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5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明慧丛书

明慧文苑 (03/25/2009)

发表日期: 2009年4月2日
节目长度:13分4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308 KB

12,92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紀實文學:雨後初荷(3)


一句真話一條命,一句真話家中空,
一句真話入冤獄,一句真話遭酷刑,
一句真話破謊言,一句真話救眾生,
一句真話出您口,一念善惡定前程。
         --大法弟子的詩

1999 年7.20以後,中國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在突破著重重封鎖往北京趕,有坐飛機的,有坐火車的,有坐輪船的,甚至有騎自行車和步行的,他(她)們都要到北京說一句話“法輪大法好”,為宇宙大法擊鼓鳴冤,一部偉大的正法史詩正在人間上演,無數的大法弟子悲壯的故事從這時開始書寫。

2000年4月,海寬準備去天安門為大法鳴冤。

臨行時,在他給單位領導留的信上,海寬是這樣寫的:“這個世界太缺乏愛了,當佛法被無理的拒之門外的時候,當三萬五千人被捕,五千人被勞教,數以萬計的百姓為維護佛法而失業、失學的時候,我及所有受益匪淺的修煉者豈能坐視。我們要走出家門,挺身護法,用生命及所承受的苦難化解世俗的偏見,我們求得不多,就是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我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每個修煉者此時的行為都是為了這部空前的心法鳴冤。大法弟子的行為必將刺穿寰宇,劃破長空,證大法之莊嚴和榮耀,引希望於芸芸眾生。歷史和時間必記載這一刻,後人必評說功過,執著於生命過程的我終將無怨無悔。”

初春的北京乍暖還寒,2000年4月13日下午,海寬出現在郊區的戒台寺。戒台寺號稱神州第一壇,當年李老師的《轉法輪(卷二)》就是在這裏整理出來的。順著石階進入寺院,在這千年的古寺裏,海寬試圖從這裏尋找當年人們對神佛的敬仰。千佛閣,選佛場,無不透出佛法的威嚴。一位賣香的人看著海寬背著一個書包,對他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吧。”海寬點了點頭,他接著說:“自從7月20日以後,許多煉法輪功的到這裏來,在這裏呆著不走。後來動用了警察,他們才走。現在沒有人來了。”海寬默默的聽著他說。“法輪功的創始人在這裏寫了一本書,就在那邊的小樓裏,那時我們寺院的主持還派人給他送水呢!”海寬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心裏默默的想:“師父,我來了,我要為迫害大法的世人撞響警鐘,我要為落難的大法擊鼓鳴冤,佛前一柱淡香立志整頓乾坤,慈悲一行清淚發願力挽天回。師父,總有一天我們會堂堂正正的迎接您回到中土的。”

那一夜,海寬睡在了寺院外面,頭枕大地,眼望星空,他知道他的生活或許從此要遠離繁花似錦的都市了,伴隨他更多的可能是沉浮和苦難。在這個物慾橫流的世上為德不永者太多了,而擇善固執之人太少了,為善為德會付出很大的代價,更因為人世是一個是非場,口舌海,耳軟心活的人可能就會被所謂的世道人情所迷惑而忘記了自己的初衷。大法弟子在佛法遭到誹謗的時候選擇了維護大法,他們忘記的是個人的安危,他們胸懷的是大忍之心,他們清楚的知道,法輪大法是造就眾生的法,當人類在謾罵宇宙大法的時候,人類將是怎樣的危險啊?所以,大法弟子走上了天安門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宇宙和人類因為大法弟子的壯舉從此有了希望。

明天是海寬26歲的生日,他要到天安門廣場打坐煉功。當上訪被抓的時候,天安門就成了世界的窗口。海寬知道他的力量很小,但是他同樣知道就是這萬涓細流匯成了寬闊的大海。

暮鼓中海寬閉上了雙眼,第二天,晨鐘將他叫醒,海寬收拾了一下行囊,準備下山去天安門。

在山下介紹戒台寺的一個屏風後面,海寬發現上面寫著“法輪常轉”四個字,是用石子寫的,那一定是大法弟子留下的,海寬拾起石子接著寫道:“法輪常轉度眾生,學法得法修心性;末法之時輪再轉,有緣之士心法明”,這是師父在《洪吟》裏面的一首詩。題目叫做《再度》。

4月14日,天安門廣場的人很多,金水橋旁的華表已經從上古可以在上面寫字的木頭變成了冰冷的水泥了,來自民間的諫言是怎麼也寫不上去的啊!正午12點,從紀念碑向天安門走了十步,海寬鼓足勇氣雙腿盤坐在地,雙目微閉,開始打神通加持法的手印。

拋家捨命擎天柱,長嘯仰空金剛尊,天地失色神鬼泣,萬眾屹立真善忍。
敬愛的師尊,我們有幸與您世間同行,光耀大法的永世威名。

快速的奔跑聲由遠及近,警察猛力將海寬拽起,將他塞入麵包車裏面,麵包車在廣場轉了大約3個小時,先後有甘肅和山東的大法弟子被抓上車。坐在車裏望著窗外,空氣灰濛濛的,這個天安門廣場見證了多少中國的大事情啊!文化大革命,6.4學生請願。今天,這裏成了邪黨對待上訪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的地方了。

結婚以後,海寬和蘭玲常配樂朗誦的一首詩就是《天安門前的史詩》

天安門廣場,你可否告訴我,有多少大法弟子曾為大法來過,
天上的白雲看得最清楚,面對邪惡他們是慈悲祥和。
廣場的旗桿,你可否告訴我,有多少條大法橫幅曾被高高舉起過,
金水橋喲聽的最清楚,法輪大法好在天空迴盪著。
善良的人們為他們落淚,正義的聲音為他們訴說,
為把真相告訴你,為了眾生為了你,為了所有中國人,
他們再沒回來過,他們再沒回來過。

後來海寬被遣送回到A市,被關押在戒毒所,那裏播放詆毀大法的錄像,海寬開始絕食抵制,警察將他關押在三樓的小屋裏面,整個三樓沒有一個人,有十多個房間。海寬被關押的房間裏面有三個小屋子,每個屋子地板上都有一個環,警察將海寬的雙手銬在上面,那天,整個3樓就他一個人,記得那天是復活節,漫天的大雪從天而降。在99年以前,海寬就把《轉法輪》背了兩遍,經文能背誦七十多首。小屋子裏海寬大聲的背誦著經文和《洪吟》。

第三天,他們開始給海寬灌食,那是海寬第一次絕食,他們將海寬按在床上,海寬的雙手被銬在床頭,然後他們拿出一個東西壓住海寬的舌頭,從鼻子下管,由於海寬不配合,管下了一次又拔了出來,重下管的時候眼淚一下子從海寬閉著的眼角流了出來。

海寬所在的單位效益一直不好,分來的大學生都快走光了,只有海寬和幾個大學生留在那裏,在廠子裏,海寬一直兢兢業業的工作,他三個月就把兩條自動線的電氣維修擔負了起來。政府啊!大法弟子的好你為甚麼看不到呢?

4天後,海寬被釋放了,殘冬的風冰冷刺骨的吹著,對面迎來了熟悉的目光,是蘭玲來接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