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19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9月25日
节目长度:69分4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6,689 KB

16,547 KB

64,85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9月21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19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十七年在中领馆前反迫害的体会
背法一年多的体会
我变了 同修也在变
为被关押同修聘请律师需注意的几点
心正才能走正路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旧金山湾区大法弟子的文章:十七年在中领馆前反迫害的体会——坚信、坚定和坚持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旧金山大法弟子,今年八十一岁。我是一九九八年来到美国,一九九九年三月回国时得法,开始修炼。

记得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一日,师父来到旧金山,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不停的流泪。法会之后,我们旧金山湾区大法弟子开始在旧金山中领馆前静坐,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开始的时候,参与的学员很多,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人去了纽约,去了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电台,最后留下来比较固定的也就是七、八个人。我是其中之一。从那时起到现在,一晃就是十七年。在这些年中,经过了风风雨雨,在反迫害讲真相、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修炼自己。经历的过程,遇到的矛盾,克服的困难和修炼中过的关都很多,我这里只是选几个在修炼中感受比较深的讲出来和大家交流。交流的内容分两部份,第一部份:坚信、坚定和坚持;第二部份是:学法修心,做师父的好弟子。

一、坚信、坚定和坚持

我是学地质专业的,对地球的形成、生物起源、古生物中的物种突变、地壳的结构、石油煤炭各种金属非金属,矿产的形成等等存在着许多疑问。得法后通过学法才明白了这些问题,改变了原来形成的错误观念。刚刚得法时,我只有一本《转法轮》和一本《精進要旨》。回到旧金山,我常到代售大法书籍的书店去看,想买其他大法的书,但一直没有。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以前的一个同事来找我。他的名字叫富书,丰富的富,书本的书。醒来后一想:“富书”,这不是有丰富的书吗?是不是书店有大法的书了?第二天决定去书店看看验证一下。到书店一看,果然新到了很多大法的书,当时眼泪就流出来了,感到真的是师父在点化我。那段时间晚上睡觉,经常在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感到自己在天空中飞来飞去,有两只手托着我的腰在天空中飞,我本能地感到那是师父的手。有一天晚上睡觉,刚躺下想睡,就感到全身发热,身上的血液好像在沸腾,非常舒服,这种感觉持续了大约十多秒钟,接着整个身体就从床上飘起来了,连这被子一起飘起来了,离床有六,七十公分高,在空中停留了半分多钟,然后慢慢的平落在床上,身体接触到床和头碰到枕头的感觉都非常清楚。这时我产生了一个念头:人可以飘在空中,我从内心深处感到神的存在,我强烈的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时时刻刻都和我在一起。

接下来在以后的学法修炼中,使我越来越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最初的几年里,我们在中领馆前静坐,不时有一些亲共的华人来捣乱,来骂我们,想把我们赶走,但大家都很坚定。后来我们又增加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和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图片。每天来领馆办签证的人很多,都可以看到这些真相,这使得中领馆非常紧张害怕。当时我太太帮一个旅行社代办签证,经常到领馆来,他们掌握了这个情况之后,有一天领馆的工作人员问她:“外面天天来这里拉横幅的法轮功老头,是不是你先生?”她回答说:“是。”领馆的人就说:“你叫他从明天起不要再来!否则,我们就不会再给你办签证。”我太太回家后,把这件事和女儿说了,这一下就麻烦事儿来了。我当天回家后,她就把这件事告诉我,叫我从明天起不要再去领馆。我说不行,我一定要去。女儿说:“爸,你不能再去,你再去的话,不但妈不能再替旅行社代办签证,我和妈妈以后回大陆都回不去了,这事儿你可得想清楚。”我就给她们解释,我说:“中共迫害法轮功你们都知道,我们在领馆前就是要把这些迫害好人的真相,让来领馆办事的人都知道,要求中共停止迫害,这有什么不对?因为我们就在领馆前,就在他们眼皮底下,他们害怕,理亏、他们受不了,就千方百计要把我们赶走,叫人来闹事,来威胁达不到目地,就用这个办法叫你家中的亲人来把你弄走,今天弄你,明天弄他,一个个的都把你弄走,这个办法非常阴险,你们还看不透吗?”可怎么说都不行,反正就是不让我去。可第二天我照样去,我太太也不敢去代办签证了,就这样闹了几天,事情越闹越大,因为事情牵扯到家人的切身利益和安全问题,我又不肯让步,我女婿为了自身不受牵连,于是正式提出要和我女儿离婚。这一下这个家就闹翻了天。那天我回家后,女儿又哭又闹,说女婿提出离婚,明天上午就去办手续,说她来美国这些年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家支撑到这个情况。由于我炼法轮功,把这个家搞成这个样子,家庭破裂,这个家叫我给毁了,把她的事业前途也毁了,要我最后表态,明天还去不去领馆。我当时很冷静很清醒,没有发火,也没跟她吵。我说:“我没有错,毁了这个家的不是我,是共产党毁了我们这个家。”我女儿一看这情况就说:“那好,你现在就离开这个家,你今晚就出去,你不要再回来。”我一听,事情已经闹到这种程度了,心一横就说:“我可以走,你给我两天时间,等我找到住处再走,你总不能叫我今晚就睡在大街上。”她听了之后想了想说:“可以”。

