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5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高知篇(續)

发表日期: 2018年4月26日
节目长度:34分4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8,303 KB

32,52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现在是修炼故事节目。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在中国大陆,几乎每一个市、县、乡、镇,甚至村落,都有法轮功学员晨炼的身影。 不论严寒酷暑、春华秋实,他们一如既往地坚持着,并且人数越来越多,达到上亿。这其中,有许多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较高的文化知识和社会地位,是社 会中的精英阶层。在法轮大法的指导下,他们以“真、善、忍”为原则,在各自的岗位谱写出了一首首生命回归、向善的清曲。今天,让我们继续走近他们,去了解那一幕幕真实的往事。

法轮功福益社会——高知篇(四)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在中国大陆,几乎每一个市、县、乡、镇,甚至村落,都有法轮功学员晨炼的身影。不论严寒酷暑、春华秋实,他们一如既往地坚持着,并且人数越来越多,达到上亿。这其中,有许多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较高的文化知识和社会地位,是社会中的精英阶层。在法轮大法的指导下,他们以“真、善、忍”为原则,在各自的岗位谱写出了一首首生命回归、向善的清曲。今天,让我们继续走近他们,去了解那一幕幕真实的往事。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高级工程师的故事

宋爱昌先生,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十三所高级工程师,一九九四年、一九九七年先后担任物资处处长、设备处处长。

在一般人的眼里,物资处处长、设备处处长都是富的流油的肥差,有很大好处可捞。对普通人可能是这样,但对修炼法轮功的宋爱昌来说,只是工作岗位不同而已。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宋爱昌,炼功后,不仅多年治不好的咽炎和慢性胃炎好了,而且在工作中严格按照李洪志老师教导的“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重德行善、不谋私利、善待他人。

(一)不贪不占 看淡利益

一九九八年五月,单位准备从国外进口生产设备,签订购买合同之前,要先到国外厂家去考察,互赠礼品是一项社交礼节。宋爱昌买了中国传统工艺品鼻烟壶作为礼物馈赠给外商,同时接受了对方送的小礼品。按惯例,因公事赠送的礼品是可以报销的,但修炼后的宋爱昌认为自己也接受了外商的礼品,就不能再占公家的便宜了,于是就自己出了这笔钱。

作为设备处处长,宋爱昌负责单位所需设备购置计划的审批。在九十年代,权钱交易已经蔚然成风,许多供应商采取请客送礼、给“回扣”的策略来推销自己的产品。但宋爱昌从不接受这些。他认为担任设备处处长,是一种责任,是单位领导对他的信任,所以他拒收任何名目的礼品和财物,坚持货比三家,优先选购质量高、价格适中的设备和原材料。

有一天,他正在单位的厂房内检查施工进度和质量,客户趁他不备,将一摞钱塞到了他的工作服里。当时他不便当面拒绝。下班后,他亲自到客户住的宾馆,把钱如数归还。客户有些不解,以为他嫌少。宋爱昌就告诉他们,自己学了法轮功了,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中说得很清楚,法轮功学员不能得不该得的财物。客户一听,表示理解,就把钱收下了。

宋爱昌一直住他妻子单位分配的住房,后来他的单位分房子了,有人建议他开个假证明,在本单位也分一套住房,当时他就想到了:造假不符合“真、善、忍”的“真”,就没有在这上面用心。

(二)洪灾中捐款第一名

一九九八年夏天,长江流域遭遇百年不遇的洪水灾害,全国上下纷纷捐款。宋爱昌从电视得知消息后,也要捐款。但他工作很忙,经常出差在外,怕错过时间,就把当时出差报销后剩余的一千八百元全部交给了助理员,委托他代办。他原以为单位会设立一个捐款箱,大家自愿往里投放,后来得知,钱是集中交到单位财务室,由单位统一捐出的。后来单位张榜公布了捐款名单,他名列第一。职工们都很惊讶,有人问他为什么捐这么多钱,他说是学了法轮功,师父告诉要“做好人”,才会捐这么多的。这件事后来被记入了单位的“大事记”。

