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774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6年11月14日
节目长度:59分12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284 KB

14,164 KB

55,50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6年11月9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74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不是众生不想听真相得救 是我达不到修炼标准
女儿婚事风波之中向内找
对“曾庆红欲刺杀师父新闻”的反思
醒过来 快精進
识别观念
从小弟子成长为青年大法弟子
也谈资料点遍地开花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不是众生不想听真相得救 是我达不到修炼标准

最近一段时间,我突然陷入消沉状态,每天的炼功都很难保证,讲真相更是不想开口,有时一张口讲,没有几句,对方就离开了。而且,我对什么都打不起精神,三件事也是勉强打起精神的像完成任务一样的做点。虽然我一直想突破这种状态,可是尽管多次努力,都不能根本改变这种现状。我也认真查找自己,也找到一些不足,可是这种消沉的状态就像如影随形一样,令我无法摆脱。

我下决心去掉这种使我消沉的物质,我知道它不是我。我发现这种消沉的物质还与我对同修长期形成的怨心有关。有一家人同修给我的感觉是一直不能在法上认识问题,平时说的挺好,可是具体问题还是用人的狡猾的心理来对待,特别是每天看三遍“新唐人”的“今日点击”。我越来越无法忍受,怎么说也不听。于是我慢慢变的无可奈何,渐渐对他的什么不符合法的现象都不想去说了,变的消沉起来。

我发现了自己这颗怨心,我坚决不要它。可能师父看到我的这颗想修炼的心,就帮我把这些消沉的物质拿掉了一些,当然还给我留下一点让我修的。这时我感觉自己内心改变了,从心里升起了救度众生的愿望,改变每天强迫自己完成任务一样的发资料的做事应付心理。

一天,我们几个同修开车来到集市上发真相台历救人。我来到集市上,我感到整个集市的空间场被慈悲的能量覆盖着,我也感到自己被能量包围着,我已经好久没有这种状态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从心里感谢师父慈悲苦度。

我看到集市每一个人都非常亲切,几乎没有陌生人的分别感。我心怀慈悲的对世人说:您好!送您一本真相台历,了解法轮功真相,保咱家幸福平安!世人都非常感谢的说着谢谢,接过台历,我说:您不用谢我,这是您有这个福份!就这样,我很快把带去的二十本台历都发完了。

我在心里由衷的说:谢谢师父!我感到我仿佛不在这个空间,真感到自己是一个慈悲的看着这个空间迷失的众生的觉者。整个过程中,心里没有一丝杂念,只是有对众生一种悲怜的心态。

回到车上,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是世人不想听真相,是我自己达不到法的标准。这时,我想起师父的几段讲法:

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可是你们知道吗?本来在去年应该得救的人,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可是没被正过法的生命它们会用过去宇宙的法理行事,用它来衡量大法弟子。它们觉的你能达到它们认可的标准,那些生命心里才能平衡,才允许你不被干扰的走上来,才认为你有资格救它。”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在那个邪党流氓政权的压力下,怎么样救人,这实在是太难了,还得做好它。那怎么办?因为你是大法弟子,你能完成历史上其他修炼人完成不了的,你能做常人做不了的事情。你是大法弟子,你有大法,你有未来的大法。可是有些人不这样想,他没有把这个法重视到这种成度,他没有那么强的正念,那就做不了,就做不好,就会一路走过来都是歪歪、扭扭。”

从师父的上述讲法中我认识到,师父的正法是从三界外开始向两边做的,在今天正法已经接近尾声了,上边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因素,也是最高的因素,而今天我们讲真相要救度的世人背后也牵扯到那样高的因素,如果修炼跟不上正法進程,达不到今天正法進程对我们的要求与标准,我们就没有那样大的威德,就不能救度那样高的生命,它们就不会允许你走上去。体现在讲真相上,就表现为世人不听真相,出现各种干扰。

其实在大法中跟上正法進程、实修自己,才是最最关键的,我们自己修好了,达到了法现阶段对我们要求的标准,那些生命才能认可。

师父已经做了正法中与我们相关的一切,包括救度众生,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在法中实修自己。救度众生其实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表面上动动手,动动腿,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 清莲的文章:女儿婚事风波之中向内找

