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573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3年3月19日
节目长度:59分52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471 KB

14,354 KB

56,23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读《谈营救同修过程中向内找》有感

读了568期《明慧周刊》“谈营救同修过程中向内找”这篇同修文章,深有感触。同修所言是我亲身感受的,我曾经因为把做事当作修炼,长期不注重实修自己,执著太重被邪恶钻空子非法劳教迫害,在黑窝没能及时向内找归正自己,反而因怨恨同修而主动放弃修炼,走了弯路,给自己留下了污点和永远的遗憾。回来后不但没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而是更加自暴自弃,被旧势力安排的一切牵制着,认定某同修害了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大有不同归于尽不罢休的样子,魔性大发,完全失去了理智。这样从劳教所那个有形的牢笼又掉進了一个更危险的无形的牢笼。

在这种情况下,如文中同修所说,魔难中的同修是谈不上正念的,别说正念,根本主意识不清醒,这和天天参加学法小组学法的同修是不一样的,和在黑窝中坚定反迫害的同修又不一样,同时两年多都不学法了,头脑中充满了被灌输的毒念,根本分不清真我假我,被邪魔操控着,做的都是在现在看来极其荒唐可笑的滑稽事情。

面对我这样的状态,知道我的情况的同修没有放弃,没有指责,不动心不动情,只是不管我如何表现,不管我反反复复,时好时坏,同修就是无条件的向内找,就是平和宽容,就是慈悲善心对待,我被这种向内找形成的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身心俱震,我空间场那些不正的因素纷纷解体,就象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所讲:“但是那种慈悲是一种伟大的佛法的力量的体现。不管你再不好、再坏的东西,象钢铁一样的东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见就害怕,它真的胆怯,它会化掉、会消失掉,绝不象人想象的。”这个祥和的场使我不由自主的向内找,甚至我能感受到同修为我流下的眼泪,每一滴都闪着慈悲圣洁的光芒,那是对一个迷在红尘的爱恨情仇而不知醒的生命的怜惜。

文中说“在实际的营救中,即使被营救的同修没有正念,也照样能营救成功。”确实如此,如果说同修的埋怨指责是给魔难中同修加重了不好的物质,那么同修的慈悲正念,其实就是在给魔难中同修输送了正念的能量,而且向内找就符合了法的要求,体现出法的强大威力,慈悲的能量场就在解体着邪恶,同样是正邪大战。看到同修信师信法的这颗心,师父会加持正念,本来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这样我吃住在同修家,因为当时一离开那个场就主意识不清。而且是在多位同修家吃住,甚至当同修本人也遭遇病业魔难时,仍然最大限度的帮助我,再通过和同修学法发正念,我的主意识终于清醒了,同修的慈悲正念成功把我营救回来了。

时至今日,我又幸福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虽然和精進的同修相比,还很不足,但能走到今天,与师父的慈悲安排和同修的宽容帮助是密不可分的。而且再遇到魔难中的同修,我都会想起同修对我的无私帮助,也告诉自己,无论同修什么表现,一定要给同修一个正念,只要我们正念加持,向内找修自己,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即便面对同修的埋怨指责,也多数能做到不被其带动,因为此时的我已经有了足够的正念了。

曾经有同修问我,看到同修有问题什么也不说,只是自己向内找,这不是对同修不负责任吗?怕得罪同修不是人心吗?不全是这样的(可以善意的指出来,但不要责备与埋怨。试想一想:如果同修马上就能够认识到所指出的问题,那可能早就走出魔难了)。根据我的体会,有的同修那时的情况已经谈不上是修炼人的状态了,是听不進去忠言的。因为魔难中的同修情况是不尽相同的,唯有站在无私无我、为别人考虑的角度,宽容他人的角度,也就是符合新宇宙无私无我的标准。师父说大觉者“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了能无条件的按照法的要求去做的修炼人。

在我最迷茫的时候,感到自己已经不行了,帮助我的同修曾经用师父的一句法鼓励我,“佛法无边”(《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真是只要按照法的要求,那么法是无所不能的,也只有慈悲的师父教出的弟子伟大的佛法造就的生命才能做到这一切。

面对魔难中的同修无条件的向内找,正念加持,就是珍惜同修间的神圣的法缘,就是珍惜自己珍惜众生,就是珍惜师父的给予。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再谈“师父替我承受了”

