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27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11月20日
节目长度:56分56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739 KB

13,624 KB

53,39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11月16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27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背《转法轮》-实修升华
九旬老年同修闯过生死关
被非法关押的十五天-关键时刻求师父
正念来自于法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四川大法弟子的文章:背《转法轮》 实修升华,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二十年了。从二零零零年就开始背《转法轮》。那时,从师父的讲法中,我了解到长春地区的学员都在背法。我就想要学好法必须要背法,因为背法的时候,整个思想都在背法中,也没有杂念了,你才记得住法,才能体悟到法的高深内涵。

一、黑窝里阻止不了我背法

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刚背熟《转法轮》“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这一节,“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这一节中只背熟两段,就被中共警察绑架到看守所,我的脑海里是一遍空白,只记得我背的法。

开始的时候,看守所狱警叫我们干活,后来可能是正念抑制了邪恶因素,就不让我们干活了。我每天的安排是:早上吃完饭,就炼功,第一套、第三套、第四套都炼九遍,第二套炼一小时,炼完功,正好吃中午饭。

吃完饭,别人睡觉,我就打坐,打完坐,我就独自到清静的地方背法。一般都背出声来,有些女犯人觉着我背的好听,都到我身旁来听法。后来,她们也得法了,有些还开了天目,有些还好了病。我记得有个女犯人说:法官给她量刑较重,她不服。她说,法轮功就是好,我还是要学法轮功,法官也没说啥。我觉的这些人都和师父下世传法接上了缘份。

我们基本上每天都一起学法,还背《洪吟》。《精進要旨》这本书,我也能背一些,就象学法小组一样,天天反复背这些,我觉的大法背的太少了。

我被非法关押十五个月,觉的时间太浪费了,心想要是能够把《转法轮》全背下来,在哪里都可以学法,按照法的要求做人,多好啊!请师父加持弟子,早日回家,好多背法。

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我就回家了。刚过完年,我叫女儿把《转法轮》给我,她没有拿出来,我知道她是怕再出事。那时,她才二十岁,一个人在家生活,一年多时间也很苦,很不容易。她也支持我们俩修大法,也知道大法好。丈夫同修也被非法判了三年刑,还在黑窝里遭受迫害。我对女儿说:“你不给我书,我就活不了,活的也没意义,书就是我的命根子,”她就拿出来了。

二、第二次背法

第一次背《转法轮》,我背了一年多时间,才背完。

二零零八年,女儿要我到广州给她做饭,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讲不了真相,广东话不会说,也听不懂,就从头开始第二遍背《转法轮》。还是象原来没背过一样,一句一句的背,但是很容易记住,背第二遍很快,觉的背一遍不一样,背一遍又不一样,每天晚上背到一点钟,早上醒来又背。经常在梦里也背,有时睡觉都背醒了,还在背,整个人,身心都溶在这个法里了。有时女儿说我这不对,那不对,我也不动心,不和她争。别人可以对我不好,我可不能对别人不好。

在广州三个月时间,就第二遍背完了《转法轮》。现在我又继续第三次背《转法轮》了,所以感悟很多。

三、在背书中的升华

我开始背《转法轮》的时候心很静,因为才从黑窝里出来,没有那么多人心。背《转法轮》第一讲,师父说:“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背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一个理,过去不知道如何去修炼,师父用这段话点醒了我怎么做,我就用这段法时时提醒自己,不伤害别人,不给别人制造矛盾,别人伤害我的时候,我认为这是我在过关,应该向内找。

有时有很多人心反映出来,我马上就抑制它,这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不应该有这个心,空间场一下就干净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千万要坚持来听课,只要你走進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师父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学法的重要性。你只有学好法,你的身体才能转化的快,你只有学好法,修去所有不好的人心,才能早日圆满。

我每次遇到过病业关,首先是学《转法轮》,然后再炼功,很快就好了。如果是旧势力干扰,那就多发正念。我经常背《转法轮》,有时背的泪流满面,甚至想放声大哭。

例如:有一次,我一个人在自留地里干活,边干活边背法,先是泪水满面,接着放声大哭。自己背法太认真了,感觉每一个字都在脑海里回荡,就有那种非常激动的感觉。有的时候,我自己悟到我另外空间的生命体,又看到师父为我做很多殊胜的事,也是感动的泪流不止。此时,我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四、在背法中实修自己