武汉研发工程师的修炼故事

李军民先生,武汉市研发工程师,华中科技大学电信系硕士、博士研究生(迫害发生后被剥夺博士学籍)。

(一)修炼法轮大法疾病消

李军民走入法轮功的过程非常有戏剧性。那是一九九六年六月,中国气功杂志对畅销书《转法轮》的广告简介和《光明日报》上一篇批判法轮功是迷信的文章,正、反不同的报导,引起了还在华中科技大学攻读硕士的李军民的兴趣。于是他找到学校法轮功炼功点的学员了解情况,并借来了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阅读、研究。

当时的李军民多病缠身,久治难愈。为了健康,从小受无神论教育的他,在了解到钱学森等科学家对气功和人体科学研究的理性支持后,也尝试过多种气功锻炼。但从众多功法以及古代佛道两家的书籍中,他一直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能快速见效而又方便长期坚持的功法,并发现很多气功都是骗钱的。到一九九六年六月,他的身体已经难以支撑学业的继续进行。

通过实际接触、了解法轮功学员,李军民认识到,法轮功和社会上所有的功法都不一样:法轮功修炼不讲形式,学员们来去自由;炼功时间没有讲究,可根据自己情况灵活安排,有时间多炼,没时间就少炼,等有时间再补;不收学费,辅导员都是义务传功教功,不求名利,只积功德;以“真、善、忍”为原则修炼心性,同时辅助炼五套功法以达到性命双修;法轮功真正教人做好人,教导学员在遇到各种矛盾、魔难时要重视自身心性境界的提高,不与人计较,“心性多高,功多高”[1]。于是,他认真通读了借来的《转法轮》等经书,发现语言浅白简单但却内涵深厚、博大精深,他深深地被折服了。他明白自己终于找到了多年来一直想要找寻的修炼大法。

在很短的时间内,他的身体状况就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从高中开始长期折磨他的各种疾病,如:神经衰弱、偏头疼,紧张、失眠、不能连续用脑、慢性胃炎、胃溃疡、慢性十二指肠球炎、胸口疼、盗汗和咳嗽、阴虚火旺、鼻炎、鼻窦炎、关节疼等等,在不到一个月、有的甚至几天内统统消失了。从此,他浑身轻松,精神饱满。

(二)放下执著 学业更优

修炼后的李军民,心性和思想境界提高了,性格也变得乐观、开朗,对人更加善良、宽容和真诚。修炼一个月后他回乡下老家,一位高中同学很惊讶地说他“比上个学期变化好大啊,性格平和多了。”

同时,他懂得了凡事“顺其自然”的道理,不再为个人名利争斗,转而把心思放在认真学习专业知识上。私心杂念少了,思想变得清净专注,效率提高,学习成绩自然而然变好了,有一门学位课考试居然得了满分。修炼后第一学年(二年级),他被评为年度“三好研究生”。在五十多个同学中,他的硕士一、二年级学位课总平均成绩由当初的最后几名,跃升到第三名,申请并获准第三年开始直接攻读博士学位。随后,他顺利修完了本专业博士学位课程,进入论文课题研究阶段。

(三)心系同学 拾金不昧

法轮功教导修炼人做事要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实验室公用的电脑硬盘小了,难以满足大家的使用需求,父母家境困难的李军民,用自己的奖学金(约一千二百元)买了大容量硬盘装在公共电脑上,给大家用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后来情况改变。

处于扬灰层的实验室,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积满灰尘。因为整个实验室面积很大,大家又忙自己的事,在没有具体人值班搞卫生的情况下,每个人来工作时就是用抹布把自己的桌椅抹一下。看到大家坐在周围落满灰尘的环境中,李军民就每隔一段时间把整个实验室的卫生彻底搞一次,把仪表桌和地上的灰尘全部清洁完,每次一干就是一两个小时。

