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33期 2/2

发表日期: 2019年12月2日
节目长度:44分1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1,931 KB

41,55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9年11月28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33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用恶意揣度别人也是一种党文化的体现
宽容
正念力可劈山 盲目五分钟复明
“怕”离我而去
同修-不要被继续利用充当“情报员”了
变换角度看问题
对《大陆综合消息》“迫害者相关信息”的建议
修炼交流摘录


用恶意揣度别人也是一种党文化的体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1/用恶意揣度别人也是一种党文化的体现-39607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用恶意揣度别人也是一种党文化的体现,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一天晚上我在陪父亲看一个综艺节目时,随口评论了一句,说里面的人会拍马屁啥的,结果父亲就突然发怒了,说我怎么老是用肮脏的心态去想别人。我顿时觉的很羞愧,向内找时才发现自己确实有这方面的问题,就是党文化的那一套,用恶意揣度别人。

想起来,前两天在公司发生的事,我在公司的电脑一直没有声音,公司的IT告诉我是我的电脑没有声卡,因此在我的心里就想当然的认为是老板在帮我买电脑的时候没有选配声卡。心里就产生了一股怨气,觉的老板实在是太抠门了,连声卡都舍不得配。结果一直到两年以后我们的IT从上海过来时帮我配置了一下,电脑发出了声音,我才知道自己这两年来一直冤枉了老板,电脑本身是带有集成声卡的,只是没有设置好,所以发不出来声音。虽然之前IT的错误判断误导了我,但是一开始就无根据的去怀疑别人,用恶意去想别人确实是我的不对。好在没有把这个想法说出来,没有直接造成对别人的伤害。但是这种恶意确实在我的思想中存在了很久,而且我曾经还在办公室里含沙射影的说了些话,间接表达不满情绪,无意中也伤害了别人。

再反省一下自己平时的言行,发现还有很多事情背后都存在着这种不好的想法,比如:当老板当众夸我或给我什么好处时,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别的同事会嫉妒我,从而努力表现出不在乎或者不想要的样子,不管是否会令老板觉的难堪,这其实是人的一种狡猾的处世方式,怕别人妒嫉我也是害怕被同事孤立冷待,而不是真的把名利看淡了;还有,就是当我把别人想的不好时,不是恰恰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暴露出来了吗?也许换成我是对方,我就真的会有这种坏思想,妒嫉别人,见不得别人好。

用恶意揣度别人还表现在疑心不去,总是怀疑别人想伤害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有的时候出去做证实法的事,都会突然冒出来这种不好的想法,看某个人好象是在跟踪自己什么的。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是有能量的,如果我们总是用不好的想法去想周围的人和事,那不是就会形成一个假我吗?这和常人吸毒和玩手机上瘾形成一个假我也没什么本质的不同,都是由于执着心不去,人心太强烈造成的。如果我们不能及时去掉这些人心,造成这个假我越来越强的时候,人的主意识就会越来越弱,假我就会主宰我们的身体,就很危险了。

再深刻反思一下,为什么在我的思想中还有这种不好的想法,修炼的道理都知道,师父的讲法也都记得,可是一遇到事情首先冒出来的就是这种不好的负面的思想,这不就是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讲到的:“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这个法理吗?师父智《精進要旨》〈警言〉中还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现在越是修炼到表面,改变自己就越难,只有时时提醒自己,学好法,不断的放弃人心,按照大法法理要求自己,不断的努力去做好,这才是在精進。


宽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2/宽容-39606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宽容,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每当看到孩子在看手机,我心里就不舒服,一方面,我知道手机对人的干扰很严重,另一方面,看手机的执著会让人不知不觉的被带动,我的想法是手机的危害已经说多少遍了,每个人都应该注意了,不要总是依赖它,不想让孩子再看了,想让孩子快放下手机,可是我怎么去说呢?

