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781期)内容选编(1/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1月2日
节目长度:61分52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941 KB

14,819 KB

58,07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6年12月28日

女: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81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男: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时事新闻】
神韵艺术团开启2017年全球巡回演出
清除迫害 唤醒良知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重庆张君案透露出来的信息
【修炼园地】

女:现在请听详细内容,首先请听神韵艺术团开启2017年全球巡回演出

致力于复兴五千年中华文明和传统美德的神韵艺术团每年都在全球进行巡回演出,声誉鹊起。神韵艺术团二零一七年巡回演出以五个艺术团的规模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拉开了序幕。二零一七新演季,神韵五个艺术团的足迹将踏遍北美、南美、亚洲、澳洲和欧洲的一百三十多座城市,上演四百余场演出,历时近五个月。

男:作为首演城市之一的俄克拉何马市将十二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三日订为“神韵演出日”。美国俄克拉何马州州长及周边城市的市长也为神韵演出发来贺信和褒奖状,诚挚欢迎和感谢神韵艺术团的到来。美国参议院多数党党鞭、德州国会参议员John Cornyn在贺信中向神韵艺术团以及神韵主办方致以诚挚的问候,并衷心预祝演出成功。德州国会议员Sheila Jackson Lee派人到场颁发褒奖。她在褒奖信中说,通过音乐和舞蹈的共通语言,神韵编织了一个奇妙的天堂般的境界,迷人的梦想,古老的英雄传说和现代世界的激情史诗。唤起美德,同情和勇气的主题,让观众感到振奋和启发。

女:今年是神韵第十一次巡回演出,和往年一样,呈献给观众一套全新的节目。十二月二十二日,神韵艺术团在美国密西根州底特律的底特律歌剧院、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的阿罗诺夫艺术中心和俄克拉何马州俄克拉何马城的市政音乐厅同步举行了2017全球巡演的首演。

男:十二月二十六日,神韵世界艺术团在底特律的演出全场爆满,再次震撼了这座汽车城。据主办方介绍,不断升温的神韵热,让当天的底特律歌剧院一票难求,各个票价位全部售罄,在开演前的几个小时,剧院决定打开一楼部分旁边的座位和二楼的侧面包厢,虽然有些座位无法看到全部舞台,但依然挡不住观众们想观看演出的热情。

女:十二月二十六日这一天,神韵国际艺术团在德州休斯顿进行了两场演出,神韵巡回艺术团在德州首府奥斯汀进行了另一场演出,三场演出全部大爆满。休斯顿下午场爆满加座,在演出当日有不少观众急切地等待加座票。神韵在德州首日演出的盛况空前,成功拉开了神韵在德州四十场巡回演出的序幕。

男:Barbara Sidick是一位有着二十多年经验的室内设计师,曾在多所大学任教,现在创意设计学院任客座教授。她和友人观看了神韵世界艺术团在底特律的第五场演出后,激动不已,特别是对神韵的色彩运用从专业角度表达了由衷赞叹。她说:“我自己也是设计师,研究色彩的运用,所以看到演出的服饰还有那些生动美丽的色彩组合,就象看到彩虹出现在眼前,令我屏住呼吸。”Barbara认为演出美得令人难以置信,她觉得神韵似乎将春天带到了底特律,太美妙了。

女:接下来请听 清除迫害 唤醒良知

二零一六年圣诞节前夕,很多中国大陆游客来到巴黎感受异国风情,也有是专门躲避雾霾出国旅游的。他们来到巴黎,在世界著名埃菲尔铁塔旁和拉法耶特商场门前,都不会错过法轮功的真相点和义务劝三退的法轮功学员。经常有大陆游客经过时,向着义工们高喊:“法轮大法好!支持你们!谢谢你们!”

十二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在铁塔真相点,三位六十多岁的游客听了义工讲的真相后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他们登记了三退后,其中一位男游客说:“我也祝你们幸福、安康、平安,我支持你们,我为你们震撼!你们(法轮功)是我们民族的希望,你们是大爱,我们很多人都很佩服你们,谢谢你们!”

旁边一位中年游客对义工说:“我在国内已经听过法轮功的人讲真相,也登记了三退,我相信老天有眼,我今天亲眼所见,你们多自由,这阵势在国内是不可能的。中共几十年就把几千年的中华文明给毁了,无官不贪,就像雾霾一样暗无天日,长不了了,必遭天谴!”