我当时就出去了,心想怎么办?去哪儿找住处?这时出现了一个念头,去找我们学法组的辅导员和她母亲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于是马上去到她们家。还好,她们都在家,我把发生的事从头说了一遍,她们一听说:“没问题!我们都是大法弟子,先搬到我们家来住,慢慢再说。”我在回家的路上心里在想,她们住的地方也很挤,我们学法的小厅里还放了一张床,再说她们都是女的,我一个男人住進去也不方便,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了,先住下再想办法。又想,把大法的书和师父的经文整理好,带上衣服,明天去买一个睡袋,看哪个超市有多余的手推车,买一个放东西,实在不行就推着手推车在街上流浪也无所谓,还可以在离使馆近的地方找个地方睡觉,这样去领馆更方便,想着想着就到家了。女儿,太太也不理我,自己洗洗脸就上床睡了,睡了之后当夜就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一个运动场的跑道上,坐着轮椅,自己用手推着这轮椅的轮子在跑道上向前走。突然间前面出现一个拱桥,于是我就站起来用手抱着轮椅走过了这个拱桥。马上就醒了,当时是深夜十二点多就起床炼功学法,心里想,刚才这个梦记的非常清楚,一定是师父点化,是什么意思呢?又一想不对呀,残疾了,腿不能走才坐着轮椅的,我怎么能抱着轮椅走过拱桥呢?说明我这个残疾是假的,不是真的残疾。师父是在点化我两个字“假的”,它不是真的。什么东西是假的呢?正在想来想去的时候,我女儿来了,还没等我说话,女儿就一下子跪在我脚下,一边哭一边说:“您不要走,我错了。”我问她,“那女婿怎么说?”女儿说:“你出去之后,晚上他回来问你的情况,我就把你说的话跟他讲了,他就问你在不在,我就说你出去可能是去找房子,回来之后就睡觉了”。他突然说:“算了吧,不要叫爸爸走,离婚的事儿就当我没说,你去跟爸爸讲。”女儿一边说一边哭,我抚摸着女儿的头,把她拉起来,说了一句:“你起来,不要这样,你的心情爸爸理解,我不走了!”

女儿回房间后,我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原来刚才那个梦是师父告诉我,那离婚的事,赶我出门的事都是假的,那不是真的,那是在修炼的路上对我的考验,是必须过的一个大关,是看我去不去领馆将决定这个家庭破不破裂的时候,看你还去不去领馆!我当时很坚定,没有动摇,心一横闯过来了,于是考验结束了,那些考验我的因素也就消失了,所以女儿和女婿的态度立即就改变了。

我们在领馆前静坐呼吁停止迫害的同修年龄都比较大,最年轻的六十多岁,最大的八十多岁,有的住在旧金山以外的城市,每天很早出门,要坐地铁转巴士,路上就要一个多小时。领馆每天上午九点开门,我们每天七点左右到使馆,把架子搭起来,挂展板,拉好横幅,然后放真相广播,发真相资料,劝三退并征集签名。

来领馆签证办事的人都可以看到我们的真相展板,听到真相广播,这其中感人的事情很多,有给我们送点心送饮料的,有对我们竖起大拇指叫我们坚持下去的,有在被迫害学员的图片前放鲜花的,这些就不细说了。当然也有说不好听的话的,但这种人现在已经很少了。

十多年来,我们克服了许多困难,中午都是吃自己带的干粮,大风大雨天气,衣服鞋子都湿透了,还要用手扶着展板架子,防止被风吹倒,他们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呀,一站就是一天,那是非常感人的。大家之所以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是因为通过学法修炼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做到在各种干扰和魔难中坚定不移,才能坚持这么长时间。

这其中,相互配合非常重要,我们自己动手做横幅。自己设计并制作架子,平时经常互相交流修炼心得和悟到的法理,大家的心和劲儿都往一处使,真正做到了拧成一股绳。还有其他项目的同修为我们制作图片,有的同修给我们供应资料,住在领馆附近的同修为了使我们的展板资料支架手推车有地方放,专门买了一部旧面包车,还把自家的停车位让出来给我们停车。自己把车停到马路边,这放展板的车经过十多年的时间漏水不能用了,最近又有同修把自己的旧车给我们换上。

我们旧金山和湾区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正是有了这样的协调配合,我们这个项目才能坚持下来。我深深的感受到,有了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坚定正信,才能做到坚定不移;有了坚信和坚定才能做到坚持,加上集体的力量,整体上的互相配合,这就是我们这个项目能坚持十七年的原因,只靠一两个人的力量是做不到的。

