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6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0.12.13)

发表日期: 2020年12月13日
节目长度:21分2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785 KB

20,14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1. 社会主义“狼外婆” 最后一次敲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2/社会主义“狼外婆”-最后一次敲门-416394.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

10月31日,美国总统川普的大儿子小川普,在万圣节前夜发推特表示,他要让他的女儿认识社会主义,他把女儿在万圣节获得的糖果、巧克力拿走一半,赠给在他家中过节的另外一个小朋友吃。并告诉女儿这就是社会主义。

小川普的推特发出后,引来网友们一片热议,短短一天内评论超过3万条。有网友认为,小川普是在表达“吃福利不干活”。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写的那样,“共产主义理论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废除所有私有财产”。

然而,社会主义者却往往把自己伪装起来,打着“为了人民”的旗号,来骗取民众的信任。这是反反复复,上演了一次又一次的“狼外婆”的故事:戴上头巾,挎着提篮,敲着鸡圈的门说:“开门呀,我是外婆,给你们送好吃的来了。”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查韦斯用“社会主义”制度,一步步把委内瑞拉从最富裕的南美国家变成当前最贫穷的国家之一。1998年,查韦斯竞选委内瑞拉总统期间,为夺取政权,他淡化了自己都社会主义主张,竞选口号摇身一变,美其名曰“拯救贫穷人口”,声称要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寻找“第三条路”,实行“和平、民主革命”。查韦斯的宣传诱导民众相信,查韦斯并非在走之前在1991年崩塌的东欧共产之路。

查韦斯上台后,首先控制立法机构,并修改宪法。此后堂而皇之的全面推行社会主义,将重要经济领域收为国有,推行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公费住房制度等。当年委内瑞拉的汽油全球最便宜,比瓶装水还便宜,几乎是随便用。

在他当政的前几年,委内瑞拉人民过上了好日子,许多地方的穷人收入几年内上涨了55%,失业率下降了6.4%,贫困人口下降了10%。这让查韦斯的声望越来越高,俨然成了穷人的“大救星”。

2007年,查韦斯建立132个社会主义培训中心,他下令委内瑞拉所有企业职工每周至少上4小时马克思主义理论课,并将这个规定延伸到军队和学校。

在初期,凭借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备,以及油价高涨,查韦斯仿佛制造了一个人间天堂,人们坐享其成,享受免费。然而,当油价急转直下时,查韦斯的计划经济却一天不如一天。

中共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搞的“大跃进”、“大锅饭”,证明了同样的事实,那就是“坐吃山空”。福利政策只会养出越来越多的“懒汉”,社会效率会不断地降低直到彻底停滞。

从2010年开始,委内瑞拉的经济情况日益恶化。最终委内瑞拉在大印钞票中经济崩溃,饥饿、逃荒充斥着整个社会。

当查韦斯宣布要将财富重新分配,将富人的钱分给穷人的时候,富豪们开始移民了。当查韦斯宣布,将私营企业国有化,实行外汇管制,对生活必需品进行价格管控的时候,中产阶级开始移民了。当接任者马杜罗宣布,印钞机开足马力的时候,穷人们也开始想尽一切办法,逃难去别的国家。

2018年,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更达到惊人的百分之一百万。继查韦斯之后,马杜罗政府继续滥发货币和借外债,所欠外债超过1200亿美元,其中单单是欠中共的外债就超过600亿美元。

据“委内瑞拉生活状况调查”(ENCOVI)统计:全国有75%的人吃不饱饭,因为长期饥饿,体重平均下降超过17斤。

1989年,东欧共产主义宣告破产,时隔三十年后的2019年,委内瑞拉再一次证明,共产主义是一条行不通的死路,它没有给人民带来幸福,留下的只有邪恶、腐败以及民众的苦难和贫穷。

委内瑞拉的失败,成为全球瞩目的现象。美国知名社会主义者桑德斯等人对此却避口不谈, 而是声称北欧式的社会主义才是美国应该效法的对象。

在美国大选之前,左派学者保罗·H·鲁宾新出了一本书,书名叫《社会主义学生指南》,这本书承认社会主义国家在经济上都是失败的,但却大肆玩弄着文字游戏,编织着泡沫般的所谓”民主社会主义梦“,声称要搞所谓“正确的社会主义”,以此却欺骗了大量懵懂的年轻孩子们,对年轻人毒害至深,而莎士比亚这样的经典名著却不再成为校园里的必读书目。

事实上,社会主义者往往就象查韦斯当初一样,在开始他们都会淡化共产色彩,因为他们普遍意识到:“建立共产主义国家的尝试,几乎在所有地方都失败了。”