女儿要结婚了,决定男女双方一块请客,婚礼那天的喜糖喜酒、菜品等等由男方一块操办,最后分别结账。

由于两个家庭消费观念等的不同,男方家定的糖啊酒啊啥的档次都偏低,丈夫和女儿都觉得拿不出手,很没面子,于是很不高兴。他们都想让女婿把我们这边的意思转达给他父母,女儿还觉得男方没有采纳她亲选的糖及糖盒而愤愤不平,认为对方没拿她当回事,和女婿吵得一塌糊涂,女儿甚至扬言这婚她不结了。丈夫看到女儿这样也气得不行,女婿也说两头都不是人,和他的父母吵闹,认为一家人都针对他,一时间家里失去了往日的安宁,硝烟弥漫。女儿烦躁不安,恼怒不已,大晚上的开车出去了,拦也拦不住。

女儿走了以后,我开始静下心来从修炼人的角度对整个事情进行思考。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这事肯定与我修炼有关系,否则就不可能发生。

首先看一下在整个事情中我的心是怎么动的:男方家平时在一些事情上就比较节俭,那是一种美德。可是自己认为在这种大事上应该办的体体面面的,不能叫人笑话,这不是虚荣心、爱面子的心、求名的心吗?平时还真没太注重去这方面的心,现在发现它是这么严重。

确实,我从小就是一个虚荣心很强的人,喜欢各方面都比别人强,喜欢被人夸奖,特别注重外在的东西,外在的形象,喜欢有面子,讲排场,有时甚至打肿脸充胖子,喜欢别人用羡慕的眼神和语言看我说我,说我有钱有气质,住着多大的房子,穿衣服有多么好看。这不是强烈的执着吗?但我知道它们根本不是真正的我,我要坚决去掉它。

就在我发正念去它们的时候,师父就帮我把不好的物质往下消,那些不好的物质和我的肉体是长在一起的,当师父给我往下消的时候就感觉是从身体里撕扯下来的(我天目看不见,只是感觉)。

接着往下看,不就是人家没有选用女儿喜欢的糖和糖盒吗,女儿竟然愤愤不平成那样。女儿为什么会那么执着自我?为什么让我看见?这不是去我执着自我的心吗?平时就想让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和建议,否则就愤愤不平,气得不行,就怨恨人家,气恨人家;讲真相没讲通的时候也是,没有想是因为自己没学好法修好自己,讲出的话发飘,打动不了人,慈悲心不够起不到救人的作用,而是执着于他没有听我的,从而心生怨恨。

再看女婿,我老说人家心里不承事,心理容量小,不会管理自己的情绪,不成熟。其实我不就是这样吗?就因为女婿有时没有给我打招呼,或者是脸上不高兴,我就心里特别不高兴,就气恨人家,有时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没说到我的心坎上,或者是语气不对、甚或是一个眼神不对、我说话别人没搭茬、我很辛苦的时候别人没体谅我,我都会心生不满,生出怨恨心气恨心。

女婿就像是我的一面镜子,我什么样他就什么样,师父是让我看到他修自己的呀。再看亲家,为什么老想在这件事情上省钱,他们以前说过,要办的体体面面风风光光的,这不是要去我执着钱财物质利益之心的吗?我有时把钱看得很重,特别是手里钱不多的时候,老想自己手里有点存款,觉得心里踏实,但丈夫总是要先把我手里的钱花干净,才能花他的,我就会很心疼,有时甚至想撒谎隐瞒,出去买东西明明是需要的,当时嫌贵,怕花钱没买,但改天还得再出去买,这个对钱财利益执着的心多重啊,这不得去吗?我坚决去掉它,请师父加持弟子。

想到这里,感觉心里很平静,我开始学法,学《转法轮》。看了大约有十来分钟,女儿女婿一块回来了,但见笑意写在脸上,气恨恼怒都不见了,两个人和好如初。第二天亲家也传来消息说那糖换成很不错的巧克力了。

一切又都平复了,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体味到了师尊安排去执着心的巧妙,和修炼向内找的玄妙,及心性提高后的清净与平和。

下面请听交流文章:对“曾庆红欲刺杀师父新闻”的反思

最近,在媒体上看到了邪恶之徒曾庆红想在今年十月份旧金山法会上刺杀师父的新闻。不管是新闻也好,传闻也好,我知道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在震惊于邪恶的势力到今天还敢这样猖狂的同时,在正念清除这些邪恶的同时,我也在反思,正法已经到今天这样一个阶段,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现象?这是偶然的吗?绝对不是。这是师父的魔难吗?绝对不是。师父没有难,那么是什么因素呢?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发现可能还是我们这些大法弟子有漏,又让师父在承担。以下是我的一些反思和领悟,如果不当,还请同修指正。