二、学法修心,做师父的好弟子

作为大法弟子,我非常知道学法的重要,但总感到没有时间。记的在得法早期我做过一个梦,梦到我在洗澡,但冲凉房里的冲凉桶都被别人拿去了(广州把洗澡叫做冲凉,装洗澡水的桶叫做冲凉桶)没有冲凉桶装水怎么冲凉?一转身发现旁边有一只小脸盆,于是就用这只小脸盆一次一次端水来洗,虽然麻烦一些,但还是把这个澡洗完了。醒来后悟到是师父点化,叫我把平时的零碎时间用来学法,从那时起我就把等巴士、坐车的时间和接小外孙在学校等放学的时间都用来看书。另外,晚上发完正念后就睡觉,一般睡四至五个小时,到夜里十二点或一点钟就起来打坐学法,一直到天亮,这样就可以集中很长时间在非常安静的环境下看书,这对我来说很合适。

师父在讲法中说:“一定要把心用在学法上,看书学法,看书学法。我几乎在每次讲法中我都在不厌其烦的在叫你们看书、看书、看书。你们只要看书,你们就会得到你们想象不到更好的东西。”(《欧洲法会讲法》)

师父还讲过:“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集体读与个人看都一样。”(《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师父的教导我一直铭记在心,身体力行不敢有半点疏忽。那怎么修这颗心呢?得法初期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惑着我。当我在学法时看到有一位弟子提问:“我知道自己的心性状态,同时也感到有魔性,我该如何消除魔性?”师父回答说:“其实是非常好的状态,就是说你能感觉到你不好的那一面了。那么你要排斥它、抵触它、不要它,在思想中排斥它,不按照它的念头去做,不再做那样不好的事情,你就是在修炼,就是在提高,这就叫修炼。”(《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我一下子明白了修炼的含义,人的各种执着心、各种欲望、各种各样的人心、一切人的观念不就是这样反映到人的思想中,表现在行为上吗?我排斥它,抵触它,不要它,这不就是在向内找吗?这不就是在修自己这颗心吗?这不就是在修炼吗?从此以后我就把平时自己思想中反映出来的各种不好的思想抓住,并动念表态,不要它,因为它不是我,它是后天形成的各种人心,人的观念,我知道这就是在修自己这颗心。十多年来我一直是坚持这样做的,我明白这样会使我经常处于一种修炼状态中。这时我才悟到师父的一首诗中的最后两句“时时修心性 圆满妙无穷”(《洪吟》〈真修 〉)中的“时时修心性”的内涵。

师父还在一次法会讲法中说:“你们不要把平时碰到的那些好象是偶然出现的那些小事当作是偶然的,因为不会有很多奇怪事情出现,或者跑到另外一个空间中去修炼,那么你就提高不了这颗人心。还是这样一个凡事中的状态,还是常人中的矛盾,还是常人中的生活方式,碰到的事情和原来差不多少。但是,你仔细想一想,还是不一样的,都是为了你修炼能提高而出现的。”(《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师父讲的这段话就是告诉我们,平时遇到的那些生活中的小事都是师父安排的,是用来点化我们让我们提高的。在这方面我想把我修炼中的体会举几个例子:我每天都要坐巴士,有一次我坐在车上,有一个人上车后没有买票,就向车厢后面走去,结果被司机发现要他回来补票。我当时对这个不买票的人很反感,过了一会儿忽然想起师父曾讲过,大意是这件事如果与你没有关系,就不会让你看到,让你听到。一下明白过来了,这个人不买票是想投机取巧,占小便宜。赶紧向内找,我是不是也会干这种事?当然我不会,但是这种投机取巧占小便宜的思想一定有,它不一定表现在这个问题上,它可能会在另外的问题上表现出来,不然为什么师父让我看到?去掉它,我不要这颗心。还有一次看到一个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一只脚伸到另外一个座位上,这次我马上知道师父是让我去那个只顾自己不考虑别人的心,立刻动念,我不要这个心,去掉它!当然这些不好的性格,各种执着,我们自己是抓不掉的,但是作为弟子我有这个愿望,而且是发自内心深处真的是不要它,在那一瞬间真的达到了修炼人的标准时,师父会帮我们做,这不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吗?

