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78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10月12日
节目长度:66分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7,800 KB

61,99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10月8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78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多替师父想一想吧
三言两语话感觉
六旬开始背法-体会身心升华
修炼就要主动同化法
体悟修“忍”
关于讲真相的几点建议
读《再悟男女有别》有感
修炼交流摘录


多替师父想一想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3/多替师父想一想吧-41326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多替师父想一想吧》,作者大陆大法弟子 西部骆驼,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

小时候,年少无知,对父母的爱不知感恩,甚至是误解、叛逆,常常惹得父母黯然神伤,给原本就活得很累的他们平添几多烦恼。往往这个时候,爷爷或奶奶总是语重心长的说:“孩子,多替父母想想,别太自私啦!”

现在,随着修炼中的正念越来越足,越来越清醒,越来越理智的对待正法修炼,跳出自我的小圈子后,突然发觉自己修的是如此的差劲,离大法的要求差的太远太远!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简直就是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真是让师父操心!师父替我承受的太多太多,替我付出的亦是太多太多!

人们常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而每一个大法弟子又何尝不是师父的心头肉呢?扪心自问,在修炼中,我们是否按照师父的要求时时刻刻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踏踏实实的精進实修呢?特别是在魔难中,陷在自我的小圈子里,抓着人心难分难舍,痛苦不堪!或者在求安逸心的带动下“娱乐至死”!这个时候,有没有替师父想一想呢?有没有意识到这样做会给师父带来多少本不该承受的巨大的痛苦和承受呢?

大家知道,师父是无所不能慈悲伟大的创世主,传给我们的大法亦是圆容智慧法力无边的。但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常人这个理,一般的大觉者是不轻易动的,越高的觉者越不破坏常人的理,一点不动。”也就是说,弟子做不好的时候,师父也不好办。

我们修炼中所要提高的每一步都有一个理跟着,而这个理就是我们所要悟的道,所要同化的法,必须在实修中悟到做到才是真修,才能去我们的执着心,才能扎扎实实的升华上来,在常人中的表现就是干扰少麻烦少。在魔难中,每一颗不去的人心都会被邪魔利用来钻法的空子,以此为借口强加迫害或者加重魔难。这个时候,抓着人心不放一边痛苦的消极承受,一边在心里求着师父,你知道此时师父的心该有多痛!师父的承受又该有多大!你消极承受的只是常人空间表面的痛苦,而实质巨大的痛苦是师父在替你承受!而这个魔难却是邪魔强加的,也就是说本不该承受的!

师父在《洪吟三》〈麻烦〉中讲:“闭目入鼾断心烦 醒来万事操不完 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

修炼中一切的干扰和麻烦都是我们的执着心招惹来的,当我们在魔难中,一定要尽快向内找,归正修炼状态,最起码要振作起来,像个真正的勇士一样勇敢面对魔难,要知道消极承受的每一分钟都会给师父带来巨大的痛苦和承受。最后的修炼中多替师父想一想,或许更能增添精進实修的正念,更容易跳出执着自我的小圈子,更加清醒更加理智的走好每一步!

一点修炼体悟,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三言两语话感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6/三言两语话感觉-41331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三言两语话感觉》,作者未署名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六日。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的感觉什么也不是,不能凭着感觉修炼。”

在修炼过程中,身体上的感觉确实是千千万万。如果说,身体是个小宇宙,那这个小宇宙层层粒子在更新之中将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反映到身体表面这个神经系统之中,就会感到酸麻胀痛痒等等各种难受的状态。一个人的肉体要修成佛体,没有脱胎换骨的变化能行吗?

如果老是站在常人的角度想问题,修炼中来了魔难的时候,就会想是不是有病了。这就是心不正。

除了身体上的感觉,还有心理上的感觉。在过关中,在魔难中,当你把感觉当作什么东西老是去执着,就会使痛苦变大,感觉就越难受。当你不把它当回事,认为它仅仅是一种感觉而已,什么都不是,把自己想的高大无比,正念一增强,那个感觉就真的什么都不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

我想那个难受痛苦的各种感觉就是所谓苦吧。以苦作为舟,那乘风破浪渡过苦海,救度众生也就是非常快乐的事情。以苦为乐大概有这层意思吧。

这是今天的一点心得,与同修切磋。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六旬开始背法 体会身心升华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5/六旬开始背法-体会身心升华-41338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六旬开始背法 体会身心升华 》,作者美国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五日。

我们学法小组除了学法之外,还坚持每人每天背一段《转法轮》和一首《洪吟》诗词。同时,在每次学完《转法轮》第五讲之后,因为时间比较充裕,每人加背五首《洪吟》诗词,然后交流。下面我就把自己背法的一些感受和体会与大家交流。