一个来自四川的女游客,见到法轮功学员就笑,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悄悄对学员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原来二十天前,她接到来自加拿大的真相电话,还告诉她怎么翻墙上网,她试着弄弄,真的上了大法网站,就开始看《转法轮》。她说:“全世界我谁都不信任,我只信任你们法轮功!”“什么是爱国主义?这么多年来,我受过那么多的教育,法轮功是真正的爱国主义。”

男:揭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并获得“皮博迪奖”的纪录片——《活摘》及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纪录片《自由中国》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二十日在东京墨田区议会议员大濑康介事务所放映,人们被中共的残暴所震惊。议员大濑康介表示:影片中所讲述的活摘暴行我认为是真实的,而且数量非常惊人。“要制止活摘这样惨烈的犯罪,必须解体中共。”一名日本男士观看纪律片后表示,第一次了解到在中国发生着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感到难以置信。他说:“这活生生发生的事实,让我震惊得有点不知如何接受。它完全超出了人类能认同的底线。只要是个正常的人,就绝不可能沉默下去。”

女:下面是本周收到的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广东省计量科学研究院退休员工武扬珍女士,现年七十二岁,家住广州市天河区名雅苑小区,因为起诉江泽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晚被天河区林和街及华新社区居委非法抓捕,劫持到设于广州天麓马术(骑术)俱乐部内的黄埔洗脑班,后又被转移到广州市天河区委党校,遭连续七小时的罚站和强制双盘腿捆绑酷刑,被迫害致右眼失明,左眼视力模糊。

男:云南大理大学生物工程系大四毕业班女学生李慧敏,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后上诉,大理市中级法院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终审裁定维持原判。李慧敏在二零一六年一月九日同学集会中,因赠送二十九个U盘(内含有九评、活摘器官等真相资料及自由门软件等),有同学告知班主任,班主任报告学校保卫处,由保卫处报大理公安局,一月十二日被绑架,并抢走手提电脑及几张神韵光盘与真相传单等。

女:河南焦作沁阳市法轮功学员苏怀富、赵正文、赵秋风、杨连红因诉江2016年12月7日被秘密判刑,四人都被非法判三年半,连他们家人都不知是在哪里开庭审判。12月15日,赵秋风、杨连红分别被劫持到郑州监狱和新乡女子监狱。相关人员威胁苏怀富、赵正文说:要是上告就关起来,要是不上告就这样(保外就医)在家。

男: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牙克石市多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晚十时到二十九日凌晨,在各自家中同时被非法抓捕抄家。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牙克石检察院对肖丽娟、鄢丽萍、赵德亭、张法军、方某、王秀杰及其丈夫刘文发、刘爱华、孔宪艳九人非法逮捕(孔宪艳是在火车上被绑架),法轮功学员肖丽娟、鄢丽萍被送呼伦贝尔市看守所,其余人被非法关押在牙克石市林业看守所。

女:下面请听大陆综合消息

除旧迎新 大陆多地出现海报和树挂传递法轮功真相

新年之际,吉林市街头、陕西省某地区、秦皇岛、山东蒙阴、太原等地出现法轮功的真相海报及树挂,内容包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及“天安门自焚骗局”、“全球控告江泽民”等。

男:律师做无罪辩护:宣传做好人怎么会违法呢?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丁惠、郑斌等被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并遭到警察殴打。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两位律师在法庭上分别为他们二人做了无罪辩护。

当法庭的屏幕上播放出法轮功真相传单、杂志、对联、光盘等所谓的“证据”照片时,律师要求法官把这些“证据”拿出来看看,却遭到了法官的拒绝。律师说:“按照法律规定,照片上的这些东西不能作为陈堂证供。”

然后律师从自己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本明慧期刊,对大家说:“我这里也有一本法轮功的宣传品《明白》,上面讲的是一个老人修炼法轮功后怎样做好人的故事。”并当庭宣读了期刊上法轮功学员修炼的三个故事,还叫法官拿去看看,遭到法官的拒绝时,律师对法官说:“为什么你就不敢看看这本法轮功的宣传品呢?宣传做好人的事迹怎么会违法呢?”

两位律师坚持做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无罪辩护。最后法庭宣布择日宣判。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冤判了法轮功学员丁惠三年,郑斌三年零两月。

女:辽宁孙胜华被庭审 当庭讲真相

十二月九日上午十点多钟,法警把孙胜华老人带到大石桥法院,因近日在营口看守所绝食反迫害,老人显得格外消瘦。花白的头发,穿得有些单薄,身上被强加地带着手铐和脚镣。

家属在法院冰冷的大庭中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还有她五岁的小孙子。当孩子看到奶奶时,想要近前去找老人亲近,被法警喝斥得躲到了妈妈的后面,在孙胜华老人一再力争下,才允许她见孙子。

法庭内,公诉人李爱萍(音)以一种一定要治罪的口气逼着老人说出“蓄意传播”的话语,并提示法庭孙胜华不认罪。孙胜华老人没有请律师,但是近半年的非法关押并没有消磨老人坚信法轮大法的意志,老人在法庭上义正词严地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修炼法轮大法近二十年身体特别健康,没有吃过药打过针,我一直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没有罪。”并拒绝签字。