我背《转法轮》〈第四讲〉时,看到师父说:“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学到这里,一下悟到,我背法,还没有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没有真修、实修自己。有时背法有点走形式,基点是为私为我的。有一次,我的手突然抬不起来了,写字都很痛,开始的时候,我悟到师父又开始给我调理手了。

在二零一三年,我的手摔断过,当时的手就动不了了,筷子也拿不了,勺子也拿不了,只用左手拿勺子吃饭,菜都是丈夫同修给我挟,手肿的象馒头一样变形了,乌的象茄子。我没想去医院处理,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炼功。虽然动作不是那么到位,可是师父给我体内下的机制,它会自动运转,使我身体达到标准的。接着,每套功法我都加长了时间,第一套、第三套、第四套都加长了,做三遍后,再做两个三遍,第二套法轮桩法,加长到一个小时。当晚吃饭,就可以拿勺子了,第二天可以拿筷子了。这期间,还有同修到我家一起学法,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中共邪党、邪灵的干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个星期可以骑自行车了,还到店里帮丈夫同修干活,一个月,完全恢复正常。

最近,大陆第十四届法会征稿,我写自己背《转法轮》的感悟时,手又开始痛,我想到是不是师父又在帮我调理手了。可是越来越痛,学法、炼功,手都不到位,痛的很难受,就不断的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干扰,还是未减,马上向内找,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没有放下,是不是哪里做错了,自己没有发现。我看到《明慧周刊》一个同修背法修心性的交流文章,很受启发。她上公共卫生间,看到一个苹果手机被落在那里,都不要,人家心性多高呀!而我却经常叫丈夫捡菜叶子喂鸡。

有一天晩上下班后,他看到垃圾堆上面放有很多好菜,就捡了些回来,拿回来,我也挺高兴,觉的心安理得。时间一长,我的手又开始痛了,越来越痛,痛的手都抬不起来。这下想起同修上卫生间看到苹果手机都不要,觉的那是占便宜,那我要别人的剩菜,是不是占便宜啊,利益心、欢喜心是要修去的执着心。心想这菜今后再也不要捡了,我对丈夫说,我们不捡了。我这下心里轻松了,手痛减轻了,也可以干活了,两天后,完全恢复正常。

我深刻体会到学法修心,真修、实修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太重要了。

下面请听上海大法弟子的文章:九旬老年同修闯过生死关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

我地区有一对老年夫妻同修,年龄都近九十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下面简称女同修为D、男同修为L。

修炼大法前,D同修曾患恶性舌癌,动过两次大手术,差点丧失发音和语言功能。同时她还患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等,L同修除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脊柱炎外,还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以前他们的个人月医药费都高达上千元。得法后不久,大病小病不知不觉消失,真是无病一身轻,儿女亲戚、同事朋友及左邻右舍都无不称赞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一九九九年后,大法和大法师父遭到诬陷,大法弟子遭到迫害,这对同修都是干部,他们不顾自己安危,从人中走出来,以各种形式讲真相,特别是二零一四年以来,他们几乎是每天都是半天学法,半天出门讲真相,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他们从不间断,凡是他们接触过的司法人员,包括警察及地区、街道和居委会干部,大多尊重信任他们,因明白了大法真相,也时常有心默默的保护和个别提醒他们。

但修炼无小事,中共邪党最近召开“十九大”,这对老年同修特别关注,每天听早新闻,对开幕闭幕,习的讲话都注意听,注意看,当然对新唐人“今日点击”更不忘看了。

十月十九日,D下午回家,看了电视,又接连看了“今日点击”节目后,就觉得身体有点累,有点不对劲,开始鼻子出血,后来血越出越多,吐出来的全是血。

当时L同修在旁,有点紧张,D同修这时正念出来了:“有师在有法在,我有师父保护,不怕,没事。”她理智的让老伴快打电话给同修,很快先后来了四位同修,一起立掌发了多时正念,D同修觉得好一点了。刚想躺下来睡,突然又觉得一阵恶心要呕吐,全身发冷,并开始大口大口的吐出全是黑色的血块,吐血量大。

面对近九十高龄的老年同修,身边同修想再请些同修来加强发正念力度,但D同修觉得大量吐出黑色血块,是慈悲的师父不放弃她,在帮她清理身体,就这一念,顿觉胸口轻松了许多,同修们不松懈,继续高密度发正念,一场正与邪的较量。