一、去除思想业 畅通背法路

我是一个来美国后才走入大法修炼的新学员,对于背法的事只在大组学法时听同修交流过。这次电话平台一个同修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我不禁脑子“嗡”了一下。对于已经進入耳顺之年的我,最起码四十年没有背过任何东西了。在大陆,我这个年龄应该是退休后享受晚年生活了,而现在却要我从新当一个小学生,心情不免有点紧张。

刚开始背法时,我不管怎么读、怎么念、怎么背,那文字怎么也不往脑子里打。我就反复的、不断的重复着那句话,依靠声带和嘴的交互动作,仅凭语音留在脑子里记忆的惯性,也能把一句话顺顺当当的背下来。但再背第二句时,回过头来第一句就全忘了。我一开始背的是《论语》,的确背得好苦、好累、好难!在正式背诵时,我如果记不起来了,同修就会给我提醒一句话中的前面几个字,这样我磕磕绊绊的背完了《论语》。有一次,我背完一段后,两个同修异口同声的叹了一口气:唉,背得真不容易!

当我背《洪吟》时,那隐藏在我脑中的、干扰我背法的思想业就毫不掩饰的站出来了。因为我上大学时学过中国古典文学,对诗词的一些艺术手法粗略的了解一些,所以有一次读完一首时,嘴里无意识的发出了一句不敬的话,一种抵制背法的思想业冒了出来。而我只有在读《精進要旨》中的《富而有德》、《境界》和《悟》等经文时,才找到了那种头脑中固有的背诵诗文时“陶醉其中”的感觉,这种思想业严重的影响了我背法的实际效果和進程。

我在后来学各地讲法时,看到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有的时候用古语写些东西,也有时候用诗呀、顺口溜啊、对联儿来写;也有时候用白话文,就是现在这种语法来写。其实我最想用古词来写,能表达的非常清楚、透彻。当然学员们现代学的都是白话文,看不懂,所以我就不用、少用了。”这时,我一下子感受到了师父的大慈大悲。再读《洪吟》时,思想业全都跑得无影无踪了,我感到每一首诗歌涵义是那么的广阔深邃,文笔是那么的优美。

现在我背《转法轮》时,会感受到这真是一部宝书。而《转法轮》文字的严谨,使我背诵时不能多一个字、也不能少一个字。只要有一个字的差错,就立即会有如鲠在喉的感觉,这真的很神奇。我便会马上找到那个本来应有的字词。这样一来,记忆会非常深刻,正式背诵时一般不会再错。

二、下硬功慢慢领会 背得牢 事半功倍

有一段时间,我出现了学法的困惑。因为不管是参加大组学法、小组学法还是自学,一律是通读。但时间长了,感觉学不進去了。两手捧着书,每个字从眼帘中缓缓走过,每句话从嘴里朗朗发出,虽然读得很流畅,但感觉那声音在书面上飘来飘去,总停留在以前所悟到的那么一种浅尝的理解,读不出新意,得不到认识的深化,我很苦恼。我曾经想通过读各地讲法,依靠各地讲法中对《转法轮》的解读,把我带入学法的更深的层面。正在这时,同修提出了背法的建议,为我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背《转法轮》的方法是,一次背一个句号,也就是一段话。当背完第一个句号后,再背第二个句号,然后把前后两个句号连起来背,以此类推。这样整段就可以背下来了。

在背诵时,有时会不理解一句话的涵义,这是我背诵的最大障碍。如果仅从文字上死记硬背,虽然背过了,记忆不会深刻,很快就会忘掉。所以,我力图加深对每一句话的理解,尽量在自己目前这个层次上弄明白这句话的表面涵义。

一般情况下,在整个一个段落能够背得下来,但还不够流畅的时候,我会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一个字一个字的品嚼、一句话一句话的琢磨,以便加深理解、增强记忆。这时虽然能够背得下来,但对有的话理解不了;对有的话理解的不充分、不准确,自己也感到似是而非;甚至对有的话的理解是不正确的。

当反复背的时候,奇迹会慢慢出现,你会突然发现这句话的真正涵义不是自己理解的那样,而是“这样的”;随着不断的背诵,对于不理解的那句话,那更深的涵义也会慢慢的清晰的浮现出来了,这时我会欣喜的喊:“噢。”而再次不断往下背的时候,整个段落的意思就可能清晰的出现在眼前,会发现这个段落是一个严谨的、环环相扣的、形散神凝的大系统,完整的浮现在脑海中,这时我就会感到一阵惊喜,背得也会很流利、很顺畅了。

我体会到:背法就好比是拨开迷雾的过程,背的时间越长、精力越集中,迷雾退去的越快、越彻底。只要功夫到了,法的一层层内涵就会呈现在你的眼前。

三、背法入脑入心 当即益脑益身

我在一个炸鸡店打工,一天工作八个小时,多的时候会到十个小时。我像一只繁忙而又笨拙的蝴蝶,不停的在五口油锅前飞来飞去,工作量很大、很辛苦。当我晚上下班后到车上一坐时,经常会叹一口气:唉,又是一天!