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的十八年来,孙胜华多次被绑架和骚扰。

男:重庆箕山洗脑班解体

十二月五日至八日,重庆法轮功学员尧荣宣、唐丰华、罗明友、吴修会和老屈夫妇、陈福蓉、张晓红、喻姓法轮功学员等,相继被永川区国保610等人骗去,绑架到箕山洗脑班。洗脑班企图强制他们放弃真善忍信仰,以失败告终。十二月二十日,该洗脑班解体,法轮功学员都已回家。

在此之前,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于十二月五日至八日被绑架到洗脑班。在正念正行反迫害过程中,张晓红于当日回家。在箕山洗脑班,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张道国,带来一些所谓的“专家”来做“转化”,迫害的借口是法轮功学员从二零一五年五月以来向“两高”以实名起诉首恶江泽民对法轮功及修炼者的迫害等。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正行和整体反迫害中,箕山洗脑班于十二月二十日解体。

女:百姓争先恐后要台历 警察偏偏抓好人

十二月五日上午,辽宁西丰县法轮功学员杨国权在开原市威远堡镇集市上向老百姓赠送揭示法轮功真相的新年台历。当时,赶集的老百姓争先恐后索要,新年真相台历大受欢迎。甚至有人说:法轮功的东西太好了。随后也帮着发起来。

但不知什么时候,不明真相的威远堡镇派出所警察闻讯赶来,态度蛮横的上前殴打帮助发真相台历的老百姓。法轮功学员杨国权上前阻拦,并告诉警察这些台历都是自己的,与别人无关。最后警察将杨国权绑架,并移送给西丰县国保大队。杨国权被非法刑拘。

此后,仅过了八天。十二月十三日,杨国权就被非法批捕。这意味国保对杨国权企图进一步非法判刑迫害。律师告诫国保大队长程志山,要多学一学法律,不要执法犯法。目前该案被西丰检察院退回国保,但国保对律师说此案还在侦察期间。

男: 严正声明

本周三百零八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女: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六十六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男:我是大法弟子家属 狱警也佩服

文: 大陆法轮大法弟子的家属

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法轮功)至今,已经过去十七年了。法轮大法弟子家属也都在这场劫难中也走过来了,我就说说自己的经历吧。

我的妻子是法轮大法弟子。这场迫害中,她曾被非法拘留过,被非法劳教过;我们全家人也曾被迫去省外流离失所了一年的时间;因她控告元凶江泽民,还被警察非法传唤过。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没觉得怎么样,但是当时确实感到很难。

一、当两只手拉到一起,狱警反倒笑了……

那年,妻子被非法劳教。我找律师,律师得知妻子已被劳教了,就没接这个案子。我买了食品和衣服去劳教所探视妻子。接待的人不让见,说一个月只能见一次,衣服可以留下,食品不行。

隔了一周,我又去了,在隔着大玻璃的会见室见到久别的妻子,我第一句话就说:“你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你简单的把事情经过和我说一下,我准备在北京给你请律师了。”当时监控她的狱警一愣,说接见就是十分钟。我就抓紧时间不停的说:要不要钱?衣服够不够?我搬到你父母那住了,家里有我,你尽管放心,我会每个月都来看你,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妻子又能说什么呢?只是苦笑了一下。

我又回到登记室,发现办公桌后边是一个窗户,窗户虚掩着,我能看到妻子在那里等着拿衣服,我就绕过办公桌走到窗边,负责登记的那个人冲着我“哎哎”的叫唤,我没理她,打开窗子就把手伸了过去,对妻子说:“过来拉拉手吧。”妻子身边的狱警狠狠的对着我说:你想飞进来啊?我说:“我倒是想飞进去,就是没长翅膀。”妻子摘掉手上的破旧手套,也向我伸出了手。当两只手拉到一起的时候,那个狱警反倒笑了,还对我说:你放心吧,我们都会照顾她,不会欺负她的。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以后没有人敢再欺负我妻子,对她还真是比较照顾。

后来听说,我们当时的这个举动在那些狱警之间传开了,她们背地里也在评价着大法弟子的家属。有个狱警说:如果这辈子能嫁给这样的男人,死了都值得。

二、警察蒙了:你怎么找来这么多人……

虽然律师没接我的案子,但我并没有就此放弃,我在网上学了一些法律知识,就开始走行政复议的路,找公安局、公安局信访办、公安分局、派出所,每天都有几位大法弟子陪着我一起到处去找。有一次我去公安局,有三百多位大法弟子都到公安局门前配合我。一警察接待我的时候,周围的大法弟子都围过来帮着我说,当时大街对面的人看到这个情景,也都往这边跑。

那一刻,整条街满都是人。那个警察当时就蒙了,说话都有点结巴了:你怎么找来这么多人?上访最多只能五个人。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马路对面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往路这边走,有的还领着孩子,那一刻把路都给堵死了,我周围都是大法弟子,没有人退缩,就站在我的身边,有的对我竖起大拇指,那个场面太壮观了,那是一种力量……