真是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在《洪吟二》〈怕啥〉中还说:“念一正 恶就垮”,历经五小时的病业关魔难,D同修信师信法,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那样“一正压百邪”,闯过来了。至晚上十一点,D同修自觉平静、舒服了,让同修们快回家。第二天、第三天,分别有几批同修到D家去学法。

在和D同修的交流中,大家都严肃的指出了,是党文化观念的危害及习惯的党文化思维方式和被邪党大会及常人社会形势的带动,才会被旧势力钻了空子。D同修当时也认识到了,其他同修也意识到,让自己碰到看到都不是偶然的。

这次D同修闯过生死关,D同修、L同修以及我们地区整体参与配合发正念的同修们深切体会到:信师信法是闯过病业生死关的关键;看到听到的同修都向内找,各自及时归正自己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要不断清理自身党文化的观念毒害;不要被常人社会形势带动。

另外,D同修向内找,几个月前曾听某同修说某某银行的一项理财产品利息较高,她想,储蓄利息能高点,也是大法资源,所以病业发生前一天,她专程去了银行办理了这项理财产品,回家时感觉很累。现在认识到,还是想求钱,是利益之心。

同修提醒D同修,她曾在交流中说过,自己经历小的难是有的,大的魔难还没有经历过,这次是不是自己求来的呢?

有同修指出,老年同修在集体学法时,时有读错或加字减字,集体学法同修能及时指出纠正。但个人学法时读错,不及时纠正,就容易被邪魔钻空子,同时也是敬师敬法的问题。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还告诉我们:“早期我就对你们讲过,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里的名册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狱名册中的名字我都给你们勾销、叫地狱除名,那里面没有你们的名。也就是说呢,你根本就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你已经不属于常人了,所以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老年同修更要理智,不能懈怠,修炼真的无小事,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容易给旧势力钻空子,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师父给我们延续来的生命是让我们修炼的,我们只有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踏踏实实的修炼自己,敬师敬法,不负使命,以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下面请听北京大法弟子的文章:被非法关押的十五天 关键时刻求师父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

今年两会期间,不法人员对我多日蹲坑之后,三月七日晚,洋桥派出所警察等人强行闯入我家,非法抄家,并将我绑架到派出所,深夜我被他们转到石榴园看管中心。过程中,一些人心反映出来,但我努力的不配合他们,反迫害、讲真相。八日晚饭时,我拒绝吃饭,开始了绝食。八日深夜,派出所警察非法审讯我,我不回答不签字,后被他们送往丰台区看守所。

我心中有些恐惧,不知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一会儿人心,一会儿正念,同修们被迫害的惨烈经历让我担心自己过不了这一关,很长时间以来我最担心的就是酷刑这一关(后来我明白了这是一个强大的执着,是在求迫害)。走進看守所大门,一个警察带着我往里走,也不知走向哪里。四周静静的,此时我的担心和害怕不知哪去了,心中就守着一念,并且这一念很深很实:我就请师尊加持我的正念,请师尊去我的怕心,不管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我就坚定的维护师父、维护大法。

这时,我感觉我看到了一个毫无惧怕的我走在路上,似乎有个力量在引领着我。我被带進一监室,一進门我就淡定的对里面的人表明了我的身份。她们没说什么。第二天起床后,有个犯人知道了我的身份,打趣的说:又来一个法轮功(弟子),这回谁谁可有知音了啊。原来这里已经关押了一位老年同修。

屋里人多,洗漱时乱哄哄的。看见同修在一边炼功,我走过去打了招呼,在另一边也炼了起来,我们最后洗漱。吃早饭了,同修招呼我,我说我不吃不饿,她又帮我拿了过来,我告诉她我从昨天晚上开始绝食了,同修愣了一下。边上有个上访告状的听见了,就过来劝我。我说:谢谢你,我已经想好了,不用劝了。她说:你得吃,吃饱了身上有劲了才能跟他们干,才能坚持你们的信仰等等的话。我一听觉的好象也有一些道理,心里有所动。我问同修:“阿姨您说呢?”同修说,也对,而后她又说绝食没错。那个上访告状的人说:啊呀,你要是真绝食了,她们办法可多着呢,会给你灌食的,里面还可能放盐,让你渴的受不了,还有什么什么其它的。听了这些,我心里动了一下,略有一丝迟疑,随即我脱口而出:“上,刀山火海我也上。”不知她们是没听清还是不敢相信,问:“什么?”我说:“就是刀山火海我也上。”老同修背了几句师父的诗词,我感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早饭过后没多久,我被调到了另一监室,原因是一个屋里不能有两个法轮功学员。我心里很失落,担心自己一个人做不好,但想到既然已经如此,就去掉这个心吧,一步步的往前走。新监室的门一开,我就首先向她们表明了我的身份,拒绝穿号服。午饭时她们得知我在绝食,也是劝我,我不为所动。

