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5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高知篇

发表日期: 2018年4月1日
节目长度:36分1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8,673 KB

33,97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现在是修炼故事节目。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师父将法轮大法传诸于世,至今二十六年,已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

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九种文字,在世界公开发行,成为迄今为止翻译语种最多的中文书籍,广受世界各国、各族人民的喜爱。在大陆,早在一九九九年,据官方报导,就有近亿人在修炼法轮大法,其中有许多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较高的社会地位,良好的聪明才智,是当时社会中的精英阶层。今天我们继续走近这群人,来看看当初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走入法轮大法,又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面临十几年的残酷迫害,而仍然坚信法轮大法。

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高知篇(一)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提起法轮功,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说法:听说当年中国有很多高级知识分子炼法轮功。言词中多是疑惑和不理解,但又好奇为什么。今天就让我们走近这群人,来看看当初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走入法轮大法,又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面临十几年的残酷迫害,而仍然坚信法轮大法。

老教授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谢锟教授,是西安石油大学的原教务处处长、图书馆馆长。谢教授中年时患有肾病,多次住院治疗,还曾因高烧三十九度昏倒在讲台上。一九八五年因冠心病突发差一点要了命,经常心动过速,低血压。除此外,他还患有严重的胃病,胆囊炎,肝囊肿,神经衰弱,痔疮等多种疾病,在两千多人的单位身体瘦弱排前十几名;退休前每年两次住院输液,办公室放有七~八种药,每天必须按时吃药。

一九九七年七月的一天早上,谢教授有幸遇到法轮功学员的集体晨炼,当天晚上他去炼功点看了李洪志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像,明白了这个功法是教人如何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如何与人为善,并要求学员们做事要为别人着想,事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个道德高尚的人,谢教授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功。

谢教授原本是个急性子的人,修炼前在家在单位别人都说他脾气暴躁,争强好胜,要求别人严。修炼法轮功后,他变的宽容了,知道遇事为别人着想了,与家人、同事、朋友也能和谐相处了。在名利面前先人后己,主动帮助别人。生活工作中脏活累活抢着干。买东西时多找了钱就主动退回。

除了心境的提升,谢教授的健康状况也发生了大的变化。首先他的胃病好了。一九八六年他被查出胃窦炎,很多年不能吃生冷食物,经常胃痛、返酸水、烧心,现在变正常了。过去经常失眠,一夜睡不了几个小时,同屋的人什么时候去厕所他都清楚知道。修炼后他的失眠症消失了,精力充沛,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一样,上十四层楼一口气爬上去不觉得累,感到无病一身轻。一九九八年单位检查身体,他的身体健康指标都正常,至今没有生过病,为国家节省了很多医疗费。

现在已近八十岁的谢教授,满面红光,精力充沛,别人见了都说他象六十多岁的人。二零一零年,七十二岁的谢教授自己开荒地种田,种了花生、地瓜、黄豆、玉米和多种蔬菜,获得丰收,自家吃不了还送别人吃呢!

不仅谢教授本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他患肝癌晚期的姐姐,也通过修炼法轮功,使得癌症痊愈。

中国老百姓常说:“有啥别有病”。有病花钱不说,自身遭的罪可是谁也代替不了的。而当年身体羸弱的谢教授,因病受了无数的罪,一旦接触到法轮大法并通过修炼短时间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后,谁能让他再放下呢?不管造谣媒体怎么诬蔑,他自己的亲身受益可是自己最清楚的,没有人会糊涂到拿自己的生命、健康开玩笑吧?难怪在江泽民发起迫害法轮功后,谢教授面对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家人不断遭到骚扰、恐吓时,都坚守自己修炼法轮功的权利不放弃呢。

医科大学副教授修法轮大法绝症痊愈

唐旭珍副教授是四川医科大学(原泸州医学院)病理解剖教研室细胞学副教授。虽身为医学副教授,但她却一直体弱多病:患霉菌性胃炎、肝炎、胆囊炎、肾盂肾炎等,十多种疾病缠身,虽身处大医院,医疗条件好,但药物治疗疗效甚微。一九九六年唐副教授又不幸得了鼻咽癌。鼻血日渐增多,进食呛得难受,吞咽困难。