我觉的我们的第一漏洞就是信师信法还是没有达到百分之百。报道中,邪恶这样说:“只要把(法轮功师父)刺杀了,法轮功就散伙了。”邪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从法中我们知道,今天常人社会的状态就是大法弟子的心造成的。我们反过来想一想,如果师父一段时间不公开讲法、不见弟子,我们能否一样照样坚定的在法上修炼、救度众生?能否没有一点点不同?或许,大陆的大法弟子已经在见不到师父的情况下,证实了大法的伟大。那么海外学员呢?我们有这样的漏吗?我曾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发现自己的回答是模糊的,有疑惑的。我一下发现了自己的这个漏洞。看到了那个不好的心,于是我归正我自己,作为一个已经修炼十多年的老弟子,跟随师父证实法到今天,对师对法的坚信,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动摇,怎么能有漏呢?我也觉的,我们每个同修都想一想这个问题,如果有这样的漏,那就会给旧势力借口。

第二个漏洞是,我们很多时候,在具体修炼和证实法项目上,对师父产生了很多依赖,把应该自己修炼的事情推给师父。碰到麻烦了,碰到问题了,去问师父,而不是自己想办法从法理中悟、找解决办法。我记的我们的媒体在一周工作五天还是六天的问题上还去请示师父,回来还传达,真是惭愧和内疚,连这样的事情都要去问师父。这样会不会给旧势力抓住把柄?一个接近师父的同修和我说,师父太忙了,事情太多了。其实,师父对我们在正法中该如何做,已经讲的太明白了。剩下的就是我们具体去怎么做,具体去怎么悟了。我们如果只要有一点不清楚,就想去问师父,那会给师父增加多少麻烦?也会给旧势力抓住把柄。我也很惭愧,最近还有一件事情,想问师父。现在想来,还是在逃避自己修炼,还是有依赖心。这也是我自己的一个漏洞。

第三个就是,我们在揭露邪恶上,对江鬼揭露的比较多,比较全面。但是最近从阻止王治文到美国的事件,还有这次居然要刺杀的事件上,我们对曾庆红这个邪恶份子,曝光、揭露、正念的清除的还是不够。我记的在《圣经?启示录》上,好像有一段,讲一个兽被打下后,另一个兽又起来了,也许是这样吧。其实,作为江鬼而言,大家都知道他妒嫉心大,能力弱,胆子小。很多很邪恶的东西,都是曾庆红帮它出主意,甚至具体去做。到正法这个阶段,它冒出来,也不是偶然的,也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去揭露它的好时机。我们也不怕它折腾什么。既然来了,那我们就去清除那些邪恶的因素,也是我们的机会。

以上三点,是我的个人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海涵和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醒过来 快精進

我于一九九八年开始学大法,那时十一岁。说起来很惭愧,这是我第一次写关于心性交流方面的文章,这些年自己做的很差,不精進的时间占了绝大多数,总觉的没什么能跟同修分享的心得,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前几天师父点化我的一个梦,让我猛然惊醒,决心以后好好修炼。同时也给目前仍不精進的同修提个醒。

一天凌晨,睡梦中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像掀开大幕一样進入了另外的空间,我置身在茫茫的宇宙中,眼前是几颗很亮的星,我开始快速往下落,我离原来的位置越来越远,视线里的星体越来越多,仿佛是以超越了一切时间的速度在穿越空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落到了人间的地面上,街边有很多大法弟子在洪法,像是九九年之前的景象。紧接着我又到了海边,海边有一些人,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又仰面朝上开始从海面上快速的下沉,当时只觉的海水冰冷,又有点浑浊,我前所未有的绝望,仿佛我这个生命将永远的从宇宙中消亡了。我第一反应就是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我以前修的不好,如果还有机会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修炼。”

刚说完我就停止了下沉,开始螺旋式的缓慢上升,后来浮出水面,继续螺旋式的往空中升。我心想往下掉的时候那么快,可是往上升的时候却很慢,恐怕我从今往后即使好好修炼也难以跟上正法進程了。马上我就听到师父的声音,大概意思是说我现在已经比开始往下掉的时候还要好一些了。我知道师父是在鼓励我,内心无比激动,顿生了欢喜心,意识到后怕自己掉下去又生出了恐惧心,看了看自己还在慢慢上升。

想着我在最后时刻说要好好修炼都是底气不足的,因为梦里我也知道我这个人三分钟热度,以前多次说好好修炼最后都没坚持下来,可是师父这次还是在我说出这句话时让我往回返,我有那么多执着心却还是在鼓励我,我情不自禁的说:“师父,您真是太慈悲了!我醒来后一定把这个梦写出来让那些不精進的弟子警醒,也时刻提醒自己别忘了今天对师父的承诺。”