这次被迫害之前,我的修炼状态非常不好,矛盾出现了只顾一味的向外求,觉的自己没有错。同修给我指出我也没有改,学法和发正念都做的不好。但是在这里,高压之下知道抓紧了,就象上了弦的陀螺一样,不敢有懈怠。监室里的人坐板背监规时我就盘腿发正念,她们闲时我就双盘打坐或背法,午睡和晚上睡觉前抓紧发正念或背法,中途醒来时还是想着发正念,心中不敢松懈。一天我觉的,光这样也不对呀,还得找执着心哪,这么加大力度的发正念,我发现潜意识中有一种求早点出去的心,这是执着呀。有一天晚上睡觉时,躺在床上,我就踏踏实实的找执着心,回想着出事前的一段时间自己在哪些方面及哪些事情上有漏。一桩桩一件件的回忆着,执着心一个一个的被找了出来。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梦里,我的眼前清晰的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瓷盘子,感觉盘子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是一看并没有。一会儿明显的意识到我找出来的每一个执着心都一个一个的对应在盘子里,清清楚楚的。啊,是和盘托出,是我找对了,前因后果一目了然,这时我心里踏实下来,清楚以后该怎么做了。

绝食几天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也没有觉的特别渴也没有觉的特别饿,偶尔心里会有明显不舒服的感觉,我就赶紧求师尊加持,很快就会好转。屋里的人说:瞧你都瘦了,也没劲了。我说:瘦点不是坏事,我这不是挺好的吗?确实,我觉的我的精神状态还是挺好的,期间还跟她们讲真相,为了不至于引起她们的负面情绪,我想不能走极端,就和她们一起干一些简单的搞卫生的活。有的人对我绝食不理解,会说一些不好的话,真相她们也不怎么听;有的人会很佩服的说:“好样的。”狱警两次隔着门对监室的班长说,再不吃就灌食。她们劝我别再继续了,你拧不过她们的,灌食是怎么怎么受罪的。

我依然坚持着,我觉的我没什么大事,通过绝食我肯定会出去的。现在从法中我认识到了这也是一颗侥幸心理,并且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心理,绝食的目地还是为了能出去。十二日上午,也就是绝食三天四夜之后,该监区的大队长下了最后通碟,再不听劝就灌食。监室班长和几个人赶紧过来劝我,为了自己的身体,为了这个屋子里的人别再坚持了,她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她们不会让步的。听她们这么一说我很难受,我不想影响别人,不能让众生对大法产生不好的想法。我对狱警说,我自己的事我一人当,不要牵连大家。她们根本不管这些,让屋里的几个人把我连推带拽的弄到一楼。一出监室门,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声接一声。我就是要让其它监室的同修都听到,增加同修的正念。

在往楼下拖拽的过程中我向她们的大队长劝善,讲善恶有报。她被气乐了,说我咒她。我说我不是咒你,这是天理啊。强行灌食的过程中,我也没有觉的特别难受,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只可惜平时学法学的太少,让师尊替我承受这么多,替我操这么多的心。往回走的过程中我也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听从隔壁监室转过来的一个人说,隔壁监室的同修听到我的喊声,知道有同修受难,她非常难过。

回到监室,已是午饭时间了,大家都在等着我,因为监区大队长有话,我不吃饭谁也不能吃。见我仍然坚持,屋里的人情绪开始急躁,说出的话已经开始攻击到大法和师父。一看这阵势,众生如此糊涂,我心里好难过,邪党的株连手段好邪恶呀。为了大家不再继续对师尊、对大法犯罪,我含泪喝了一口汤,就算吃东西了,他们才开始吃饭。后来我对她们说,你们说那样的话是不对的,对你们不好,我们炼功没有错,我们师父没有错,是迫害我们的人错了,是邪党的牵连政策错了,你们以后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大家都静静的听着。几天过去了,还不见有什么动静,人心又出来了,我心想:怎么还不让我出去,心中不免有些慌。