看了二十四日大陆同修所写再论“师父替我承受了”——读《武装部长修大法部份经历》有感的文章,我也谈一下我的认识。

在明慧编辑部文章《慈悲伟大的师父》中有此段话,“面对这样邪恶的危险情况,师父将所有的这些压向学员的业力与邪恶构成的巨大物质因素聚在一起,由师父用自己的身体承受,同时销毁着这些邪恶的巨大因素。由于这些邪恶的生命聚集了巨大的业力与恶毒的因素,师父用了九个月的时间而且是用强大的功力才销毁这些东西。但是由于邪恶的因素与业力太大也给师父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师父的头发白了,这是我们看到的,对师父身体造成的其它伤害,师父不讲,担心因此造成学员对邪恶生命的仇恨,从而影响学员修炼。多么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正法中师父为众生耗尽了一切。”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那时候你将走出世间法的修炼了,你已经得道了。但是你必须把你自己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才能做到这一点。”

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经文中写到,“如果不为你们承担历史上的一切,你们根本上是无法修炼的;如果不为宇宙众生承担一切,他们就会随着历史的过去而解体;如果不为世人承担一切,他们就没有机会今天还在世上。”

个人理解,在正法期间的修炼,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自身的业力、以及旧势力及各种干扰破坏正法的因素所压向弟子的巨难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很多,不然很多弟子在被迫害中很难走过去,当然有做的好的弟子能在法上修,那就能展现出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也就是在证实法。但是也有很多弟子磕磕碰碰,跟头把式的闯关过难,甚或走三步退两步,师父加持着弟子的正念“操碎”了心,如果没有师父的承受,想必一些关难会更大,这些被迫害过的弟子应该深有体会。

几年前就有这样的“谁承受”的讨论,当时一些同修在交流文章中常写到“师父替我承受了”,交流文章《武装部长修大法部份经历》中的弟子也写到:“恶警打我时,打的很凶狠,但我并没有感觉多么疼,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个人认为,不能一概否定或纠正同修的这种理解,因为在具体情况中,这也许就是事实。但我认为一些文章中字里行间带出的这种“自然而然”、“理所当然”的是师父承受的认识表现出了一种不易觉察的心,更执著于自己关难的被解脱的感受,这种过关难中获得的不同程度的解脱,混合着踏实与惊奇的心理感受,让随后的“是师父替我承受了”的认识显得更看重自己,难道仅限于“邪恶打着我,我不痛,师父承受了”而“邪恶依然在打,师父依然在承受”这种认识吗?因为师父是无所不能的,师父受苦就不苦了吗?弟子就应该形成这种“师父替弟子承受”这种顺理成章的认识吗?

一些在不同层次开着修的同修也谈到过,在关难当中师父为弟子承受的情况。作为弟子,我们应该明白在我们的每一步提高当中有多少师父的承受与付出。是,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学员也明白这个理,但在真切的关难当中,嘴上说不承认,而学员的一言一行都在承认,那怎么办?我们何时能修出自己的大觉金刚志呢?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

只有真正修好自己,才能真正少让师父替弟子承受。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对突破网络封锁上明慧网的一点思考

经常看到同修文章说上不去明慧网,也看到很多同修谈自己突破网络封锁上明慧网的体会。我也从个人理解的角度谈一点认识。

我二零零零年因为上明慧网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一年回家以后,就接着上明慧网,到我因为摔跟头住進医院之前,我还是上明慧网。从医院出来之后,仍然上,直到今天,一直保持着上明慧网。除特殊情况之外,甚至几乎天天看。不管是仔细浏览也好,还是时间紧大致浏览也好,就是一直在上。

期间,当然有顺利和不顺利的时候。遇到不顺利了就是不放弃,在论坛查到各种方法全都学会,甚至论坛有同修说这样不安全那样不安全的方法我也学会,遇到了论坛说到的安全方法不顺利甚至上不去的时候,我就用这些方法尝试。总之,我就是要上去明慧网。

这些年,我理解上去上不去都有原因,邪恶的破坏和干扰一直都有,只要它还存在,它就会一直捣乱,一直干坏事。大法弟子从开发软件一直到传播、使用的各个环节就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共同在否定这种干扰和破坏。那么落实到每一位突破封锁上明慧网的同修,原因自然和自己的修炼有关,就是突破封锁是不是就那么难?