我听到师父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然后我就醒了。

醒来后很久还是很激动。以前师父也在梦中点化过我多次,每次紧要关头我一喊师父就能挣脱困境,但是醒来后不一会儿就抛到脑后,继续懒懒散散。以前总说师父慈悲,知道师父为了度我们付出了很多,知道大法弟子应该做好三件事,知道不精進的后果很严重,可也仅限于“知道”,还是没有那种切实的感受。这次在梦中我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那种震撼穷尽人类的语言也不能够表达——当我们自己都放弃自己的时候,师父却不肯放弃,还在看护着我们,希望能把我们带回家。

而大法弟子不精進的下场真的太可怕,那种冰冷和绝望真的难以言表。

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讲过的真相屈指可数,学法和发正念也多半是走形式,不入心不入静。后来干脆连形式也懒得走了,完全混同于常人。尤其是结婚有了孩子后,把心思全都放在了追求常人的幸福生活方面,跟婆家人矛盾重重,埋怨家人对我不够好,遇事总是喜欢用常人的理争个对错,用滑下来的标准衡量自己,觉的自己挺不错,为别人不懂得欣赏我而气愤和委屈。不修口,心总是很浮躁。我越是追求常人的幸福越得不到,不好好修炼身体越来越差,也明显苍老了许多,失眠、抑郁、一脸活的不省心的样子。现实生活不如意就开始在网络上找乐子,刷微博和朋友圈,网上购物,看手机成瘾,眼睛都疼的不行了也舍不得放下手机。明知道自己是因为执着心太多,追求安逸还有心性关过不去才自甘堕落变成今天的样子,却在心魔发作的时候归罪于身边的人给我制造的魔难太大把我拽下来的,总之全都是向外找。

我知道自己不精進的根源是法学的太少。当我从新把自己当成修炼人,静下心来向内找障碍我学法的根本原因时,发现竟然是学法时带着有求之心,我执着于在法中悟到法理。我得法的时候年龄太小,甚至连法的表面意思都理解不全,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学法中,我有点像和尚念经一样脑子都念木了,分不清自己看到的是法的表面意思还是深层内涵,没有那种成年人得法后的震撼,潜意识就觉的学来学去字面意思都看懂了,可是自己太愚钝悟不出来什么高层法理,看也白看,就照着真、善、忍修心性吧。可这就像师父说的拿着小学课本去读大学,没有法做指导又怎么能修的上去!以前一直觉的自己学法就是心不静,没什么有求之心,原来并不是没有,是隐藏的太深,没悟到法理就产生了消极情绪。

我们生活在常人社会就像是在熟睡的深梦中,要想醒过来需要非常坚定和持久的意志力,而常人中的一切都在把人牢牢的困在睡梦中,只有法能让人清醒,只有法能让人有足够的意志力从梦中挣脱出去。

也真心希望像我之前一样还在浑浑噩噩混日子的同修快点醒来,我们下世是为法来的,不是为了过常人生活的。时间不多了,师父在看着我们,等着我们。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识别观念

师父在《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中说:“人最难放下的是观念,有甚者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变,然而这观念本身却是后天形成的。人一向认为这种使自己不加思考,却能不惜一切付出而不可动摇的念头是自己的思想,看到真理都去排斥。其实人除了先天的纯真之外,一切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并非是自己。”

我和妻子同修不在一个房间里休息,有一天早上妻子和我说:“我昨晚做了个梦,梦中你的姐姐来了,她带的那个怨恨你的物质场非常的大,把我从梦中吓醒了,醒来后我就感到房间里充满了非常恐怖物质场,使我非常的害怕。我就坐起来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发完正念这种物质场就没有了,我也不感到害怕了。”我的姐姐也是同修,妻子问我:“你是不是和你的姐姐有什么矛盾或你哪没做好,姐姐在怨恨你啊!”我说:没有啊,但也有可能自己有哪些话或做的事,我无意中伤害到了姐姐了吧。再有姐姐家住在农村,农村的活很忙也很累,学法时间少。有时我们家里人也去帮帮忙,听姐姐说过她最近也有些烦心的事情。妻子说:那你有时间给姐姐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吧。