我想,我还有没放下的心,我就找自己的思想:每次想到家人、孩子,我的心就揪的慌,还不能对别人说,因为她们是常人,我就隐忍着。是呀,她们是常人啊,可是看看她们每天都在嘻嘻哈哈,苦中作乐。她们也有父母、孩子和丈夫,她们是真的犯了错,她们是为了常人中的东西在承受,在坚持。而我为了我的信仰在承受一些,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干嘛把自己的魔难看得那么重呢?我担心我的工作要是没了怎么办,我需要上班挣钱。从法中一想就一目了然了:这份工作要是属于我,不会因为我遭迫害就失去了,如果不属于我,我就再找,顺其自然,这由师父说了算。孩子、母亲、丈夫怎么办?哦,人各有命,他们由此而承受的痛苦将来都会有福报的,与丈夫的恩恩怨怨的过往,那是我以后要在法中归正的,我一定平衡好家庭。想到这些我心就释然了,轻松了。偶尔常人的话也在牵动和考验着我,监室里的人说,你不“转化”她们是不会放你出去的,你要是“转化”了,一个月后就能回家了,你“转化”不“转化”?我说:我不可能“转化”的。一个人说那她们要判你,你怎么办?我一笑说,那我也不“转化”。

晚上,我又想到这个问题,思想有些波动,后来一个念头闪现出来:我宁愿把牢底坐穿也绝不“转化”。以后几天更是加强了发正念和背法,请师尊加持。

二十日下午,检察院来人向我宣读了一些东西,我当时心情降到了极点,也没有听太明白他们读的是什么,她们让我在上面签字。我说我能不签吗?我炼功没有错,我不承认我有罪。她们给了我两张纸,嘟囔了两句就走了。我问了同屋的人这是什么意思,她们说这相当于捕前的通知书,我心里非常不安,心想我做的挺正的,几次所谓的提审,我都不配合他们,也不签字,怎么会是这样呢?我惶惶不安的,心中没了正念,这回自己真不知该怎么摆正这个问题了。唉,真是法学的太少了。此时的我多么希望身边能够有个同修和我交流一下,给我鼓励啊。这就看出我的修炼多么不扎实,依赖心多么强。

同屋有一个人,她是从另一个监室转过来的,那个监室的老年同修已经给她讲了真相,她非常认同大法。她转到这个监室,一看我没有穿号服,就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主动接近我,她也愿意继续听我讲大法真相。从她那儿我得知那个老年同修被冤判了四年。在别人不注意时我问她:“你跟我说,那个老年同修是怎样面对冤判的呢?”她说,那天老阿姨从法庭回来是笑着走進监室的,阿姨表现的很淡定,看不出害怕来。啊,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了。现在想来,这不是师父在借她鼓励我呢吗?我使劲稳住自己的情绪,稳住自己的心,背法发正念,我就听师父的。事隔一天,一大早还没起床,就听有喜鹊飞过留下几声鸣叫声,同屋的一个人说,这是谁今天会有好事?我心动了一下,但没有往自己这多想。这些天屋里的人老是碰上不好的事,大家心情都不怎么好。

吃完晚饭,大家还没起身,大约傍晚五点钟,监室的门开了,班长赶紧下地,她们小声的说了几句,我只听到她们提到法轮功三个字,以为她们在了解我的情况。一会儿,只听班长带着口音紧张的喊,好象是喊:放人了,放人了,都坐好。当时也没听清到底喊的是什么,只见屋里的人都改成面对着墙坐着,我也学着她们的样子。后面的我听清了,只听狱警清脆的喊,某某某,收拾东西回家。啊,我还不太敢相信,只隔一天就天壤之别啊。班长提醒我,回家了。我感觉我就像插了翅膀一样,是从这个屋里飞出去的。两名女狱警带我到另一间屋里换我自己的衣服,我给她们讲真相,她们就笑,说我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她们把我交接给另一名男狱警说,你跟着他走就行了。下楼的过程中,我又给他讲真相。走到看守所大门时被告知是取保候审,我心中一愣,没想到是这样。不过,我根本就不承认这些,拒绝在上面签字。