我们可能一直都把突破网络封锁看作只是开发软件同修的事情,或者是做资料的同修的事情,或者是下载资料同修的事情。我遇到过论坛有说什么方法不安全,甚至必须几个人分开下载才安全的时候,真是很大一片同修愣是没人下载资料(师父讲法、神韵晚会光盘等),就是等着谁下载完之后,给送过来,甚至很长时间大家都安于这种等的状态中。这样也容易造成一些能下载或者说“敢于”下载的同修起人心,觉的我做这件事情很特别,别人不敢做我敢做等等。

其实,一张DVD光盘不过4G多一点,常人网站游戏、电影等应该远远大于我们的流量(我安装3M宽带,就是下载我们的资料,也不是象有些提醒说把流量按时间段分散开,就是有需要下载的一直下完。没有需要下载的时候,流量也就是上我们自己网站的流量,而且现在动态网新闻我几乎不点,就是说平时流量很少很少,按一些同修的说法应该是特点很明显)。就是说不学各种方法(其中可能源于畏难、怕麻烦、等靠要、怕心等等因素)、自己心里各种执着才是真正障碍我们上不去明慧网的原因。

我个人的体会,这真的不难!科学家同修已经给我们开发出了最适合的软件,技术同修也总结了各种方法,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是使用软件和方法上网的同修,也是这共同突破邪恶封锁和干扰的一部份哪。我们其中一部份修炼的因素不也就体现在这里吗?就是最简单的点一下软件的背后有多少心哪?要不要有点常人的流量糊弄网警,让他们以为我们就是上普通的海外常人网站;我是被邪党“挂号”的学员,在家里面上网不就得有危险吗;我家里的上网账户是实名,我得要匿名的无线上网卡。总之一定要最大限度的从常人角度(思维以及技术等方面)保证了自己足够安全了的前提上才能上我们的大法网站;或者干脆就是不上,把自己修的这部份也就是整体否定邪恶封锁环节中的这一环在我们这里漏掉了?

还有多少同修根本不需要额外购买电脑,家里常人就使用电脑;有多少同修一说上明慧网,只要和资料点有点关系那就要使用资料点的资金购买电脑,甚至有同修因为家人也使用大法弟子资金购买的电脑上网,因同修提到之后就付一部份上网费用等等(一涉及资料、涉及上明慧网,那就不是自己修炼份内的事情了,把“真我”和“假我”弄颠倒了)。如果是以前我觉的都有一个起步和认识、去执着的过程,可是到了今天,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越来越高的最后时刻,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将成就未来至高无上的果位,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得独立证悟自己的路、建立自己的威德,该自己修、自己做的能一直等到最后不了了之了吗?邪恶能不借机会干扰和破坏吗?

我理解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好事。到了最后,我们以前一直放松或者说没有修好不会修的方面可能都不能漏掉,那么遇到的任何事情我们都多学法,就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把不足找出来,在法中归正,什么事情都是好事。邪恶只要存在就会干坏事,可是只要我们按照师父的法堂堂正正的修,它的什么封锁也就是瞎折腾,也都是大法弟子展现法赋予的能力、建立大法修炼者威德的机会。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谈发正念所见:大法弟子是整体 救人很紧迫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午发正念时看到地球上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论在地球上多远的地方,每个大法弟子都连着一根明亮的能量带,所有大法弟子在一起形成一个非常曲折非常长的一条能量带,大法弟子就象带上明亮的节点,发出明亮的光。

在大法弟子周围是无数的世人,世人在天目的画面中分为两类,一类是没有得救的,身体是黑暗的颜色,另一类是已经得救的世人,有淡淡的能量包围,身体有淡淡的明亮。

在日常生活中大家看起来都一样,但在另外空间里谁已经得救,谁没有得救看的非常清楚,一目了然。

然后是正法的能量来到世间,和大法弟子的能量是一样的颜色,但是更为庞大和明亮。当正法能量过来的时候,在天目的画面中看到,那些没有得救的世人在能量所到之处一瞬间就解体,消散不存在了,只有得救的世人留下来。

在天目中能看到无数的世人,大部分都还没有得救。没有得救的人数估计在百分之六十~七十(大约的数,不准确),所以大法弟子的任务就是要多救人啊,不然世人及其身后代表的生命群就要解体了,师父为众生巨大的承受有很多会因为大法弟子的不努力而浪费掉。

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明慧周刊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廿八日—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

各位听众,现在是空中明慧广播的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请听以下几篇文章:

把讲真相落在实处
针对不同人短时间讲清真相的经验
平衡好打语音电话与面对面讲真相
神传文化
父亲解冤狱 儿子中状元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把讲真相落在实处

我是老年大法弟子,多年来我坚持不懈的面对面讲真相,救了很多有缘人,现在我把我讲真相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我的体悟是:首先要学好法,多学法,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做好三件事,就会使讲真相效果更好,只有用法要求自己才是最安全的,但是讲真相时心态要放稳,没有怕心,没有干事心,没有急心,心态纯净才能做好三件事。

