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刊(5)

发表日期: 2016年6月15日
节目长度:60分4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539 KB

56,97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6年6月9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空中明慧周刊》——【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刊,今天为您播送“二零一六年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编之五。明慧编辑部本次征稿所面向的读者群为尚未走入大法修炼的社会各界人士,包括对法轮大法还不太了解、甚至有各种误解的人。

这期节目包括以下内容:
师父救了我 也救了我丈夫
幸遇宇宙大法
做为民着想的好医生
师父,我们全家感谢您!
撞到地狱门 回头修大法
西人学员: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首先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真福的文章:【庆祝513】征稿——师父救了我 也救了我丈夫

二十七岁那年我结婚了,但无论如何没想到我这是掉進了火坑。

苟且偷生

丈夫经常在外面喝大酒,喝完回家就打我,抓着我的头发,不管哪儿都使劲踢。后来有了儿子,他的残暴也从未收敛,儿子那时才几岁,不管春夏秋冬黑天白日,经常把我们娘俩撵到院子里站两、三个小时,什么时候让進屋我们才敢進;他用水舀打我,水舀把都打折了;用拳头砸我的胸口,打得我气都喘不上来了;他往我脸上打,我的牙齿都被他打活动了……即使如此,我还得忍着剧痛去送货。

我天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说每天以泪洗面一点不过份。

还不只是丈夫虐待我,公婆及大伯哥、两个大姑姐、两个小叔子全都欺负我。我又气又恨,却又无可奈何,心碎了一样,简直要疯了。

我常想:我这是什么命呀,这种日子干嘛还要过下去?死了算了!一天夜里我拿着毒药瓶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被丈夫一伸胳膊把药瓶打翻了;我想那就上吊去吧,可一想到儿子就于心不忍,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一生还有什么希望……

有了希望

一九九八年,经人介绍我炼了法轮功。看了大法书,我明白了自己所遇到的这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弟子:“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

修炼法轮功后,我的偏头痛、腰疼、胃疼等病都好了,更重要的是心里亮堂了,我不再怨恨丈夫及他的家人,能以平和的心态对待这一切了。丈夫依然动不动的就又打又骂,他打我,我就出去躲一躲。他骂我,我一点也不生气了,该做饭做饭、该干什么干什么。丈夫说:你脸皮真厚,我骂你你跟没事儿一样。

邪党迫害大法后,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多。期间,丈夫每月都去看我,他说他怕警察打我。我感觉他还是有点良心和善念的。

师父第一次救我丈夫

我回家以后,丈夫怕我再遭迫害,看着我不让我学法、炼功,只要一学法一炼功,他就对我又打又骂。他喝酒喝的太厉害,又时常发火,不久就得了肝硬化并严重腹水,肚子鼓的老大。医生说:“没法治了,准备后事吧。”

丈夫对我说:我不行了,你带着孩子好好过吧。我坚定的说:你会好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我给丈夫办好住院手续,晚上医生给他扎上了针。大姑姐的儿子来看护他,我就回了家。

这一夜我没睡觉,学法、炼功,求师父救他。第二天早上我到了医院,看到丈夫的肚子已经瘪了。我很感动,告诉丈夫:“是我师父救了你。昨晚我在家学法,恳请我师父救你。要不啥针能这么好使?医生不是都没办法了吗?”外甥感叹地说:“二舅妈真亏你是学法了,要不我二舅就完了!”丈夫乐呵呵的,嘴上虽硬,但能看得出他心里认可了大法的神奇。二十七天后,丈夫康复出院了。

我努力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对丈夫及他的家人关心、体贴。谁家有事,我都主动去帮,无论是出钱还是出力。三小叔子现在已经去世了,还欠我家四万元钱;大伯哥、两个大姑姐、四小叔子经常到我家吃喝,却很少买东西来,吃完了我就得连洗带收拾,可他们总是不满意,经常挑理。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我就去包容、谅解他们。渐渐的,他们被感化,拿我很是当回事了,对我很佩服。

同伴遇难 丈夫脱险

有一段时间丈夫在小井上班,一次矿车翻了,和他一起干活的同事扣在车底下遇难了,而他却神奇的脱险。

他回家跟我说这事,我说你知道你为什么能逃过这一劫吗?他说不知道。我说我在你干活的棉袄里缝了一个大法护身符。

丈夫一翻棉袄果然翻出了护身符。他跟我说:“我把护身符扔了。”然后又笑嘻嘻的说,“没扔,我又把它装棉袄里啦!”