我曾想:如果是一个常人到了这个年龄,回家后会像一滩稀泥一样瘫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弹了。而我这时还要准备明天上午要背的法。我洗完澡就坐到桌子前,捧起《转法轮》就背起来。

说来也怪,只要我一進入背法状态,全身疲劳马上就消失殆尽了,一点感觉也没有了,脑子也很清醒。不管回家多晚,到现在为止,我一次也没有耽误背《转法轮》。有一次上午参加讲真相活动,没能到平台背法,第二天,我一次背了两段,还加上六首《洪吟》诗,追上了平台同修们背法的進度。

我体会到,在心绪不佳、心情烦躁的时候,只要一捧起书,马上《转法轮》中那美好的世界就展现在眼前,心情、身体被规整到最佳的状态,整个身心都会受益。我悟到,人的身体是有细胞、分子、原子、质子、电子、无限小、无限小、无限小的微粒组成的,这些微粒都是物质存在,都是有灵性的、都是灵体,当我背《转法轮》时,他们马上就充满了活力,人的身心立刻也就進入了最佳状态。

以上就是我背法的一点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修炼就要主动同化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7/修炼就要主动同化法-41344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修炼就要主动同化法》,作者大陆大法弟子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七日。

一、去除怕心

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说:“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

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怕心的根源就是保护自己:怕自己受到伤害,怕被抓去坐牢。这种私心会把自己的安全摆在首位,把救度众生摆在次要的位置,因此我不大愿意去发真相资料,也不想去讲真相揭露迫害,自然就错过了救人的机会。知道这是私心,我想归正自己,那首先就要改变思维,将把自己的安危放在首位变为把他人的安危放在首位。

师父在《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我们修炼来修炼去的,把什么执著都放下了,那不连生死都放下了吗?说人一下就能放下生死,那什么执著还能执著呢?已经得法了,我连生死都不怕,命都可以不要了,那么什么事情还能执著呢?”

当我遇到过不去的关和难时,我都会问自己:“我为什么达不到法的要求?我放下生死了吗?”这样,我很快就能看到自己的执著心。认识到这一点,心性有了巨大改变,所以在女子监狱的黑窝里,我能坚持做证实法的事。这些都离不开法,离不开师父的加持。

我要去掉保护自己的私心,就要放下生死,把一切交给师父安排。然后在清理自身的空间场时,针对性的清理怕的思想念头和干扰自己思想的邪恶因素。以后,我很少有怕的物质了。但我也会理智的注意安全。

二、去除变异的观念

我原来认为:邪恶的坏人一旦知道我修炼大法,可能就会来抓我;我做维护法、讲真相、营救同修和去黑窝附近发正念等事情,就可能被迫害。这些都属于变异的观念和思想业力。如果我不清理干净,就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所以我在清理自身空间场时,就有针对性的清理这些变异的思想念头和变异的观念。清理好了,正念就强了。

我在面对司法所(当地的“六一零”)、街道、居委人员和片警时,都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出狱那天,我给这些人讲了真相,打动了片警,他开始帮我说话。现在司法所的人不敢来见我,就派片警、居委会的人来。

第一次他们来时,我就在执法记录仪(录像机)前,演示五十三天“穿针戴镣”的迫害真相。这些人见到我,都很客气,说我现在的气色比回来时好多了,我说:“当然了,现在可以炼功了嘛,身体的痛苦自然就减缓了很多。”第二次他们来时,我要求他们尽快解决我的生活困难问题,给他们施加压力,同时也是否定旧势力对我在经济上的迫害。

三、放下情 曝光邪恶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会见弟弟的时候,我曝光邪恶,通过弟弟向外界求救。监狱里的狱警和坏人就威胁我,说公安已经多次“敲打”我弟弟了,如果我弟弟还要继续声援我的话,就要对我弟弟如何如何。我意识到,如果我认为弟弟在狱外声援我就会遭迫害,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坚决不能承认。

大法弟子是正一切不正的,于是我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安排,解体一切邪灵、黑手、烂鬼。我坚信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做,揭露邪恶的迫害,弟弟也会得到师父保护的。放下情,去掉怕心,一切都交给师父安排。