有一次,一位师妹看到计算机系的一个同学在学校BBS上对李军民所在的电信系发了一封感谢信,讲的是李军民偶然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现金和多张银行卡,他马上根据钱包里面的电话号码联系失主认领,并谢绝任何回报。师妹跟帖说:“师兄一向不错,学识和人品。”拾金不昧,对于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一级注册结构师的故事

熊英女士,北京房屋工程技术高级工程师、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师。

熊英女士是于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那时的她,常年被腰椎间盘突出、严重的肩周炎、妇科病症、心脏问题等折磨,修炼后所有的病痛都不治而愈,从此身轻体健。

修炼前的熊英经常以自我为中心,做事不顾及他人的感受,自以为是,心态越来越差,心胸也愈来愈自私、狭窄,常常为一点小事耿耿于怀,生闷气;脸部的皱纹、眼袋也越来越重。那时她经常购买昂贵的护肤品、化妆品想掩饰岁月的痕迹,但都无济于事。修炼后,在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熊英变了:她遇到问题能主动找自己的不是,事事处处与人为善,心态越来越平和,心胸也越来越开阔,几乎不再用什么护肤品、化妆品,也不再做美容了,反而皮肤越来越好,眼袋、抬头纹、眼角纹几乎消失,人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

同时,以前处理不好的工作环境中的矛盾、家庭生活中的矛盾也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工作中她不再为了名利与人争斗,工作效率变得很高,业绩往往事半功倍,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以前由于在利益上斤斤计较,婆媳之间、姑嫂之间存在着许多不易化解的矛盾。修炼后,她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炼自己的心性,看淡名利,多为他人着想,退一步海阔天空,家庭矛盾逐渐化解,成为公认的好嫂子、好媳妇。

周围的亲朋好友、同事等有缘人,通过她的身心变化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后记

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自由洪传的年代,象本文主人公这样因修炼法轮功而做好人、好事的人有许许多多。可以说,法轮大法的洪传真正从根本上在提高着国民的素质,促进着社会的稳定和长治久安。一九九八年,原人大老干部在对全国各地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实际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就切切实实的证实了法轮大法福益社会的卓越成效。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不顾法轮功“利国利民”的客观事实,一意孤行地在中国大陆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坚守自己的信仰而被打压、遭受种种酷刑,甚至被活摘器官。

宋爱昌先生被单位撤掉设备处处长一职,开除并留用查看一年;被绑架去洗脑班、遭受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的酷刑折磨;二零零七年被冤判三年徒刑。李军民先生被非法拘禁,被强迫洗脑,并被非法剥夺博士学籍。熊英女士被多次关入洗脑班,被勒索钱财,遭受种种酷刑折磨。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想从根本上毁掉中国人仅剩的善良本性、拔掉我们的民族传承。而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的坚持,则在根本上唤醒中国人的良知,回归人先天的善良本性。他们的正信与对真理不屈不挠的坚持,正在铸就着人类辉煌的篇章!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法轮功福益社会——高知篇(五)

文:正信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城市、乡镇,都有法轮功学员晨炼的身影。他们不论严寒酷暑、春夏秋冬,一如既往地坚持着,并且人数越来越多,达到上亿。这其中,有许多高级知识分子,他们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较高的文化知识,是社会中的精英阶层。在法轮大法法理的指导下,他们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及人为什么要活着、应该怎样活着、人为什么要做好人的真正道理,在各自的岗位演绎了一首首生命回归、向善的清曲。

桥梁设计专家身心受益的故事

吴宜凤教授,原吉林建筑工程学院交通土建系主任,桥梁设计专家,其设计曾获全国“华彩杯”铜奖。

一九八八年,吴宜凤从东北林业大学土木工程系硕士毕业后,被分配到吉林建筑工程学院任教。由于他为人正直,成绩突出,一九九四年,三十二岁的吴宜凤被提拔为交通土建系主任。