众所周知,癌症就是药医不好的绝症。唐副教授心中明白,自己的生命面临绝境。正在痛苦不堪的危急之时,一九九六年四月初她有缘修炼了法轮功。炼功第三天大便出六百毫升陈旧性血液,鼻内血(丝)都没有了,癌症的症状消失了。不久,其它疾病也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

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唐副教授的道德水平也提高了,原本心胸狭窄的她变得宽宏大量了,变得更加善良、更加真诚了,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为了远处的病人得到检验结果,她常常加班干活,不为名,不计报,工作卓有成效。她的检验结果精准。退休后单位又聘请她上班,单位的专家、权威、普通医务人员、病人都很信任她。

不仅如此,作为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这话也同样印证在唐副教授家中。她骨瘦如柴的丈夫变得白胖了,原有的肺结核、顽固的皮肤病、乙肝等,这些难以治愈的病也在正法修炼的能量场中痊愈了。当年在患同样病的人中,只有她丈夫一个人好了。

人常说:人吃五谷杂粮,怎么能没有病呢?可是人有病了怎么办呢?找医生啊!可是如果医生也治不好了怎么办呢?唐旭珍本身就是医科大学的副教授,拥有良好的医治条件,可面临多病缠身,特别是要命的癌症,她同样无能为力。在生命走向绝境时,是法轮大法挽救了她的生命。有过这样经历的人,谁能让她相信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呢?谁能让她从心底放下法轮大法呢?

笔者熟知的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也曾经是重点大学的老师,当年有着同龄人难以具备的优越条件,用领导的话说:“就等着一年年、按部就班的升迁了”。然而由于江泽民犯罪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她失去了工作。十几年中多数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而她的同班同学们,现在已经有几位博士生导师,还有厅局级干部,有全国人大代表,有行业内知名的科学家,有国家级研究院分院负责人,有大学教授、高等院校的院系领导,有回报丰厚的企业家……了解她情况的人经常说:“如果你当年不修炼法轮功,现在也早就是一位教授了,绝对不比你的同学们差。”确实,她当年上学时一直是班级中数一数二的佼佼者。可是她的回答却是:“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也许现在早就卧床不起或者是个半废人了。”是的,当年面对折磨她多年的种种慢性病:严重失眠、咳嗽、风湿,脑瘤,虽不一定要了她的命,但却会让她痛苦一生。拖着一个有病的身体,即使真的获得了生活中所谓的荣耀、光鲜又有什么意义呢?当疾病缠身时,才知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然而从另一个方面讲,如果不是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又有多少象她一样的青年学者能够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为国家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呢?

后记

本文所选用的这些真名实姓的实例全部来自于明慧网,愿我们这些真实的故事,能够解开您心底对法轮功的疑惑和不解,愿您有机会能够了解法轮大法,那是李洪志师父给全世界人民、特别是中国大陆人民的宝贵财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高知篇(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提起法轮功,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说法:听说当年中国有很多高级知识分子炼法轮功。言词中多是疑惑和不理解,但又好奇为什么。今天就让我们继续走近这群人,来看看当初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走入法轮大法,又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面临十几年的残酷迫害,而仍然坚信法轮大法。

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鹤发童颜

曹淑芬女士,是北京首都师范大学的教授。她于1994年7月喜得法轮大法。炼功两个月后,她甩掉了三百多度的老花镜,视力左眼达到1.5,右眼为1.25,超过了她的孙女,这对一个酷爱读书的人,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不仅如此,曹教授还有一个更神奇的变化,她当时已是66岁的老人了,可修炼不久,脸上皱纹突然消失,皮肤变细嫩,白里透红,满面红光。老人87周岁时,脸面仍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头发全白,真可谓鹤发童颜。除了身体的健康,曹教授心胸也变的豁达了。

