的一只耳朵恢复了,连家里钟表里秒针的滴答声都能听见,但是我的另一只耳朵依然有点耳鸣。大约过了一个星期之后,我发完晚上十二点的正念,突然觉的耳鸣的那只耳朵里面有东西松动,又用手指去抠,这一抠就把一个黄豆大小的物体抠出来了。因夜色幽暗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就把它包在卫生纸里。抠出来之后感觉一下神清气爽,两只耳朵都特别舒服。等第二天早晨起来看时,发现是个发黑的块状分泌物。这分泌物在耳朵里堵得严严实实的,我自己是很难把它抠出来的,这分明是师父帮我把它抠出来了。

后来在单位里,一个同事说手机不见了,她到处找也找不着,另一名同事就拨打她的手机号码,只听见墙角某处传来非常微弱的铃声。我指着对面的墙角,“你看看那边有没有?”她顺着我指的方向,欣喜的说:“找到啦!你可真是好耳朵!”原来,她的手机掉地上了。另一名同事说:“我坐的这么近都没听到哎。”我知道,是师父看到弟子专心炼功了,就让弟子的听力变的更好了。

我高兴的把事情告诉同修:我的耳朵好了!接着我把师父的法像拿了出来,给师父磕了三个响头。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帮了弟子一把。

二、再去自私心

记得儿时父母就说过我自私,但我一直都察觉不到。因此在成长的过程中,无意中伤害过很多人,我人缘也比较差。加上自己主意识不强,经常在独处的时候自言自语,想的都是自己的那点事,根本顾及不到别人的感受。即使修了大法,有所改观,但是近一段时间又表现的很强烈。甚至连法都看不進去。

今天中午吃饭时,我想把真空包装的卤蛋撕开。谁想撕开包装的时候,“哧”的一声包装袋里的卤汁一下飞溅到母亲的眼睛上,当时桌上、地上、母亲的衣服上、裤子上都是,她暴怒了,大声训斥我:“这么自私,怎么能对着人撕呢?你做事情都不考虑后果的,难怪没人待见你。”我赶紧拿布擦拭,母亲还是很生气的说:“都那么大的人了,还那么不懂事,这要是有毒的液体溅出来,你不就伤人了吗?!”我当时也知错了,自责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呢?用剪刀剪开不就没事了么?

事情过后,我向内找,发现这自私心确实深藏不露,害人不浅。我想起昨天我加班时发现办公室的纸箱子用完了,没有人拿,我想那我就去拿一些来吧。于是向经理借了钥匙,直奔仓库去了。把纸箱子放到办公室后想,哎呀我这辛辛苦苦的把箱子拿来了,仓库里还那么冷,我是不是得先拿两个囤着?我就心安理得的拿了两个纸箱子放到自己的工位下面。现在看来当时自己真是被自私心给吞噬了呀。

同修启发我:你想想你之前耳鸣了那么长时间,是不是跟你的私心也有关系呢?对呀,我之前耳鸣了近两年呢,耳朵总是时好时坏的,虽然最近好了,但是不能对自私的心放松警惕!我想这耳鸣可能是除了自私的心外还有要听顺耳话的心,不让人说自己的心。所以,我现在郑重的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不要这肮脏的自私心,而且所有的常人心都不要,发现一个去掉一个!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顿觉心情舒畅,之前写文章的时候还犯困呢,现在精神了。

撕包装袋把汁液溅人、私藏纸箱子、长时间耳鸣,这三件事都是相互联系的,都是要去常人心。尤其是自私心,早该去了。

今天早晨背法时恰好背到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说的这几句话:“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云儿的文章:修炼中的寂寞,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处于一种不易察觉的执著中,在做三件事上,除了炼功、发正念不能与同修在一起,其它的事都愿意与同修一起做,有点儿类似常人中的“粘”在一起,比如讲真相时,先约了A同修,如果她有事,就又约B同修,实在不行,才自己出去,也发现自己这个问题,就找了自己的“依赖心”、“同修情”等,但过后还是没有改变,最近学法才意识到这是一种怕寂寞的执著。