当天晚上我就给姐姐打了个电话,我在电话中说:姐姐最近还好吧,姐姐说:啊!是小弟啊,很好啊。我说:你弟妹昨晚做了个梦,我就在电话中把妻子做的梦给姐姐学了一遍。我说:姐姐,如果以前小弟有些话说的没在法上或哪些事没做好,请姐姐原谅,请姐姐你不要往心里去。姐姐说:哪里的话啊,小弟你怎么了,唉!听到姐姐的叹气声,我知道姐姐多心了。我说:姐,你别多心,小弟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说:我有做的不足的地方,我以后会做好,请姐姐多担待。姐姐说:我没有怨你啊,唉!你真是的!怎么这么多事。我赶紧说:那好吧,有时间我们姐弟俩见面再聊吧。(在我写这篇体会时,姐姐正好来我家,姐姐谈到她那时对我是有些怨恨)。

放下电话,我就向内找,我刚刚哪些话说错了吗?还是我不应该打这个电话?打这个电话本来是好意,怎么反倒使姐姐误解呢!我就从事情的开头找自己的心。当我听到妻子做了那样的梦,醒来后还有那么大的干扰,我心里就想,应该给姐姐打个电话,我们这边有了干扰,是不是姐姐有怨恨我们的心,打个电话让她别怨恨我们,姐姐放下了,我和妻子这边就没有了干扰了。啊!我一下找到了,我在电话里语气很温和,表面上好象是为姐姐好。其实背后的心是怕妻子和自己受到干扰,为了保护自己表现的一种对别人所谓的善,而且是在向外找。

师父在《转法轮(卷二)》中说:“不形成任何观念,看问题都有自己善良本性的见解,真正自己的见解,慈善主断这件事情。”学习师父的讲法,我真的是大吃一惊!在这二十多年的修炼里,有多少是我这个主元神主宰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师父的班我是参加了,可我走進大法的门了吗?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吗?难道我在大法的门外混了二十多年吗?想到这里,我真是吓的一身冷汗。我的心一阵发酸,眼泪洇湿了眼眶。我在心里发出一念:“师父!您还要我吗?从现在开始我要归正这一切,师父!请您加持弟子,不要丢下弟子”。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时刻按法要求自己,只要是有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我就在心里说:你不是我,我不要你。我就默念正法口诀清除它,就感觉思想越来越清晰了,心越来越冷静平稳了,和同修交流时能静静的听对方的心声。同时对照自己,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当遇到矛盾心里难受时,我能很快分清执着与观念,清除它。有很多时候自己心里消沉、不想学法,我就知道它也是后天的,它是物质存在的,也是活的。心里悟到了,可我那时消沉的都不想清除它。我就突然强迫自己主元神发出一念:你不是我,我不要你或心里想让它们死!用不了几秒钟,自己就感觉,心胸坦荡,神清气爽。再看身边的一切都那么好!

随着我不断的用法归正自己,师父也在鼓励着我,加持着我。我头上的法轮也转的快了起来,我的心更加坚定了。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个人体悟,有不妥之处 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从小弟子成长为青年大法弟子

我出生于一九九二年,五岁时开始跟父母一起修炼大法,妈妈说我这一生就是为法来的。我从大法小弟子成长为青年大法弟子,无比感谢师父这十九年对我的呵护和苦度,每当我迷失在纷繁的尘世中,师父总是以各种方式慈悲把我唤醒,让我这个不争气的孩子有机会走到今天,从未把我放弃。

因为我从小备受大人们的宠爱,又长得可爱,所以无形中养成了很强的虚荣心和名利心。爸爸曾说我性子倔,不好管教,如果一味娇惯,长大以后肯定作翻天。

幸运的是,一九九六年爸爸修炼了法轮大法,妈妈看到他修炼后巨大的变化,次年也跟着走入了大法,五岁的我就这样跟着爸爸妈妈开始修炼。现在回想起来在大法中成长的孩子是最幸福的,随着修炼师父为我净化身体,使我从以前的小药包变成了健康的小孩,同时我的心性也在发生变化,变的听话、孝顺、礼让,会照顾姑姑家的小妹妹。

后来邪党开始迫害大法,电视播出“自焚”伪案,记得我当时站在地上看新闻,心想:这也不可能啊,大法弟子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呀。然后我问爸爸为什么,他给我讲了其中的种种疑点还有邪党的邪恶诬陷。可能小孩子的观念少,我没有怀疑过大法。