由于西方主流媒体主要被左派把持,美国人从媒体的描绘中,只知那些北欧国家人民生活安宁幸福,看上去北欧社会主义的灯塔永远在闪亮。却不知道北欧国家也无法克服社会主义经济的痼疾,那就是从长远来看,经济发展不具有可持续性。

2019年初,丹麦首相拉斯穆森(Lars Lokke Rasmussen)出访美国时,曾对桑德斯直言,他说桑德斯搞错了几件事。拉斯穆森说:“我知道美国有人把北欧模式跟某种社会主义连在一起,因此我想要澄清一件事,丹麦跟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差远了,丹麦是市场经济。”

事实上,北欧国家已经觉察到了社会主义的弊端,瑞典学者沙南达吉等人认为,优越的福利被滥用,工作伦理被侵蚀,“瑞典人开始觉得社会主义的种种作为是个‘大失败’”。

然而,早已陷入“政治正确”泥淖中的主流媒体,根本不可能报道北欧国家施行社会主义带来的麻烦。事实上,在上世纪的数十年中,美国的绥靖政策使得社会主义,已经在美国登堂入室,对于千禧一代的调查表明,过半的年轻人被洗脑后相信了社会主义。

共产主义曾经像鸦片一样吸引了很多人,与此同时,共产主义也像鸦片一样毒害着人们。

为了欺骗民众获取信任,中共党魁曾亲自披挂上阵,摇旗呐喊而鼓吹民主。毛泽东就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只有实行民主才能建设好中国。1949年中共声称建立“自由民主的新中国”,引诱了多少海外爱国人士抛家舍业回到中共治下的中国,却被中共在后来的政治运动中当成特务、反动权威等而被打倒甚至迫害致死!

数十年来一直有这样的论调:共产党和以前不一样了,正在改变,“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在走自己的路。但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回头一看,谎言、暴力、破坏信仰一样也没变。无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六亿人的月收入不足一千元,改革开放四十年之后,却有近一半人生活水平止步不前。

美国学者毛思迪曾写过一本书,书名是《亚洲的恶霸:为什么中国梦是对世界秩序的新威胁》。毛思迪表示,中共实际是共产主义包装下的法西斯政权。毛思迪说,第一方面,中共每年自己就要消耗大约一万亿美元,主要用于干部和官员工资、干休所、疗养、公费外国旅游以及其它方面。第二方面,或者说中国人必须承担的第二个负担,就是每年损失数万亿美元的国有部门。所有的国有经济企业都在亏损。这都是背负在中国人民身上的沉重负担。毛思迪称中共的经济已经入不敷出,积重难返。中共的解体势在必然,并不是一件很遥远的事。

古往今来,骗子之所以能经常得逞,是因为他们都有一套骗术,能够以伪装的面目获得他人的信任。但骗子终究是骗子,骗术再高超,也终有露出马脚的那一天。

这次美国大选让人看到,共产主义在美国渗透到什么程度。在共产无神论之下,毫无敬畏的放纵自由在美国已大行其道。奥巴马执政8年,加上小布什的最后2年,被美国人称为“失去的十年”,其标志性的指针有两个:一是依赖福利生活的穷人越来越多;二是中产阶级不断地萎缩。另外,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赦免数百名涉毒死刑犯,以及荒诞不经的男女如厕令大行其道。连中国大陆的经济学者都称,美国现在的财政“大窟窿”是奥巴马留下来的。

一位网友说,在美国我们不希望物品被盗,金钱被抢,非法移民随意进入,杀人放火不被惩罚,鼓动变性、吸毒,保护强奸幼女,黑命贵安提法无法无天,偷盗950元合法,选举不用验明身份等等。如果不想资本主义变成社会主义,就必须抵制拜登。

川普总统多次在发言提到:“永远也不会让美国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在大选中,川普更是让绝大多数美国人认识到了社会主义的真面目。现在,很多美国人已经识破了共产主义的谎言,正在抵制共产主义把美国拖入泥潭,因而他们都支持川普。

宋代著名文学家辛弃疾有句名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历史走到了至为关键的一刻,共产红色恶魔的伎俩已无处可藏。美国大选中所暴露的社会主义狂潮,不过是“狼外婆”的最后一次敲门。


2. “姑息只能导致下一场更血腥的战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1/“姑息只能导致下一场更血腥的战争”-416223.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

五十年代,被杜鲁门政府撤职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从朝鲜战场回到美国,在国会发表演讲,主题是《老兵不死》,他说,“有些人却提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要姑息红色中共,他们对历史上清晰的教训视而不见,因为历史分毫无误地告诉我们:姑息只能导致下一场更血腥的战争。妥协带来的只是虚假的和平,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先例显示姑息和妥协会有好结局。就像面对敲诈与勒索一样,一味的姑息只能为新的、一次比一次更大的勒索打下基础,直到它被真正制止为止。然而在朝鲜战场上,我们却要将军事的优势让给红色中共,我真是无法想象!”

