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8.10.21)

发表日期: 2018年10月21日
节目长度:16分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845 KB

15,03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法轮大法好”在铁岭广泛传播
李红家属依法申诉 上海女子监狱百般阻挠
贵阳罗建被警察非法扣留身份证
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派出所警察遭恶报实例


现在请听详细内容,

下面是本周收到的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男)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法轮功学员王瑞林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去七里河区的法轮功学员张建华亲戚家中去串门,被正在绑架张建华的警察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现在获知,王瑞林被非法判刑五年,张建华被非法判刑三年,两人二零一八年九月初被送到甘肃女子监狱迫害。

(女)辽宁抚顺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顺女女士,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到抚顺市顺城区新华街道顺大社区开证明被劫持,非法关押到南沟看守所,被迫害致昏迷不醒,于十月十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六岁。金顺女与丈夫沈善一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被绑架五次;一家三口十三年不得团圆。二零零二年夫妻俩被非法抓捕,金顺女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丈夫沈善一被非法判十一年,女儿沈春婷跟随母亲炼法轮功也被非法劳教三年。

(男)河北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马桂兰,女,六十多岁,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被秦皇岛市开发区珠江道派出所绑架,被绑架进秦皇岛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到七月十八日,马桂兰由十五天的行政拘留突转为刑事拘留。大约在九月十七日,突然传出马桂兰在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女)湖北省应城市法轮功学员熊继伟、汪刚强、熊文志(曾用名熊文德),在经历了十个多月的非法关押后,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在安陆市法院被非法开庭。律师有理有据地从法律角度将“指控”推翻,并对公诉人提出的证据的合法性、关联性、真实性提出了质疑,公诉人无言以对。遗憾的是安陆法院刑事庭庭长杨耀龙等人受到“上面”的压力,在证据不足、三位法轮功学员没有违法的情况下,对熊继伟冤判四年半,并处罚金五千元,熊文志和汪刚强均被冤判两年、并处罚金三千元。

下面请听大陆综合消息:

(男)“法轮大法好”在铁岭广泛传播

金秋十月是收获的季节,善良的人们在收获着辛勤忙碌大半年所获得的果实。

大法弟子也不例外,每天在学法炼功修炼自己的同时也在忙着讲真相救世人。

在铁岭,人们上街就能有机会遇到大法弟子告诉他们中共迫害大法修炼人的真相,抬头呢就看到“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等等的真相粘贴。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一说法轮功,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很多人会说:“法轮功可不得了,听说美国人都知道。”我会告诉他:“岂止是美国呢,现在是全世界都知道有个法轮功,而且还知道中共在迫害修炼法轮功的这些好人,现在世界上很多善良的人都在声援法轮功呢。”

有一个老大哥说:“这法轮功是挺神的,那一天有一个法轮功(弟子)讲给我三退保平安,说(中共)这个无神论干了好多的坏事,把修佛法的弟子给抓起来,还给打死了,还活人摘器官。听的我直起鸡皮疙瘩,赶紧让法轮功(弟子)给办了三退了,打那往后可显灵了。”我告诉他,您那是听明白真相,办了三退得福报了。

一个年轻男子说,我去过香港,看到了法轮功大游行,那真是大游行啊,一眼望不到边的,两边都看不到头的,真的是很震撼很震撼,让人看的非常激动,想掉眼泪的感觉,在国内是看不到的。

真的是这样的,人们看到法轮功像是看到了希望。

(女)李红家属依法申诉 上海女子监狱百般阻挠

上海徐汇区法轮功学员李红因在微博、海外博客等上发表文章,于2018年4月11日被上海市徐汇区法院枉判三年六个月。上诉后维持原判,于2018年7月被劫持到上海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监区)。

入监后,李红家属多次要求会见李红,女子监狱都以本人没有要求会见为由拒绝。9月25日,李红家属依法委托北京律师申诉,向女子监狱电话预约会见。得知律师要求会见,女子监狱多次打电话给李红家属,要家属撤销对律师的委托,还许诺立即安排家属会见李红。另一方面,监狱以律师手续不全、还要得到本人同意等理由拖延律师会见。律师打电话给监狱监审部门投诉后,狱政科才气急败坏给律师打电话,催促递交手续。

9月30日,监狱告知李红家属已安排10月8日上午可以来会见李红。李红家人从安徽乡下赶到上海,只为能见李红一面。

10月8日,三监区的队长等三人先和李红家人谈心,不断表示这种律师是骗钱的,你请的律师没有用,申诉没有用等,请李红家人会见后再电话告知她们,还申不申诉。然后才安排了家属会见李红。

10月11日,家属又委托之前为李红作一审、二审的律师,再次向女监递交了要求会见的律师手续。10月12日,李红的主管队长再次打电话给李红家人,威胁说,李红好不容易现在情绪稳定,你们这样做,后面有什么万一,你们要负责任的。李红家人非常担心李红在监狱内的处境,为什么监狱要百般阻挠律师正常的会见。

根据二零一七年司法部通过的《律师会见监狱在押罪犯规定》,这个规定至少允许被关押人员的家属直接签署授权书请律师会见在押人员。律师持委托书、所函和律师证要求会见,应当立即安排。

李红家属依法行使权利,委托律师对李红的判决不服要求申诉会见,作为国家的司法机关,监狱理应积极配合家属、律师,保障李红的合法权益。可上海市女子监狱作为文明单位,究竟为何如此惧怕律师的会见,让人深思。