眼睛老花,几乎是每一个人迈入中老年后都要面临的困扰,在当今的医学上,也没有彻底根治的良方。而66岁的曹教授,炼功两个月就使花眼恢复正常,甚至比孙女的视力还好,这是现代医学创造不了的奇迹。而这样的神奇,在修炼法轮功的人中还不仅仅是个例。有许多的老年人修炼后花眼恢复正常,也有许多近视的年轻人修炼后近视消失。笔者身边也有一位60多岁的老人,在40多岁时就老花了,老花镜就戴坏了三个,修炼不久,视力便恢复正常,现在做针线活穿针引线都不用戴眼镜,用她本人的话说,蚂蚁腿都能看清楚。

而修炼法轮功使人变得年轻,在《转法轮》中也有明确的开示:“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很少很少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许多接触过法轮功学员的人也都知道,经常炼法轮功五套功法的人,他们的面容比同龄人年轻许多。

旅美副教授夫妇身心受益

现居美国爱达荷州波夕市的王竹红副教授,退休前在成都市电子科技大学任教。她曾经身患多种疾病:慢性痢疾、长期拉肚子、肝痛、脾痛、胃痛、肚子痛,加之风湿,到了冬天,常常因为手臂痛的无法入睡。有二十多年的时间几乎是到处找医生,天天吃药,治不好病,真是很痛苦。而她的丈夫何正权在读中学时,得了血吸虫病,使肝脾损伤,1965年因为肝硬化,造成脾脏切除,身体也长期处于病痛状态。疾病的长期折磨,加上生活条件很差,他们二人常感觉生活很苦、很累,活着没有意思。

幸运的是,1996年5月,王副教授和她的老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老伴的肝痛、头晕等症状很快消失,她的身体也越来越好。同时,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修炼法理,使他们懂得了一个人为什么要做好人,如何做一个好人的人生哲理,觉得生命有了新的意义和价值。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从疾病的祸害中脱离出来不久的王副教授,却受到中共红祸更邪恶的祸害:她曾两次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拘留13天,被非法关押洗脑160天,两次被在饭菜中下毒;她的老伴在深圳南山区610施压下,被公司解雇……在国内备受折磨的王副教授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投奔到了远在美国异乡的女儿。虽然背井离乡,但从此总算能在蓝天白云下享受自由修炼法轮功的权利。

古语:“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又语:“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意思是上天按照民愿行事;能顺应上天者上天会使其昌盛,而违背上天者最终将被上天销毁。反观中共邪党政权,执政几十年来一贯逆天而行,特别是对使上亿人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近二十年的疯狂打压,不仅违背了民心,更触犯了天意,如此逆天叛道的邪恶行径,其最后的结果已是不言自明的了。

吉林大学副教授夫妇找到人生航向

吉林大学副教授宋朝霞、原吉林大学讲师王悦健夫妇二人走入法轮大法的原因却是另有不同。当年法轮大法洪传于大陆之时,他们还是年轻的学子,身体健康。二人是被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感动,并最终走入大法修炼的。

最先开始炼功的是王悦健,1996年4月,正在吉林大学数学系读硕士研究生的王悦健,有幸在吉林大学礼堂观看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在看讲法录像的第一天,当师父讲到佛、道、修炼这些有关传统文化的精髓的时候,王悦健先前在求学中和思索中遇到的许多疑问,豁然而解;当师父讲到另外空间、高层生命的时候,习惯了实证科学的思想和思维实实在在地被拓宽了。通过李洪志师父的讲解,王悦健明白了为什么人应该做好人,好人的标准是什么,如何能达到这样的标准;人生为什么有苦难,应该如何面对苦难;世间为何多不平,为何要看淡名和利……王悦健在持续的心灵震撼中看完了九天的讲法录像。那种身心被正的能量从新归正的体验,令他永生难忘。

当时在东北师大生物系读硕士研究生的宋朝霞,看到王悦健学法轮功后,身体越发健康了,心胸越发宽广了,越来越会为他人着想了,也慢慢转变了对气功的偏见,想了解了解法轮功到底怎么样、是一个什么样的功法,就接触了东北师范大学的法轮功学法点上的学生,通过听他们的交流、看他们的言行,逐渐得知法轮功是教导人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法轮功修炼者在生活中、与人交往的矛盾中都是在不断的找自己的不足,不断提升自己的道德,努力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宋朝霞感叹于在这样一个崇尚金钱、物欲横流的社会现实下,法轮功真是人间的一块净土。于是经过一年多的了解、思考,带着对“真、善、忍”境界的向往,1997年7月她也开始学炼法轮功了。