原先遇到这种情景时,我是用强制加上埋怨的心态去做的,孩子很反感,我不断的反思自己,为什么让我看到,我虽然没有看手机的执著,但我有其它的执著,例如:上街看时尚的衣服、耳环,看价格有些接受不了,就琢磨着还有哪件不穿的衣服,改一改能利用上,为这点事耽误了一些时间,有时炼功、发正念时还想着呢!这些自己没有察觉,只是知道有些耽误时间了。

师父在《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中讲:“修内而安外”。是我的心性出现了问题,最起码是在这一点上有没修好的心,通过孩子的表现,反映给我看,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制约着我,因为我体系因素有需要归正的物质,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大法弟子都知道,但是师父讲的法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法,这里有多少天机,我们可能还参悟不深,师父告诫弟子“向内找”,还告诫弟子这是“法宝”。

弟子体悟,在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有我们修炼、提高的因素,包括我们身边的小事,因为大法弟子修炼的越微观,遇到的提高因素看上去好象不在意,很容易就把不修自己放在第一位,渐渐的就麻木了,加上没有在法中修出来的正念,就容易常人化,因为这时没有听师父的话,以自己的主观意愿在行事,其实自己的思想是从哪里来的都不清楚,还以这种念头去当标准,去衡量他人,真是大错特错的。

师父造就了宇宙、天体,其中也包括我们的一切,师父的法能让我们在助师正法中,能走正我们的修炼路,有不正的念头、行为就及时归正,我知道是自己没修好,有执着才让我看到孩子的表现,是我错了,是我那不好的物质要消掉了,利用孩子的表现让我悟到。

当我不去想的时候,仿佛刚才的情景从没发生一样,常人间真的是幻象啊!

孩子也不看手机了,还跟我说手机对人的身体、思想有影响,不经意的看一下,就拽着往下看,不知不觉就过去很长的时间。我和孩子说,现在网络就是这么乱,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你是小孩,能分辨出来并排斥它,就很好了,孩子高兴的笑了。

通过这件事,我在想,修炼真的是很奇妙,当你的心不能理解别人;在遇到不符合自己的衡量标准,心里就不舒服;当想自己是多么的对,怎样为他好,对方又不理解时;当想用习惯思维强制他人,没有达到目地时,那时我们已经偏离了师父给铺好的修炼轨道,那真真切切的不是本性一面的展现。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所以作为一个生命来讲,能够在做事中考虑别人和所表现出来宽容,是因为基点就是为他的。”

对照师父的讲法,就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宽容他人,能理解他人,是新宇宙中为他的、正的因素,当旧宇宙中为私的变异因素要解体时,就会冲击到我们人的表面,所谓的干扰,从修炼角度用法去衡量时,就能辨出真、伪,就能解体败坏因素,归正变异观念,同化法。

我们成为了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因为我们有师父、有师父传给我们的宇宙大法,我们只要想修,真的听师父的话,就会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正念力可劈山 盲目五分钟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5/正念力可劈山-盲目五分钟复明-39502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正念力可劈山 盲目五分钟复明,作者河北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二零一八年九月五日,我与小S同修去看望魔难中的F同修。到F同修家后,我们简单交流了一下,发现F同修状态不太好,F同修说自己视力模糊,看不了书,心情不好,也不炼功,正念也不知怎么发了……

我是个急性子,问F同修:你眼睛看不清,耳朵能听吗?F同修说:能听。我说:那你就打开播放器多听法,再就是闭着眼睛多发正念、多炼功,你又不是不能动,眼睛能影响你炼功吗?每天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有师在,有法在,还能被邪恶压垮吗?!接着,我把发正念的要领告诉他,并提了几条关于发正念的建议,分几个层面去发。交流完毕,我和小S同修便各自回家了。

当天晚上十一点五十分,我下床准备去洗漱,然后发正念,突然感觉左眼有些异样,我用右手捂住右眼,顿时一片黑暗——左眼失明了。我立刻明白是迫害F同修的那个邪灵找上门来了,我一点都没有害怕,心想:小样儿的!(方言:蔑视的意思)来了就别想走!

我立刻上床盘腿打坐,打开播放器,我大声喊道:我是大法弟子,我光焰无际、顶天独尊,我是宇宙的捍卫者,我要正宇宙中一切不正的。请师尊赋予我法力与神通,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霎时,只觉的头皮发炸、汗毛倒竖,全身的细胞都在正念中震动,闭着的左眼中,发射出万道金光,象电花四射,象激光勃发,其速度之快,无法形容,还伴随着“唰、唰、唰”的声响,我全身心投入到正邪大战中,大约两分钟后,我试着睁开左眼,能看见对面的墙壁,只是眼睛四周还有些障碍,我继续闭上眼睛,集中精力发正念,这时左眼发出七色的彩光,一波一波向四处涌动……