因为大法给我开智开慧,所以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听妈妈讲我得法之前上幼儿园学算数,我十个手指头不够数,还用脚趾头帮着数,他们就担心我以后肯定数学不好。谁想到学法之后,数学便成了我的强项,一直到考入重点高中、重点大学,大学里让大部份人都头疼的高等数学我考了九十九分。大四时,大家都面临就业、考研等各种艰难抉择,我被成功保送本校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同时交了学费后每个月还有二千多元的助学金,不需要家里供读了,亲朋好友都很羡慕我。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师父一切都为我们安排最好的。

上大学之前,我一直是在父母身边,他们在引导我修炼上花费了很大的心血。爸爸是教师,和我一样有寒暑假,小学毕业之后他就开始带着我背《转法轮》,有时间还学师父的其他讲法,还把他在法中的认识与我切磋,使我在法理上比较清晰。爸爸妈妈还时常带我出去发资料、邮寄真相信等,这都为我今后的修炼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虽然有时会受到常人中的诱惑而掉下去了,但是大法在我心中扎下了根,我在师父的多次点化下才能爬起来,努力做好。

初中二年级的冬天,我在家吃橘子,正好窗台上有几盆花,我就顺手把吃到的橘子核埋在种桂花的土里,没想到第二年偶然间发现那盆花里新长出了两棵苗,爸爸说确实是橘子苗,我十分开心,没想到无心插柳居然有了收获。妈妈把新苗单独移栽在另一个盆里,从此又多了一个新生命,在以后的修炼中,它就像是和我连着一样,我做的好时它就长得很健康也很茂盛;而我心性掉下去时,它也表现出生病的状态,叶子又脏又黏,脱落枯萎。

高中毕业那个暑假,一个下了一夜雨的早晨,我无意间发现在窗外的橘子树的一片树叶底下好象有一堆白白的东西,近看特别象之前在真相资料里讲的优昙婆罗花,我赶紧告诉了爸妈,他们也觉的象。于是就找我姑父带着他的单反和微距镜头过来放大拍摄,结果洗出来的照片真的是一株株小小的白色的婆罗花,有的开了,有的含苞待放,特别漂亮。小橘树在外面浇了一夜雨还能长出那么小的花,真是不可思议。爸爸说这个小生命也是为法来的,一定是师父鼓励你好好修炼,多救人。

后来我上了大学,离开了父母,修炼状态开始变的时好时坏。平时在家时知道精進,多学法,重视发正念,可是回到学校一段时间就容易放松自己,跟同学一起吃喝玩乐,学法数量和质量不能保证,就会受到干扰,而且像我这个年龄的干扰主要来自于男女之情。我从小就重情,小时候一听到悲伤、忧愁的音乐就不自觉的哭,爱看言情的电视剧,加之大法带给我的和睦又温馨的家庭,我从小就对长大后的幸福生活特别向往。在大学里没有父母的看护,我也逐渐混同常人,在男女之情上没有把握好,犯了很多错误。每一次我做的不好时,即使瞒着父母,他们也会有所察觉,而且我的小橘树就会变的枯萎像生病了一样。有一次我走错路时,痛哭了三天,懊悔自己做的不像个大法弟子,又在毁众生,师父看到我想要做好的心,梦中点化我坐火车忘记拿身份证了,妈妈也做梦说我顺着楼梯的扶手一直往下滑,知道了我在学校表现不好,赶紧让我回家调整状态。师父一次一次的把深陷泥潭的我唤醒,慈悲捞起,给我机会从新做好,用成绩补过。借用父母和同修的嘴不断的点化我、鼓励我,只要我保证每天都学法,重视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跟师父回家,就一定能走过来。

有时感觉自己修炼的很差,一次次的拿师父的慈悲不当回事,现在悟到还是信师信法的程度不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使命有多么重大,以前不注重实修自己,有时明知有执着还狡猾的掩盖不愿放弃,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既想贪图人间的安逸享乐,又想舒舒服服的修成佛,这怎么可能呢?现在通过不断的学法,越来越明白,大法修炼是严肃的,常人的执着是一定要舍弃的,前几天学《转法轮》中第一讲:“心性是什么?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种物质);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执著心;还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许多方面的东西。”突然悟到当关难来时应该首先守住心性,做到忍;然后从中悟到是针对自己有什么人心来的,找出执著心;最后还要舍弃这些心,毫无保留的发正念清除这些人心;这过程中是要吃苦的,这样才能提高心性。而且大法小弟子离开父母之后一定不能脱离法,必须保证每天一定数量的学法、静心学法,我体会到每当我溶于法中时,常人中那些诱人的东西就会离我很远。