丈夫对我说:“你学大法就学吧,我再也不管你了。我要再管你我就太丧良心了,你也没干过坏事。”

我在心里感谢师父,也为丈夫的醒悟而欣慰。

丈夫旧病复发 师父再次救了他

二零一零年丈夫的肝硬化腹水又犯了,走路都哆嗦。他感到自己这回真不行了,就对我说:我不行了,我家那边人跟你的恩怨你别和他们一样,是他们不对。我不在了,以后你和孩子愿跟他们来往就来往,不愿来往就拉倒。

我说:我都学大法了,我不能和他们一样,他们对我不好,我也得对他们好,大法弟子就得善待一切。至于你的病,我保证你没事,我有师父嘛!你能和大法弟子成为一家,也不是一般的缘份,真相我还没完全给你讲明白,你死不了。

听了我的这番话,他很感动。

三个星期后,丈夫又出院了。我告诉他,是我师父又救了他一命。

感恩

丈夫回家后,我就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让他听。他默默的听着。

现在丈夫已经没有了坏脾气,对我再也没有了打骂。

我发自内心的感恩师父和大法,是师父救了苦难中的我,如果我不学大法,生活在丈夫的那种暴力下,我不死掉也会疯掉;丈夫历经几次危难,没有师父救他他早就没命了!大法化解了我与丈夫的恶缘,大法真是无所不能的,只要坚信大法,一切都会向美好方向发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庆祝513】征稿——幸遇宇宙大法

我今年五十一岁,是个农民。一九九六年五月十八日,我听邻居说炼法轮功能戒烟戒酒、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当地辅导员一连三天找到我家,对我丈夫说:“你必须修到底,要不你这个家就完了。”我当时就被这位辅导员的善心感动了,决定试试看。当晚我刚闭上眼睛,眼前闪现一幅画面,我家大门外有一棵小树苗,顷刻间直冲天顶。我吓了一跳,丈夫说:“你去吧,你还是棵好苗呢。”

第二天我就去了炼功点,当学到头前抱轮时,在我的眼前,又好像在天上,闪现一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这只眼睛和我自己的眼睛长得一模一样。丈夫说:“这是好事,是你根基好,天目开了。”当时我还没学法。从那以后,不管是上班、洗脸、看书,屋内的任何东西都是五颜六色,金光闪闪的。

二零零二年正月初七,丈夫说要我和他一起去辅导员家串门,就在转身的刹那间,我被震惊了:师父的法身来了,无限的大,无限的厚,像金属在水的波纹里,无限的壮观,光芒四射……持续有好几分钟才渐渐离去。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感受,太震撼了,人的思维容纳不了。

一次因坚持修炼遭到中共的迫害,我被关在狱中,我被上吊挂,从早上四点到晚上十点,晚上十点后背铐在水房便衣库,犯人们往我身上泼冷水,我身边的几个同修被折磨的快支持不住了,浑身发抖腿抽筋,浑身缩成一团。在这万般难忍之时,突然我眼前一闪两个大太阳,红彤彤的进屋了,在我身体上来回照,那时是半夜,我被烤的脸热热的,汗都下来了,浑身这个舒服。犯人们吓得问:你怎么了,怎么还出汗呢?我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在保护弟子,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第二天,狱警大队长A找我谈话:“你以前怎么跟我讲我都不信,我今天是服了。”

后来我又一次被上吊挂,另一大队长扇我耳光,A急了:“你打她干什么?”我回头看她,她正低头掉眼泪。我出狱前,大队长A哭了,并诚恳地说:“我知道你出去还是接着炼,外边的法轮功也很多,我经常在楼道门缝看见传单,人家都好好的,你得长点智慧,做了又不被抓。”“给你们上刑你知道我实在下不了手,你们都是好人,交朋友就交你们这样的。”她还偷偷问我这个功都要求什么、怎么炼。

让我最难忘的神奇事,是在我刚得法没几天,无意间眼前一闪,放在后窗台上的缩印版《转法轮》的侧面上“李洪志著”一下子变成了“宇宙法”,我怎么看怎么是“宇宙法”。我叫丈夫:“快来看,师父的名字变成了宇宙法!”他却怎么也看不到。大概持续了十多天,“宇宙法”这三个字才变回去。

修炼中神奇的事实在太多太多,但师父的名字就是宇宙法这件事却深深地烙在我心里,使我在以后的修炼与过关中,从没有过一丝动摇,因为我深深知道,自己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庆祝513】征稿——做为民着想的好医生

我是在高二的下学期接触法轮大法的,当时就被大法的深奥法理深深的吸引,明白了头脑中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高三时面临高考,学习紧张,但我再忙也要抽时间学法、炼功。