(男)贵阳罗建被警察非法扣留身份证

法轮功学员罗建,男,五十岁左右,家住贵阳市。近一个月来,罗建遭到贵州安顺高铁站公安和贵阳白云大山洞派出所警察骚扰,目前身份证仍被扣押,他已经向贵阳白云大山洞派出所递交了《申请赔偿》的意见书。

一个月前,在安顺高铁站进站,罗建出示身份证后,被安顺高铁站公安非法扣留。在安顺高铁站,罗建沉着平和的跟在场的几个警察讲了三个多小时真相,几个警察也静静的听了三个多小时,之后还是打电话给了罗建户口所在地白云大山洞派出所。

罗建被非法搜身、讯问和全程录像后,由贵阳白云大山洞派出所贾廷权等三个警察,带回居住地。这些警察又和国保警察于次日凌晨两点去罗建家,翻箱倒柜的搜查。

过程中,罗建提醒安顺公安和贵阳白云大山洞派出所警察,你们不出示“搜查证”就随意搜身、抄家、讯问和全程录像,是严重违法行为;希望公安警察将搜去的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手机里“电子版”)认真阅读,会明白法轮功真相,要求尽快归还个人的身份证、银行卡等物品。

面对白云大山洞派出所警察,与高铁公安警察同样的所为,罗建也同样提醒对方的行为是违法行为,并且向贵阳白云大山洞派出所递交了《申请赔偿》的意见书。

上星期,派出所警察开车到罗建家,说叫罗建去派出所取身份证。罗建说,你们既然已到我家,为啥不带给我身份证。对方无话可说。之后一天,罗建自己去了派出所,没见到人,身份证仍被非法扣押。

(女)深秋季节 七旬老人在哈尔滨看守所仍穿单衣裤

黑龙江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李玉方九月十一日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大有坊派出所警察绑架,十二日凌晨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九月十八日下午,律师接见法轮功学员李玉方,得知案子已经移交检察院。

十月十日上午,哈尔滨市道外国保警察李冰等四人和道口街派出所两警察共六人闯到李玉方家中非法抄家,过程中李玉方的女儿向他们讲法轮功有益身心健康等真相,李玉方的老伴,将近八十岁的老人不断的问老伴什么时候回来。刚开始有一个人凶狠训斥老人,被李玉方的女儿严厉喝止住。李玉方的老伴不停的抹眼泪,女儿默默的安抚,全屋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充满同情的默默的注视着父女俩,只有李冰象冷血人一样记录着。

这时李玉方的女儿向他们讲母亲是如何满身疾病被医院判死刑,是大法救了她。女儿说:“我们全家都支持妈妈修大法,大法救了我妈的命。”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

李冰让李玉方的女儿在搜查令上签字,被拒绝。最后李冰自己写上家人拒绝签字。

十月十一日下午,律师再次会见李玉方,老人告诉律师自己心里压力很大,九月三十日家人给她存的新棉衣服都没有收到。家人打电话问狱警衣服怎么没有发放。狱警态度不太好,说他们发衣服是不天天发,按批发等等。北方的深秋很冷,外面的人都穿毛衣和大衣都不暖和,室内的温度更冷,李玉方七十多岁的老人还穿着单衣、单裤,多次让律师转告家人送衣服,一定是很冷。衣服已经送去十多天,却不发放到老人手上,这是对老人的迫害。

(男)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派出所警察遭恶报实例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派出所警察紧跟江泽民下达的邪恶指令,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对农安县杨树林牛山村法轮功学员王启波一家的迫害尤为严重。王启波、妻子孙士英、弟弟王启学、弟媳杨淑梅因上北京证实大法好,回家后多次遭杨淑林派出所警察绑架、骚扰、毒打、非法关押。后多名参与迫害的警察恶报连连,有的突然死亡,派出所也出离奇事件。

神目如电,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善恶终有报,毫厘不爽。以下是该派出所警察遭恶报实例:

▼小姜四,男,农安县杨树林派出所外勤。一九九九年后,小姜四曾多次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在一次绑架王启学的过程中,他坐在副驾驶,高举拳头叫嚣:“我们是中共农安县公安局杨树林乡派出所扫荡队。”几年后,小姜四突发心梗而亡。

▼赵喜超,男,四十九岁,原农安县杨树林乡派出所所长。赵喜超积极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后升任农安县公安局,任国保大队副政委,仍是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国保大队在其授意下上下勾结,赵喜超参与绑架十几位法轮功学员,令他们被非法判刑,刑期长达十八年之久。赵喜超后又被恶党提拔为农安县交通局局长。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下午,赵喜超在家睡觉时突然死亡。

▼曹东子,男,三十多岁,杨树林派出所司机。曹东子不好好干本职工作,而是充当打人凶手,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在毒打法轮功学员时,左右用力猛抽对方脸部,自称“双风贯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在去大庆市途中出车祸,双腿被撞断,小腹内伤。

▼任万喜,男,四十多岁,杨树林派出所户籍内勤。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也充当打手,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一次法轮功学员杨淑梅被绑架到派出所,任万喜边殴打她边叫嚣:告诉你,对你们怎样都行。任万喜勒索百姓,无恶不作,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更是凶狠毒辣。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去大庆市接逃犯途中出车祸,死相极惨。

▼王明章,男,四十多岁,杨树林派出所杨树林乡治安组长、警察。一九九九年后,王明章多次参与绑架和毒打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九月末,杨淑梅等法轮功学员给村民讲法轮功真相时,被绑架到杨树林乡派出所,并遭到酷刑虐待。警察王明章、姜兴洲两人拿手铐脚镣子连打带骂强行把杨淑梅铐上,还扬言说:“你看打法轮功的谁遭报了。”此话说完不久的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王明章去大庆市途中出车祸,当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