前几天我刚动了一念:要是能在学校上明慧网就好了,能保证每周都看到周刊和及时看到师父新经文,正好爸爸也想到了这一点。我俩刚交流完准备尽快找同修帮忙,当天下午就来了一位同修建议我们突破网络封锁上明慧网,当时下着雨,同修找不到我家具体位置,绕了好几圈到处打听终于找到了。我感慨师父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不想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小弟子,感谢师父慈悲点悟,感谢同修无私帮助。

昨天妈妈催促我赶快在开学前写完稿件,我说我想好了题目,当我想说出“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题目时却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师父的慈悲真是无法想象,今生能成为大法弟子真是万幸中的万幸,看了师父《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后知道了,如果做不好真的是罪大恶极。正法已接近尾声,而我也明白了自己是属于九二年师父传法之时直接从天上下来助师正法的那一批使者,曾经和师父发下过誓愿才能投生到父母都修炼的家庭环境之中,我深知如果没有这样的修炼环境,我根本无法走到今天。感谢师父慈悲苦心的安排,一次次的给我机会让我做好,努力完成自己的使命,兑现誓约。我知道自己离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还相差甚远,但是师父一直没有放弃过我,我也决不能放弃自己,要珍惜自己与大法结下的圣缘,坚持静心学法实修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对得起师父的承受与救度,对得起无量众生对我的期盼和信任。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也谈资料点遍地开花

看到明慧交流文章《关心技术同修的修炼状态》,我觉的就是资料点遍地开花做的很不够造成的。

首先,没有意识到过份依赖技术同修是不够信师信法的表现。其实即使是技术同修,在技术上的智慧和能力也是师父给的。几年前,一位一直在技术上支持我的同修因为各种原因被旧势力迫害走了肉身。在同修离世后的伤痛中缓过来之后,一个念头划过脑海,以后技术上面的支持怎么办?当时很快反应过来,我们有师父。那之后,没有再遇到过因为技术原因导致项目進行不下去的情况。而之前,我的技术水平也不怎么样。

其次,要动脑筋,不要怕吃苦。用制作年历为例。和普通的真相资料相比较而言,需要一点技术。我最初开始做年历,用的是一个单孔打孔机,划好打孔位置的半片A4卡纸,两个用来夹纸的小夹子。三个最简单的工具,足可以做出和专业年历一样的年历(不是那种简易的,就是那种专业的)。

当然,打印机是必备的,铁圈、台历座和挂历绳得另外买。有那种纸口袋配的口袋绳也叫挂历绳,非常便宜,使用方便。开始做的时候,把家里比较新的口袋绳都拆下来做挂历了,后来才找到了卖口袋绳的。原来没做过,开始时,只是想试一试做出来什么效果,发现这么简单的工具做出来也可以达到专业的效果,然后就开始做。铁圈是自己用手捏的。一边捏一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捏的特别圆,就是捏久了手挺疼的。

一次,因为我那段时间外出了,没有时间做,就从同修那里紧急调了一些打好孔的挂历,他们有专业的铁圈装订机,可其中有很多孔打歪、打坏的。我说,哇,这怎么办啊?花那么多钱买一个装订机,还会打坏,太心疼了。因为开始没有想到解决那种铁圈装订机打孔打坏或打歪的方法,这个单孔机的方法我用了两年,虽然效率比不上装订机,但是不会有打坏的废品,每年出年历的时候,自己可以做几百个,就是说自给自足没有问题,不用把工作量都压到大资料点。

去年做到最后的时候,正在一个一个的打孔,突然师父点化,福至心灵,想到了避免铁圈装订机打孔打坏或打歪的方法。今年就可以用专业装订机了,提高了效率,有更多一点时间学法。

另外,说一个技术问题。

如果说以前遍地开花在技术上还有一定难度的话,在WINTOGO出来后,连装系统的难度都不存在了,甚至连版权问题都解决了。因为WINTOGO不需要激活也可以使用。

举两位老年同修的例子。一个是连鼠标都没怎么摸过,一点电脑基础都没有的。一个是只会一点点的上网,但是家里的机器老有常人用,装的乱七八糟的,经常机器就崩溃了,没法上明慧网。

需要的就是一个移动硬盘,一个U盘(当然还需要一个可以正常使用的电脑,比如家里常人的电脑)。移动硬盘做好WINTOGO,U盘做好火狐便携版,要同修自己记住三个密码,硬盘密码,Windows密码,U盘密码。一点电脑基础都没有的,大概加起来也就练习了四~五天,每天不到两个小时,之后,不需要技术支持,可以自己上明慧网了。家里的机器老有常人用的那位,反馈也非常好,现在经常上明慧网。