大法开智开慧。学法炼功不但没有耽误我的学习,相反我的精力更加旺盛。高考顺利進入重点大学。大学里的管理相对宽松,父母又不在身边,许多同学花家里的钱不知道节约,喝酒、抽烟、谈恋爱,去网吧打游戏,不好好学习。我按照大法的要求抵制各种诱惑,大学几年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每年都获得奖学金。最后顺利的考上研究生,毕业后顺利找到工作,这都是大法给我的能力和智慧。

工作后,我一直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作为一名医生,对患者认真负责,不收红包,不乱开药方。现在医疗纠纷多,有些医生怕担责任,有些不好处理的病人就往外推。而我却从来不推诿病人,抱着一颗善心,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为病患减轻和消除痛苦。

有一次急诊,来了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她在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结果把自己的舌头咬出了一个大口子,流血不止。家人都急坏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姨呀、舅舅的都来了。他们说几乎跑遍了当地所有的医院,有的医院直接说看不了;有的医院大夫说这么小,怕手术不配合,没办法处理;有的医院说要住院全身麻醉手术,并告知麻醉的风险,结果一交代情况把家里人都吓坏了,怕全身麻醉影响孩子的脑部发育什么的。最后来到我们医院。

我先好言安慰患儿的家长们,然后逗着孩子张开嘴,看到孩子舌头一侧的后部被咬了一个大口子,肉已经翻起来了,出血已经少了,但还有些渗血。如果不进行清创缝合的话伤口很不好长,那样孩子恐怕连说话、吃饭都不方便。可是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让她配合张嘴呢,怎么打麻药呢,万一打麻药的时候孩子乱动,针头扎到别的地方怎么办?缝合的时候缝针要掉进嘴里怎么办?也难怪他们跑了这么多医院也没人给治。

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该处处为他人着想,不能老想着怎么保护自己。我求大法师父帮助自己,让小女孩配合我。于是我便用一个十毫升的针管缠上纱布做了一个简易的开口器,把麻药、消毒药水、针线等都准备齐全,再次逗着小女孩张开嘴,将简易开口器放在她上下牙之间,迅速的给她舌头上打麻药。打麻药的时候孩子一点也没动,也没哭闹。打完麻药,小女孩哭了两声,我又逗着她玩,待麻药起作用了,开始对伤口消毒、止血,最后用可吸收的缝线把伤口缝好。整个过程中孩子一直都非常的配合。

处理完后,孩子的家长去看孩子的舌头,伤口都看不出来了,这个感激呀!那感谢的场面不描述了。

讲出这件事的目的,不是说我的医术如何,只是想让大家知道一名大法弟子在“真、善、忍”指导下的行为与旁人不同,同时证实大法的神奇。一般来说,三岁的孩子,在他舌头上扎针、缝合,哪个孩子能让呀!早哭闹得翻天了!在这种情况下哪个医生愿意冒险去缝合呢?大法弟子依靠大法和师父,以及在法中修出来的善做到了。

一名在骨科住院的十六岁女孩,因车祸导致锁骨骨折,下颌骨骨折。需要我们科治疗下颌骨骨折。几位主任看了CT片后,发现下颌骨有三处骨折,建议手术治疗(主任建议手术,可能与手术使用植入物有回扣有关系)。但手术要植入的内固定物费用非常昂贵,大约在九万元左右,还不算手术费、麻醉费以及住院费和药费,术后女孩颈部可能还会留有疤痕。那家人是农村的,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一听说费用问题,当时都急哭了。哪来那么多钱呀!可是不给孩子治,这么小的女孩,以后留有后遗症怎么办?

我看了CT,觉得或许可以用另一种保守治疗方法,但是非常的麻烦,有可能还费力不讨好。怎么办?不行,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要按师父说的去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知。于是我找她父母谈话,说了我的建议。此治疗方案总共只要六百元的费用。她父母自然同意呀。于是我准备钢丝、牙弓夹板、橡皮圈等器械。期间另一名医生偷偷对我说:你干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干啥,万一出问题,以后小女孩张不开嘴或是咬不上牙,你自己不麻烦吗?我说:看那家人太可怜了,尽量帮吧。

我就在换药室给小女孩打了麻药,用了几乎一下午的时间尽量用我的手对骨折段复位,再用钢丝和牙弓夹板固定好,最后用橡皮圈给她进行了上下牙的牵引。告诉她家里人二周后复诊。他们就出院了。

二周后女孩来复诊,情况出奇的好,咬合完全正常了(就是上下牙咬齐了)。各部位固定很稳固。我再约她一个月后复诊。到二个月的时候,我将固定物拆了,回去让她练习张嘴咬牙。到三个月的时候来,骨折愈合良好,完全恢复正常了。家属自然是感激,这里也不多说了。

还是那句话,不是我个人如何如何,是大法教给我如何去做一个好人。当今社会物欲横流,如果各行各业的人都修炼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社会将会如何?医生是好医生,全心全意为民着想;老师是好老师,辛勤育人;官员清正廉明,不贪不沾;商人求财有道,童叟不欺,那中国还能有有毒食品问题、环境污染问题和社会安全及矛盾问题吗?