那一刻,我所有的委屈和无奈都被这种温暖驱散了。那次虽然妻子没有要回来,但是我心存感激之情。

法轮大法弟子没有忘记我们这些家属,临近大年了,有大法弟子买来很大的一条鱼;有的看我和孩子不容易,每隔一段时间就送过来一锅热气腾腾的包子;有的给孩子买来吃的……这些个情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也真心的感激他们。

三、家信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家属,所承受的压力一言难尽。那是一个晚上,为了缓解没有妈妈陪伴的孩子的情绪,我就带着孩子去逛超市,逛啊逛啊,就是不愿意回家,我们两个就在超市的广场上,呆呆的看着对面的电子大屏幕上播放的广告,相对无言,直到末班车来了才往家走。

有人劝我:要不就离婚吧。我说:那不行,如果现在我提出离婚那是落井下石。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帮她平稳的度过这个难关。

接下来的日子,我给妻子写信,一封接一封的。真的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只能报喜不报忧呗,多说好的,说我挣钱很多,告诉她花钱别算计。其实真实的情况是,我已经失业好几个月了。为了让她相信我很好,我还特意去原单位要了一些带单位名称的稿纸,每次给她写信,我都在信纸的背面写上自己编的几句话。

一次,我写到:请你记住,无论你在哪里,都离我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还画了个笑脸的表情。还有一次,我写了一首小诗《盼》:你我今生相伴,今朝我妻落难;冬去春来太慢,夫君岂能不管。相见虽然短暂,保重身体在先;瞅妻双眼泪含,夫君岂能不念。离愁一声感叹,你我相隔虽远;彼此心却相连,夫君岂能不盼。还有一次,我写到:幸福(这是我在家时对她的称呼),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有一天,我接到妻子的来信了。我拿到信的时候,快速的往家里走,把信就放在衣服的最里边,一路上隔一会就摸摸,生怕弄丢了,仿佛那是一个希望,小心翼翼的打开信件,看完了,哭的稀里哗啦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那时候看着窗外的小鸟,就想,看它多好,真的很羡慕它,可以自由自在的,再看看我,生活的这么艰辛坎坷呢。

四、所有的抗争都起作用了

一天傍晚,突然接到劳教所狱警打来的电话,说让我给妻子汇钱。我说:“让她亲自和我说,别说一千,就是一万我也马上就给。”狱警态度强硬的说:不行,里边没有电话!我说:“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要的钱啊,我怎么给她?”其实我就是想争取到能和妻子通话的一个机会。我说:“农村都路路通了,你们那里没有电话?你骗谁呢?”

我没给对方说话的机会,接下来连珠炮一样的说:“她究竟犯了什么罪?连劳教决定通知书都不给我?”她说:你可以给我们驻所检察室写信。我说:“那是什么玩艺儿啊,形同虚设,你能不能帮我带一句话给我的妻子?”对方说可以。我说:“你告诉我妻子,我要去北京请律师告你们,不就是死吗?我豁出去了!”对方的态度马上就缓和了:你告谁啊?我说:“派出所、公安局、六一零、劳教所,一起告!”她说:这个我转达不了。我说:“那你和我哇哇什么玩艺儿?!”接着我就把电话挂了。说真的,我太害怕了,我不是害怕我自己,我是怕伤害到我的妻子。接下来的一周,我几乎没怎么睡觉,也睡不着,那段时间,每当看到电视剧里有类似审问的镜头,我都吓得一身冷汗,就想:我妻子是不是也受到这样的迫害啊?对我来说,那是一种煎熬。那时,我每天睁开眼睛就盼望着能够发生奇迹,盼着能有妻子的消息。

大年过后,劳教所通知我可以接见了。头一个晚上,我一夜没睡,翻来覆去的想,见到她能说点什么,不能说什么……好不容易轮到我了,终于见到了她,也不知怎么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更多的也就是嘱咐她保重身体,照顾好自己,孩子、老人都好……就是想给她个安慰吧。会见结束出来的时候,一个自称是队长的人拦住了我,问我为什么辱骂给我打电话的警察?我说:没有辱骂,只是实事求是,为什么不让妻子和我通话?为什么不给我劳教决定通知书?一连串个为什么,我咄咄逼人,那个队长想了想说:还没有人敢骂我们呢,你是第一个。我接下来说:那我一定不是最后一个。她说:你走吧,以后和我们说话态度再不许这样。我也没理她。

一次会见日,我去办理登记手续,却被告知不能会见。我问为什么,办事员说,她违纪了。我说:那和我有关系吗?我是来接见的。对方说,她违纪了,就是不让接见。我说:我要求见你们领导。在接见室见到一个主任,她说只要妻子“转化”,马上就能让我们会见,还能减刑。我回了一句:“大不了我不见了!”我转身就走,回头看看,那个人张着嘴愣在那里。