五分钟的正念铃声响起,我再次睁开眼睛,左眼完全恢复正常。前后不到五分钟,这五分钟的经历,使我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一念力可劈山”,真正体验到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讲的法:“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之所以这次关过的比较快,我的体悟是:把自己摆在主角的位置上,使自己很高大,真正起到了正一切不正的作用。师父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说:“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我们要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个人层次有限,如果所悟有所偏颇,敬请指正。


“怕”离我而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7/“怕”离我而去-39633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怕”离我而去,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几年来,我曾经骑摩托带同修或自己到农村或集市讲真相,一次能劝退十至二十多人,让人得救,幸福无比。

可自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派出所警察绑架,勒索家人五千元钱;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派出所三名穿着便衣的男警察又闯進我家抢走了我四十多本大法书、炼功用的小音箱和一部份大法真相光盘、真相挂历、小本子等物品。给家人造成很大的痛苦,我从此心中生出了很大的怕心,只是偶尔随机讲个真相,不再坦荡的面对面讲了,并从此调整了救人项目。

近阶段该救人项目发生困难,我痛苦异常,现在的救人项目停滞了,看着众多的众生被谎言欺骗,在对佛法犯罪正处于被毁的危险中还不自知,而我却因为怕不能去坦坦荡荡的告诉他们一切。怕,让我感觉只要面对面讲就会被绑架,心情处于极度的压抑和不安中……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四日,我读九百二十六期《明慧周刊》同修写的《我对“能”的修炼体悟》一文,同修在文章中写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学法有点基础,有一段时期心态很正,也很稳。当时大家主要对具体怎样做有些彷徨,想到师父在《洪吟》〈新生〉中讲:“正法传 万魔拦 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一下明白,现在不就是万魔拦吗?要解决就要转变众生观念,使其心变好。如果人脑中不好的思想、败物都没了,那不就光明显了吗?这正是觉者度人的事啊,从内心深处认识到要讲清真相。”

师父的苦心安排,借同修的悟道,让我明白了师父的法《洪吟》〈新生〉的另一层内涵。原来我对师父这个法的认识仅局限在个人提高方面,认为师父是要我们在救人方面转变观念。

我的思想从此变的晴朗简单,明白原来救人就是转变众生观念。又读到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大意,同修说她讲真相十三年了,一次没有被迫害,同修介绍她讲真相都是很理智的先与常人唠嗑,依据每个人的兴趣爱好找准讲真相的切入点。同时我也想到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二》〈理性〉中的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

此刻,怕似乎从我心中移除,只剩下简单的“转变众生观念”的一念。

隔一天,我决定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出门前,我求师父给我智慧,并安排有缘人让我遇到。到哪里去讲?就向早市方向走着……

一路上看着匆匆忙忙赶路的人,心想他们都应该明白真相,可是我却不能每个人都告诉他们,心里有点遗憾。这一次讲真相,只讲退了两个人,与我曾经一次能讲退二十多人比少了太多,但感触却不一样。这一次是在停歇了三年后从新走出来。曾经,讲真相,多数想的是修炼为圆满,要圆满,就要学法,就必须去救人,就不能落下。救人,思维的常念是我要去救人,我这次退了几个人。退的多了常常不自觉高兴,退的少了沮丧,自己也意识到是不应该有欢喜心,可怎么去也去不了,现在才明白因为曾经的基点主要在“我”这,所以欢喜、沮丧、怕等执著才怎么去也去不掉,因为是有为私的“我”才生出的欢喜、沮丧、怕等执著。

现在的基点是师父的正法,众多的众生,如何让他们得救,如何转变众生观念,关注的是多少众生明白了真相,一个生命明白了多少。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要救人,需慈悲,要慈悲只有同化法,因此有了一个尽快修好自己的强烈愿望;有了主动抑制各种干扰静心学法的强大动力,也能及时向内找,发现执著主动清除。因为基点是为他的,心中只有他,所以为私的怕也就没有它存在的空间。

感恩师父!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还告诉我们:“不要紧的,我已经跟大家讲了,每个学员身后都有我的法身,还不只一个,所以我的法身会做这些事情。”此刻我真切体悟到了师父的法的一些内涵。