修炼中,我们有同修相伴,共同精進,共同提高,真是一件幸事。可是除了正常的交流和配合做三件事外,也滋生了同修情和排遣寂寞的心,表现如:

一、同修相见无话不谈,修炼中的理悟交流,家长里短,儿女情长,你好他差,明明意识到的执著心,也冠以交流的借口顺嘴说出:咱这不是说谁闲话呀,她确实如何如何;我这不是妒嫉呀,她确实怎么怎么样;我知道自己应该找自己呀,就说说这个事呀等等。于是闲话说了,执著心又膨胀了一圈,也没能真正向内找。时间长了,形成的习惯也不自知,憋了一肚子的话就等着与同修“交流”,现在想来,这种关系跟常人中的那种朋友或闺蜜是一样的,是为了消减寂寞。

同修之间除了需要配合要做的正事,除了要带一下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每个同修都在走自己的路,这条路真得自己走出来。修炼中的苦得自己忍受,救人中的魔难得自己战胜,世人的不解造成的伤害和委屈不必都在同修这倾诉,讲真相中的感动不能在同修这尽情表白,那其中有自己该修去的执著,更是大觉者不断积攒威德成就自己的经历,那过程师父看得见,众神看得见不就足以吗?!大觉者的沉稳淡定,容量包容也得自己修出来呀!

二、有的同修喜欢到处走走,几乎每隔不长的时间就要串联一遍,这样的同修可能家人不修炼,有无人倾听和交流的寂寞,或者有类似人的爱唠嗑的习惯,我也有这样的问题,比如见到A同修了,交流一番,了解到一些状况,见到B同修时就把A同修的情况尽数说出,见到C同修又把A、B同修的情况说出,再加上自己一些评论:最近A的状态不错,正在印大量的资料,准备把他们那一片全覆盖一遍。B同修状态不太好,正在病业中,有哪个同修天天到那发正念。C同修正在做什么项目,有几个手机,平时就在那一放该做啥做啥,正念很强。D同修要去某地购买耗材,得需要多少多少资金。试想,这里面若有一个同修的手机被邪恶监听,其后果可想而知。其中还真有的同修自己用的手机内存已被车站警察拍照,回来后依旧用这部手机与同修联系,不以为然。

找找我们在寂寞难耐时,那些执著要说出来的话,里面掩藏着很容易察觉的执著心:有过不去关的无奈和痛苦;有修炼中对法理有了新的领悟的欢喜;有对常人、家人、同修的不满;有对生活中名利情放不下的纠结;有讲真相中世人三退后的欢喜和显示。有对他人指导似的品头论足。有常人般发泄排遣寂寞后的满足。其实这样做恰恰给执著心找到一个最好的隐身处,除了安全因素,也空耗了自己和同修的宝贵时间。

有时我想,不再与这样的同修联系吧,太不安全了,可找找自己,自己何尝不是与这样的同修有许多相似之处。通过学法,终于有了新的认识,自己应该提高了,修去执著,扩大容量,包容同修,善意指出,不背后议论同修,不强势改变。路不同,每个生命特点不同,承受和背负的责任和因素不同,我们都在努力做好就好。

让我们一起重温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关于寂寞问题的讲法:“在这种看不到前景的修炼环境中、漫长的寂寞中,是最难熬的,最容易使人涣散,这是修炼中存在的一个最大的考验。”

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还说:“但是我不经常讲法,最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修炼中啊,大家都知道吃苦很难,实际上吃苦还不是最难的。苦嘛,再苦哪,过后也明白过来了,可是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难的。”

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到:“最可怕的是在长期的寂寞中。人最怕啥?寂寞。寂寞能使人疯,寂寞能使人忘记过去的一切,寂寞甚至能使人忘记语言,也是最可怕的一种苦。人说谁谁面壁九年,谁面壁十三年,也有人坐那上百年了。你们没有那么寂寞,就是坚持始终的像个大法弟子那样。”