我们是生活在常人中,因为人们受共产邪党毒害太深,在讲真相时,我要看那里的环境和人的心态,因为人心有各种各样的思想来源和想法,都会受到干扰,所以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都要保持着一个修炼人的状态,排除自己思想中一切杂念。

这些年来,我在讲真相中从来没有丝毫的怕心,有时不管走在街上,或出门办事坐在车上讲真相,我首先看看周围人的言行,特别是给我让座的人,为什么要把座位让给我呢?人家不知道坐着舒服吗?也许是有缘人,我就一定要想办法救他。每次我只要坐上公交车,不管人多人少,都有人给我让座。我悟到是师父提前给我安排好的。在车上讲真相时遇到的人有高阶层的,有报社的,有电台的,有研究生,有大学生,他们听着听着就问我:“阿姨,您是什么单位的?是高干退休的吧?听您讲的越听越爱听。阿姨,别停,快讲。”有的把他们的电话也留给我,想让我经常和他接触。

在讲真相时,只要他们想听,愿意接受真相,这就是缘份。我接触上这些人以后,心里有一种感觉,就好象看到了我空间场里的众生,正用那种期盼的眼光,他们一眼不眨的望着我,没有一丝杂念的望着我。我心里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心酸:众生啊,你们是在等我,我今天一定要救你们。我就把我背包里的资料一份一份的发给他们。老年的给他神韵光盘,年轻的就给他神韵光盘和破网软件,有带小孩的就给他大法弟子做的动画片,还有的再要几份给朋友带去。我总是一份一份的送到他们手中,他们很多的人感谢我,也有不要的,不过是少数。

上车后一有人给我让座,我总是很快的说谢谢,我会说:“好人一生平安,好人有好报。”然后让座的人听到这种吉利话又会对我说谢谢,他们很感动,有了一种高兴的心情。于是我开始和他讲善恶有报的故事,种善结善果,种恶结恶果。先说常人的话引导他们,打开他们的心结,然后進入新话题。

在车上讲真相还遇到一个年轻人,听我讲了一路真相,临下车时对我说:“阿姨,我一定记住你说的话,我一定要做一个好人,我一定要为世人多做好事。”他不住的说:“谢谢,阿姨。”走到车门下车时,他大声对我喊着:“我一定要多做好事,做个好人!”“小伙子,祝你好运。”我望着孩子下车的身影,我感动得泪水都想掉出来。我坐在车厢里,望着车厢里坐着的众生。每个人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他们都是为法而来的,只要能打开他的心结,就能得到救度。我望着车里的众生,有多少生命等着我去救他们啊。

我在车上讲真相,有一次听到后面几排人大笑,我回头看去,都在对我笑呢。几个民工说,你讲的句句都是真话。我只要一上车,养成了很自然的讲真相的习惯,有时是接着他们的话题讲。

我胆子大,从非典到每年的敏感日我都没有把它当回事。有人说邪恶跟踪大法弟子,我是大法弟子跟踪邪恶。我只要发现有邪恶下班,我就跟着他们,认识他们的小区门洞和所居住的单元,只要有针对邪恶的资料和光盘,我就给他们送去,用一个大牛皮信封装好,挂到他们的门上,信皮上写上:你好,我送给你的宝贵礼物。

还有一件事情我也想和大家切磋一下,提醒注意,特别是城市里的大法弟子。很多市里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他们不管是街上,也不管是在门洞里,各家各户的门上都要清理。有一次,一个清洁工在打扫卫生时,我发现他手提着袋子,把每家每户门上放的广告也不管是别的什么,统统拿掉放到袋子里去,这是他们上班需要做的工作。我走上前慈悲的问他:“老乡,为什么把人家门上的东西都拿掉呢?”他回答我,这是他们的任务,如果不拿掉,被物业检查发现了,就会扣他们的工资。我发现清洁工一般都是上午打扫卫生,打扫的比较细致,下午就放松了。我发现下午发资料保持时间会长,有的好多中午下班不回家,下午五六点下班回家时正好在门上放着,众生就看到真相资料了,到第二天清洁工上午上班时,门上也没有资料了。

有一次,我下午四点多出发,把真相放到每家每户的门上,过了一夜,到第二天早上发完六点的正念,我赶紧又跑去看了一遍,大多数都取走了,只有极个别的没拿。我感觉不是清洁工拿的。