有一次周日要举行一次活动,通知大家尽量去参加,我想星期日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办,就不想去,结果出门坐车就坐过站了,只好下车坐回头车。不敢怠慢,赶紧悟,中国有句话,叫“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意思就是说,一件事本来应该做的你没做,该决定的你没决定,该参加的你没参加,这就叫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马上明白是师父叫我周日去参加那个活动,这一定是我修炼过程中必须参加的一次活动。

这种例子太多了,比如坐错车了,坐车方向搞反了,忙乱中把衣服穿反了,《转法轮》书忘带了等等,作为师父的弟子,谁不想在修炼过程中师父能告诉我们怎么做,特别是在许多具体的事情上,时常是拿不定主意,不知该做还是不该做,但是师父不会告诉也不能告诉我们,那是需要我们自己去悟、自己去修的。可是师父会用点化来告诉我们,需要自己去悟,悟对悟错那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其实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不断的在点化着我们。我在修炼中体会到,平时生活中看到的、听到的、碰到的那些事都与修炼有关,你要是不把它放在心上,不去悟,那就会失去机会,失去去自己的各种执着的机会,失去提高的机会。

前段时间还发生过一件事。城市的清洁车沿着马路边在扫街,一边往前扫一边从车厢底下掉下去许多垃圾,车过去了垃圾掉的一路都是,这种奇怪的现象我以前还真没见到过。清洁车是扫垃圾的,结果是给马路上增加了垃圾。

这时心中忽然想起师父讲过这么一段法:“什么都没有变,师父还是当初的师父,宇宙的法永远都不会变。(热烈鼓掌)只是我们在这场迫害中,这场所谓的考验中,有的人去了执着,有的人没去执着,有的人反而增加了执着。这就是在这场所谓的考验中表现出来的状态。是你们在变,是大法弟子在变。不向正的方面变,那就向负的方面变,一定的。”(《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师父在告诉我,在修炼的过程中我增加了执着。想到这一点,吓了一跳,我怎么反而增加了执着?增加了什么执着?

这段时间回家之后总是在摆弄那个手机,虽然只是看看新闻,但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失去了很多学法的时间,而且自己也感觉到对手机的兴趣越来越大,这不是执着吗?有人把在街上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的那些常人叫做“低头族”,我虽然还没有变成“低头族”,但开始产生了对手机的执着。师父看到后及时点化我,让我去掉这个执着。现在这个社会魔性极大,物欲横流,时时刻刻都在使你产生新的执着,如不重视修炼,就容易被污染,我一定要警惕起来,绝不能产生新的执着。

我讲不出高深的法理,更不善于用文字去表达这些法理,写出来的这些都是平时生活中的小事,甚至是很小很小的事,但是这些确实是我在学法修行方面所经历过的事情,它是我修炼过程的真实写照,是我在修炼过程中的真实体会。对于我们老学员来说这简直算不上什么,大家都是这样修炼过来的,但这些年不断的有新学员走進来,我讲的这些体会对他们在今后的修炼中可能会有些启发,这是我交流的主要目地。

现在世界上的形势发展很快,邪党很快就要完蛋了。中国的形势、美国的形势、欧洲的形势都在变。

师父说:“不久的将来一切都会发生改变,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圆满之前你们不能有任何波动,你们就按部就班的做着你们要做的事。”“所以呢,我希望大家不要在任何环境下受到波动。人类对大法平反也好、不平反也好,新的情况出现也好、不出现也好,大法弟子该救度众生还要救度众生,做你们应该做的,直至你们圆满!”(《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师父的教导我们一定要铭记在心,当前这个时期尤为重要。

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作为经过大风大浪走过来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定能够走好修炼道路中这最后一段路,因为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因为我们是宇宙大法中的一粒子;因为我们是师父的真修弟子!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背法一年多的体会

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当时心情激动喜悦,无以言表。那时就开始了背法,由于没有恒心毅力,只是背了两页半就不行了,当时背法方法不得当,背了后边的就忘了前边的,再从新背,心想这啥时候才能背过呢?背法的信心受到打击,就不背了。

二零一六年我又想背法了。原因有好多种:学法犯困,脑子里太乱,思想业太重,还有一点:想走捷径,认为背法是提高自己同化大法最快的一个办法。想法有了,下决心背吧。下决心好难啊,这么厚的一本书这啥时候才能背完呢?当时我就想,一天背一页一年能背完,一天背两页半年就背完了。我觉的一天背两页还行,我能做到。哪天开始呢?再过两天就是“四?二五”了,从那天开始吧。

刚刚开始背法的时候,师父鼓励我,有那么几天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像羽毛一样轻飘飘的,非常美妙。儿子知道我背法后说:“妈妈,背法要持之以恒啊!”我知道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要坚持下去。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那时真是精力旺盛,信心十足,不困、不累、不疲倦,每天背到半夜十二点发正念,七月十二号第一遍我背完了,七月是高考学生收获的季节,也是我的收获季节,大概是七月九号晚上我做梦给我送来了一份大学录取通知书,我考了520多分,录取分数线是480多,我好高兴啊!醒来后我知道是师尊鼓励我呢。

我背法的办法很笨,就是一句话(有标点符号分割开就算一句话)分成几个字来记,一句一句的背,再把四、五句话串起来,最后整段串下来背,那真是死记硬背啊,为了背过而背过。前两遍就是那么背过来的,这样背法太费劲了,第三遍的时候,师父可能看我太笨了,就借用同修的嘴来告诉我,她是怎么背法的。同修告诉我是这样的:念几行,念两三遍,自己背一背,差不多就能背下来。后来我也试着用这个办法来背,啊这一下就不一样了,省时省力。每次背完一遍就感觉不一样了,有一次背完了一遍,就发正念,那次发正念和平时不一样,感觉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开心的笑,我想他们肯定特别高兴,我在背法的时候他们也在同化大法,能不高兴吗?

