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明慧文章专辑选

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瞿延来绝食五年的坚守

发表日期: 2021年1月30日
节目长度:26分3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56 KB

24,91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亲爱的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明慧广播电台为您制作的记实系列节目《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有这样一群平凡的人,他们就生活在你我之中,遍布在社会的各个阶层与行业;面对生活,他们真诚;面对名利,他们淡泊。但是这群人又如此的不平凡,因为他们所经历的曲折和魔难远超一般人的想象。在《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这一系列节目中,我们将为您讲述他们的人生经历,一起从他们的所言、所行和所遭遇的一切中,去体会他们不平凡的人生。


五年绝食抗议 上海交大优秀学子一秒一秒的坚持

瞿延来是黑龙江人,1977年出生。小时候的瞿延来,就表现出了超越一般人的聪慧。他很喜欢看书,上小学的阶段,他就看完了父亲几箱子的藏书,包括《史记》、《资治通鉴》这些晦涩难懂古书和许多世界名著。瞿延来尤其喜欢数理化,曾获得过黑龙江省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特等奖,也得过数学竞赛的一等奖。

1995年,瞿延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能源工程系。这个时候,瞿延来已经长成了一米八几的大个头。体格健壮,人又憨厚直爽,所以瞿延来在大学里特别显眼。

大学读书期间,他包揽了寝室的全部卫生,很懂得照顾和关心他人。他曾经无偿的为同学献血,把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四千元钱,还有衣物、被褥,全部送给了困难的同学。毕业的时候,一位同学给他写下了这样的留言:像你这样的好人,世界上真的很难找了!

上学的时候,瞿延来有机会接触到了法轮大法。那个时候,全国各地,哪都有人修炼法轮功。尤其是瞿延来的老家黑龙江省,更是家喻户晓,有口皆碑。瞿延来也在断断续续的阅读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他感到书中的内容非常能够引起共鸣。

一本书还没有读完,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影响到了后来的瞿延来。

1999年7月20日,中国共产党开始镇压法轮功了。一夜之间,中国各地的大小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甚至农村的广播,都开足了马力对法轮功进行批判。很多人经历过中国的政治运动,每一次都是“舆论先行”,先给定性,扣上一个大帽子,然后再批倒批臭。这次对法轮功,也是一样。

一天,瞿延来坐在电视机前,认真看完了这样一个节目。他发现里面所讲的内容,都是对法轮功的污蔑和栽赃陷害。瞿延来心里想,这不是文化大革命那一套手法吗? 从那天起,他就向身边的人,包括同学、朋友、乘车同行的人,告诉他们宣传中的种种破绽,并且告诉人们他所了解的法轮功究竟如何。

2001年的4月左右,瞿延来专门抽出时间,一气呵成,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转法轮》。看完后,涉猎广泛、聪慧过人的瞿延来决定,自己要修炼法轮功。

这个决定做出后,他的生活被改变了,他的人生也被改变了。他白天上班,晚上学法炼功。

一开始,单位的同事并不了解法轮功,以为就像电视上说的那样,所以对法轮功多少有些仇视的态度。可是时间长了,同事们发现瞿延来人很善良,对人真诚,而且有包容心。

慢慢的,大家都愿意跟他相处,听他讲讲法轮功是咋回事。渐渐的,几乎所有的同事都明白了,甚至连食堂做饭的阿姨都知道法轮功挺好的,也知道政府为什么要打压法轮功了。

仅仅过了4个月,8月底,瞿延来向人讲述法轮功真相的时候,被警察抓进了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这个看守所,条件很差,进出过这个看守所的人,提起来都感到厌恶。

刚进到看守所,里面的犯人又打又骂。瞿延来用法轮功书中讲的“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管犯人怎么打他骂他,他都是乐呵呵的,而且仍然不断的跟40多名犯人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

逐渐的,犯人们被瞿延来的善良感动了,开始佩服起他来了,尊称他为“法轮功”。瞿延来还教犯人们背诵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写的诗句和文章,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和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瞿延来说的话,使犯人们耳目一新,从没听别人这么讲过。有的犯人们听后,表示自己也要炼法轮功。

在看守所被关押了40多天后,瞿延来被放回了家。但是回家没几天,10月底,他去了天安门广场。那时的天安门广场,警察密布,还有大量的便衣。

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拿出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的举过头顶。同时瞿延来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红底黄字的横幅,加上大声呼喊,立刻引起了警察的注意。几个警察慌张的跑过来,使劲的将瞿延来抬上警车,然后是疯狂的毒打。

瞿延来被送到了北京郊区的一个看守所。警察先是把他吊起来,逼问他的姓名和家庭住址。瞿延来什么都没说,只是善意的向警察讲法轮功的真相,后来几乎整个看守所的警察都去听瞿延来讲。