洋桥派出所警察已在楼下等着,我得知后也是一愣,我提出我等家人接我回去,坚持不坐他们的车。他们说已经通知你家人,改成让他们在派出所等你。我说那我自己打车回家,他们说那不行,有规定,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放心吧。上了车,里面还有一男青年,我问他是哪儿的,他说是居委会的,我就给他讲真相,并发正念解体他和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到派出所后,那个警察对我做思想“转化”,他自顾自的说的那一套东西我觉的好可笑。他不听我讲真相,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阻止他继续对师尊对大法犯罪。

后来我由家人接回家。

回首三月七日晚到三月二十二日这十多天的经历,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我是不可能正念闯出的。我一直在心里请师尊加强弟子的正念去弟子的怕心,心中一遍一遍的背《论语》,背《洪吟》,深深的感到法的珍贵,我也认识到了我很多的执着,我要赶快用大法来归正。现在我又面对着家庭关和亲情关,我依然在内心中请求师尊的加持,我一定得走过去。在狱中最苦恼的是不能炼功,最多只能打坐;最痛苦的是自觉不自觉的求出去的人心会返上来,这颗心搅的我内心很痛苦;最怕的是出事之前才背会的《洪吟》里很多诗词已渐渐记不全了,会背的法太少了。但是每当想起师父的法,我的正念就会加强,人心就在减弱。在那种环境里,我深深的感到了失去法对大法弟子来讲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我深深的懂得,师尊救我出来不是为了满足我求师尊救我出来的心,不是让我过常人日子的,我要通过这次魔难去除大量的人心,赶快提高上来,才不愧师尊的救度。

还有一点想和大家交流的是,这也是我写这篇体会的一个目地:对于平时修的不太好的同修,在突然遇到魔难时一定不要自惭形秽,千万不要想我修的不好,现在求师父管用吗?这时候一定得求师父。魔难中只要你还想做大法弟子,只要你想做好,师父就一定会管咱们。过关中虽然有做的不好的时候,也不要泄气,只要想到师父,想到大法,想往好了做,师父就会利用某个人或某件事来点化咱们。

其实这次魔难来临之前,师父就有点化,同修也多次给我指出。只是那时我被强大的人心迷失了心智,陷在了旧势力的安排之中,陷在自我之中而不知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而魔难来时,师尊看到我那颗“我就请师尊加持我的正念,请师尊去我的怕心,不管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我就坚定的维护师父、维护大法”的心 ,师尊又将计就计的利用旧势力给我设的魔难,让我从中醒悟,在魔难中提高上来。弟子叩谢师尊,一定努力走好以后的路。

下面请听北京大法弟子的文章:正念来自于法,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能够走好走正,做好三件事,与能够做到每天坚持学法,认真学法是密不可分的。下面就和大家切磋一下我的学法体会,有不当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一、坚持每天学法

师父在《精進要旨》〈溶于法中〉中讲过:“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集体读与个人看都一样。”

师父的法已经讲的再明白不过了,那么学法就是至关重要的。要保持正念,就要每天坚持学法,决不能懈怠。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来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目地。那么如何完成自己的使命,就要完完全全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决不能任由后天形成各种不好的观念摆布。人都是有惰性的,还有旧势力给每个大法弟子强加的各种因素都会把修炼人往下拖,包括发正念犯困、读法犯困,或者用常人中的琐事拖累你,让你没时间学法、炼功。碰到这些问题,决不能和常人一样,认为这些都是正常的。既然救度众生是我们生到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目地,那么干扰我们学法、修炼的一切因素都是邪恶,这个问题明晰了,就要认真对待每天学法的问题了。

如果不能保证每天必需的学法时间,就不能保证修炼人的状态,换句话说就不是一个修炼人,就不能使自己宇宙范围的众生在法上归正,师父要求做好的讲真相救人的事情就没有做到。这是对宇宙众生的极大不负责任,是在犯极大的罪,做的是让师父最痛心的事。

我现在每天上班前都是抽时间学一讲《转法轮》,而且采用单盘或者双盘,身子坐正,恭恭敬敬学法。自从这样学法后,我上班中午犯困的现象减少了,思维比以前更清晰,干起工作来事半功倍,是常人无法企及的。这都是大法的威力。