通过背法我的脑子清净了,不胡思乱想了。打坐能静下来了,发正念也好很多了。原来和同修出去讲真相害怕,后来随着大量背法,再出去讲真相不再那么害怕了,心也沉稳了,讲出的话不感觉那么发飘了。

通过背法我还发现了自身的好多缺点,自身的缺点自己平时意识不到,靠别人指出来也很难,有的没表现出来,有的表现出来人家不说自己也不知道。法能正一切不正确的,这些缺点被我发现了,我就把它们都纠正过来。我几乎把空余的时间都用在了背法上,当我过关的时候,我发现比较容易过去了。因为我刚刚放下书时间不长,或者师父把法打到了我的脑子里,那时虽然做不到心不动,但基本上还能守住心性。

通过背法我突破了早起晨炼的障碍,现在我能每天三点四十起床炼功了,原来也曾经早起晨炼,但是不行老是觉的没睡够,一天没精神哈欠连天,像是一宿没睡觉上夜班的感觉,后来没办法放弃了。现在我早起晨炼后,能正常的上班工作了,不再有疲惫困倦的感觉,刚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师父的加持,在此感谢师尊!随着背法我的主意识越来越强了,我发现脑子里的想法很多不是来源于主意识,是外来信息,或者执著心的指使。

最近一段时间背法遇到了干扰,有时我拿起书要背法时,就是不想背,觉的胸口上边堵得慌,真不想背啊!我想这不对劲儿呀,原来我背法的时候我觉的挺快乐的,现在怎么是这样呢?这绝对是干扰。遇到这种情况时我就发正念:清除干扰自己学法背法的一切邪恶生命,让它们死。发完正念再背法就好了,一切都正常了。

同时发现了假我的存在,这个假我很自私,很会保护自己,它积累了很多经验,它很熟悉自己,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环境它知道应对的办法。所谓的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都是它干的。最根本的目地是保护它不受伤害,得到更多的好处。当我正念很强时,我会否定它,用大法指导自己去做事,但有放松时就被它主宰了自己的言行。

我虽然背了七遍法了,但我还是不能够时时用法来严格要求我自己,我没有用法来时时约束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稍稍一放松时真正的我就不主宰自己了,后天的我就起作用了,那时做事就不是修炼人所为了。师父在《洪吟》〈实修〉中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今后我应该时时事事努力的做到实修。

以上是我近一年多背法的体会,我把它写了出来,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我变了 同修也在变

我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的老弟子,把我最近修炼中的两件小事和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七月十七日那天,我和同修A到商店去讲真相,见到B同修,B同修的腿走路不太方便已有很长时间。她也一直坚持着走出去救人,到商店里打自动语音电话。今天我和B在商店里相遇,一眼看到她推着商场的购物车,购物车里放了一个崭新的拐棍。当时我感到很吃惊,就问她怎么有这个哪?她说是女儿买的,我说:女儿买了你就用啊?你把自己当成病人了。语气、心态完全是在指责她。

我家与B同修家住的近,我俩在一起学法交流十几年了。前几天她女儿从外地回来说,要接她妈去外地住,什么时候住够了再回来;又说要给她妈在当地买新房子,买房的地方离我家很远。我听到这些之后想:B同修要是真的搬到新房去了,那就让她在那儿另找小组学习吧,也不用和我们在一起学法了。今天又见她用上了拐棍,我就当她面说了些强硬的话。

后来我就去找协调人交流了,协调人说我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慈悲心,把同修推出去了。

我冷静下来,回家认真学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对照师父的法,我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真的没修,没有修自己啊!同修在魔难中,无论怎么做,我都应该宽容理解她、正念加持她,善意的和她交流,共同在法上提高升华,而不是用党文化的语言去指责她、改变她。而且我应该处处为她着想才对呀。她现在处于魔难之中,就是真的搬到新地方,我也应该和她一块去新家学习,我应该为别人着想啊。

想到了这些,心里明白了,决定去B同修家跟她道歉。

第二天一早我就到B同修家,進门就说:姐呀,今天你到女儿家去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她女儿正好在她家,女儿马上就说我妈不去我家了。B同修对我说,她决定不去外地了,新房子也不买了,一切又都正常了。通过这件事情我悟到,我把自己的心归正了,同修也就变了。