我们做事不能只追求数量,要做到功到事成,不要有干事心,我们做到实修自己,发一张传单,要叫每份真相资料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和效果,一定要救这一家的人。我们救人要落到实处,叫每份真相都不落空,叫每份真相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我们不是搞形式,我们是真修弟子,要拿我们的真心真正救人。只有做好师尊叫我们做的三件事,才对得起师尊的苦心普度。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和大家分享针对不同人短时间讲清真相的经验

我真正用手机讲真相是在今年的春天,从不敢说到敢说,从不会讲到会讲一路走到今天,有不足也有收获。

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我每天在打真相电话前,都会提醒自己保持平和的心态,用真诚善良的语言去讲清真相,总的来说只要对方能听就基本都会退。但也经常遇到一些持不同态度提出各种各样问题的世人。如果是第一次遇到的问题我没有讲好,那么回来我会总结一下,应该怎样才能更好的把这个问题讲清楚让世人接受,那么下次再遇到同样的问题我会换个方式来破除人的思想障碍或以讲故事的方式打开人的心结。总之只要用心去做就会有好的效果。但对于特别固执、态度不好的世人讲真相中,我也会有威严一面的表现。

比如,有的人一上来说话很冲:“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警察……”我平和而坚定的回答他:“警察也需要平安,上天不会因为您是警察就放宽对您的审判,也不会因为您曾做过错事而不给您得救的机会,我相信您也发现了近些年来各种天灾人祸在不断的增多,很多预言家也都讲到了这个时期人类将有劫难,共产党到底什么样我想您比我更清楚,修炼法轮功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您也应该都了解。我是个修炼的人我修的是慈悲,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听到真相,能够被救度,先生,今天我既然打通了您的电话,就是缘份,真心希望您能平安,很简单,就是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退出这个无神论组织就是平安的。记住真善忍好就能得救。”他说:“嗯”同意退了。

还有一些人一上来就问:“什么是神?神什么样?谁见过……”对于这样的人我会这样回答他:“先生这里我只能简单的跟您讲神就是开功开悟大智大慧的觉者,也可以说是通过修炼知道了宇宙真理的人或者叫佛。”他以不信任的口气接着问:“那这么说你就是神了?”我回答他:“先生,您问这个没有任何意义,我今天就是告诉您我是觉者您也不会相信,因为您没看到,我说我是个什么本事都没有的人您也不知道,其实开始我就告诉您了我是个修炼的人,我修的是慈悲,我希望更多的人听到真相,从而被救度,您可以不信我的话,也可以拿我当骗子,但请您记住生命是可贵的,上天已经把机会送到了您的身边,选择什么您自己定,错失良机那也是您自己的选择,我是个普通的修炼人,告诉您真相是我的使命。在这个乱世上人每天都会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但我负责任的告诉您,一个生命最可贵的是能够真正理智的用自己的心去判断什么是正的,什么是邪的,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这才是智者。”他不说话了,也不挂机,接下来我的语气变得平和而真诚,一般这个时候我会给对方一个台阶下,我说:“先生,真心希望您能得救,我打通电话就是缘份,我给您起个化名,退出这个无神论组织吧。”他说:“行,谢谢!”

还有一些自认为自己懂的很多的人张口就说:“我什么都不信,你不就是法轮功吗?你们有本事把共产党推翻了……”我反问他:“先生您什么都不信,那您相信善恶有报吗?”所有被我这样问过的人都回答说:“善恶有报我相信。”我说:“您相信善恶有报那您不就相信有神的存在吗,不是只有神才能去做这个事情吗,先生我告诉您吧,法轮功是真正救人的,而且真相很快就要展现了,我的话是真是假您自己辨别。但我负责任的告诉您善恶终有报,一切都在神佛的掌握之中,就今天的道德水准,您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告诉您今天的世人在神佛的眼里看都是该被淘汰的,但神佛慈悲于人在最后时刻给了人一线希望,如果这个人还有一点良知,相信善恶有报,选择善良,那就是平安的,如果在这最后时刻依旧不相信善恶有报,继续堕落就是淘汰,先生,今天我打通电话就是缘份,真心希望您能得救,很简单,就是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起个化名就可以退,我给您起个化名叫光明吧,未来是光明的,退出这个无神论组织就有希望。记住“真善忍好”就能得救。”他表态了,说:“行,谢谢”