弟弟对监狱的“六一零”狱警说:“我姐上次在监狱里受了那么多的苦,如果这次让我知道你们对她干了什么,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接着我弟弟还去了省监狱局投诉,而且把我的求救的信息告诉善良人,有人就发到明慧网,大纪元等媒体上曝光,对监狱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减轻了邪恶对我的迫害。

我出狱回家后,才知道邪恶根本没有对弟弟有什么“敲打”。

我的个人的理解是: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做,揭露邪恶的迫害,狱里狱外的大法弟子都不退缩,不配合邪恶坏人以及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就是在圆容大法。我们神起来了,邪恶就弱了。


体悟修“忍”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2/体悟修“忍”-41280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体悟修“忍” 》,作者江西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日。

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就想,怎样才能修炼圆满呢?学法时,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我想那我就尽快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把住真、善、忍去修。此后,我每做一件事,都会想一下自己有没有同化真、善、忍。下面我就谈一谈我对“忍”的体悟。

一直以来,我炼第五套功法时,右脚踝骨处很痛,痛的钻心,全身发抖,但是,我基本从不把腿拿下来,坚持盘腿打坐到炼功音乐结束,才把腿拿下来。我心里很感慨:右脚痛的这么厉害,可我为什么能坚持一个小时盘腿炼功?我全靠“忍”。没有“忍”,这个关是闯不过去的,就可能掉下去,不能继续修炼。正因为有了“忍”,才能顺利的修炼下去。“忍”真好!

我们这里一周一次大组集体学法,学完法之后,再把同修这一周的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名单发走。有时我在同修家过夜。我家对门邻居看到我没回房睡觉,就跟房东说,我昨晚没回来,是在外面赚不费力的钱。我一听,刚要发火,想到自己是炼功人,要同化“忍”,同时又考虑同修的安全,我没吱声。很快过了这一关,平平静静的一起相处了三年,对门邻居买了房子,搬走了。“忍”真好!

因我以前是开理发店的,今年6月3日,我回娘家,帮我父母理发。我刚到父母家,我父亲在家,我母亲正从小弟家回来,带了一些东西,母亲進屋之后,气呼呼的说我没到下车处接她、帮她拿东西,还说不要我帮他们理发,他们找别人理,你以后不要回来等等。我静静的听着,没有吱声。

过了两个月,母亲打电话叫我回去,说我父亲双脚肿大,要带他去医院住院治疗。我当天就回到家,帮他们看门,给菜园浇水,割晒芝麻,住了十多天。我妈感动的说我是她的好女儿。

我的体悟是:如果我与母亲计较,赌气不回家帮忙,我们之间就真的会产生隔阂,母女的关系就不会和谐、融洽。“忍”真好!

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忍〉中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我们县城有一对老年夫妻同修,男同修说女同修买的菜不好,炒的菜不好吃,米饭煮多了、煮少了,硬了、软了,每天总是唠叨。女同修从不吱声,全忍。资料点、学法点都在她家,十多年了,运转平稳。一方面是师父的保护,另一方面,我的体悟是同修同化了“忍”,提高了心性,路走的正,所以证实法的事就做的非常顺利。

“忍”真好!


关于讲真相的几点建议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4/关于讲真相的几点建议-413268.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关于讲真相的几点建议》,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四日。

一、一线讲真相的同修需要了解自己所发的真相资料及其中的内容

那些常年坚持在外讲真相的同修救度了大量世人,真的非常了不起。但是有一个问题,有的同修由于各种原因还有一些欠缺,影响了讲真相的效果。有的同修讲了很多年,始终还是那几句话。有的同修对为什么要三退,邪党和江魔头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等基本真相讲的不够清晰,甚至很少讲。有的只是笼统的叫世人三退,连什么是三退、三退是哪三退都没有讲。有的同修对利用世人关注的热点时事讲真相关注不够,导致当有常人问“为什么美国疫情那么严重,而中国的疫情却回落了?”等问题时,不能很好的解答。

三退不是目地,让人真正明白真相才是关键所在。如果我们平时学法之余花点时间有选择的看看真相资料(如《明慧周报》、《真相》、《明白》、《疫情周刊》、退党小册子以及疫情方面的资料等),或者听听明慧广播的相关内容,对我们讲真相还是很有帮助的。多储备一些真相素材,让自己头脑中的真相知识更丰富一些,能够让我们在讲真相时能对症下药,更好更快的解除常人的心结,同时也能面对不同的对象讲真相时效果更好,更有效率。协调同修和其他有能力的同修也要帮助那些一线讲真相的同修,尤其是有些文化程度不高的老年同修,给他们提供一些相应的资料。