又是一个月的接见日,还是不让我们见。我说:怎么了?是不是我家人出事了?今天我必须要见到我妻子,否则我就去政法委告你们!后来等了半天,狱警带出来一个小纸条,是妻子的笔迹,她说身体挺好的,让我放心。据说能传出字条这样的情况,在这劳教所也是第一次。

又到了一个接见日,还是不让接见,没有说明什么具体的原因。我说要找领导。一个大个子男警察把我挡住了,恶狠狠的说,不让见就是不让见。对方身材粗壮,我要略微抬着头看他,但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劲,冲他大喊:“你懂不懂法?不让我接见你这是违法!”我喊完了就想:我豁出去了,只要能让我接见、不打死我就行。没想到那个警察竟哭丧着脸对我说:“我说了也不算啊,你骂我有什么用啊?我就管治安,别的我也不管啊。”

又是一个接见日,天气炎热,我心想肯定还是不让见,就事先买好了往返的车票。谁知办手续的时候说我可以会见了。见到妻子的时候,真是百感交集,大脑一片空白,事先想好的话也都忘了,就说说老人,说说孩子。这时看见妻子身边的狱警对着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原来我每次写的家信打动了这个狱警,她让我再多会见十五分钟。

后来听妻子说,我所有的抗争都起作用了。狱警们都说可别惹我妻子,她丈夫脾气太爆,这要是她有点什么事,她丈夫都能和咱们拼命,犯不着。其实我的脾气正好相反,从小到大从来不惹事。我觉得,我们做大法弟子家人的都该站出来,堂堂正正的活一回,为了家人,也为了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制止这场迫害。

五、希望法轮大法弟子家属都能站出来

妻子出狱了。一个多月后,我的工作有了着落,我连做梦的时候都乐醒了好几次。周围人都说我这是好人有好报了。

随着时光的变迁,越来越多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了。写出我的经历,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法轮大法弟子的家属站出来维护我们的亲人——他们都是好人。让我们一起迎接自由的明天吧!

女:铁树开花 哑巴说话

〖大陆大法弟子清荣来稿〗铁树能开花,哑巴会说话这是非常罕见的事,可是在我打工期间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我去给人家当保姆,看护小孩,这小孩十二岁了,天生是哑巴,听力微弱。我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也要把福音传递给周围的人。看着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孩,我想: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机缘啊,让大法的神奇再现。我天天给小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天、两天、十天半月过去了,孩子没有反应。我请求师父加持。一个月后,孩子似乎听懂了我的话,嘴里突然间蹦出几个字,虽然不连贯,吞吞吐吐的,但我听清了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当时激动不已。孩子的父母都不敢相信啊,因为他们是高级知识份子,家里很富裕,经常出国,访遍各地名医都治不了孩子的病。

现在孩子会说话了,还能与人言语交流,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自此,孩子的妈妈也走入了修炼的行列。

二零一四年的秋天,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快点儿,舅妈在医院呢,要不行了!”我和家人急忙赶到医院才知道:舅妈走路不小心,一跟头摔得不省人事,送去医院抢救,抢救了一天,还是昏迷不醒。医生通知她的女儿:“老太太这么大岁数,没有抢救的必要了,回家给老人准备后事吧。”在众多的亲人面前,我俯在她的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几分钟后,舅妈奇迹般的睁开了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大伙。医生惊呆了:“了不得,太神奇了,法轮功真厉害!”后来舅妈听了师父的讲法录音,走入修炼后的舅妈精神倍增,家务活都能干。

我家邻居大爷,加入邪党多年,被邪党毒害多年,平时非常顽固,给他讲三退的事,他直摇脑袋不相信。这位身体很结实的老人,有一天就得了脑血栓,情况非常严重,手脚发麻、口眼歪斜,半身不遂,吃东西都费劲。于是我去给他讲三退保命的事。面对生死,老人当即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平时抬不起来的手却举起来说:“退出党、团组织,法轮功这么好,我跟真善忍师父走。”

以后,他常常念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久血栓症状消失了,老人自己能到市场买菜了。老人的女儿听说这件事,也要学法轮功。

男:陕西宝鸡市政法委书记谢红春一家遭恶报

谢红春,陕西省宝鸡市高家镇太寅村人,2007年10月前后,被任命为宝鸡市政法委书记。就在他接到调令后,突然发现得了白血病,白白花掉了国家70万元医疗费,也没有保住性命,死时不过46岁。

谢红春早年当过渭滨中共团委书记,宝鸡市经二路办事处主任,后来当宝鸡市委机关党支部书记。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他积极配合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2001年10月1日,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岐山县被绑架,其中宝鸡石油机械厂法轮功学员孙桂兰被金台拘留所灌食迫害致死。谢红春是这次绑架迫害事件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谢红春的父亲谢荣福,在太寅村当了二三十年的中共邪党村支部书记,在文化大革命中砸佛像、毁寺庙。九九年迫害法轮大法后,因为受儿子影响,也诽谤大法,因而也一直有病不愈,2000年死亡。安葬的前天晚上,发生了一件方圆几百里几百年都没有发生过的怪事。午夜零点,因为出殃煞,全家人和亲朋好友全部离开灵堂,哪知一群野狗为了抢吃献饭,而群体撕咬,一时间献饭、献食、水果、花圈、幕帐和所有祭品打翻一地,一片狼藉。