正当年轻有为、事业有成之时,吴宜凤得了一身难治的病,大医院治不好了找偏方,偏方也治不好了,最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人也非常绝望。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到了法轮功,并了解到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他想这回自己的生命有救了。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吴宜凤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他恢复了健康,饱受病痛折磨的人终于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同时他的道德品质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身为系主任,他不贪不占,做事先考虑别人,得到领导和同事的一致好评。身体健康了,有更大的精力从事科研了,他先后发表论文十多篇,主持完成部级科研项目一项,参加完成部级科研项目一项。连续多年被评为省优秀教师、省直先進工作者。

二零一零年,吴宜凤主持了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北区道路及市政工程一、二号桥梁等特大型桥梁的施工图设计,设计中解决了悬臂施工大跨径预应力混凝土梁桥存在的难题,并发明了“一种大跨径预应力混凝土梁桥布束方法”等专利。该项工程二零一五年被评为全国“华彩杯”铜奖。

修炼法轮大法,使吴宜凤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也使他能够有精力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

医学硕士夫妇的故事

常麓璐女士,山东中医药大学医学硕士。她的先生李健明,山东工业大学本科学位,原济南二机床集团有限公司技术骨干。

(一)纵然多才多艺 难解内心忧苦

常麓璐出生于一个远近闻名的中医世家。爷爷一生行医,救人无数;父亲从小学医,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作为长子长孙女,常麓璐自然被家族寄予了厚望。而她也确实不负众望,从小学、中学、大学到研究生,求学之路一帆风顺。在山东中医药大学读五年制本科时,常麓璐不但每年拿一等奖学金,运动、唱歌也样样拿奖。另外,她还担任班干部,还是校陈氏太极拳和太极剑女子组冠军。在周围人的眼中,她不仅多才多艺,而且快乐、自信。

然而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是苦恼的。她苦恼不知生活的目地是什么,不知该如何走好未来的人生之路,而人生的归属更令她困惑。她曾学习当时风行全国的某气功,以希望能够找到人生的答案,但是徒劳无益。

(二)得遇大法 内心充实

一九九六年六月本科毕业前夕,跟同班同学闲聊时,她说出了自己的困惑与苦恼,一位平时看起来很沉静的男生立即给她拿出一本书来,告诉她看看这本《转法轮》书就明白了。常麓璐一看就看進去了,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不但她多年的困惑都解决了,还使她明白了今后将如何走好人生之路,那就是修炼法轮大法返本归真。整个暑假她沉浸在幸福的期待中。九月份开学后,她回到中医药大学继续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并和众多师生一起修炼法轮大法。

法轮大法是一片净土。在这里,她学会了时时处处以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为立身之本,学会了遇事找自己的原因,善待他人,看淡名利,默默付出,不求回报。她那颗多年来争强好胜的心终于归于宁静祥和,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变了,变的越来越温厚善良了。与之相应的,她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失眠和消化系统的疾病不翼而飞。从一九九六年九月到一九九九年四月,这段自由、平静修炼法轮功的日子,是她一生中最快乐充实的时光。

(三)不可多得的技术骨干

常麓璐的先生李健明,一九九一年毕业于济南大学机械专业专科,后在山东工业大学获得本科学位。李健明从毕业后就在济南二机床集团有限公司技术中心做设计。同事们对他的评价是人很聪明,思维严谨,性格温和,淡泊名利,能吃苦耐劳。他经手的设计质量高、出错率低,而且在实际应用中很少出故障,同事们都愿意和他分在一个项目组。九十年代,数控机床技术刚在国内兴起时,他参与了集团的第一台数控机床的设计,是厂里难得的技术骨干。

尽管是个纯粹的理工科生,李健明却孜孜以求地探讨生命的真谛,他先后练过好几种气功,但效果都不明显。一九九六年春,他出差到西安,在一家书店看到了法轮功著作就被吸引進去了。回来后他到处找炼功点,后来同事说某某就炼法轮功啊。他找到那人一问,才知道他们单位就有炼功点,而且就在技术中心的大院内,已经好几年了,只不过平时炼功时间比较早,李健明从来没碰到过而已。