还有很多人会问:“你们法轮功说三退保平安,我就不明白这跟共产党有什么关系?”我一般这样回答这个问题:“至于上天为什么要灭中共,先生我简单的跟您说吧,我们中国五千年古老的文明,无论上到君王还是下到平民百姓,都是相信神佛的,也就是说都是敬天畏地相信善恶有报的,我们是龙的传人,炎黄的子孙,那共产党它是什么呢?它是一个无神论组织,它相信的是马列,西来的幽灵,那您说这人要是不相信善恶有报,不相信有神的存在,就会无恶不作。因为他不相信做坏事会有报应。就今天这个道德水准,您也看到了,都到了什么份上了,倒退几十年是什么样。您不能说跟这个无神论组织共产党没有关系,就是它一次次运动摧毁了我们传统的文化,摧毁了我们的道德,仁、义、礼、智、信在今天的人眼里变得一钱不值,现在想入党的人不都是想進去发大财,大贪一把,有一个是真正想为百姓干点好事的吗?共产党靠的不就是小恩小惠诱惑人吗?靠假恶斗来统治人吗?几十年的时间它干了多少坏事?六四杀学生、迫害法轮功历次运动害死了多少人?八千万!哪件坏事不是它干的?告诉您善恶终有报,一切都是有定数的,上天绝不会让它永远这样坏下去,相信您也听说了,很多先知都讲到此时人类将会遇到劫难,《圣经》里也提到了末日大审判,佛教里也说人类已到了末法末劫的时候,我是修炼的人,我修的是真善忍,告诉您的就一定是真话,退出这个无神论组织人就有希望,记住真善忍好就能够被救度。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先生我给您起个化名退了吧”?他说:“好,谢谢”。

还有些人是基督徒或是有宗教信仰的。面对这样的人首先我会表示对他们的尊敬,接下来我会告诉他们说,我不是反对您的信仰,但我负责任的告诉您,一个人不能一边信神佛,一边又加入无神论组织,严格的说,这本身就是对神佛的不敬,我帮您退出这个无神论组织吧,很简单,就是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一般都说行,谢谢。但有时也需要多讲一些,比如:“您知道《启示录》里边说的末日大审判吗?里边还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凡是手上、额头上被打上兽的印记的人,神都不与这样的人做买卖。’您知道什么意思吗?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只有中共是这么干的,它让加入它组织的人都要举手握拳向它宣誓要人忠于它,把自己的一切给它,您看别的国家是怎么做,加入任何党派来去自由,您看别的国家那个元首就职的时候是怎么做的,人家都是一手托着圣经一手放在胸口上,向神保证,去履行他的职责。而没有哪一个国家会要人举着拳头发誓的,也只有中共这么干,那神说不与手上、额头上被打上兽的印记的人做买卖,指的不就是入党,入团,入队的人吗?做买卖的意思是神会从邪魔撒旦那里把人赎出来,神会替代人还了罪业,不退党、团、队的人神都不会为这些人承担罪业,不与撒旦做买卖,不去把人赎出来。先生,我帮您退出吧,退出这个邪恶组织就是平安的,记住真善忍好您就能得救。”一般这么说都会明白都会退。

还有一些会这么说:“你别跟我说这个,你们那么好,国家怎么会……”我反问他:“那您说耶稣为什么会被钉在十字架上?他干什么了?他在教人向善做好人,可为什么却被人钉在十字架上呢?告诉您,这世上有个理,叫相生相克,有正当出现就必然会有邪的、坏的出来捣乱破坏。”他接着问:“那你们真的会向耶稣那样救人吗?”我说:“那你说我现在在干什么呢?不就是在告诉您躲过灾难的方法吗?”“那为什么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得好好的呢?”我继续回答他说:“先生您不能站在人的思想中去想神佛,这样吧,我给您讲个故事,您就明白了。”接下来我就会把神传文化里那个“修桥补路瞎双眼”的故事讲给他。这个故事我经常用来讲真相,讲完都明白。

还有一些爱发牢骚的人。比如,我刚说到三退保平安,他马上说:“你快拉倒吧,有这好事你会告诉我,活这么大,什么好事都没我的,尽去吃亏做好人了……”我耐心的听他说完,然后我以平和而真诚的口气对他说:“先生真的很佩服您,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您还能保有一份良知,真的很不容易,我告诉您吧,其实您这样的才是最聪明的,您想啊,有句话叫以物稀为贵,以少为奇。就今天这个社会上象您这样的人不多了,如果有大灾难大淘汰来了,您说上天会把什么人留下,会淘汰什么人呢?那留下的肯定是您这样的好人啊!吃亏就是福啊!”说到这,他高兴的问,您说的是真的吗?接下来再讲下去他高兴的就退了。