谢红春的母亲贾引桃,太寅村中共党支部委员,因诽谤大法,迫害、监视、举报大法弟子,在2004年前后,脑袋中长了瘤子,头疼的死去活来。但她人心不向善,不断诽谤大法,辱骂、殴打、监视、举报她的侄儿媳妇(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过去相处很好的法轮功学员,每举报一次可得到太寅村50元的奖金。

伤天害理的事越做越多,贾引桃的头痛的越厉害,最后不得不开颅做手术取出瘤子。但三个月后她的脑袋另一侧又长出了一个新瘤子,又第二次开颅取瘤,从此再也没出过家门。据悉,贾引桃还自己咬断了自己的舌根,不能吃饭喝水。原来又高又胖的贾引桃到临死时,人已经瘦干变形。

谢红春的一家是共产党“运动红”的一家,伤天害理,害人害己,招杀身之祸。如果他们不跟着共产党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也许不会有这么惨的结局。

女:【时事评论】重庆张君案透露出来的信息

文: 他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的报道《重庆公诉人承认法轮功在中国合法》,让人耳目一新。

报道中说,十二月二十三日下午,重庆市巴南区法院再次对法轮功学员张君非法开庭。律师为张君作了无罪辩护。

面对律师的完满辩护,公诉人承认: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法轮功是“×教”,也找不到任何法律法规说法轮功是“×教”,就是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说法轮功是“×教”。

公诉人的这段话清楚记录在当天的《庭审记录》上,而且公诉人在《庭审记录》上签字予以确认。

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没有资格给任何信仰定性,但即使根据中共制定的法律和规定,法轮功都是合法的。

这则消息透露出的信息让人深思:

第一,公诉人的一句话颠覆了中共的诬陷

重庆市巴南区法院对张君的非法庭审已不是第一次,十月二十六日就已经非法庭审过一次了。那次由于公诉人只出示了一些所谓证据的照片,律师提出不合法律程序,因此中止了庭审。

在这次的非法庭审中,公诉人的思想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由控诉张君有罪到承认法轮功不是“×教”。公诉人的转变,说明他在起诉张君的过程中,自己的思想也在发生着变化。

中共迫害法轮功长达十七年了,整个公检法系统都被中共利用着。许多人明明知道法轮功冤枉,可慑于中共的残暴政治,昧心的办理着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如今这个公诉人这一句话颠覆了中共强加给法轮功的诬陷。

第二,张君案让中共当局失去迫害借口

公诉人都承认按照法律来说法轮功不是×教,那么,张君的所有活动也都是合法的了,收缴的他的物品根本就不是证据了,而是他合法的私人财物。当然,张君也是无罪的了。既然张君无罪,公诉人都承认的事实,那法院该如何判决?它还判得了张君吗?

中共利用法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流程是:公安抓人,然后将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送到检察院;检察院就得批捕,然后准备材料向法院非法起诉;而法院呢,哪管法轮功学员冤不冤,到了法院就得判。判了刑,往监狱一投,哪管法轮功学员的死与活。可现在检察院的检察官在法院不承认法轮功学员有罪了,法院当然就无法判决了。可是反过来,那绑架、关押、逮捕法轮功学员的人,这些人是不是就是有罪了?至今七个多月的非法关押,是不是得给张君一个说法?

第三,说明法轮功在民间得到了广泛传播

报道中还说,现年三十八岁的张君修炼法轮功刚刚一年。这也向外界透露出一个信息,在中共长达十七年的疯狂迫害下,仍然有有识之士在了解了法轮功后,真正的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诬陷可谓史无前例,可是迫害再残暴,也未能阻止得了人们对法轮功的认可和修炼。张君的修炼就说明了这一点!

当然,我们不排除中共非法强判的可能,那就是不管庭审现场的实际情况,对张君直接作出非法判决。可是公诉人在《庭审记录》上的签字能抹掉吗?律师无罪辩护的事实能抹掉吗?修炼法轮功刚一年的张君在法庭上坚定修炼的事实能抹掉吗?