朋友呀,希望您能了解法轮功的真相,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幸福而美好的未来就在等待着您!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庆祝513】征稿——师父,我们全家感谢您!

在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我想要跟大家说说我们全家在大法洪恩下幸福的修炼和生活的一些片断和故事。

“那福份都跑到你家去了!”

随着法轮大法的洪传,我家六口人陆续得法,自然就成了我村的学法炼功点,人称“法轮功之家”。

修炼大法之前,我们这个大家庭虽不能说四分五裂,但心眼各异,妯娌之间、儿媳与公婆之间、嫂子与小姑之间矛盾重重,有时甚至见面都不说话。

修炼大法之后,我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个修炼人都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有了矛盾各自找自己的原因,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了以后做好。当自己的利益受到伤害时就想:她不是故意的,她比我更需要。我们处理问题都是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善待他人,因此一大家人很和睦,一家有事,大家帮忙,真是家和万事兴。

在当今社会,关于赡养老人的问题似乎成了一个很艰难的问题。

我公婆有三男三女。丈夫排行老三,在北京上班。他有两个哥哥,三个妹妹。一家三个儿媳都修炼法轮功。赡养老人在我们家不是问题,大家都在尽心尽力做好,尽自己对老人的那份孝心。这样,我的公婆心顺气顺,心情舒畅,精神面貌发生了变化。街坊四邻见我婆婆就夸:“老太太,你真有福啊!你现在过得多好哇!”婆婆说:“是啊,这都是托法轮功的福啊!”

二零零四年,因为我不放弃信仰被关入了大牢。三年后我回到了家,才知道婆婆于二零零五年带着对儿媳的担心与思念离开了人世。

我从监狱回到家,丈夫说:老爹住的老宅子太旧了,漏雨的地方越来越多,咱们是否给翻盖一下?尽管我回家才十多天,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听丈夫这么一说我马上说:“行,趁这秋天雨少赶快盖吧。”丈夫把盖房的钱交给了二哥,告诉二哥一切都承包出去,他只负责检查一下质量就行了。

两个月后,一套崭新的平房盖好了,宽敞明亮,四块带荷花的大玻璃组成的大门非常漂亮。老爹望着自己的新房,特别高兴,说:“真没有想到我这辈子还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

现今老爹八十八岁高寿,身体很好,面色白里透红,生活完全自理,捏饺子、蒸包子、做饭、烧暖气不需要任何人帮忙,穿着儿媳洗的干净整齐的衣服,在本村是出了名的福寿老人。老爹出去遛弯儿时,村里人看到就说:“你这老头儿越活越精神,那福都跑到你家去了,看你们这一家多好哇!”老爹说:“我家学法轮功的多,我沾了法轮功的光啦!三个儿媳真心实意的对我好。这个法轮功把她们改变了,把我们全家人都改变了,我也学法轮功了,所以我的身体才这么好。要说福份呢,那就是法轮功带来的,谁家有学法轮功的谁家就有福。”

“当今社会谁能做到?”

二零零二年,因为单位不景气,就想办法减轻压力。领导决定:四十五岁的女职工,只要符合病退条件的,如得过脑血栓、心肌梗死、肺病、传染病等的,只要有住院、出院证明、医生签字,单位就出面给办理病退手续。因为病退的工资比上班的不少拿,如果病退后再找一份工作那不是件美事吗?所以够四十五岁的女职工都去挖门捣洞,花大钱买假病历,最后竟然除我之外一个不剩的都“病退”了。

我丈夫有个很要好的同事,人脉、交际广,没等我们给他打招呼,就已经把我的事办好了,就等我签字了。我丈夫跟他说:“谢谢你,你别费心了,她是不会同意的。”

关于病退的事,丈夫和我商量过,他说:“这是个机会,退休在家做做饭,收拾收拾家务多好啊!工资也不少。”我说:“不行。我以前的身体你是知道的,那疾病折磨得人都差点儿废了,你拉着我到处求医问药,把你急的那个样儿,你不会忘吧?就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才有了今天。如今我身心健康,精力充沛,这是大家公认的。我怎么能违心的去造假、说谎,骗人哪?我是修炼大法的,就得按照真、善、忍做事,说真话。那种事我是绝对不能做的,谁愿意没病给自己招病啊!”丈夫是个明白人,就没有再吱声。