八月的一天在小组学法,有个同修读法时读错了,同修给纠正了几次,又读错了我就给她纠正,我感觉我给她纠正时说话声音正常。这时一同修说我:“你是党文化,给人纠正时声音太大。”我怨同修的心就出来了,怎么这样说我,我也没象她说的那样。邻座的同修也说我没大声,说我是好意。这时我心里更觉的冤了。但是我嘴上还是说:我知道了,下次一定改。其实心里不是这样想的。我的心一直在翻腾着,不好受,我知道我肯定有心要修了。是什么心被触动了?静下来找自己明白了:不能受辱的心,怨心、嫌弃心、不让人说的心、自我太强的心、不平衡的心。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心里就不难受了,其实同修是在帮我提高呢!我应该谢谢同修啊!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为被关押同修聘请律师需注意的几点

请律师为同修作无罪辩护,这是一件好事情。现在也有不少律师明白真相,能尽心尽责为同修作无罪辩护。还有的律师不了解法轮功,向同修要真相资料,要《转法轮》书,要炼功光盘,真实了解法轮功后,为同修作无罪辩护。

可是,有的律师嘴上答应作无罪辩护,委托一写、协议一签、钱一交,阅卷后,就发生变异情况,不向当事人讲无罪辩护的方案,而是讲当事人所做所持有的数量,关于涉嫌的罪名是否正确?很明显的是在张冠李戴强加罪名,可律师根本没有意识到,反而按司法解释谈论当事人。司法解释本身脱离了涉嫌的罪名全文的涵意在解释,而且司法解释不能代表法律。因此,我们在聘请律师时,一定要慎重。

向同修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聘请律师要求律师出示律师事务所证件,如营业执照等证件,必须签一式三份的正规协议,律师事务所一份,律师一份,当事人一份,并加盖律师事务所的公章,收费最低要求必须是印制的收据,并加盖律师事务所的公章。

2.当事人提出的要求条件,当事人必须按刑事诉讼法对律师规定的提出要求,并写在协议中,当事人要仔仔细细阅看协议内容,不能草率马虎。双方在无异议后,再签委托书。

3.我们必须唱主角,律师唱配角。不要有依赖律师的想法,不要被律师左右,要求律师尽心尽责,对公安局、检察院要有书面无罪辩护意见书,经当事人看后同意,再递交到公安局、检察院,存入本案案卷中。

下面我将刑事诉讼法有关律师应尽的职责,给专项负责聘请律师的同修提供参考。刑事诉讼法第35条:“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刑事诉讼法第36条规定:“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可以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代理申诉、控告;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和案件有关情况,提出意见。”

刑事诉讼法第159条:“在案件侦查终结前,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侦查机关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并记录在案。辩护律师提出书面意见的,应当附卷”。刑事诉讼法第170条规定:“检察院审查案件,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听取辩护人、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并记录在案。辩护人、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提出书面意见的,应当附卷”。

以前我们不懂法律,当事人签了委托,有的律师收了费后,当事人要求律师到办案单位阅卷,律师以种种原因推脱;当事人要求写免予起诉意见书,有的律师收费后,直接回答不写,叫当事人自己写。笔者认为:大法的资源不能白浪费,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我们有责任义务为同修操劳代请律师,同时要为同修把好关。对取保候审的同修,有条件自己写辩护意见书,利用法律赋予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在辩护词中又证实了法、又讲了真相、又运用了法律反迫害,促進公检法人员了解真实情况,这多好啊,这不是在救度公检法人员吗?笔者认为取保候审的同修,没有必要白花钱请律师。

以上是我个人的看法,如不在法上,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心正才能走正路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心一定要正”。这是师父对修炼人的要求,当人心不正的时候,个人修炼会出现漏,整体也是一样,大面积出现偏差,也会导致成漏,会招来迫害,只是迫害的形式不一样。

演讲乱法这个问题同修都知道,因为师父讲法中都提到,明慧也有过通知。但真正遇到具体问题时,就不知道了,甚至连识别的概念也没有了。当然这与同修平日学法,悟不悟法有关,也与实修有关。

二零一七年八月,我地来了一位外地演讲者,本地同修领着这位演讲者,跑遍了我们大半个地区,至少在七个城镇学法点進行了演讲,并且每个点还组织了其他点的同修進行了旁听。讲的全是一些邪悟的理,旁听者非但没听出来,还给其叫好,使邪悟者更加肆无忌惮、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直到现在,有的同修还沉浸在所谓好的状态里,同修和她切磋,她也听不進去。走错了路,还拉不回来,越走越远,等摔了跟头再往回走,也得走一段时间。就象人走路一样没有捷径,走错了,还得掉回头来走,耽误时间是不是损失?如果是一个学法扎实的修炼者,马上就能悟到,这是一个乱法者,是另外空间邪恶在操控她迫害修炼人。