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的是《空中明慧周刊》。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那一刻 众神环绕在我的身旁
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是走出身体不正确状态的良方

首先请听河南省大法弟子的文章:那一刻 众神环绕在我的身旁

四年的监狱囚禁中,我按照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讲的法去做:“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堂堂正正走了过来。期间有许多感悟和神迹。

一、“法轮大法好”震动整座监狱

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监狱往往采取换监的伎俩進行迫害。换监,就是把大法弟子从一个监区调到另一个监区,其实质是这一个监区的狱警穷尽了所有的邪恶手段都无法使大法弟子屈服后,迫不得已将大法弟子转到一个新的监区中。

在一次换监后,我不停的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狱警的指使下,十多名犯人对我一阵拳打脚踢,又将我关入小号。我的呼声不停,仍然高呼“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随着高呼的口号声,我感到周围都静极了,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再往下喊,我感到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传递到监狱的每一个角落,那声音真是直透碧空,我感到身下的大地都在震颤,我的身心全都溶在这口号声中了。

这声音真能震慑邪恶啊!后来,狱警都在屋里呆不住了,纷纷出来,然而,我呼口号的声音仍然不停,就那么高昂的持续着。有一个狱警气急败坏的冲我喊:你有本事上外边喊去,在这喊啥?我不为所动,仍然在高呼。

二、那一刻,众神环绕在我的身旁

狱中学不上法,但我时刻依照法理去要求自己。我知道我虽在狱中,但我坚修大法没有错,这是我的选择,在我的选择下,任何邪恶的生命都不配借用考验来迫害我。

狱警用大号电棍杵着我的脸颊问:干不干活?我回答:死也不干。狱警逼着我随着犯人一起做体操,我就坐在地上。狱警用穿着皮鞋的脚专踢我的膝盖,边踢边喊:你不做操,你就站起来都不行吗?我仍然坐着。狱警指使犯人把我抬到办公室,将我一阵毒打。

恍惚间,我看到师父来了,急切的问:这是咋回事?我没等邪恶说话,就说:我不配合,他们就不停的打我,不停的打我。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了,我清楚的意识到,师父将指使毒打我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清除了。

这些年来,神韵每一年都有关于大法弟子被中共恶徒迫害的节目,时间虽短,但寓意深刻。这些节目中,大法弟子被迫害死过去了,众神从天而降,守候在大法弟子身旁,不断的加持着大法弟子,直到大法弟子苏醒过来。

我有一次被打得昏死过去了。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状态,就看到满天的光芒,那种光芒是世间所无的,能溶化一切,在那种祥和的光芒中,我沉浸在深深的慈悲里,真是太美妙了。我又看到了众神从天而降,全都围绕着我。意识中我知道这是众神在加持我,我知道我是被迫害致死过去了,恍惚间我感到我就在“神韵”的舞台上……

等我真正的清醒时,这美妙的一切“刷”一下子全都退去了。我回到了现实中,但我知道刚刚发生的那一切都是真实的。

三、师父给我换了一幅全新的骨骼

也是在这次被毒打后的几天里,我正在睡觉,就看到师父来了。师父一下子把我身体左边的骨骼全都拽了出来,那是从脖子以下,整个半扇骨骼被师父随手一扔,不见了。随之,师父一挥手,一团纯白色的东西到了师父手上,师父往我身体左侧一压,那团白色物质就演化成了半扇全新的骨骼,被师父装到了我的体内,师父又用双手在我身体两侧一挤,这半扇骨骼与原来的骨骼就合二为一了。

我很激动,同时又想,师父怎么不给我全换了呢?一个月后的一天里,师父真的又把我右侧的骨骼全换了。

狱警找来一茬一茬的人来作我的“转化”。最后一次我还把两个来做“转化”的人给反转过来了,他两个回去后又把以前被蒙蔽的几个大法弟子也给反转了过来。狱警既仇恨又害怕,再也不敢找人来做我的“转化”了。监区长找我谈话,我堂堂正正告诉他:我是修炼宇宙大法的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在宇宙中都是最伟大的,你们小小的邪党怎么能迫害得了呢!太自不量力了!说得他一怔一怔的。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是走出身体不正确状态的良方

最近看到我周围和交流文章中提到有同修出现严重病业,甚至离世的,有同修对此不解出现困惑:三件事都做了,怎么这样呢?针对这点,想就我修炼中的一些个人体会与同修交流。

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可在十几年后才真正开始实修,以前遇到问题一直是逃避、绕着走,拨开一点空只要能往前走、能做证实大法的事就行,最后各种问题积攒成巨大的障碍,导致无路可走了,于是,我才不得不反思,才终于认识到:我学法只是学理论了,没有真正向内找,没有实修。

我想:学法学很多法理,用这些理论在同修中争个高低,不如哪怕去做到一点。就这样我开始实修,努力按照师父所讲的去做到。并且学会、懂得了什么是修。这是二零一二年。在我的脑子里这成了一个分界点:看到同修的一些想法和表现,我脑子里总不自觉的划分这是以前的我,还是以后的我。身体出现状况的,出现什么问题的,其实都是与之前的我一样。

之前我的样子是:去北京证实法,证实法的各个项目都在做,整个身心都扑在上面了,可还是方方面面出了那么多问题——从身体上到经济上,还有邪恶迫害。现在看那时还是没重视修,还有就是不会修。