二、学法时多交流一下怎么讲真相救人和做好三件事

有的同修在讲真相上存在一些偏差,比如讲的过高,没有充分考虑常人的接受能力。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写在前面的话〉中说:“在宣传和解答问题时,要根据接受对像对大法的理解成度和承受能力,恰到好处的去洪扬大法。”

有不少学法小组学完法后,觉的没什么可说的,经常冷场,一讲法读完就各自走人,有的唠常人嗑,有的大谈动态网的报道。实际上,读完法后可以就各自如何讲真相如何面对骚扰迫害、如何做好三件事進行交流,这样一方面可以通过交流使好的经验得到推广,同时也可以发现一些不足和偏差,从而避免一些损失。这样就会使学法小组形成一个良好的氛围,形成一个熔炼人的环境,会促使同修比学比修,三件事做的更好。如果上文我地那个同修能在小组学法上谈出来,其他同修给她及时纠正了,也许就不会有那几次魔难了。

我地有个学法小组,每次学完《转法轮》中的一讲法后,同修们就围绕做好三件事交流,甲同修讲他如何在茶馆讲真相救人,乙同修讲他被绑架到派出所如何正念正行成功走脱,丙同修讲他如何给公检法写真相信,丁同修讲他如何突破怕心,戊同修公开坦陈他犯下的错误……大家都心在法上,气氛溶洽而又热烈,互相促進,都觉的收获颇丰,增强了正念,丰富了讲真相反迫害的经验。有的同修谈出如何解答常人提出的比较刁钻棘手的话题,有的同修谈出面对上门骚扰的警察如何对待,其他同修借鉴了之后很有效果。即使谈到当前的一些国际国内的热点话题,也是结合着如何讲真相让世人明白得救而谈。几乎每次学法后的交流,结束时大家都觉的意犹未尽,还有话想说,极少出现没什么说的冷场局面。

师父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你们怎么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强的正念才是最伟大的。从每个人做起,真的把我们这个环境啊变的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解体,一切做不好的学员就会看到自己的不足、就会促使他们做好。”Y同修曾经在男女关系上犯过错,同时怕心很重,在学法小组的正念之场清洗熔炼下,在其他同修的鼓励下,他向同修坦承了他的错误,努力突破怕心。现在他每天都骑自行车出去讲真相救人,救了很多世人。几次被警察绑架都正念闯出,警察也佩服。另一个同修也是在色上几次犯错,招致几次冤狱,但他没有悟到,导致最后出现癌症症状,痛的彻夜不眠,生命危在旦夕。学法小组的两个同修到他家,给他指出:你出现这样严重的问题,一定是修炼上有重大漏子,一定要彻彻底底的公开自己做的错事,向师父认错,保证永不再犯,否则赶快上医院,别给大法抹黑。这个同修终于谈出了自己多次犯错的经过,并痛下决心改正。很快这个同修就身体恢复正常,蜡黄的脸又红润了。

只要我们把心放在如何做好三件事上,集体学法后的交流肯定会有很多话题的。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重要修炼形式。不能让集体学法流于形式,更不能成为常人式的例行聚会,而要让集体学法成为增强正念、丰富救人经验、比学比修的一个场合。

三、重视收集整理讲真相中出现的事迹并投稿明慧网

师父在《精進要旨》〈证实〉中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

在同修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救世人和反迫害中,大法展现了数不胜数的神迹和其它突出事例。比如很多世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出现的大量绝处逢生实例,公检法、六一零人员明真相放弃迫害,大法弟子反迫害中正念正行,还有迫害大法的恶人遭报等。这些实例如果能及时整理出来,对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很有帮助。但由于一些原因,使得很多生动突出的事例没有整理出来。有的同修受限于文化和写作能力。有的同修由于对法的认识不足,认为这样讲出来是不是显示心,从而不想讲。这就造成很多事例不为同修所知,更没有发表到明慧网。从某种角度讲,这些可用于证实法的事例也是一种大法资源,没有整理出来使其发挥更大的作用也是一种对大法资源的浪费。

如果同修们都能予以重视,把自己身上发生的、自己看到的、自己听说的,有写作能力的自己尽快整理出来,缺乏写作能力的,在集体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时讲出来,或者主动找到有写作能力的同修讲述一下。尤其是有一定写作能力的同修,更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真正的起到“明慧通讯员”的作用,把那些能证实法能救人的实例挖掘整理出来向明慧投稿。