炼功后,李健明的身体素质明显改善,曾害得他高考没发挥好的失眠不翼而飞,心胸也开阔了,整天乐呵呵的。人变的更加善良、乐于助人,每年都给希望工程捐款。一九九八年南方发大水时,厂里号召给灾区捐款,他一下子把一个月的工资(八百多元)都捐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李健明到北京上访,那时自身的安危还没有保障,身上带的钱也不多。他在旅馆里碰到一个小伙子,是个退役武警,因为待遇不公到北京上访。他听说那人没钱吃饭了,立即拿出好几百给他。对方很感动,要留下他的地址,说以后一定归还。他没给,只告诉人家他是法轮功学员。是法轮功使他成为了一个完全为别人考虑的善良人。

贵州大学女教师的故事

赵跃女士,贵州大学语文组教师。

(一)身体健康 家庭和睦

一九九五年,赵跃幸遇法轮大法,当她看完《转法轮》,心中豁然开朗,所有过去对人生的思考、疑问,全部在书中找到了十分明确的解答。她知道,这就是她冥冥中一直在寻找的!从此,她的人生开始了全新的历程。

修炼前,她经常被胃痛折磨,痛起来满床打滚。修炼后不长时间,她身体上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从此二十年无病痛。身体健康,不花医药费,为国家节约了钱。

修炼法轮功也使她有了一个幸福的家。身体变好了,她有了充沛的体力,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儿。也因为身体变好了,生病时带给家庭的阴云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健康和欢乐。还有,法轮功特别强调修心,她也改了不少坏脾气。这些变化就是保证家庭平静、和谐、融洽的基础。

(二)修炼心性,先人后己

修炼法轮功后,赵跃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提升道德水准。她真正明白了人为什么而活、为什么要做好人的道理,去掉贪欲之心,淡泊名利。工作中她尽职尽责,保质保量,教学时数超额完成,绝不拈轻怕重,也绝不敷衍了事。语文组所有的课都是别人挑剩后她来上。每周的课时安排都是在充分考虑方便其他教师教学时间的情况后,再安排她的课。对此她没有任何意见。只要能方便他人,她都乐意接受,有困难自己解决,从来不与学校、同事争任何利益。

赵跃在学校买了一套房子,后来她先生的单位又分了一套房子。当时她考虑到学校有那么多年轻教职工排队等着分房子结婚用,她没有讲任何条件,就把房子完好的退回学校。为此许多人说她傻,有人还给她算了笔账,说她退房损失几万或十几万。她毫不后悔。作为法轮功修炼者,就要实实在在地为别人考虑,既然她退房没有错,也就不言亏。

一九九八年夏天,长江流域遭遇特大洪水,江西省受灾严重,有几个县的赈灾力度不够。赵跃在报纸上看到这条消息后,立即拿出几千元钱寄往江西受灾区。当时邮局工作人员还特别说:“是赈灾捐款,优先办理。”

她任课的班级有一名学生生病住院,手术后她去医院看这个学生,学生的母亲泪眼汪汪地对赵跃说:她家在农村,为几个孩子读书已经负债累累,孩子这次生大病,医治的钱还不知该怎么办。赵跃当时拿不出许多现金,只有一张快到期的三年存折。为了及时救治这位学生,她也顾不得利息损失了,提前支取。储蓄所的工作人员不理解:现在谁还做这种傻事?