后来我的事被传开了,有些人说:“还得说人家炼法轮功的人行,有正气,不搞歪门邪道。当今社会谁能做到?人家真能做的到,还别不服气。”

帮助小妹度难关

二零一二年一月份的一天晚上,我接到丈夫的小妹一个电话,说儿子下月结婚,结婚的东西准备好后都放在了新房里。没想到前天晚上被小偷盗得净光。女方家还要聘礼钱。没办法只好向我借点。我问:需要多少?小妹说:需要两万。我说:实在对不起,我手里没有那么多了。因为半月前,你大姐的大女儿买房交首付款差一万元,我给她寄去了。不过我能想办法给你凑一万元。小妹说一万也行,不够我再想别的办法。事隔两天,我把钱寄给了她。

小妹的孩子结婚后,她的丈夫为了还债出去打工,三个月后觉得胃里不舒服,吃点东西就吐,经医院检查说是“胃癌晚期”,这真是雪上加霜!花了不少钱,两个月后还是离世了。家中留下了一个身患疾病、六十多岁的婆婆,刚结婚的儿子才二十二岁,撑不起这个家,一堆的债务,如何是好?

妹妹伤心落泪,非常难过。我看到小妹那无助的眼神,我知道是该我帮助她的时候了,就对小妹说:“不要再哭了,再苦再难咱们也得往前走。我相信有你这三个嫂子足以帮你迈出这道关坎儿。我借给你的钱不用还了,虽然不多,但能减轻你一点负担,以后我会继续帮助你的。”

妹妹很感谢,想必是她在亲朋好友中把这件事传开了,他们都说:“法轮功教出来的人真好,法轮功无以伦比。”

天有不测风云。二零一三年小妹家添了一个小孙女儿,却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建议两岁多做手术最好。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准备给小孙女做手术了,可他们攒了两年的钱还是不够,还差一万元。这次小妹没有告诉我,直接到娘家大哥家借,大嫂一听很痛快借给了她,并说:如果不够再来拿。

孩子的手术很成功,出院后,两位嫂子去看望,并告诉孩子的爸爸、妈妈给孩子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既保平安,身体恢复的又快。他们都答应了。

今年我和丈夫提前回老家过年,和大嫂一起去看望孩子。一進门看到孩子在外边玩呢,健康、活泼,一点都不象做过大手术的。全家人看到我们可高兴了,给我们做了他们拿手的饭菜以表感谢。我丈夫看着苦命的妹妹说:“这点钱不多,过年给自己和孩子们添点衣服吧。”顺手硬塞给她一千元钱。妹妹感动的眼泪流了下来。

大嫂建议他们安装接收新唐人电视台节目的大锅。全家都同意。几天后大嫂免费给他们安装好了,一家人很高兴,直说感谢的话。

他们全家早已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我们劝小妹:苦命的小妹啊,快走入大法中来吧,只有大法才能使你脱离苦难,生命才有保障啊!

我们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

我的丈夫

我刚炼法轮功时丈夫很支持,他看过一遍《转法轮》,还动员有病的父母炼法轮功。我曾劝过他和我们一起炼,他说:我身体这么好又没有病,再说这个功法太正,要求的太严,我做不到,你们好好炼吧。

法轮功被打压后我家遭到严重迫害,一九九九年年底,我婆家和我娘家因炼法轮功被非法罚款一万多元。我丈夫觉得不可思议。

二零零一年所谓“天安门自焚案”播出后,他一看就说:“这是假的。”我问:你怎么知道?他说:有一个医生被采访时说“我们早已做好了救援准备”,那不就是提前知道这件事嘛。

随着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我家多次被非法抄家,我多次被绑架、拘留、洗脑。丈夫两次把我从拘留所背出来,安慰、照顾我,使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他从没有一句埋怨话。我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期间,丈夫上班还照顾孩子上学,非常辛苦。再后来,孩子大学毕业后没有留在北京而到外地打工,离开了这伤心之地。剩下丈夫一人在家。他在长期的痛苦中,在孤独、寂寞、无助中,在巨大的压力下承受力到了极限,脾气一天比一天大,心中的压抑无法平静,无论在什么场合,只要一提起我的事他就大骂江泽民和共产党。

有一次他在下班的路上遇见一位老乡,那人劝他说:“你去看某某(指我)时劝劝她,别让她炼了,受那罪干啥?”他的话一落,我丈夫就大声说:“她怎么了?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坏事没做过,我不但不让她放弃,我还得告诉她:一定要坚持到底!现在共产党不讲理,还不如国民党呢!”这位老乡一听,紧走几步离开了。

这是我回家后他告诉我的。

我被非法判刑关押一年左右,给丈夫写了第一封信,开头问候他:“您好!”他给我回信说:“你来信问我好,我去信不能问你好。因为这个‘好’字在咱们家现在不适合,你在监狱遭受折磨,我在家中饱受煎熬,何好之有呢!”