在一次大组学法时,邻县一个同修提到他们那儿有个同修曾经去过阴曹地府。这个同修只提了一句,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就想挖掘一下,找到当事同修请他详述一下。原来这是在二零一一年的事。他和湛江的一个常人同名同姓,恰好他所在的那个城市名称和湛江发音非常相近,结果阴间差役捉人的时候抓错了,把他给抓走了。到了阴曹地府后,阎王才发现弄错了,告诉同修他不属于阴间管,属于天上管,并把生死簿翻给他看。同修一看,果然他的名字已经被勾销了。阎王让捉他来的那两个差役领着他参观了一下世人犯罪作恶死后在阴间受刑的惨烈景象,回来前阎王叮嘱他:你是有使命和任务的,回去一定要多救人;并要告诉人们善恶有报,地狱是真实存在的,做了坏事一定要遭报的。同修在县医院重症监护室醒来后讲了事情的经过,在场的人听了非常震惊,纷纷表示要做善事好事。可惜的是这个同修此后的几年间一直再没有给人讲过。如果同修当时能及时讲出来,并找到昏迷后送他去医院的司机和售票员以及医院的医生护士采访一下形成文字或视频资料,是能起到较大作用的,也能很好的破除邪党的无神论,证实大法中所讲的真实不虚。

我地还有一个遗憾。去年清明节前夕的三月二十九日,我地一个年近七十岁的同修在一处山麓的公墓给岳父母上坟烧香时,不小心引发山火,火势快速蔓延,竹林引燃后火焰高达十多米,火势很快将烧向不远处的一大片森林。同修根本无力扑灭,眼看火势即将燃向森林,同修这才想起向师父求救。他马上扔下打火的竹笤帚,跪下来向师父求救,然后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话声一落,十几米高的火焰立即矮了下来,两三分钟内火势全部熄灭。第二天,四川凉山木里大火烧死几十个年轻人,这是多么鲜明的对比。这也本是一个很好的证实大法神奇的实例,如果能到现场拍到照片,形成图文并茂的资料或者拍成视频,无疑会起到很大的证实法的作用,因为现在常人都讲“有图有真相”,有图片肯定比纯文字更有说服力。遗憾的是,这个同修当天就回省城去了。打电话让他来带个路,他家人又不同意。

四、重视传播破网软件和方法

破网软件对于世人深入了解真相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一份真相资料承载的真相信息量是有限的,面对面的讲真相也不容易把真相说透说全面。如果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让世人能够自己破网看真相,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现在智能手机的普及已经几乎达到人手一个了,手机上网已经非常容易了。如果我们能把破网软件通过二维码、面对面手机蓝牙传送等方式广为传播,对世人全面的了解真相很有意义,明白了真相的人又会去扩散这些真相。

另外,随着智能电视的普及越来越快,新唐人电视的观看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容易了,不需要复杂的安锅了。只需要通过优盘把软件安装在电视上就可以观看了。


读《再悟男女有别》有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5/读《再悟男女有别》有感-41331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读〈再悟男女有别〉有感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五日。

读了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文章:《再悟男女有别》,感触颇深。

《仪礼》是神给人这层生命留下的男女行为上应该遵循的心法,今天的世人,包括大法弟子,对《仪礼》方面的规定内容已经不是很清楚了。看了作者文章,我感到只是说了《仪礼》的一小部分,有点简略,如果能把《仪礼》中男女如何交往的全部内容写出来,我想对回归传统和纯净自己会更有意义。

在大陆情欲横流的环境里,许多人的观念是变异的,行为上是不自觉的,意识上是模糊的,同修之间交往也经常出现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在我周围的同修中,不拘小节事情也经常碰见,比如:男女说话随便,距离近,说话不分里外,开玩笑过格,揭短,女同修笑话男同修衣着,说不该说的话……这里说几件事。

我大哥是个老大法弟子,有一天,一个女同修到他家交流,过程中不时的擦眼泪。这情景被我大嫂看见了。大嫂不修炼,同修走后她问大哥:“那女人哭啥?”大哥直性子,说话不拐弯,直接回答说:“她说流产了,问我咋办。”也就是说,女同修流产压力大,不知咋办好找我大哥在法上交流一下。

我大嫂一听就火了:“她流产问你干啥?那孩子是你的吗?”大哥再三解释,大嫂不信,生气的说:“一个女人跟男人说这话,你说没事,谁信呀?”非让大哥说清楚不可。我帮大哥说:“这是修炼人在法上交流,修炼人纯净,没这种事。”大嫂不信,夫妻两人别扭了好几天。