象这样帮助他人不计代价的事还有许多,对赵跃来讲,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法轮大法弟子修炼中应该达到的境界。

郑州大学商学院教师的故事

傅晓莉女士,原郑州大学商学院教师。

(一)修炼法轮功获健康

傅晓莉女士是于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那时她还是武汉工业大学北京研究生部管理学专业二年级的硕士研究生。

从十二岁起,傅晓莉就患有神经衰弱、多梦,后来越来越重。不仅不容易入睡,即使入睡了,也是一梦接一梦。每天很疲惫,迷糊,总觉的休息不过来,脑袋里象塞满了东西一样难受,严重地影响到学习。经常是看了很久的书,一个字也记不住。学法轮功仅仅几天,折磨她十几年的失眠就彻底好了,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她活了二十多年,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睡的香,睡的沉。记忆力也明显提高。

她在大学念书时,大教室条件不很好,冬天暖气很少,她因长年晚上在大教室为考研究生备战,双腿受凉,落下了风湿的毛病。一遇到天阴,双小腿骨里面就象被冰冷冻起来一样的寒、痛,夏天也不例外。那时年轻也不在意,也没去治疗,只是跟朋友讲了这个事,有朋友说是风湿。修炼法轮功后,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风湿好了,从那以后十几年,再也没犯过。

至今,她修炼法轮功已经近二十年了,她再没得过任何病。偶尔有一些不舒服,只要打打坐,炼炼功,最多三天就彻底好了。

(二)不以恶小而为之

二零零一年九月,她去上海找工作。有一天去参加人才招聘会,中午在附近小店吃了一个五元钱的盒饭。下午回到住处,才想起忘记付款了。因当天已经很累了,她决定第二天送钱给店家。第二天一直下雨,她有点不想去。同时她的大学同学知道了她少给钱的事情后,也劝她说:“不用再专门送了,钱不多,你又不是故意的,算了吧!”但她想到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不能这样做,还是决定送去。当时她有两种选择:一是坐公交车送,来回车费四元钱;一是走路去,来回一个多小时。考虑到当时的经济情况,她选择冒雨步行把钱送给了店主。

当时她的经济条件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郑州大学开除公职,前夫与她离婚,并取走了她存折上全部的钱。她只身一人带着父母给的两三千块钱去上海寻求工作,暂时借住在同学家。生活、经济、精神上的压力巨大,五元钱基本是她一天的生活费。即使这样,她也不因为钱少而有意不还。

法轮功对傅晓莉身心的改变是巨大的,上面只是简单举了小之又小的实例,类似的事情还有许许多多。

后记

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自由洪传的年代,象本文主人公们这样因修炼法轮功而获得身体健康,做好人、好事的人有许许多多。可以说,法轮大法的洪传真正从根本上在提高着国民的素质,促進着社会的稳定和长治久安。一九九八年,原人大老干部在对全国各地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实际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就切切实实的证实了法轮大法福益社会的卓越成效。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不顾法轮功“利国利民”的客观事实,一意孤行地在中国大陆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坚守自己的信仰而被打压、遭受种种酷刑,甚至被活摘器官。

桥梁设计专家吴宜凤被非法关押七年,期间遭受老虎凳、抻刑、电击等令人发指的残酷折磨。在老虎凳上,他被折磨得五脏六腑都被压碎了似的,痛苦极了。而抻刑,他被固定在地板铁环上抻了多日,造成尾骨部份皮肤象熟透的桃皮一样剥离,手、脚与铁环接触部位皮肤溃烂,至今十多年过去了,疤痕还在。电刑,他被用两根高压电棍连续电击一个小时左右,造成整个脖子及其附近皮肤烧焦,其状惨不忍睹。

医学硕士常麓璐几次被剥夺工作,她和丈夫被非法劳教,在狱中遭洗脑迫害,其丈夫李健明更因迫害过早去世。

贵州大学教师赵跃被公安机关非法绑架六次,至少被抄家二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两次(一百一十八天)、看守所一次,被劳教两次(五年)。期间遭受酷刑折磨,造成精神、身体、经济严重损失。

郑州大学教师傅晓莉先后两次被非法抓捕、关押,期间遭酷刑折磨;被监视居住;被郑州大学开除公职;被迫离婚等等。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上背天意,下负民心,自古“善恶到头终有报”,等待它的必将是神佛最严厉的惩罚!而参与其中作恶的或者助纣为虐的人,在这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中,必须了解真相,明辨善恶,才能在“天灭中共”时保全自己,免于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