当然了,邪悟者能進了整体这个场,就足以证明整体这个场不正了,有漏了。漏在哪里?可能也没有几人能去悟一悟的,向内找一找的,只知道演讲乱法就行了。有的甚至直接向外找、向外看。到现在,有的同修还在学邪悟者的话给别人听,知道是邪话,就别再给其市场了,不要以为邪悟者走了,就没事了。这个迫害不是人对人的,师父的正法口诀,都是针对另外空间的邪恶,是它在控制人。

师父《法轮功》〈第五章 答疑〉中说:“心正邪不侵”。麻烦都是因为人心不正招来的,《明慧周刊》第817期,最后一页《给**地区同修提个醒》,内容很相似我们地区的现象,也许就是在给我们地区提的醒吧。

我地有一同修在修炼上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不管是哪一方面的问题,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位同修从黑窝里出来以后,整体波动很大,这种波动持续时间很长,到现在,也没有几个同修能接纳她的。大部份同修在排斥她,孤立她,甚至有同修当面驳斥她。毕竟是人在修,也有承受到极限的时候,这位同修一次次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想脱离这个修炼的整体,放弃修炼,跳出这个复杂的圈子。她脑子里也经常反映出一些外来信息,贬低她,不让她炼了。她也求师父,拼命的抵制,知道这不是自己。在家受不了了,就找能接纳她的同修切磋。同修也一次次鼓励她,在法中扶正她,刚想精神一点,说不定哪天,谁又给她一杠子,把她打倒了。一次次倒下,一次次再爬起来,随后身体就渐渐的出现了问题。从精神上承受一份,身体上又承受一份,显的特别痛苦。

帮她的同修也是站在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为同修负责的基点上和她切磋,让她在法上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借此机会好好的修一修。相信只要她真修,师父就一定能帮她过了这个坎。因为她毕竟还在大法中,无论压力有多大,她还在天天做着救人的事,坚持着讲真相,天天剜心透骨的向内找,师父和全天的神都在看着她和这个整体。

作为我们同修来说,师父都不放弃她,师父连特务都度,何况她还在大法中,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我们不是修善吗?警察上门骚扰我们都要善待他们,曾经邪悟的和那些放弃不炼了的,我们不也是一次次登门往回拉他们吗?为什么要放弃这位同修呢?是不是我们有什么私心呢?找一找,修一修,也可能是一件好事。

我认为不管这位同修犯了什么样的错,我们也得对她善,因为我们是修炼人嘛。至于她是什么状态,有师父管她,她自己又真想修,师父就能把她归正了,用不着我们操心去修她。在她身上,我们要注意向内找,整体上出了这个有影响力的同修,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能是偶然的吗?也许真的是冲着整体来的。

其实,整体上,大部份同修都有一个大大小小的依赖心,要不为什么非要找出一个协调人来?就是不愿意自己走路,修炼人听到什么或看到什么问题,都不是偶然的,只是自己不悟或者不愿意悟,往往都是把问题推给协调人。人人都是协调人,都会说,但真正遇到具体问题的时候,就把这句话给忘了。叫你听到叫你看到,也许是师父安排在这件事上让你提高心性,建立更大的威德,也许通过这件事能去掉你那个执着。如果真的与你修炼没关系,又何必把这件事叫你听到或看到,再叫你推给协调人呢?直接让协调人做了就行了。

为什么一批又一批协调人被迫害的这么惨呢?与这些追捧的,依赖的,能没有关系吗?在协调问题上,同修长期不悟,非得把协调人推到控制不住、撒不了手的地步,让她摔那么大跟头,甚至于毁了她。这种做法耽误了自己该提高却因为自己不悟而没有得到提高的机会,每一次修炼机会错过了就错过了,都不会再有。你觉的自己没有协调能力,你是不是小看自己了或者是怕麻烦。师父利用各种方式在锻炼大法弟子,希望我们都能跟上正法進程,让你将来当好你世界里的主或王。

任何事情只要你想做,师父就成就你,不断的给你引申让你再多做一点、再做好一点。我自己有亲身体会,不妨从身边做起,试一试,其实协调的方式多种多样,因为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天体,做事的方式肯定也不一样,都带有自己独特的东西。假如说我们当地的同修都能看到此文的话,我是不是就在协调,只是通过明慧网,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师父就给我们开智开慧,遇到事就在法上去悟,在法上去修。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了:“大面积协调不好就小面积做”。不要学人,更不要把邪党的那套模式拿来用。