二零零七年我回到了家中,久别的丈夫没有喜悦,只有悲伤,他说:回来就好,你能活着回来比什么都好!我说:你受苦了,你苦守着这个家能等我回来,实在谢谢你。他没吱声。过了一会儿,他说:你走后,我最担心是你的性命,我也听说炼法轮功的人被折磨死的不少。我几乎每天晚上坐在床上为你祈祷,求你们的大慈大悲的师父保护你别受伤害,平安回家。

我听完这话哭了,我有这样的丈夫实在难得。这么善良的人,若得不到大法的救度实在可惜了。

二零一五年中旬丈夫得了一场大病,住進了医院。出院后他说:“我好象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可怕极了。”我说:“是啊,人不管有多少钱,有多高的职位,有多大的权力,对病这东西,特别是要命的病都束手无策。你看我二十多年来吃过药打过针吗?”他摇头。“为什么我这么健康呢?是因为我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的。在学法中我明白了,人为什么得病,为何有灾、有难和不幸,它的根本原因在哪里。人怎么做才能好病和没有病?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得非常清楚。你好好了解一下吧。那里面有你想要知道而没有人能给你解答得了的问题。”他说:“是,要不你们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还不放弃,那么坚定,肯定不是表面上的那点东西。共产党打压的东西一定是珍贵的。”

就这样,丈夫坚定的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并很投入,单盘一坐就是一小时,现在双盘四十分钟,每天学法二、三小时,体重从一百二十四斤增到一百四十斤,高血压、鼻炎、高血糖、空洞性肺结核、耳聋等疾病在不知不觉中痊愈。心态稳定了,脾气好多了,说话温和了,同事、朋友及家人都说他变化太大了!用“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这句话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丈夫得救了!

谢谢您,师父!我们全家感谢您的慈悲救度!祝您生日快乐!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口述同修整理的文章:【庆祝513】征稿——撞到地狱门 回头修大法

我今年六十四岁,我是一条命都撞到地狱门了,才有幸得到大法。但愿我的经历会使有缘读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够得到启发,有个美好的未来。

撞到地狱门 回头修大法

我是从省城“下放”到农村的知识青年。下乡后第二年我就得了癫痫病,打折嫁给一个农民。丈夫是一个只要我能动弹,就不知问一问冷热的人。癫痫病并没有改变我争强好胜的性格,在屯中我事事不甘落后,样样做出个样子,吃苦受累不当回事,小病小灾也不在乎,一个城市里的姑娘到了农村成了个铁汉子。勤俭持家,我把两个孩子供完大学,一九九七年还在县城为孩子买了一栋楼房。

脸面我争来了,罪难我受了。二零零二年我逐渐觉得身体关节痛,难受时我吃点双氯灭痛片,逐渐吃得越来越多越频,手脚关节都在渐渐肿大变形,到二零零二年末,我行动就费力了。到后来我终于起不来了,从来病痛不出声的我,连翻一下身都禁不住要嗷嗷叫,可是已经无力发出大的声音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我张口让丈夫送我去医院。到了县医院,人家让我到市医院,到了市医院,又被推到省医院,就这样我被送到省城一陆军总院。在那里,我被查出患有类风湿、糖尿病、高血压、重症肌无力、胸膜炎、甲状腺肿大等各种并发症。风湿已经侵入肺部,肺部什么也看不清,漆黑一片。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让儿子把我拉回家。儿子坚持即使在医院治疗死,也不回家等着看着我死。

就这样我在医院治疗,却一天不如一天,我明白住下去就会人财两空,我不想牵连孩子,于是我想到了死。我注意到,我住的楼层窗口都有护栏,只有卫生间没护栏。有一次我借口上厕所,儿子把我背到坐便上,我让儿子出去。开始向窗台攀爬想跳楼,可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怎么也上不去窗台。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连死亡的能力都没有了。儿子一次次追问我怎么这么长时间,后来觉得不对劲就破门而入,看到这一情景,他把我背了下来,用轮椅推着我到住院楼外面,在没有人的地方,他给我跪下了,说:“妈妈,你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只要能活着,至少回家我还有妈妈。”我告诉儿子,要我活着,咱就回家,我不在这儿呆着。儿子含泪把我拉回家。那时的我瘦得皮包着骨头,身体关节已经严重变形,说话耳朵不贴到我嘴边根本听不清。回家后谁看到我都说活不了了。小叔子说:“我嫂子这回(要是)能好,烂坟岗的死人都能活过来。”那时我才彻底没有了要强的心,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办法跟死神争回自己的命。