通过对大法的更深入学习,二人领悟到,一定要做个好人,善待他人;同时更得把学习、教学和学问做好,因为那是社会赋予他们的责任。当保持着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去做事时,与以往最大的不同是,他们的内心是快乐的,发自内心的乐意付出,乐意多付出。那段时间,他们总是心里乐呵呵的,感到找到了正确的人生航道,从那时到现在从无怨无悔。

看到孩子们在炼法轮功中受益,王悦健的母亲和宋朝霞的母亲,不久也开始学炼法轮功。她们年轻时在开垦北大荒时,尤其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由于生活、工作条件恶劣患上了疾病。王悦健的母亲患有哮喘多年,继而发展为肺心病;宋朝霞的母亲患有类风湿多年,后期发展为心脏病。二位老人饱受疾病的折磨,药物也不好使。1997年两位老人先后开始学炼法轮功,结果病症都很快得到了缓解,都不再使用药物了,呼吸通畅了,疼痛消失了,身体都真正的恢复了健康。

随着现代社会物质的越来越发达,人的精神层面也越来越空虚,特别是实证科学的局限,使人们越来越重视眼前的现实利益,而忽视了道德层面的提高。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面对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很多人没有对神佛的起码信仰,更不知道自己人生的目的是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是很多年轻一族的现实写照。但是酒醒后该向哪里走呢?也许王悦健、宋朝霞夫妇的亲身体会,会给您一个不同的启示吧。

后记

本文所选用的这些真名实姓的实例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亲爱的朋友,我们真心希望您能在百忙中静下心来,细细的、不带任何观念的去了解一下法轮大法,了解这个在残酷迫害中仍然被上亿人坚守的大法,用心去感受他,相信您一定会不虚此生的。

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高知篇(三)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师父将法轮大法传诸于世,至今二十六年,已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九种文字,在世界公开发行,成为迄今为止翻译语种最多的中文书籍,广受世界各国、各族人民的喜爱。

在大陆,早在一九九九年,据官方报导,就有近亿人在修炼法轮大法,其中有许多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较高的社会地位,良好的聪明才智,是当时社会中的精英阶层。今天我们继续走近这群人,来看看当初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走入法轮大法,又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面临十几年的残酷迫害,而仍然坚信法轮大法。

哈工大教授的修炼故事

齐秀珍女士,原哈尔滨工业大学英语系教授。八十年代她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信阳陆军学院任教,一九八八年,全军第一次评副高职时,她被评为英文副教授,成为陆军学院最年轻的、有副高职的女教官。

(一)顽疾消失

齐秀珍从小就体弱多病,常常被男孩子骂作“瘦猴子”。长大后身体一直很不好,小病不算,大病就有好几种:从神经衰弱到神经官能症,从肠炎到肠结核,从便秘到肠梗阻,人瘦的只有七十八斤。还得了癌症前期的妇科病,同事、朋友纷纷前来看望、慰问……那时,她多么希望自己不要死、多么渴望自己有个健康的身体啊!多年来,为了治病,她中西医、各种偏方都试了。治贫血,她吃了上千个红枣;为了健康,她练三千米长跑,打太极拳,还练过各种气功,但效果都不大。

一九九五年八月,她幸运的修炼了法轮大法。不久,她的顽疾消失了。更神奇的是,她的罗圈腿也变直了,更年期的她又来了例假。从此她身心健康,充满活力,此后二十多年,她再没吃一粒药。

(二)善待有缘

读了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她明白了人到底应该怎样活着,那就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为别人而活着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从此,她对工作更加认真负责,也真正懂得了应该如何教书育人。她用心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独立分析、辨别善恶、是非的能力。在教学生知识的同时,教学生做人。在人际交往中,她遇事先找自己的不足,处处为别人着想,对周围的人更加友爱、真诚、宽容。家庭关系和睦美满,人际关系友好、祥和。真可谓是“桃李满天下,朋友遍四方”。