我曾心中生出了怕,为去它而曾大量学法、背师父《洪吟二》〈怕啥〉,但总也去不掉,无奈,自我安慰:只要在救人,“怕”,随它去吧,无论如何是去不掉它了。现在想一想,新的救人项目发生困难,是师父的将计就计,有序安排。因为只有在我唯一能安慰依赖的项目困难了,才会不得不直面控制我的“怕”。是师父看我心中还存有的一点想着救面临淘汰的众生的为他的念,符合了法,师父才帮了我,清除了我空间中顽固的左右我的“怕”。

感恩师父!在“怕”离我而去后,发生困难的救人项目,意外的困难被解除了。“怕”,真的不可怕,只要我们有为他的心,因为我们有师父,师父无所不能,师父时时在我们身边。


同修 不要被继续利用充当“情报员”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5/同修-不要被继续利用充当“情报员”了-396210.html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同修 不要被继续利用充当“情报员”了,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去年我地区发生了大面积的迫害,导致数十人被绑架。在同修的正念营救下,虽然后期大多数同修都被释放回来,但还是有部份同修被非法判刑,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和影响。

这些被邪恶按照名单非法抓捕的同修,几乎都是参与整体上“协调做事”的同修,几乎都存在一个状态——不注意手机安全。这些同修相互之间联系几乎都使用手机对打通话,同修在“协调做事”上不理智的状态导致被邪恶跟踪、监控、监视、监听了很长时间。其间有的同修甚至在包里开着“真相手机”到同修家里,还对同修说:“不要怕,有事说几句话我就走……”有的同修带着手机在同修家做事时,为了联系其他同修用手机直接对打,在手机中直呼同修家的楼区单元住址;有的同修甚至在包里装着几部手机,而且都开着机到同修家随意的出入,每部手机都设置了不同的铃声,在同修家手机铃声一会这个响了、一会又那个响了……这些同修的理由是,到同修家不带手机担心别人有事联系不上。

这些同修也都存在一个状态——把做事摆在第一位。以为做些“协调”的事就认为自己了不起了,有的甚至表现的都是很狂妄自大,把“热心做事、轰轰烈烈的做事”当作修炼了。这么多年来同修在“证实本地区、证实自己”的轰轰烈烈的做事上,被邪恶钻了很多次的空子,导致了多次的惨痛教训,可为何还不吸取教训呢?自己不理智、不注意安全,还影响了其他同修的安全。面对同修的质疑还要告诉同修“有正念、放下怕心”,导致有的同修也无可无奈,只能选择与这样的同修不接触回避,无形中也促成了整体之间的间隔。

这些同修把“证实自我”摆在第一位,把“协调做事”摆在第一位,把如何用手机方便自己联系做事摆在第一位,如此不理智的状态导致被邪恶利用长期跟踪、监视、监听,无形中被邪恶利用充当了“情报员”还不自知。

有的被邪恶绑架释放回来后,在家里没消停多长时间就又拿着手机随意出入同修家,有的同修被释放回来后说:“大法弟子干什么警察全都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到“大法弟子干什么警察全都知道”?因为同修的手机已经被邪恶利用成了“监控、监听”的工具了,你的出行目标、你的通话、你的交谈都被邪恶通过手机的监控掌握着,自己不理智、不注意安全,强烈的执着自我、证实自我,还影响着整体的安全,你已经被邪恶利用成了“情报员”了还觉的自己在做些“协调”的事情上多么了不起,还要同修无条件的配合如何如何的……

师父在法中也讲了注意手机安全的问题,明慧网的交流文章也多次的反复提到此类问题,可有些同修为何还如此的“执着自我、证实自我”呢?如此狂妄自大的状态不就是被旧势力操控利用的表现吗?!旧势力狂妄自大的干扰着师父正法,邪恶旧势力干扰师父正法造下的天大罪业造成了很多众生失去得救的机会,而我们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是把“证实法、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的,怎么强烈到对自我的执着而被邪恶三番五次的利用呢?!这不也是间接被邪恶旧势力利用对师父正法的干扰吗?如果由于你被邪恶利用的因素导致了其他同修被邪恶迫害,那么你不也是无形中充当了邪恶的“帮凶”了吗,如此的造业,被邪恶利用完了,邪恶也不会放过你呀!