现有层次,敬请同修指正。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我时常在想,师父各地讲法中有以后不允许再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内涵,为什么我还在“十字架”上呢?有一天,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这段法打到我的大脑里:“在武汉办班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学员,三十岁的小伙子。我刚刚讲过这一课之后,他回家打坐,马上就定下来了。定住之后,忽然看见这边出现阿弥陀佛,那边出现老子。这是他在心得体会中讲的。出现了之后,瞅瞅他没有吱声,然后就隐去了。又出现了观音菩萨,手里拿着一个花瓶,从这个花瓶里飞出来一股白烟儿。他在那打坐,看的很真切,他挺高兴。一下子化出了几个美女,美女就是那个飞天,那多漂亮呀。给他跳舞,舞姿这个好看哪!他寻思:我在这儿炼功,观音菩萨奖赏我,化几个美女来给我看,飞天给我跳舞。他正想的高兴的时候,一下子这些美女就一丝不挂了,做着各种动作,扳脖子搂腰就上来了。我们学员心性提高的很快,当时这个小伙子就警觉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炼功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这个念头一出,“唰”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本来就是幻化出来的。”我忽然从这段法中悟到了另一个内涵,就是劳教所也是假的,他们所要求的一切都是假相,都是幻化出来的。这个劳教所,所谓的解教前还让写“三书”,交到当地“六一零”,否则不放人。我想既然劳教所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相,我决不能写。我快到期时,正赶上两个年(元旦和大年),这样就更提前要求写“三书”。那天晚上,管教让我过去说:某某,“六一零”让写“三书”,不写回不去。当时我就用师父打到我脑子里的法说:某管教,“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见《转法轮》)她说:你跟我说没有用,我说有用的。她说那我问你,你说这件事情(指法轮大法这件事情)什么时间能结束,我说:某管教,任何事情都是有始有终的,这件事什么时间结束,我不知道,只有我们师父知道。她又说: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写,等到我退休了,你也出不去,我说不会的。那时因为师尊的加持和我心中有法,真是一点怕心都没有,非常平静。这时又有一个管教進来了,她曾经看管过我,她说快写吧!不写是不行的,我说我不写。这时她俩不再理睬我了,只管闲聊了,我说,某管教我出去了。她说出去吧!就这样看似很难过的关,师父又一次慈悲的给我化解了。
    ——《我是这样最后否定迫害的》

有一名同修在晚上挂条幅时被绑架,当天就被拉往异地非法关押,当同修知道消息后已经过去两天了。经过多次和亲属做工作,亲属去国保要人,被告知半月后就放人,到日子后不见人影,又去要人时,被告知三个月后放人,结果三十五天后,家人接到国保的电话说已被批捕,材料已上报了市检察院。同修们配合家人去国保要人,门卫请示国保的负责人只允许一人進去,去后告知已被批捕。家人又直接去了市检察院,检察院说国保只是电话告知批捕,卷宗还没有移交,给一个半月的调查取证期,有什么异议你们去国保询问。几位家人下午又返回到了公安局,在大门口(国保在此楼上)门卫打电话请示后,连一个人也不让進了,打有关责任人的电话也不接。在这种情况下,陪同的同修经过和家人商量决定,直接打12389投诉平台,把事情的经过及国保的一次次欺骗违法行为如实的反映了上去,对方态度比较热情和认真。打完投诉后,又抓紧时间用匿名向中纪委发出了举报信,在这之前,我们又在明慧网上曝光异地看守所对同修的迫害行为。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我们的心是平静的,没有常人那种打击报复的心理,我们是在用人间法律反迫害,目地也是为了制止迫害。我们是在善用这些方式,但是我们不是依赖这些方式,我们知道人间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法而存在的,法律也同样如此,但我们不能把心用在这上面,因为大法弟子做的事不是常人的事,是利用常人的形式,但根本的问题都在师尊的掌握之中,到什么时候,做任何事情都要坚信师尊和大法,不能生出依赖常人的心,也不能依赖常人的任何东西,我们要的是大法弟子的正念,要的是法理的升华和心性的不断提高。当我们对法理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时,堂堂正正的做完了这些事情后,一天后,同修的家人就接到了国保的通知叫去拉人。事情有些出乎人的意料,其实也不是什么惊奇的事,大法弟子没有犯法,本来就不应该被抓被关。事情能这样顺利,其实都是师尊做的,师尊看到了我们整体在这件事情上心性到位了给我们做了,这其中,被关押的同修念也很正,不配合看守所任何邪恶的要求,正念反迫害,不停的讲真相救人。
    ——《营救同修有感》