(三)亲人受益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修炼法轮功,不仅自己受益,她家人也跟着受益了。她丈夫在外地遇到过三次大难,三次都躲过了。一次夜行,他从高处踩空跌下,结果没事。一次不慎掉進深坑,也没事。最可怕的一次是,有次工作时几千转的电锯在旋转中突然爆裂,碎片象子弹一样四射,划烂了他的大裤头,他本人却无皮肉伤。他感慨地说:“好险啊!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

法轮大法也挽救了她和她大妹妹的生命。以前她俩在身处苦事、难事的时候,都有过轻生的念头,是李洪志师父说的“自杀是有罪的”[2]道理打消了她们的妄念,助她们闯过了难关。这一点,也证明了“天安门自焚”事件中所谓法轮功学员“自焚”的说法是根本就站不住脚的虚假的谎言。

哈工大博士的修炼故事

邹向阳先生,哈尔滨工业大学博士,长春工程学院教师。

(一)一朝得法获健康

邹向阳出生于一九六三年,兄弟姐妹九人,他是家里的第八个孩子,下面还有一个小一岁的弟弟。三岁那年,父亲去世,留下母亲一人照料九个未成年的孩子。

那个年代粮食不够吃,加上孩子多,他从小缺少营养,体弱多病。感冒发烧是常有的事,一发烧就说胡话、瞪着眼睛大喊大叫,挣扎着要从炕上爬起来,有时不发烧也会出现这种状况,每次母亲都要按着他怕他掉到地上摔着,所以在读高中前晚上睡觉他一直都得挨着母亲,以防意外。此外,他还有神经衰弱;得过很重的肠炎;还有一次得脑炎昏迷几个小时差点死过去,是大哥二哥用笸箩作担架把他抬到县医院抢救过来的。而最要命的是遗传性心脏病,他的父亲就是因心脏病于四十二岁时早早去世,他的二哥也因心脏病在四十九岁时去世。

一九九二年他在吉林工业大学读硕士研究生,毕业前,学校想留他,但他因身体不好读不了博士,就选择了去长春建筑高等专科学校教书。刚工作时,由于课程多又不熟悉,需要花很多时间备课,加上孩子小,压力非常大,有时心脏很难受,跳动很慢,每分钟才五十多次,怕停止跳动,只能躺在床上不敢动。神经衰弱非常严重,有时靠吃安眠药才能睡一会儿,醒来后非常难受,第二天还要上一上午课,真是苦不堪言。身体每况愈下。他尝试各种锻炼、治疗均无好效果。

除了身体上的痛苦,邹向阳精神上的压力也非常大。父亲去世时他们九兄妹还都没有成家,是母亲一手把他们拉扯长大、操劳成家,并把他和弟弟都供出了研究生毕业,母亲对他们付出了太多的辛苦、太多的心酸、太不容易了;还有,自己的孩子也还小……没有好的身体,怎么孝敬老人,怎么培养孩子?他多么需要一个好身体呀!

苦苦无奈中,邹向阳的命运忽然有了转机:一九九五年九月,他有缘学了法轮功,不到一个月,他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现在二十来年了,他的心脏病再没犯过,也没失过眠。

(二)放淡名利钱财,工作学业双丰收

恢复了健康后的邹向阳,工作、学习和科研有了物质支撑和保证,做起事来得心应手。同时大法法理也要求修炼人要好好工作、好好学习,好好搞科研,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邹向阳在修炼法轮功的当年就“无求而自得”[2],取得了不菲的成绩。

教师的职责是教好书、育好人,所以他更努力的精心备好每一堂课,上好每一堂课,课后到教室答疑,真正关心、爱护学生。一九九五年期末考试,他带的那个班平均分第一。

不仅工作好了,修炼后的邹向阳对钱财也看淡了,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贪不占,拾金不昧。一九九六年冬的一个傍晚,他六岁的儿子在外面玩,捡到四百元钱。可能是邻居们打麻将掉的,无法找失主。他叫孩子把钱放回原处,以便失主回来找。如果不修炼法轮功,他是不会这样做的,因那时他正在读博士,经济很紧张。