我们地区现在这个状态,如果会修的,不会错过这个提高的机会,同修一部宇宙大法,别人能你就能,一定要正悟。还是按照师父说的“心一定要正”才会保证在修炼路上不出偏差。我没有指责同修的心,也没有袒护同修的心,正如《给**地区同修提个醒》一文中说的“危难时拉同修一把”,你就是在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你也在提高。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看电视本身就是执着,就是应该去的。爱看电视,就是执着追求了。就是一个大执着,那就更应该修去。看电视只是表面现象,透过这个表面,向内找,就找到一大堆执着心:满足心、好奇心、安逸心、享乐心、名利情、虚荣心、欲望心、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欢喜心、色欲心、报复心、仇恨心、人的幸福感等等。所有这些没有修去的人心执着,它们联合起来,推着你,拽着你,催促你,让你去看。甚至思想业力和后天形成的观念也都参与其中,尤其思想业力在你主意识不清、不强时,它可直接控制、操纵你的大脑干坏事。因为它们知道:只有你看电视时,它们才最安全。看电视时,你忘了法,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也忘了自己是修炼人。那段时间你把自己等同常人,想的不是修炼,心里已没有修炼。整个身心都投入到电视情节中,眼睛看的,耳朵听的,嘴里说的,心里想的都是这些,它们就安全了,被保护起来了。并且在播放电视剧的时间段中它们每个都能获得一个空间,占据一席之地,合理合法登堂入室、发扬光大,补充营养,吸取能量。而且还能在你不知晓的情况下和你的心联系、沟通,抑制、削弱、抵制你修炼中的一切心。那么是谁利用、操纵、安排的这一切呢?旧势力及其黑手、烂鬼。它们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彻底挖掉看电视的根》

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我们怎么都还看不明白旧势力呢,总是要上当呢,同修的表现不就是帮我修吗?我还一直盯着同修不放,为他着急呢,怎么就不会看看自己呢?师父在看着我迟迟不悟,提高不上来,不知道有多急呢。我还在指责别人这不应该那不对,为什么还不改变?这些话其实都应该说给自己才对。同修在过关中表现出不像修炼人的样子,守不住心性时,过后同修自己一定也非常痛苦,谁不想好好修炼,谁不想提高做好,如果我没有这些心,环境也不会是这样,修炼人如果不会向内找,修自己,真的是在苦海里挣扎,跳不出来。旧势力是想要一箭双雕的把我们两个人都拽下来。找到自己的执著、不对的地方之后,我真的就不再怨恨对方了,真的觉的对不起她,因为是我做的不好而影响了她。师父在《致台湾法会的贺词》中说:“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当有了问题时、有了矛盾时、有了困难与不公平对待时,还能找自己向内看,这才是真修炼,才能不断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才能走向圆满!”
——《学会修自己去掉怨恨心》

有一天早起晨炼,忽然打入脑中一念,害怕被迫害,这一下找到了,原来我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在承认它的前提下,去怕心,那哪能去得了呢?承认它,就是要它,它就来,如影随形,控制你的大脑,往你的大脑里打入各种让你怕的念头,最后消磨你的意志摧毁你,让你的修炼毁于一旦。我终于认清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了,我要全盘否定,彻底解体它们,一切都是师父在掌控师父说了算,同时师父的法也在坚定着我的正念。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解答学员提问时说:“根本的东西它们是动不了,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就坚定你的正念,做好你的事情,你这三方面真的做的很好,谁都不敢碰你。”怕心去掉了,不好的物质销毁了,我现在又觉的天清体透了,而且正像师父在《洪吟》〈新生〉中说的:“观念转 败物灭光明显”。
——《去怕心的体会》

我每天都上午学法,下午必须出去讲真相,每天多则救二、三十人,少则几人。多少年来一直坚持着走在救人的路上。在讲真相中,也磨去了我很多的执着心,也修出了我的慈悲心。我见众生,心里真的把他们当作亲人,无论他们什么态度,我都慈悲的对待。记得一次遇到一个八十多岁的长辈,我和他讲真相,他态度很不好,怒责我。我没有动气,拉着这位长辈的胳膊,慈悲的和他说:你象我的老父亲一样,我就希望你健康长寿,老来有福享啊。共产党是上天要灭它呀,咱们退出来就平安了。老者被我的话感动了,态度瞬间转变,告诉他是党员,同意退出。我们把带着的资料也给他了,他感动了,拉着我们不让走。我们又给他讲了一些真相,走出去很远,他还站在原地望着我们。
——《讲真相救人是我的使命》

有一段时间,我的工作是专门搞销售、推销相关产品。虽然任务重、压力大,但我从不在炼功点、或同修群体当中去做推销。而有的做销售的同修却认为:反正同修不在我这里购买就要在别人那里购买,我主动给同修推销同修需要的产品没有什么错呀!我不是这么看的。我认为同修们走到一起是来修炼、是来证实大法的,怎么能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赚钱呢?假如修炼者在修炼团体中搞推销,那炼功点会是什么样子?这等于是在破坏集体炼功、切磋交流的形式啊!除非同修认为必要且主动找到我这里提出购买我所销售的产品,那也是在我工作时间段要做的工作,这在当初我就是这么认识的,而且对此非常谨慎。
——《修去利益心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7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6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5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5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4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14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7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