有的同修在大风大浪中正念十足,在手机、电视、电脑面前却无法自拔,这也是温水煮青蛙似的迫害。因为贪玩而毁掉的修炼者,比迫害致死的修炼者,可能多的多,只是更隐蔽、更不易察觉。电子产品,这个隐形杀手,也是修炼路上的拦路虎,更是乱人正念的罪魁祸首。十指捧水,如果每个指缝都往下漏,捧起来就两手空空。花时间修炼,如果每分钟都荒废掉,时间就会匆匆溜走,最后可能就一事无成。“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这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师父的良苦用心。旧势力控制电子产品疯狂席卷全球,用意何在?其实就是魔乱人间,让我们玩的失去自我,让我们不抓紧时间,然后毁灭修炼人,破坏师父正法。当我们拿起手机要玩时,当我们坐在电视、电脑前要放松时,希望大家背背师父在《精進要旨》〈退休再炼〉中的法:“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 以及师父在《精進要旨》〈坚定〉中的法:“如不固守其念,一生无得。不知何时再成机缘,难也!”多想想机缘难得,就少一些手机迷恋。古语讲: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读书如稼穑,勤耕至丰饶。修炼要有深厚的佛学功底,就要多花时间学透法,才能领会法。要真正的付出时光精力去救人,才是助师正法。如果放弃了每时的精進修持,痴迷于电玩,而空谈层次境界、救度圆满,就是纸上谈兵,就是眼高手低,就是空中楼阁,就是欺骗自己。把时间用在修炼上,珍惜每一寸光阴,珍惜每一次提高的机会,才是把惜缘落到实处。
    ——《警惕当代三大魔》

师父在法中要求我们平衡好家庭关系。在现阶段,我悟到:家庭和修炼不是对立的。由于每个家庭的因缘关系不同、大法弟子的自身条件不同,所以遇到的家庭环境就不同。平衡好家庭关系,不是在家里干活越多越好,也不是一味地忍受付出,而是让家人能从我们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认同大法,支持大法,明白真相并做三退。这样,我们在家中也能有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其实,家里出现的一切矛盾都是冲着我们修炼来的,家庭就是熔炼我们的地方,很多执着、很多人心都会在这里磨掉。同时,我们也在向家人、亲人展示着大法的美好。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我还深刻地体会到:修炼人的善可改变一切,而争斗永远不可能。我们的一言一行代表的是大法的形像,家人、亲人可能会通过我们的表现,感受大法的美好,所以在家庭环境中修好自己真的很重要。
    ——《在家庭环境中走好修炼路》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对现政权不褒不贬,这是原则。”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还说:“其它做法,常人的事情你不要去随便赞扬,也不要随便去管。”我们揭露中共邪党、揭露江魔头是揭露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为了救度众生。现政权及现领导人的其它一些事情那都是常人中的事,我们是修炼的人,师父在早期讲法就告诉我们不参与常人的政治,至于抓的那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贪官那是天意,是神的安排,他们只是顺天意做,人能做的了什么呢?我们就是做好三件事,多救度众生。
    ——《关于真相币的问题和同修切磋》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54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1分
 
【普刊】 明慧周刊二零一八年(5·13特刊)【1】下
下载>>        54分
 
【普刊】 明慧周刊二零一八年(5·13特刊)【1】上
下载>>        5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53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53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52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52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51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51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5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4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明慧修炼园地:《绝处逢生》(1)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