麦克阿瑟将军的话不幸言中,之后美国付出的代价确实无法想象。

中共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从最开始通过细微的管道窥探美国,并未引起美国足够的警觉,主要是因为美国有相对完整的制衡机制,再加上中共自身各方面条件也不具备。1945年抗战胜利后,前苏联支持下的中共军队立刻掀起中国内战,但美国的绥靖势力在中共的统战宣传下,没能认清中共的危害。美国甚至在内战中,停止了给国军的武器供应。杜鲁门政府听信了中共民主、自由的说辞,放任中共暴力夺取政权。

至1948年,杜鲁门政府才开始认识到中共的邪恶,也曾提出全面援助蒋介石政府,但为时已晚,最终蒋介石退守台湾。

1991年,前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国再次欢庆胜利,却又一次忽略了中共的邪恶,并且以接触政策天真的自我想象,认为帮助中共复活经济,中共就会变好,于是2001年美国帮助中共加入WTO。

接着美国政府向中共政权输送了最多的外汇和技术,把中共一天一天喂大强壮,不少美国政商人士还美滋滋认为自己是在“和平演变”,改变冷战中的敌人。加州参议员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曾经说,“让我们看看我们是否能把中共拖出共产主义,并把他们融合到国际社会中来。”

随着中共经济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直至现在还在声称和美国不脱钩,因为来自中共官方统计部门的数据,中共国际贸易份额,80%来自美国。

随着中共势力越来越强大,中共逐渐扔掉面具,高举高打,情色、金钱,以及《教父》中所描写的,当事情搞不定时,将一个斩下的马头放到当事者的被窝里,此后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
养虎为患,放虎归山。70年后的今天,中共明火执仗,发动超限战的规模和深度,对美国的伤害是全面性的。

事实上,直到现在华尔街、大公司还在幻想着和中共恢复以前的往来关系。然而2020年发生的一切,改变了所有正义者的观念。

在中国有句话,叫做“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说的是什么事情都有一个限度,不可能任由不合理的状况无休止地延续。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罪恶镀了金,公道的坚强的枪刺也会迎之而断。”铁枪折断一次,折断两次,但它决不会就这样沉沦下去。


2020年发生的这一切,中共病毒的故意散播,美国大选背后中共的鬼影,终于使更多美国人和西方国家猛醒。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中共对外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国际货币所特聘研究员翟东升,在最近一次会议直播中透露说:“以前1992到2016年之间,中美之间各种问题都能搞得定,所有的危机,不管是银河号事件,还是炸大使馆,还是撞了飞机,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合’,两个月之内搞定。” “什么原因?咱们上边有人,我们在美国的权势核心圈有我们的老朋友!”。“一沓不行,两沓一定行”。

明白人一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中共在试图操控着华尔街进而操控美国。但是,翟东升在视频中透露,2016年之后,华尔街搞不定川普了。这是为什么呢?

中共伸手过长,得意忘形,狼子野心完全暴露在了世界的面前。西方世界开始觉醒了,国际社会掀起了捍卫民主自由的声势,排斥中共的邪恶势力。今年7月到12月,一连串法案推出,从美国蓬佩奥呼吁建立全球反共联盟,欧盟呼应并且通过了欧盟版的《马格尼茨基法案》,净网运动,等等,目地在于清除中共势力的一切渗透。同时川普政府对中共高官实施了一轮接一轮的实锤制裁。

近期,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里夫在《华尔街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说:“作为国家情报总监,我监督情报机构,包括全美的17个情报部门,我的办公室制作了总统简报,详细介绍了国家面临的威胁。让我从这个独特角度向美国人民传达一件事,那就是中共对当今的美国构成最大的威胁,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与自由的最大威胁。”

中共的层层渗透和对美国大选的直接操纵,如今使整个美国陷入了宪政危机。民主社会的灯塔之国,选举舞弊却比比皆是,如同在第三世界政府部门选举。美国左派和中共政权勾结,精心策划了一场政变,企图夺走现任美国总统川普连任的合法性。

正如麦克阿瑟将军所言,过去曾经有过怎样的姑息,现在真正制止它,就须付出同样的代价!不过,值得麦克阿瑟将军安息的是,世界正在醒来,神的子民誓言“决不放弃”,即便在最黑暗的时刻也秉持原则、不放弃希望,坚信这一场噩梦一定会过去!(节选)