瞿延来被送进监舍的时候,狱警对牢头说,谁也不许欺负他。有了狱警的关照,瞿延来在监舍里受到了犯人的良好待遇。瞿延来利用这个机会,又开始向犯人们介绍法轮功。当监舍里的犯人都了解了真相后,瞿延来被转到了“北京七处”。

“北京七处”是专门处理全国大案、要案的地方。在那里瞿延来被酷刑折磨得遍体鳞伤,浑身是血,一条腿被打折了。当奄奄一息的瞿延来被抬到看守所时,警察和牢头都不敢收他,生怕他死在号里。瞿延来当时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

在关押了30多天后,瞿延来被无条件释放了! 回到家几天后,经过学法炼功,瞿延来的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2002年8月,瞿延来去了上海工作。9月30日下班后,瞿延来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的走着。他的心里在翻腾着:认识的两位法轮功学员已经被抓了,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开上海呢? 如果留在上海,不是等着进监狱吗? 到底走不走呢?

转悠了很久,不知怎的,又转回到了住处。这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瞿延来洗漱完毕,刚躺在床上,这时几个警察破门而入,不由分说给他戴上了手铐。警察硬说他是上海法轮功负责人,把他的案件当成了上海1999年7.20以来最大的案件,报到了公安部。

瞿延来被带到了普陀区公安分局桃浦派出所,警察把他铐在椅子上,不让他睡觉。三天不间断的轮番审问,想从他这里挖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但无论警察抽他的脸、打他的身体,还是捏住他的鼻子往嘴里灌水,瞿延来没有说出任何人的情况,警察没从他嘴里得到一个字。

在失去自由、又没有地方说理的情况下,瞿延来开始用绝食绝水的方式,表达他对非法抓捕和酷刑折磨的抗议。

派出所警察见瞿延来没有屈服,第三天晚上把他送进了普陀区看守所。两名犯人将他拖进房间,随后进来两个狱警,看着躺在地上的瞿延来,使劲踩他的生殖器。狱警冷冷的撂下话说:“我们有的是时间,就不信你在看守所不说!”

对于瞿延来持续绝食抗议,狱警让监房里的犯人殴打瞿延来。二十多个犯人轮番上阵,一旁伸不上手的犯人在旁边呐喊助威。还有的犯人高声叫着:“什么都玩过,就是没玩过人,这回要好好的玩玩人!”

在正常的社会,犯人被关押的时候会反思自己的过错,希望出狱后能够重新做人。但在中共治下的看守所和监狱里,犯人执行狱警的命令是会得到相应的奖励的。只要能得到减刑的好处,犯人们对狱警的命令是言听计从,当然也就包括执行狱警的命令往死里打瞿延来。

因为瞿延来一直在绝食,看守所又找到了另一个迫害他的借口——对他强行灌食。10月3日早上,瞿延来被第一次拖出监房去灌食。瞿延来不动,警察就指示两个犯人抓住他的双手从四楼往一楼拖,再从外面的水泥地上一直拖到警车上。

平时看着平整的水泥路,这时显得很粗糙。不知道有多少细小坚硬的东西,在瞿延来的膝盖和脚趾的烂肉与骨头上磨来磨去,那种滋味,瞿延来在回忆起那个过程时说:痛,痛彻心肺。

被灌食的滋味更痛苦难熬。瞿延来回忆:灌食的管子从鼻子胃里的感觉,就像有一条火蛇在往身体里钻,极其的痛苦。经常狱医都是灌到一半,拔管子,然后接着再插一次,灌剩下的一半。狱医这么做,就是故意想办法折磨他。

2003年3月13日,瞿延来因严重胃出血,被送到了上海市监狱总医院。病房里的劳役犯用五根绳子把他绑在床上,还故意的把病床摇高,让绳子勒得更紧。有时候在瞿延来的臀部下面放一个大汽车轮胎,有时候是侧立着绑,用尽各种方法对他进行折磨。

这种被五根绳子绑在床上,极限拉扯的滋味是极其痛苦的,分分秒秒都很难熬。瞿延来对自己说:“一天不是由二十四小时组成的吗! 一小时不是由六十分钟组成的吗! 一分钟不是由六十秒组成的吗! 再多坚持一秒行不行? 肯定没问题! 那我就一秒一秒的坚持到迫害结束的那一天吧!”

被看守所关押9个月后,法官在医院大楼的一个小房间内草草开庭,不许辩护,荒唐的对瞿延来做出五年有期徒刑的判决。瞿延来拒绝在任何文件上签字,被强行按上了手印,转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关押。

瞿延来被关在严管组,全天二十四小时都有犯人坐在那儿值班,被拳打脚踢是日常。因为瞿延来仍然持续绝食,犯人们更是变着方法折磨他。

有的犯人们放倒凳子,把瞿延来放到凳子坑里坐着,一坐就是三天;有的假意说让瞿延来喝点牛奶,撬开他的嘴,用筷子在嘴里乱捅,弄得满嘴鲜血。监狱“教育科”科长对着瞿延来大骂:“死你一个人,跟死一只狗没什么区别!”