看望我的朋友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说只有法轮大法能救我,李洪志师父是来度人的。当时我心也没起任何希望,有时家人扶我坐起来时,我便翻开书看一看,就这样看了几讲,没有任何感觉,心想:省城最大的医院都治不好我,这本书就能行?隔了几天,再一次坐着时,我又拿起了书看,心想已经都要死了,看一点得一点,管他好不好使呢。就在那天,我是自己躺下的。我立即告诉丈夫,这书好使,我能自己躺下了。

此后我坐起来时就看书,慢慢能自己起来、躺下,当把书都看完时,我明白了法理,于是我扔掉了所有的药。天天都自己挣扎起来看书,试着下地扶着炕沿走,渐渐活动到院子中,踉踉跄跄的我试着操持家务。丈夫看到我能下地做饭了,就外出打工了。从此我认定自己死过一次了,是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我坚修大法的心不会动摇。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从没间断。

当时同修们外出证实大法就是散发真相资料。我那时走路蹒跚,同修每次只给我十五到二十份小册子,无论身体怎么难受,我都及时发放出去。

农家院里院外总有这样那样的农活,我每每对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不但能干,我还能干好。”所以每次农活我都努力地干好。人们看到我一天天好转,就问我怎么好的,我都毫不掩饰的说:“我学法轮功学好了。”生活中,我也处处按大法要求自己。

到了二零零三年九月份,我什么病都没有了,只是身体看起来还是很瘦。丈夫回家收割的时候,苞米已经被我分批收完装进了粮仓。村里人再也不认为我从床上爬起来是回光返照了,相继有十二人看到我的起死回生而主动来找我学大法,丈夫也自然而然地走入了大法修炼。

坚定信念 师父为我消病业

生活的路不会平坦,修炼的路更多险难。就在丈夫回家秋收的第二天,师父就给我第一次消病业。我全身疼痛难忍,四肢都肿起了大包。只有明白师父法理的人才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消去病根,也是我必须面对的一大关。我坐在炕上,把《转法轮》平放在炕上,翻开有师父照片那一页,双手合十对着师父的照片说:“师父,我知道这是消业,消吧,我能受得了。”这时我清清楚楚看到,师父的眼睛在眨。

我的身体全身浮肿,关节肿大更厉害,手脚都肿起了大包,由红变成个紫的,最后变成黄的脓包,全身火烫火烫,那关节处不时地就象刀削一样疼痛。但是就是这样,我还是坚持学法炼功,散发资料。记得有一次去散发资料,乡间的小路石石块块,坑坑洼洼很不平坦,那时我的脚上下面都是脓包,一不小心脚踩到一块石头上,正好硌在一个脓包上,我虽然咬牙强忍着那无法用词语表达的疼痛,但泪水还是流了出来。

我在心里说:“大法弟子不流泪。”就在我抬起头使泪水不外流时,看见了夜空中呈现了一朵金黄色的大莲花,花瓣的边缘还透着晶莹的粉色。她在夜空中是那么圣洁,那么耀眼。瞬间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知道,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原来慈悲的师父就在我身边,用这莲花鼓励我在艰难中前行。我久久地望着那莲花,激动与感恩的泪静静地流淌。

虽然我躺着也难,坐着也难,但我坚信我能闯过去这一关。最后身上的脓包都破裂了,流出了浓稠的脓血。这种症状持续了三十三天,三十三天的每一秒都是那么漫长,但是每一秒我的心都充满希望。三十三天后我又好了起来,我知道我闯过了第一关。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我开始喘不上来气,胸部象有千斤重物压在身上,我恨不能敞开心肺,我知道师父第二次为我消病业的难关来了。尽管我咬紧牙关硬撑着做事,可还是倒下了,我什么也不能干了,吸一口气、呼一口气都十分困难。但我坚信这是师父在为我拿下肺部的病根,我必须承受。

儿子回家看到我这样,劝说道:妈妈,咱们上医院吧,你信大法是信大法,咱该上医院还得上医院。我对儿子说:“我是什么状况从医院回的家你知道,没有师父,早已没有我了。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还把自己交给师父,师父让我走,走了我也无悔,师父不让我走,我是不会死的,我的一切听师父的。”不能干别的,我每天就坚持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十二天的时间,我挺过来了,一切又恢复正常。儿子从我身上两次见到大法的超常,此后我身体出现什么情况,他再也不逆着我的意愿了。