作为教师应该不断地提高自己,尤其大学教师更应该如此,以前身体不好不能读博,现在身体健康可以读博士了。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他参加了哈尔滨建筑大学(后与哈尔滨工业大学合并,毕业证是哈工大)博士入学考试并被录取,成为长春建筑高专历史上第一个攻读博士的老师。其实当时他是真的很忙,又要做好工作,又要考博,时间紧,压力大,但由于修炼了法轮大法,他身体好、心情好,所以才取得了这样的成绩。

一九九六年九月到二零零零年七月在哈工大读博士期间,他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刻苦学习、搞好科研,认真完成导师布置的科研任务。他还主动帮助很多师兄弟做试验,付出很多,而自己的试验则尽量自己完成,不麻烦别人,处处考虑别人。博士论文难度很大,有时压力也很大,但在“真、善、忍”信仰的支撑下,他圆满完成了学业,并取得了很好的科研成果,获得博士学位。

(三)看淡个人得失 努力工作

二零零零年博士毕业之际,作为一个名校、名导师的博士,邹向阳本可以去更好的城市、更好的学校工作,但考虑到长春建筑高等专科学校刚刚与其它专科院校合并成为本科院校——长春工程学院,更需要博士;同时作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要看淡个人得失,要为他人、为单位着想,所以他回到了原单位,一如既往的踏实备课、上课、答疑辅导并搞好科研工作。

在培养学生方面,他热爱、关心学生,自己花钱义务为学生买考研书籍,教育学生不仅要学业好,更要有好的人品。即使在二零零五年后,他因坚持信仰被迫害致不让上课的这十来年,仍然义务辅导很多学生考研、专升本、重修、补考、期末考试等等,为学生答疑解难。他还指导学生参加全国大学生结构设计竞赛、全国周培源大学生力学竞赛,都取得了好的成绩。而对于学生的感恩,他从来不让学生请吃一顿饭,即使是学生表达谢意送来的礼物,他也会通过充手机话费的方式给学生返回去。

在科研方面,他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在很少的科研经费下主持完成了两个学校级科研项目和一个省级科研项目(结构抗震方面),都取得了很好的科研成果,发表了一系列论文。他还无私帮助其他老师完成科研、教学、论文,帮助指导其他老师带的学生参加各种竞赛、大学生创新等等。

可以说,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来,邹向阳的收获是多方面的,特别在思想境界方面,他变的心胸豁达,不计较个人得失,时时处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赢得了学生、老师和领导的尊重、爱戴、信任和好评。

美术副教授重获健康 乐于助人

司德利先生,原河南省信阳市浉河区文化馆美术骨干,副教授。

司德利原患有严重的胃病、习惯性感冒、前列腺炎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走路一身轻。多年来没吃过一片药,给国家和个人节省很多医药费。

修炼后,司德利和家人时时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留下了许多令人感佩的佳话。

有一次,司德利去医院看望病人,在医院遇到一个农民孩子被汽车轧断了腿,肇事司机逃走了,孩子无钱医治。司德利立即回家把家中现有的五千元钱拿来,捐给这个可怜的孩子。孩子的父亲感动的直流眼泪,问他尊姓大名,司德利心想:我是炼功人,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个好人中的好人,一个善良的人,不求名利的人。便安慰了这个农民,不留姓名走了。后来这件事被当地电视台热线报道:“好心人,你在哪里!”

还有一次,他在报纸上看到本地有一个患癌症的姑娘急需四千元钱治疗的报道,他和家人冒着寒冷的天气,跑了很远的地方找到了她,给她送去了一千元钱。

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在当今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大陆,法轮功修炼者真诚善良的行为,照耀着尘世间。

结语

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他以“真、善、忍”的标准为指导,辅以简单、易学的五套功法,可以使有意愿修炼的人在极短时间内达到一个相当高的层次。法轮大法传出二十六年来,已经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各国、各级政府的支持和褒奖三千余项,使上亿不同族裔、不同国家的人受益。亲爱的朋友,我们希望在这大法弘传的时代,您也能够静下心来,抛弃中共灌输的偏见,理智的了解一下法轮大法,相信你一定会受益无穷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