二、学法中排除各种观念干扰

在学法当中会有各种各样的念头冒出来,如家庭琐事、工作难题,学法的时候一直在脑子里翻腾,感觉很苦恼。学了很长时间,结果连一讲《转法轮》也没学下来,也没有入心。

针对上述问题,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也给出了答案:“如果你炼功的时候真的能够听到一些声音,或者是头脑中有一些信息,有一些念头干扰你,你要排掉它,强烈的你就把它当作是第三者,别人的思想,与你无关系。为什么我要这样告诉你呢?因为是你的东西它就听你指挥。你的胳膊你的腿,你的手指你的嘴你叫它怎么动它就怎么动。为什么?因为它是你的。你的思想要入定的时候,它静不下来的那个思想,你叫它越静它越不静,它是你吗?你能承认它是你吗?它是你后天形成的观念和业力。所以你就把它看成第三者。你想吧,我看着你想。这回你跳出来,你要真分清,也等于是你和它划清了界限,你自己找到自己,这也是修炼,这样做也能很快把它消掉。你要真能分清它,它可害怕了,就该消它了。”

虽然我也学了很多遍上面这段法,但是一遇到具体问题还是用人心去思考,用人的观念对待,深挖自己执着的根,根本还是把常人中的事情看重了,还是执着心造成的,这样大法的法理就不会展现,学法也等于白学。其实人生所有的难,都是业力引起的,这个业力不消掉,而是采用常人的狡猾或所谓的聪明不能根本解决,唯有大法才有这个威力。找到了问题的症结,解决起来也就简单了。每次学法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我都把这些念头当作别人,并强烈抑制它。逐渐的这种念头越来越淡,学法也入心了,法理也不断展现。

三、学好了法,正念才更足

一个人生生世世,造业无数,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不但无法修成,连生命都难以保障。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旧势力额外强加了很多魔难,这些魔难也是针对于我们的执着心来的。如果我们法学的好,正念就会足,心性漏洞就少,旧势力就不敢强加迫害;反之如果我们法学的不好,正念就不足,人心就浮上来,旧势力就可以针对各种人心实施迫害,这些不必要的麻烦都是自己没有认真学法造成的。

工作中的难题、生活中的麻烦,作为修炼人都要认认真真找找自己还有哪些不足,或者认为是小事而不在意,修炼没有小事,在旧势力看来,我们所不在意的都是很大的事情,就会给我们设置各种各样生活中的魔难。如果学好了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旧势力也就无空可钻,我们也就能够做好三件事。

如果没有师父,我们这些卑微如微尘一样的生命就将随旧宇宙的历史解体,是慈悲的师尊给了我们一个進入新宇宙的机缘。所以我们才能入大法的门,得法修炼;所以我们才能做救度众生的事。从入大法的门到如今修炼的几近尾声,师父为我们倾尽全部心血,师父什么都不要我们的,却给予我们最好的。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佛恩浩荡里,我们唯有认真学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普度!

最后,恭录师父的新经文《提醒》:“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与否的修炼状态。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以此鞭策自己精進修炼,多救人。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看他们没有放我的意思,我一下午在那里连续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得福报”,我一气喊了三个小时。听见我这么持续不断的高喊,很多警察楼上楼下的都来看笑话,他们说从来没见过喊“法轮大法好”的法轮功学员,起初他们大都是嘲笑我,把我当傻子,误以为大法弟子真象电视上说的那么愚昧痴迷。但他们听的时间长了,有些人就开始慢慢改变。有的警察也跟着说:“法轮大法好!”还有一个警察认真的在那分析:“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真是九个字呀!”他说着说着就掉眼泪了,我看见他用手在抹眼睛,看出来,他真的是受感动了,被震撼了。和我关在同一个屋里的还有一个小女孩,警察们说她是精神病,走丢了,她听我讲了一晚上真相。第二天早晨,一个警察一边说着“法轮大法好”,一边走到那个小女孩身边,象开玩笑似的逗她:“你听见他说什么了吗?”这个一直思维混乱的女孩居然口齿清晰的说了一句话:“法轮功好!”然后又很认真的问大家:“你们怎么不吃早饭呢?”一个警察惊奇的说:“精神病都好了。”
——《在派出所讲真相》