过了一段时间,又出现了第三次肺部消业状态。有了上两次从死亡线挣脱的经历,这次我心里更坚定信念:我有师父,我不怕!艰难地经过十六天,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创造了人们认为的奇迹。

从那次起,我身体一天好过一天,瘦骨嶙峋病态的我逐渐又恢复到高大健康的状态。如今十二年过去了,再也没有病魔缠过我。

一个即将就死的人,被师父从死神手中夺回,重塑我的人生。我感恩师父,感恩大法。我以我从死亡到重生的经历见证着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并更加坚定地按照大法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回报师父的慈悲苦度。

恭祝师尊华诞!

下面请听海外大法弟子的文章:【庆祝513】征稿——西人学员: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我的名字叫Naeim。是美国纽约的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我是从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之前,我曾经尝试过许多不同类型的打坐和类似的修行。当时我是大学哲学系的学生。

我初次遇到大法是几年前,我那个时候只有十六岁。我每天都要经过纽约的华人聚集地——法拉盛去上学。大概有两年吧,我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一张关于大法的传单。有时候,传单还是中文的,尽管我一字不识,我还是会对发传单的人说声“谢谢”。在课堂上,坐在我边上的一个学生碰巧知道有人修炼大法。他告诉我一些关于在中国发生的迫害。我不相信他说的。于是上网查询,看了一些录像资料。我不理解为什么这些炼着如此优美的功法并遵循真善忍的好人被如此严重迫害。学习结束后,我不再经过法拉盛,我就忘记了法轮大法。

二零零九年,我开始对中文和中国文化感兴趣。我一边尝试各种打坐修行,一边每天读《道德经》并尝试每天付诸实践。我还开始自学中文。几乎同时,我的一个也是不断尝试各种打坐修行的朋友告诉我他发现了一本书,他说那本书的内容最全面,比他看过的任何一本书都要更加清楚的说明一切。这本书就是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他几天就读完了一遍,并立即开始修炼。

我是在几个月后开始阅读《转法轮》并炼功。三个月后,我注意到我有很多的变化,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过去,我经常疲倦并脸色苍白。但是炼功后我开始变化。我周围的人,包括我妻子注意到我的变化。之前我很瘦脸色苍白。仅仅三个月,我长胖了,脸颊红润。我变得非常有活力,不再总是那么疲劳。我的心性改观也很大。从大法中我学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必须做好自己的工作。这点在过去我从未重视过。

我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我和我父母的关系。他们住在远离我的地方,有时我会几个月都不跟他们说话。我对他们有很多莫名的不满和仇恨,没有兴趣跟他们讲话。我和父亲的关系尤为紧张。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在修炼的初期,每当我读到这一段时,我心里会感到很不舒服,因为我知道我做的不像一个大法修炼者。我对家人不善,我没有修“善”。但是幸运的是,这一切都变了。随着修炼,我对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我悟到我必须更好地对待每个人包括我的父母。随之,我同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保持联系,我们的关系不再紧绷了。我过去经常撒谎。而且成了一种习惯。“真”是大法的主要法理之一。通过修炼“真善忍”,我已成为一个更加真实的人。

但是,在我开始修炼之后,我遇到了一些阻碍。例如,我看了许多中共制作的关于大法的录像。它们都是诋毁大法和大法创始人的。我有点困惑。这些录像说的都是和大法完全相反的东西。中共有些录像说大法教人杀人和自杀,但是大法书中明确禁止修炼人杀生。

在我修炼之后度过的第一个世界法轮大法日,我遇到了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法修炼者。这么多在中国之外的大法修炼者,怎么没有发生任何像中共政府宣传的那样的犯罪事件或者是扰乱公众的事?而且,大部分我接触到的海外大法修炼者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非常理智,根本不是中共录像宣传的都是些社会底层的没受过教育的人,这里没有歧视这些人的意思,中国社会底层中也有很多朴实的好人。这些都印证了大法的美好与中共的欺骗本性。

实际上,法轮功对中国社会曾经有着非常积极的影响。有许多的人们因学了大法之后,在工作单位心性提高的例子。也有许多的优秀的公民。而且,这些曾在一九九九年前在中国的媒体上报道过的。

我真心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大法是什么。大法洪传之处,人们都会受益。大法已经让我的朋友,我的妻子,我自己受益,而且会继续下去。很不幸,在中共体制下的中国人不能像世界其它地区的人一样,有权利了解大法,受益于大法。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刊,就为您播送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