请我们都理智起来吧,不要让师父操心了,放下对自我强烈的执着,为了自己的修炼负责,更为了整体的安全负责,理智注意手机的安全使用,不要把做事摆在第一位,没有了手机难道就不能证实法、救度众生了吗?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手机等现代化的工具仅是我们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修炼中理智善用的工具而已,而且这些现代化的所谓科学造出来的这种变异人类的工具在将来也都是要被正法淘汰的,常人在这种变异的环境里无知的被手机控制着不能自拔,而我们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的,是有很大使命的,是来救度常人的,不能在此问题上连常人都不如啊,我们要听师父的话、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走啊!

语气可能很重,也是无奈,如有不妥还请被触及到的同修体谅。


变换角度看问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6/变换角度看问题-39621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变换角度看问题,作者慧圆,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一个项目需要方方面面的人才,有的可能是主角,有的是配角,有的是陪衬,有的可能只是其他工作人员,但大家共同完成的是这个项目。

其实,哪个人具体做哪个事情,担任什么角色,并不重要,关键是这件事情的成功。一个主角,是因为项目需要个主角,而可能哪个同修适合,就放在了那里;除此之外,可能还有大量的辅助角色和职位,那这些也需要同修来完成。既然这项工作有人做了,那自己就去做适合自己的其他角色。不论自己什么背景,多有能力,更适合什么角色,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项目现在需要自己担任什么角色、需要达成什么目标。做好自己能做的,齐心协力推动整个项目的成功,就是我们的成绩。

由于资源有限,人员到位早晚有别,协调人能力有限,大家心性有限,所有的资源缺乏,都会造成实际项目运作中的种种不足,但这些都不足为患。关键是大家能完全放下自我,能否共同为了项目的成功贡献自己的力量;而不是眼睛盯着各种不足去不断的挑起矛盾,制造事端。

其实,摆在面前的一切,也许就是师父布下的局;有些困难,可能本身就是师父利用来看大家如何对待的;有些是因为我们自己内心的状态或者认识不对,从而造成外在的问题。我们毕竟是修炼人,那么,面对问题,是以法为师,还是用人心对待,不正是对每个人最直接的考验吗?我们修了吗?

以前,我们看问题,往往是站在自己为中心的位置,去看待项目,看待他人,所以就容易想不明白,甚至出现各种摩擦。比如:我觉得某某不适合这个角色,我觉的这段戏不该这么拍,我觉得情节不太吸引人,我觉得自己更应该得到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等等。这些个人的私心杂念对于项目来说,其实毫无益处,还可能会带来摩擦,乃是大法项目里出现混乱的根源。

放眼望去,夜空中的明星很多,自己却并非永远都是最耀眼的那一颗。而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所有的星辰又都隐藏了它们的光辉。当群星争辉的时候,是否还想到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一颗星星的光芒再亮,却是无法与之相比的,就如同一个大法弟子是无法和大法本身相比一样。

我们考虑事情,应该先考虑别人,其中一个体现就是先考虑项目本身的利益,而不是个人的利益。项目需要就全力去做,项目中定了的事情,就全力支持,全力配合。其实都是大法弟子,本来谁担任什么角色、职务都不重要,只是一种形式而已;本质上,如何更好的利用大法弟子现有的资源,共同努力,把项目做好,在救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达到更好的效果,才是我们所应该看重的。

站在神的角度,看重的应该是我们的心如何摆,来摆放我们生命真正的位置。

而站在等待救度的宇宙众生的角度来看,大法弟子都是救人的主角,而并非我们自己内部所划分的角色。也许在他们心中最感激的,也并非是人中的主角,而应该是最用心、最尽力救度他们、愿意为他们付出一切的人。


对《大陆综合消息》“迫害者相关信息”的建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4/对《大陆综合消息》“迫害者相关信息”的建议-39617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对《大陆综合消息》“迫害者相关信息”的建议,作者未署名,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一段时间以来,阅读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栏目,发现一个问题,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栏目,是大法弟子即时揭露迫害和中国国内及海外大法弟子营救同修、讲真相救度迫害者的主要窗口,要求大法弟子及时、准确报道相关内容,在大法弟子证实法中,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可我们发现有个别同修报道的内容不够严肃,上网时,不能严格把关,如地区发生迫害后,写完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后,就把过去多次报道过的(甚至是多年以前的)“相关人员信息”一股脑的复制上去,发往明慧网,造成了很多不应该出现的不良后果:一是对主要迫害责任人描述不清,二是所列出的人员太多,涵盖公、检、法各部门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联系电话(当然,初次或一、两次报道时,为了海内外大法弟子讲真相提供信息是应该的),因时间过长,这些人已多次接听真相电话,明白真相认可大法好的、已做三退的、顽固不化救度不了的、手机换号的,特别是有很多人已调整了工作岗位(特别是主要责任人的岗位)。