“修口”,其实不单单是修口的问题。师尊在《转法轮》中提过,其实是要修“身、口、意”。而修身和修口都与修意紧密相关,因为是人的大脑在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那么当我们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或者是没做到修口的时候,其实就是因为我们有那方面的人心没有去。有一次,我和几个同修在针对一件事情谈个人的看法的时候,我带一点开玩笑的语气说了一句“我感觉我们这个学法点的场不比他们那个场(指另外一个学法小组)差啊”。当时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我的这句话,可是我自己却吃了一惊:我怎么能讲出这种话,我这不是没修口吗?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思考为什么我会突然讲出这种话来。后来我想到,是我的那颗争斗心没去而使我讲出了那种话。其实作为一个修炼人,每一次的不修口都是因为自己还有哪方面的人心没去而造成的。 “身、口、意”,做好了修口不代表着也做好了修意,可是如果连修口都没有做好的话,那修意就是更没有做到了。师尊在《转法轮》中讲过:“还有的人传些小道消息,他传他,她传她,津津乐道的在那儿讲,好象他消息灵通。”这其实就是显示心理带动下使自己不能做到修口。每一次都是因为人心的带动才会说一些不在法上的话。所以我个人悟到,师尊讲的“修口”的法理,并不单单是让弟子们把嘴闭紧了去避免说一些不符合法的话,而是要我们最终连意也修好,连想都不想,其实就是一个去掉各种人心的问题。
——《青年弟子:在真相点讲真相中的修炼体会》

有一次路过一个游乐场所,四周都传来轰轰的音乐声,左边咚咚咚,右边锵锵锵,心里对这些噪音般的音乐很烦躁。这时突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万事万物”,这四个字出现在头脑里。心里面对这些我认为是噪音的音乐的反感一下子像潮水般消退了。认识到,在人世间就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事物,人世间就是这样存在的。比如,人自然的就喜欢花,因为它的色彩、气味、形状,人就喜欢,而对于苍蝇、蚊子等等就自然的不喜欢,其实这种喜欢与不喜欢也是站在人的基点上,带有“情”的成份。一下子心开阔了,心的容量增加了,看待事物的时候,更少了一些自己的观念。对于自己头脑中产生的对于事物喜欢或不喜欢,就更加有容纳的心态了,那种心态超越于容忍,忍让和宽容,我在面对各种各样的众生时,能够更加“宽容”他们的各种反应,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的心态自然就更加容易平和了。
——《在海外电话平台讲真相中锤炼自己》

通过学法,我明白师父在救宇宙众生,每个人都是为法来到人间,我能荣幸的被师父选中,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有使命和责任的,作为师父的弟子,必须听师父的话,多救人。从迫害开始我和同修出去证实法,发传单,到二零零四年《九评》发表,开始发放《九评》、小册子、贴粘贴。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讲明白了,再给资料、护身符。我讲真相的途径主要是赶集。家住农村又不会骑车,我就跟老伴商量,他赶集买好吃的,他开电动车拉着我到集上,老伴开始害怕,不敢跟我一起走,他买完吃的,蹓跶够了,就到集市头等着我。时间长了,他看我平安无事,渐渐的不怕了。也不阻止我了,我们乡政府有一个集市,那是我每周必去的。十几年来,无论严寒酷暑,还是烈日炎炎,我都是装上资料,带上护身符去这个集市,每个集都能劝退二、三个人。有时还去市郊一个大集市,十几年了,我从不放松自己,不错过一个有缘人,亲属家大事小事我每次都不白参加,都带回三退名单,住一个队的,谁家红白喜事找我,我都花钱去参与。为的是救人。出门办事我就是忘不了带资料。碰上人就讲,劝退了就给一份真相期刊、护身符。
——《农村大法弟子:听师父的话》

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到一个村庄讲真相,正在和一个老者讲真相时来了两个年轻人,咋咋呼呼的说,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的,他说你们还敢炼,你看电视上把人烧的。我给他讲大法的真相与美好。有一个年轻人,看着人围的越来越多,就用嘲弄的口气说,我们这儿有广播,你敢不敢说?当时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把头一抬,说:敢呀!就是江泽民来了我也敢说。他说走吧。我拉着身边的同修就跟他走。他走了几步停下来说,你们还真去呀?我说有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不去?他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说,佩服佩服。这时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拍起来巴掌。看似很凶险的场面在师父的加持下就这样收场了。
——《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弟子》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6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5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5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4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4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3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3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2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22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4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