这事之后,大嫂警告大哥:“以后不准往家领女人。”事后我问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才出现这事的?再说,修炼人之间说的话,你不该跟大嫂说,她是常人,能理解吗?”我想,女同修碰到这种事应该找女同修交流,找男同修交流,不符合常人状态,不仅大嫂不理解,谁听了也觉的不对劲,让人犯疑?也会影响大法弟子形像,给大法造成不好影响。

我自己也遇到过这样一件事,有一次,一个女同修给我打电话,说:“是我,我生了……”当时我有点紧张,心跳加快,也有点狐疑:你咋跟我说这话呢?好象跟我有关。事后我找自己:以往跟她走的太近、太熟悉了,也有过色念,心不干净,不然她不会这样说。男女之间的交流,不该问的话不能问,不该说的话不能说,不管男女同修,既要一身正气,又要符合常人状态,特别是这些小节上的事,一定得注意。

还有一件事也应该提一下:一个同修住县城郊区,有两处平房,一处空着。有一次,一个乡下同修到城里办事,家困难。男同修知道后,就让这个女同修临时在他家平房住两天。说来也巧,刚住下,同修不修炼的妻子去平房拿东西,一看屋里住个女人,以为丈夫金屋藏娇,把那位女同修好个审,又跟丈夫刨根问底,闹了一场小风波。其实,这事男同修应该事前跟妻子商量好才对,把话说明了,让妻子出面张罗,也让她做件好事积德。如果妻子不同意也别勉强,修炼人讲无为。可是跳过这些该有的礼节和步骤,即使妻子不知道,他人知道了心里也会觉得不对劲,你能说清吗?

一个从国外回来的同修说:国外有些项目规定:同修不是夫妻的,男女不单独同车;不对桌;不同席吃饭;不单独同行;有事一定要办的,需第三者在场……初听很惊讶,在大陆环境里,是没有这种意识的,男女交往上不拘小节的事很多, “男女有别”没有形成习惯,说话不注意分寸。

《再悟男女有别》的作者文中说:虽然时代不同了,但是神给人定下的规矩理是相通的。就是当今社会中的正人君子、懂礼仪而自重的人,都是非常注重男女之间要保持距离的,不会有过多的私下交往。因为过多的私下交往,已是“非礼”。我觉的在理。

我们是人在三界内修炼,处处充满情欲,这种环境对人污染是很严重的,稍不注意就会着色,危险而可怕。上述现象虽然不是很多,但影响不好,是修炼人必须要注意的。写出来给同修一点参考。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修去争斗心》一文中写到:

我悟到,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人,有的执著心很难察觉,有些执著心很难去掉。实际上,去执著心的过程,就是提高的过程。一天,我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讲邪不压正,讲善恶有报是天理。我看他们听的挺认真,其中一个法官却说了一句:“原来你是带着怒气呢。”这让我一愣,我讲的真相挺在理啊,怎么没打动他呢?难道我真的没有慈悲心吗?没有那么大的正念吗?师父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看来在任何环境下带着怕心、怨恨心、争斗心是救不了人的,必须修掉这些心,才能走好证实法的路,才能救了人。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堂堂正正讲真相、启迪警察善念》一文中写到:

其中一个警察连喊带骂嘲笑我们。我对他没有一点怨恨,我求师父给我智慧,给他们讲真相;同时向内找自己,哪里不符合法了,造成了今天这事。我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在这正邪大战的过程中,每当想起师父的法,正念油然而生。向内找、放下人心,放下对孩子,对丈夫的执着,放下对老爹的惦记,人各有命!放下面子心、放下对自己的执着。我真正的放下了对生死的执着,心里没有了任何的压力。我深切的感受到,听到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我也有很大的帮助,同修讲就是两个字“不怕”,走到哪就是讲真相,把一切交给师父。我没有低人一等的感觉,甚至是理直气壮的正视他们,心里不停的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警察说:要不是有人举报,我们也不会抓你们的。下午我和同修回家,我们知道是师父保护了弟子!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对在法上提高的一点体悟》一文中写到:

一次在炼第一套功法时,师父在《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中念的诀:“身神合一,动静随机;顶天独尊,千手佛立”提醒了我,我现阶段的理解是主元神和身体合一。什么是主元神呢?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这里讲的主元神,就是指自己的思维,自己要明白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这就是你真正的自己。” 我悟到在炼功时我的思维要在炼功动作上。原先我的思维要么想别的事,要么听炼功音乐,听炼功音乐时虽然大概的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思维没有在手的炼功动作上,成了常人听音乐,所以动作就总是不到位。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奥地利学员谈坚定正念的体会》一文中写到:

我们沟通的焦点突然不再是外在的谁更有理而是内心。我认识到我过去对她有固执的看法。这个看法就象挡在我的心的前面的滤网,我看到的都被之改变,但这远远不是真相。不是说她在这事上还有需要修的地方,而是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因为核心问题不在外部、事情本身或者其他人身上。核心一直在我自己这里,我需要去克服,改善。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执着看电视剧的教训》一文中写到:

我执着看电视剧,求得安逸,就象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的麻木、懈怠滑下去了。浑然不知在修炼的路上越走越偏了,已经丧失了精進的意志,走到危险的边缘了。今天,这一跤可把我摔醒了,这不是旧势力钻了我放松修炼、求得安逸、主意识不强有漏的空子吗?它利用另外空间的邪灵迫害我,给我安排制造了魔难。即便找到了漏洞,就应该及时弥补,我请师父加持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彻底清除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师父在经文《再棒喝》中告诉我们:“修炼本身走的是神的路,人心处处都是障碍。可是我们的路却很窄,一不注意就会走偏,一偏就会出问题、甚至大问题,走不回来就是永远的遗憾。”我知道还有些同修和我一样,执着看电视、手机、电脑,嘴上说否定旧势力,喊着我是师父的弟子,不要其它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行为上却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师父怎么给我们做主?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修去怕心 在疫情中救人》一文中写到:

以前发真相资料,我总是前思后想,有怕心。怕带资料多了,不安全;怕被人看见,觉的很危险;怕举报、怕被抓。虽然发资料我每次都去,没落下,可这个怕心一直都有。

有一天,在学法小组往出走,刚一出门,就听到有一位同修在屋里说:“一放到底!”我一震,“一放到底”那不就是放下生死吗?我信师信法的正念一下就出来了,我有师父呀!我怕什么呢?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这个怕不是我,彻底解体那个怕的假我之后,我就不怕了。

我和C同修一直配合的很好,她很包容我。几年来,一直发放真相资料救人。她说:“师父让我们救人,我就什么也不想。”她对自己要求很严,从不放松,坚定的信师信法。她提议说:“这么多年发放真相资料,一般小区都能得到资料,唯有封闭的小区有空白,不能落下他们。”从疫情开始到现在,她接到真相资料后,基本上都到封闭的小区去发。她很智慧的跟着下公交车的人群走。有進小区的人,她就跟着進,有進单元的,她也跟着進,很客气的与人打个招呼,对方也很高兴。

C同修说:“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修炼的路师父都给铺好了。”现在她進入封闭小区就象進自家小区一样,很自然。她说:“我一到小区门口,就有人出進,一到单元门口,也有人出進,很顺的。”

有一天,C同修走到封闭小区时,雨就下大了,没有人進出,雨越下越大。她就跟师父说:“师父,我得進去呀!”也就三、两分钟,就有老俩口拿着雨伞,从楼里出来了。她高兴的和他们打了招呼,老俩口也很客气。就这样,C同修很顺利的進去了。虽然衣服湿透了,可真相资料一点也没淋着。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修炼就要主动同化法》一文中写到:

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说:“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

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怕心的根源就是保护自己:怕自己受到伤害,怕被抓去坐牢。这种私心会把自己的安全摆在首位,把救度众生摆在次要的位置,因此我不大愿意去发真相资料,也不想去讲真相揭露迫害,自然就错过了救人的机会。知道这是私心,我想归正自己,那首先就要改变思维,将把自己的安危放在首位变为把他人的安危放在首位。我要去掉保护自己的私心,就要放下生死,把一切交给师父安排。然后在清理自身的空间场时,针对性的清理怕的思想念头和干扰自己思想的邪恶因素。以后,我很少有怕的物质了。但我也会理智的注意安全。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把自己修的纯正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一文中写到:

宇宙在更新,我们带着救度众生的伟大历史使命而来,要知道现在自己遇到的困难都是自己修炼的环境。我切切实实的认识到:与其改变别人,不如提高自己、升华自己。要从自己的微观思想至表面都要符合“真、善、忍”,达到纯正慈悲的状态时,大法的无量智慧在任何地方都能起到真正的作用,这种正能量使大法传的更广,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师尊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大法弟子在这个期间做的好与坏,这件事情过去了,就没有回头的机会,因为那个邪恶已经不存在了,那些邪恶逐渐的被销毁的已经没有能力了,想要再来考验你、从新让你走一遍的机会都没有了,自己做的什么样哪,可能就是什么样了。好在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作为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环境下,你都应该做好,做的更好,赶快把那些不足、把那些不应该有的去掉。”

我牢记师尊的这段法,牢记:历史的这一时刻一旦过去就不复返!我悟到在这一时期最重要的是救度众生,要想做好这件事情,就需要在自己的思想中装满法理,才能发出正念,才能救度众生。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