还有一点我觉的手机讲真相要坚持,把心静下来,只要每天坚持去讲,有一颗救人的心,师父就会给我们开启智慧。

我是上班族,有时家里单位的活一多起来总是与我讲真相的时间发生冲突,但不管多忙,我会每天坚持打四个小时的真相电话,师父说:“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你们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场上空着的座位,你们知道我啥感受?”(《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尽管有时很是疲惫,但我还是舍不得休息,因为耽误一天就会少救几十个人,所以我每天都要求自己保持精進的状态。

最后让我们牢记师父的话:“那个时候我就看到了,要想把人都救下来其实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宇宙众生都救下来更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我们就是尽量的多救、快救,赶在这些时间的前面能救更多的生命。”(《二十年讲法》) 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讲清真相,用师父教我们的慈悲去救度众生。

各位听众,欢迎继续收听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节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平衡好打语音电话与面对面讲真相

我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得法前一身病,得法后无病一身轻,我从内心感恩师尊,从那时起无论在任何形势下,对师父、对大法从没动摇过,一直坚信师父走到今天,虽说没有同修修心修的好,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多年来我一直秉持这个原则,面对面的讲真相救人的。

今年春天,当地有不少同修购置了讲真相语音电话,看到救人的方式这么好,我也购置了一部,从那时起每天上午坚持学法,下午和同修配合,到附近的山上打语音电话救人。这样,一时间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相对就少了,慢慢的安逸心出现了。我心里知道打语音电话不如面对面讲真相来的扎实,但心里还固守着:反正一天也打电话了,同修不也这样做吗?

安于现状的心态出现后,在与一位同修交流,同修问我:“你现在很少面对面讲真相了吧!师父赋予你用嘴讲,那是你自己发的愿。”向内找,同修说的是,这样会少救众生的。就这样我找到了自己的安逸心、懒惰心、省事心、完成任务心,还有很多很不好的心。我心想:不行,我得改变这种状态,还得善用自己面对面讲真相的方式,救人急啊!主要面对面的讲,有时见缝插针的打真相语音电话。

有一天早上我到学法点去学法,顺路到移动交电话费,看见一个保安大哥正在值班,交完费后,我就没话找话的与其唠起来。我说:倒班呢!叫您大哥行吗?他说:你不叫大哥,难道你比我还大怎的?我回答说:我也六十多岁了!他不相信,他说:看你,多说也不到五十岁。借着这个由头,就跟他讲学大法的好处,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真心修炼还能达到百分之百的祛病健身,讲按真善忍做人做事,又告诉他退出邪党组织是事关身家性命的大事,告诉他退出邪党组织才能保命,明白真相的他很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组织,还一再说“谢谢大妹子”,我走了很远还看见他站在台阶上目送我。

今年冬天我地雪下的很大,最低温度甚至还达到了零下三十度,室外虽然冷得很,但未能影响我们每周例行到市区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救人的事,在完成近距离发正念的事情后,与同修一同到超市里,看一看找机会救人,我们来到卖棉裤摊位上,买棉裤救人,当时有两位买货的,就先向岁数大的劝三退,她很快就三退了。

同修给另一个小姑娘讲,我就默默的发正念加持同修,小姑娘不相信,还说我们反共,同修动心了,还赌气说了大淘汰之类的话,过了一会我们到了另一边,当时我心里真想救了这个小姑娘,这时看到小姑娘身边来了一个小伙,就过去说:“小伙、姑娘都长得这么好看,白白净净的。”看到他们没有了心里的芥蒂后,我就开始向小伙子讲真相劝三退,告诉小伙:共产邪党腐败,天要灭它,三退保平安的利害关系,小伙子听明白后,我问:小伙子姓啥?小伙子说:姓王。我挺高兴的告诉他:“咱们是一家子。”当时的气氛真是很祥和。小伙子同意退出。这时我又笑着面向小姑娘说:“姑娘,你们俩都退了多好!他平安,你不平安,不行。”小姑娘微微泛红的脸说:“行。”我说那就叫你“某某”行吗?小姑娘高兴的同意退掉了兽记。

说完了今年,再讲一讲去年冬季我家买煤做三退的事。卖煤车主姓杜,兄弟俩在给我家卸煤时,我顺势给他们讲真相,讲起邪党腐败、迫害法轮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的事,他们说电视说的和我说的不一样。我说:活生生的我站在你们面前,骗你们干啥!又深入细致的说了很多,他们明白了,接受了真相护身符。打那以后,他们见着我非常客气的大姐长大姐短。一次在超市门口,杜姓小兄弟看见我,张开双手说:“大姐,我很想抱抱你!你真的是我亲姐啊!”最近他搬到了市区,我到市区讲真相看到他,他问我:“大姐,还有光碟吗?”我说有。他拿到神韵光碟后,非常高兴,一个劲的叫我去他家吃饭。