由此诸多因素,不仅给时间十分宝贵打电话救人的大法弟子带来了许多的麻烦,造成了时间的浪费和救人效果的不佳,而且对部分众生产生了负面作用。

我个人认为,此类报道应该首先写清本次迫害参与的主要责任人的信息,而且一定要准确,至关重要,再列出相关的责任人和应该讲真相的部分人员信息,要准确。如因报道迫害案例时间紧迫,把握不准的个人信息可以缓发,使其达到最佳的救人效果。

(提醒讲真相的同修注意:许多相关人员不一定是相关责任人,更不是具体行恶的人,要注意讲真相的内容与方式。)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消除旧势力的病业迫害于萌芽》一文中写到:

在写到这篇文章的前几日,正好接到了一位同修的电话,这位同修的妻子长期消化不良,吃了就吐,日渐消瘦,一年多了得不到好转。这位同修急的团团转,到处打电话询问办法。今年九月这位同修和我第三次交流这个问题时,我意识到问题是很严重——这位同修的妻子可能是因为工作忙,不能全部把心扑在修炼上,也就是投入程度不够。我们共同分析利弊后,我劝他让太太辞职,放弃一切别的事情,豁出去其它事情啥也不再管了,全心在法上修炼。结果他的太太真的放弃了工作,全心全意在家修炼,一天之内动静功各炼两遍,每次抱轮一小时,打坐一个半小时。同时大量背法。在这种高强度的学法炼功状态下,仅仅六、七天时间就解决了问题,一切症状开始好转,现在已经背了三讲法了。磨刀不误砍柴功,接受教训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不迷失于常人生活和工作。

我自己也有类似经历。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我因母亲的去世和操劳孩子的事情,一段时间学法炼功很少,后来由于悲愤和辛劳,出现了浑身无力和心脏痛的现象,甚至思考的力气都没有了,想问题已经开始不能集中精力,连下一趟楼都非常吃力。当时觉得万念皆灰,成功无望,也许生命不会长久了吧。心中不断思念着故乡和母亲。后来我想到师父的教诲、家人的巨大付出都在等待着我,我绝对不能倒下。我振作起来,果断的推掉了一切工作和繁琐杂事,把手机关掉。使自己从繁重的压力中解脱出来,仅有一点生活费就行。每天学法炼功,腿痛的不行了就学法,学完法又抱轮,发正念。打坐抱轮时间一次次加长。一天数次这样,所有时间都用来炼功打坐、学法修心、发正念。连续三天下来,我突然感到自己有了力气,头脑更清醒了,身体内流转着强大的能量,心情也开朗了,又感到充满了希望。我才发现人只有在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时才敢去设想自己的未来,才有能力和自信去做该做的事情。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明慧法会文章激励着我更加精進》一文中写到:

其实证实自我就是在毁灭自己。一个大法修炼者在证实自我时,自我后面的生命和因素只能带给自己魔难和坎坷,而当放下了自我和各种不易察觉的私心,才能证实大法。以纯净的心证实大法时,就溶入了无比威严的大法之中,证实了大法,自己的生命就会在大法中得到永生。只有将自己真正融在大法中,才是最安全的。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下属暴力迫害 派出所所长道歉》一文中写到:

我们又去派出所,那个接待的人好意对我们说:“你们还是回去吧,没有用的,派出所赔钱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他刚说完,那个伤害我的副所长看到我,竖着眼睛对我说:“拘留你还不够,还来搞事,要去学习班(即洗脑班)是吗?”我们边发正念否定他,边给他讲真相,请他出示我们破坏了哪条法律,他自言自语的走了。过了一个多小时,所长来了,拿着赔偿我的钱和手机给了我,他说:“关于道歉的事,因人不在,我代表他向你道歉,我会教育他的。”我说:“手机、钱都是次要的,我们来的目的是想要让你们明白真相,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希望你们真正做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后来那个接待的警察说:“法轮功真行,奇迹出现了!”派出所在一天之内向法轮功学员作出赔偿和道歉,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