身体方面,之前是时不时的在生死线上挣扎一回,处于一次过去了、下次还会再发生的状态。此类状况不知怎么应对。

分界点之后的这几年:我只出现过两次腿疼,当时的状态,就是只有做三件事的那点意念,对胳膊、腿的概念都没有了那样的状态,最后不知什么时候不疼了的,对病业的概念都没了。我体会这是根本上的改变带来的变化。

为更好的说清我体会到的根本上的改变,打个比喻:我们要到二楼去,上二楼的法则是无私无我,就是心要无私才能上去,而我们研究的都是怎么加速、用力。假设你上到二楼了,你就明白我是按照那个法则上来的,不是在那个用力最大、加速最快的状态中上来的。上三楼有什么法则呢,至少你就不再执着上到二楼前的困惑:我怎么用了那么大劲怎么就上不去呢。上三楼时,如果按照一楼的理念,就是做事越多奖励越多,那可能就上不去三楼。按一楼的理念往前走,就是越跑到前边得到的越多,那么看着是你追我赶的往前闯,其实本质上并不是我们应有的比学比修,因为按这种理念,在某个角度看,这成了利益的追逐,其实是扩大着私心的欲望,而我们又错把这当成精進,所以不管使多大的劲,都上不到三楼。应该把欲望和私心放下,我们比学比修要比的是谁能放下常人心,好比看谁能把获奖那个思想放下,想上二楼、上三楼,需要没有一丝要奖励的心才行。我们修的是看谁能把那一丝私心的漏都能修去。

师父在《致南美法会的贺词》中讲:“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从师父的讲法和自己的实践中感悟到,修炼中,把心放下,不是把做事放下,也就是说,把人心放下,三件事才能做好。

以前的我在一团糟、无法理清的时候,我想都放下,就当从头来。当时恋恋不舍的是做过这么多事,威德全不要了有点舍不得,最后心一横,就白做。一念过后,我就有比喻中上到二楼的感受,学法看到内涵了,看问题角度也变了。另外,从这时起学法不困;还能不断看到法的内涵,身体也一下子从不正确状态中走出来了。我深深体会到了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讲的:“我跟大家讲就差那么一念,人和神的区别就差在那一念,能放下就是修炼人,你放不下你就是人。”我体悟前边说到的分界点就有一点这样的意思。从这开始,我学会修炼了,我明白了要修心,不是只做事;明白了什么是放下,而我之前的意识中没有“放下”这个概念。以前谈突破,我理解就是拼命向上抓住,现在才弄明白,是要把心放淡、放下,才能突破、才能升华上去。我是把要回报这个私心放下,才有的升华的感受。以前提高不了,是我对师父讲的超常的法没理解透。

我曾问自己:师父让我放下的,我放下了吗?改变观念我改变了吗?师父在《洪吟》〈实修〉中开示:“做到是修”,我做到了吗?都没做到。如果我们思想从根本上还是拿做事当修炼,在做事越多回报越多那种追逐中,不从根本上去改变,做事再多也是人做事。做事时思想境界在哪很重要。感悟任何情况下都要向内找,要用正念看问题,把我们遇到的魔难当作是师父对我们的棒喝,不再去钻牛角尖,按照法的要求从新做好。

举个例子说根本的改变:有一位我特别熟悉的同修半开玩笑的说:看你的文章又发表,心里有点妒嫉。我说:你知道你问题在哪吗?这里先不说我要修的地方。同修说:我知道,不应该妒嫉。我说不是说这个,是说根子上认为发表文章就有威德了,就能得到好处了。很多时候,我们修来修去的都是在表面,根上没动,做事要回报,不就是有私嘛,不就是没想达到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要求我们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吗?另外在“做事多就修成了”那种不变的观念下,以这种观念为基点,你的争和不争、妒嫉不妒嫉,修来修去的都不是从根本上的改变——虽然不妒嫉别人得到多少回报,但你自己的理念中还是要回报的,那么当人心感觉自己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时,就可能出现严重的动摇。

再举例:有的同修说:我放下了,人中那个好的我不追求了,关键是:人中的好是好吗?那只不过是常人中的享受,你的不追求,只不过是那个好的我能放下不要了,但是观念没变,还是认为那是好的。

当我们思想境界越来越高的时候,三件事也会做的越来越好,身体也会有大的变化。感悟走出严重的病业干扰,也是我们同化法所必须要走过的一步,理悟我们不能总是病业病业的,应该学会站在更高更远的法理中看问题,而不是这样的长期在私的挣扎中为了自保和满足自我而寻找着各种“良方”。

深感修炼这么长时间了,我们似乎没走出多远。师父传这么大的法,我们证悟的太少太少。假如要说到“良方”,我感悟,用法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才是走出身体不正确状态、不陷在其中的“良方”。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7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6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9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