最后再讲一讲我用手机直接三退的事。一开始拨通电话真的很紧张,不敢开口说话,但心里想:救人怕什么呢!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打了一个通话后,就听见对方说忙开会呢,语气还行。又打通一个,是一个女孩子声音,我说:占用你两分钟时间,讲腐败她认同,贵州藏字石的事,告诉她三退保平安的事,她不搭话,静静的听,我又问:你在听吗?她说:阿姨你说。我就告诉她三退。她说行。我还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问了她的名字三退,原来她是大二学生。

一天,拨通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我说:小伙子,你好!对方说:神了!你咋知道我是小伙子?我说:我会听!不但能听出你是小伙子,还能听出你是个很善良的、能明辨是非、正直的小伙子。对吗?他说:太对了!我问他:你相信我说的吗?他说:相信。您多大了?我说:六十岁了。我跟他讲邪党窃政以来的所作所为,三退保平安,请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很认同,很高兴的退出了团队,还告诉他的名字,最后他感慨的大声喊:你就是我妈!这回找着妈了!

又一次,打电话一个男人的声音,问我是谁?我就讲劝三退保平安,抹去兽记,邪党暴政,他很认同,也做了三退。他说相信法轮大法好,但没钱买车。我说:三退了,天天诚念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你保命了,身体健康了,多挣钱,不就可以买车了吗?不退出,命都没了,还买什么车?他停顿了片刻,说:“有道理!听你的!”还说谢谢!

师父要求做的,自己亲身经历的还有很多很多,与师父的要求比起来、与修得好的同修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本来认为:讲真相救人是每位大法弟子的份内责任,没有什么可讲的,在与同修交流时,同修认为这些救人事例透过明慧大法网站,给同修提供讲真相的素材,给未来留下一段师父赋予的神笔、神念凝成的神传文化。说是说,动笔写交流文章,也是修心去执的机会,虽然讲真相劝三退,还会遭遇不听、不退、甚至还有白眼,但是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始终坚持不动心,就能在讲真相救人中提高上来,救得多不欢喜,救得少不气馁,放下自我,明白我们是为他的生命,只要为他就能多救人,愿我们在正法的路上不留遗憾,精進再精進!

各位听众,在本次节目结束之前,让我们和大家分享一个发生在明朝的有关神传文化的故事:父亲解冤狱 儿子中状元

明代万历年间,山东青州的赵僖为人刚正无私、勇于维护正义且不求任何回报。在他任邑掾的时候,有位正直的指挥使因遭人暗算,被冤枉入狱。赵僖对指挥使的为人一清二楚,知道他是被冤枉入狱,决心要为他洗清罪名。他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多方搜集证据,反复向上司提出申诉。最后终于为指挥使洗清了罪名,冤案得以平反昭雪,无罪释放了那位指挥使。

事后,这位指挥使非常感恩,觉得无以为报,想把自己的女儿送给赵僖作妾,以报答赵僖的救命之恩。赵僖听后连连摇手说:“使不得!”指挥使坚持想使赵僖接受,赵僖又摇手,连说“使不得!使不得!”义正词严的拒绝了指挥使的请求。

赵僖后来官至礼部右侍郎。又过了几年,赵僖的儿子赵秉忠,坐轿去参加应试大考,途中听到空中传来声音说:“‘使不得’的中状元。”连说好几遍,他不解何意。赵秉忠殿试时出的题目是《问帝王之政和帝王之心》,赵秉忠提出了只要有一种符合天理的想法萌生了,就要尽快见于行动;一种错误欲望出现了,就要立即清除殆尽;象唐尧、虞舜等古代圣王那样,以身作则,善化民众,提高和规范民众的道德水平,才能招致吉祥世道……

大考结束后,赵秉忠果然高中头名状元,时年二十五岁,即万历二十六年时。回家后他把赴京赶考途中遇到的“使不得”的神奇声音这件事讲给了父亲。赵僖感慨的说:“这是我二十年前亲身经历的事情,从来都不曾告诉过别人,不知是哪位神明告诉了你。”

由此看来,善有善报的天理真是真实不虚呀!奉劝世人要多行善事,只有种下福因才能结出福果。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3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2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2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1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1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7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6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6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56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4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