一天晚上七点左右,瞿延来突然感到身体非常难受,有种大便要失禁的感觉。他赶紧去厕所,可是只走了几步,就感到内脏器官几乎都快失灵了,心脏似乎也跳不动了。

瞿延来形容,当时那极度的痛苦实在无法描述,说是“生不如死”一点儿也不夸张,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用时间来计算,也就一分钟不到,但却觉得极其的漫长。瞬间他一生将近三十年的事情全都展现在面前,像一幅幅平铺的画面。

这时,大脑中出现一个问题:想死还是想活?一瞬间,瞿延来想到要是自己死了,就再也不用受这苦了。但是他又想到了父母,如果自己死了,父母的精神不得崩溃吗? 他又想到了师父,他觉得修炼后师父给予他太多太多,洗涤了心灵,这一生都无法报答。瞿延来决定:还是应该活下来啊。后来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休克了。

如果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面对如此巨大的人生困难,还有遥遥无期的牢狱折磨,一般人可能就放弃求生的念头了。但是瞿延来在法轮大法中修出的为别人着想的心态和信念,支撑着他走过了生命中的一劫。

其实,跟瞿延来油国接触过的人,都在他身上看到了两个字——“无私”。无论做什么事情,瞿延来都是先想到别人。瞿延来的无私、祥和,感染着周围所的每一个人。当中共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他总是把安全留给别人。

流亡到加拿大的知名人权律师郭国汀曾受聘作为瞿延来的辩护律师。郭国汀律师在海外媒体发表的文章中说:面对圣徒般的瞿延来,我不能不探索是何种原因,使得瞿延来具有此种超凡脱俗的承受苦难的能力?唯一的解释便是真信仰的伟大力量。

2007年,上海交大的19位大陆和台湾的海外校友,共同签名给当时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写了一封公开信,发表在网络上。他们呼吁释放瞿延来。这封信被国际多家媒体刊载,而此时,瞿延来已经绝食了4年6个月。

2007年9月29日上午11点,一个犯人把奄奄一息的瞿延来背到了二号监楼下。楼门口停着辆车,瞿延来终于被释放了。出狱时的瞿延来瘦得皮包骨头,头发稀疏,显得很苍老。

回家后,瞿延来恢复了学法炼功。仅仅二十天,体重增加了将近三十斤。随后一段时间,体重都是平稳缓慢的增加。一个月后,基本恢复正常了。

这时瞿延来又发现一件神奇的事,他的身高竟然比入狱前增加了两厘米,双肩也明显变宽。而且,头上也长出了一头浓密的黑发。周围的人都看到了他的这些变化,见证了瞿延来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然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公安部给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下达秘密指令,按名单实施大抓捕,将法轮功学员诬蔑为黑帮团伙。这一次的大抓捕,仅一个大庆市就有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瞿延来也再一次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五年。

值得一提的是,瞿延来的妹妹和母亲都修炼法轮功。妹妹因此曾被判刑五年,母亲多次被关押和劳教。

瞿延来的父亲曾任企业的党委书记和副处长,曾强迫单位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也极力阻止家人炼功。但是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家人因为炼功有了健康的身体,看到他们用“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更好的人,却都遭到持续不断的迫害,瞿延来的父亲伤透了心! 他问自己:炼法轮功到底违犯了哪条法律? 他也问“610”、公、检、法等部门同样的问题,得到的回答多数是"法轮功属于政治问题,都是“610"说了算”。

为了讨回公道和纠正政府的错误,2015年瞿延来的父亲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提交了控告,控告江泽民。他在控告书中这么写到:“江泽民打压法轮功十六年来,我家的钱财被勒索,我的家人坚持信仰,在他们被非法拘禁期间,遭受了耸人听闻的酷刑折磨,这给我的精神带来极大的摧残,有十二个年头,一家四口人没有团圆过年,我都是在挂心、担心、忧心、痛心中度过的。警察多次的抄家、多次的骚扰、跟踪、监控,使我非常恐惧、恐怖、恐慌,心无宁日。”

控告书中最后说到:这实际就是江泽民一意孤行所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是对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肆意践踏和侵犯,这才是真正的违法犯罪行为。

听众朋友,瞿延来目前仍被关押在哈尔滨呼兰监狱。我们不知道他此时此刻正在承受着什么样的折磨。瞿延来说过:1小时由60分钟组成,1分钟由60秒组成,再多坚持一秒行不行?


文章改编自明慧网:五年绝食抗议 上海交大毕业生一秒一秒的坚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7/五年绝食抗议-上海交大毕业生一秒一秒的坚持-414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