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5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法洪传故事

大法洪传 - 大法缘(3):三娣的故事

发表日期: 2010年1月22日
节目长度:10分1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57 KB

9,60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亲爱的听众朋友,我是笑梅,又在大法缘中见面了。说起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哪,有时可真是说不清。这有缘的人,说不定哪天就碰上了。就说我和三娣吧,她是广东人,而我是地道的北方人,如果在中国,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认识的,可是,我们竟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加拿大见了面儿,还成了朋友。

这一晃也快十年了,那是2000年的2月, 刚移民到加拿大,因找不到专业的工作,就去做小时工。这种工作实际上就是按小时去照顾一些老弱病残的人。

一天,我按着服务公司给我的地址,叩响了李老太的公寓房门。迎接我的是一张快乐开朗的面孔,她一看到我便大声说:“哎呀,原来是你!快请進。” 她的热情让我有点纳闷,我以为南方人就是这样说话的,也没有太在意。

進去之后才知道刚才给我开门的是三娣。三娣的妈妈李老太因患了一种小脑疾病,生活不能自理,可老太太偏偏喜欢干净,女儿三娣也是五十岁的人了,光照顾她的生活已经很累了,实在没有力气去收拾家了。况且三娣自己家里也有一大堆的事。我二话没说,就从炉灶开始清理卫生,三娣象是找到了救星,一下子靠在沙发上,左手习惯性的揉着右肩膀。她那张快乐的脸庞突然象是阴了天一样,变得痛苦不堪。“啊哟, 我这个肩膀啊,不知怎么办才会好过一些,酸痛得让人烦心。” 她自己边揉边唠叨。“哎,你是学医的,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好办法治疗这种老伤啊?”

我停下来,喘口气, 对她说:“我是医不治己呀。我原来就是有腰痛病的,在北京大医院都没有什么办法可治,理疗也不过缓解一阵子,过后还是酸疼得难受。”

“那你现在呢?我看你不象有腰疼的样子。”
“现在当然没事了,早就好了。”
“那你是怎么治的?” 三娣一下子从沙发上起来走近我。
“炼功啊。”
“什么功?”
“法轮功。听说过吗?”
“法轮功这么好啊?我早就听说中共在镇压,但不知道这功会这么好,快告诉我怎么炼,先不要干活了。”
“明天吧。我先把卫生搞一遍再说。”

第二天,我又简单的将李老太家里收拾了一下,三娣就拉着我讲法轮功的事。

我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开始我也是不信气功的,因为有病乱投医嘛,正好我的一位老同学在国外,知道法轮功很好就写信告诉了我,我就在我住的大院里找到了炼功点。谁知没炼几天,磨了我二年的腰疼就没了。为了证实这件事,那天我还破天荒的擦了家里的所有地板。所以不信也得信哪。”

听到这儿,三娣的眼睛亮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快来教教我怎么个炼法。”

从那天起,我除了帮着收拾房间卫生以外,就是教三娣炼功。
炼完功,三娣就自言自语的说:“不知道这么好的功法,江XX为什么要镇压呢?真是想不通啊。”

我问她:“你的先生同意你炼法轮功吗?”

三娣笑了:“你猜他说什么?他说,只要是江XX那个蠢东西反对的,一定是好事,去炼,去炼啦,肯定是好的啦。”

三娣自从炼功修心以来,身体一天天见好自不必多说,在我停了这份工作之后,我与三娣的缘一直没有断,好象我们之间有一种心灵感应似的,经常在我想起她的时候接到她的电话或她来我家坐坐。

没过多久,三娣就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她出去工作了,去餐馆里帮一位朋友。 因为身体好了,在家呆着反倒烦闷得慌。老板娘一见三娣变了样儿,还能干活了,就好奇了。一听三娣说炼了法轮功,她简直不敢相信,因为她在中央四台上看到的法轮功都是些杀人放火的疯子,她的朋友三娣怎么可能炼上法轮功呢?

三娣说:“快不要看那些假新闻啦,你看我就够了嘛,这才是真法轮功哟。”老板娘这下明白了,她一明白可好了, 餐馆里再来熟悉的顾客,老板娘就开口了:“要想健康啊,还得炼法轮功,瞧,三娣现在多有精神哪,五十多岁了,体型还保持得象年轻人。”

又过一阵子,三娣来我家,讲她去另一个城市为高龄的舅舅祝寿,舅舅家老老少少有二十几口人呢,见了三娣就问她,为什么原来病泱泱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精神了?她的回答很简单:“炼法轮功啦。” 然后舅舅家老老少少都围着她学打坐。

过了二个月,三娣说她刚从英国回来,她的一位好朋友正在那里探儿子。那位朋友有病,三娣就教她炼功。她的朋友吃惊极了,“原来法轮功这么好,那中国政府一定搞错了。”

还有一次三娣陪先生到外地谈生意,她在外面等着,坐烦了,她就坐在连椅上盘腿打坐。感觉真舒服,不知过了多久,一睁开眼, 眼前站着一位白人中年妇女,她说,她已经等了很久了,看到三娣那种祥和的神态,她就想学打坐。三娣告诉她:“你去当地找炼功点吧,我不是这儿的。” 那位女士说:“我也是从这儿路过。我是XX市的。” 三娣一听笑了: “怎么会这么巧? 我也是那里来的。”就这样,三娣又结识了一位与大法有缘的人。

就这样的故事多着呢,说也说不完。

三娣现在和先生过着充实而幸福的生活, 生意越来越好, 她也越来越忙,我问她可否吃得消,她说:“我是炼功人还怕这点苦吗?”
想起第一次见到三娣时她靠在沙发上的样子,再看看眼前这个精力充沛的三娣,真是变化太大了。而这一切的变化都起始于那一天,我去她家照顾她母亲的那天。三娣经常不厌其烦的回忆当时的情景:“当时我见到你真是好亲切好亲切,你真是把这个法送到我家里来啦。真的很好。”

亲爱的听众朋友,三娣的故事讲完了,其实没有讲完,她的故事可多了,每次见面,三娣都说个不停,六十岁的人了高兴的却象个孩子。以后有机会咱们让三娣亲自来给朋友们讲她的故事。好,听众朋友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了,下次节目时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