要注意一个问题。如果这个同修目前的需求只是可以自己上明慧网,就不要给他装其它的东西。

当时那个一点电脑基础也没有的同修找了一位技术同修给他装机,同修给他装了一套可以完整的建立起一个资料点的所有软件。他当时就觉的太可怕了,没法学会。后来就只有一个WINTOGO,一个火狐便携,然后,告诉这位同修,随便用,不要怕系统出问题,即使崩溃,把巴掌大的移动硬盘揣过来,四十五分钟就可以恢复(这个时间是做WINTOGO+全盘加密的时间,做的时候先做系统,再全盘加密每次都成功,而加密和系统同时做,有一定的失败几率),而且发好命令,电脑自己干,也不用占用我那么多时间。他就放心用,也没出什么问题,而且很快就学会了,感觉很好。

还有一个问题,操作过程最好是要学的人自己记录。因为每个人理解和记忆事物的方式不完全一样,我在实际中观察发现,学的人自己记录比别人帮记录学起来快多了。

也就是说,技术本身不是问题,不能遍地开花,其实就是个想不想上明慧网的问题。希望同修都可以更好的让资料点遍地开花。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参加集体晨炼已三年多了,当初因为年长同修的一句话促使我出来参加晨炼,因为有常人的工作,刚开始要参加晨炼真得费一番功夫,记得前阵子在每天晨炼时显得很无奈,心里老想着,师父说炼功就是最好的休息,为何我感受不到,到底是什么原因?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第二套功法没炼造成的,因为要送小孩上学,所以发完六点正念,就先行离开,五套功法无法一步到位。回家补第二套后,症状稍微减缓,但没有完全根除,后来慢慢发现是人的观念没有转变,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自己人的观念总认为睡觉就是最好的休息,只要有空档时间,就想要小憩一下,转变这个观念后,目前参加晨炼已没有之前的无奈的状态,现在炼静功更能达到入静状态。
    ——《带好小弟子 共同在大法中精進》

其实我之前多次看到自己有妒嫉心,但是我看到就看到了,没有严格、认真的在一思一念中修去这颗不好的心,所以它还在而且很强烈,我用了一个小本子把明慧网中同修提到的妒嫉心的表现写了下来,在思想中加强对妒嫉心的意识,看到就去掉它。另外,我跟同修B曝光了我的妒嫉心,并跟她道歉,同修B欣然接受,之后她传来邀请我一起学法的讯息,我的心却又是一堵:“谁要跟她一起学法,我才不要呢!”但我立刻想到之前在明慧网上看的故事,有两位同修总是配合不好,其中一位同修很是苦恼,一次师父给他打开了一些前几世的记忆,他看到了他与同修之间的恩怨,都是旧势力安排的,师父给他展现了清晰的一幕,就是在这一世两人投胎转世之前,听见师尊在他们耳边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就是:“一定要配合好,一定要配合好,一定要配合好……”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突破,我跟同修B的间隔会给救度众生制造难度,使发出的稿件变的黑乎乎的。我主动的发讯息询问同修B新的项目進度,并告诉她我会一起学法,在法中归正自己。那一刻我感觉到我的胸口有一些物质被消除了。
    ——《参加广播稿写作组的心得》

二零零一年,那时不知道发正念。有一天早上,大约六、七点钟就来一帮派出所的人,一進门就到处乱翻,对所长说什么都没用,同修心想事情是不是被他们知道了?她也不说什么,不知怎么办,心里什么也想不起,大脑一片空白。这时所长说把她带走,然后两个所长一正一副还有一个教导员三人同时走向她,正所长在前面带一脸的凶相,给人的感觉是要生吞活虎一样。同修不慌不忙的面带微笑,发自内心求师父帮助发出万道金光抑制他们一切不正的行为,不允许在此野蛮无理。她念头一出,正所长立即脸色变黑,一下就瘫倒在地上不动了。副所长看到正所长倒在地上,瞪大眼睛再往前冲,也与正所长一样倒在地上了。教导员一看不敢冲了说:“阿姨,对不起今天他们来时喝了酒。”立即叫人把他们抬走了。同修说你们办事一大清早还喝酒?这样对身体可不好啊。不久同修子女接她出国了。几个月前回来她到派出所打听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两人现一直与植物人差不多少。(有改动)
    ——《就发正念与同修们切磋》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3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3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2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7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2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1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1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7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5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6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6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6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